阅读历史

吴风一

作品:爱殇(gl)|作者:无人领取|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11 01:58:34|下载:爱殇(gl)TXT下载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bxwxorg找到回家的路!

  阿旺向黄炜盛介绍袁琼的时候时是这样说的:“她是大陆来的,叫袁琼,那边混不下去了,所以我把她带出来,别看她一个女孩,身手很好,会飙车,枪法也不错,关键人很仗义,把她放在身边,绝对不会错”。

  袁琼其实不叫袁琼,她叫王莉旎,只不过王莉旎这个名字对她自己来说也很陌生了,陌生到走在街上别人叫一声,她也不会有任何反应,并不是刻意假装,而是这个名字真的已经太陌生了,现在的她就叫袁琼。

  黄炜盛看着袁琼,挺瘦的一个女孩,长得不赖,有168那么高,柳叶弯眉,丹凤眼,鼻梁高挺,在一张清瘦的瓜子脸上却不显得突兀,嘴唇薄削,肤色细白,长发,梳着马尾,身材也很好,但是她身上找不到多少都市女孩的气息,白衬衫,黑背心,牛仔裤,脚上一双跑鞋,脂粉不施,身上还闻得见一股淡淡的婴儿乳霜的香气。

  她是那种气质内敛的人,但是就因为她不显山不露水的沉稳内敛的气质,越加显得她和别的女孩不同,黄炜盛问她:“混多久了?你一个女孩干吗混这行?”袁琼回答说:“缺钱用呗,出来快两年了,识人不明,三个月前给别人买了,现在大陆警察在抓我”。

  黄炜盛笑了起来,说:“缺钱用你也不用混这行,你这天生的本钱不错吗,一个女孩有这点就够了,双腿一分,黄金万两啊,比买粉来钱容易的多”,他自己说着大笑起来,他身后的黄毛仔和阿成也跟着笑了起来。

  袁琼也跟着笑起来,慢悠悠说:“黄哥本钱也很好啊,英俊潇洒,而且这么健壮,您要去夜店,那些富婆保证两眼放光,您要转这份钱,绝对比我赚的多”,黄炜盛面色陡然一变,盯着她,他身后的阿成走过来,扬手就要打她耳光。

  袁琼反手抓住了阿成的手,阿成楞了一下,随即骂了起来:“臭娘们,别给你点颜色你就蹬鼻子上脸”,袁琼笑着说:“我就是开个玩笑,黄哥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能做这种事?都是有自尊的,我也一样,什么钱都赚,就是卖肉的钱不赚”。

  黄炜盛脸色好了很多,对她说:“不错,有点胆识,以后就跟我混吧,只要你不让我失望,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黄炜盛倒不像一般男人那样动过袁琼的心思,倒不是袁琼不够漂亮,吸引不了他,而是因为他身边有个情人,照他的话来说:“不玩了,有了阿茗,我也该收心了,遇上一个动心的不容易,我就守着她一个了”,袁琼听得出来,黄炜盛很爱阿茗。

  对于这些残忍的毒贩来说,遇上一个能让他动心,而且能让他信任的女人,的确不容易,黄炜盛在现实面对众多诱惑的情况下,还能这样专一,袁琼倒是很理解。

  袁琼还明白,毒贩们一旦发觉别人是利用感情来引诱他们,卧底在他们身边的话,报复也是非常残忍的,他们也是人,和普通人一样无法容忍对他们的感情的欺骗和利用,所以袁琼不但沉寂内敛,而且还很冷,尽可能的小心不给自己招惹任何意外的麻烦,她才二十五岁,还没有活腻味。

  黑夜,一般都是杀人放火的好时候,很多的犯罪活动一般也会借着夜色进行。

  咔镫迪厅里,一群年轻人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疯狂摇摆,袁琼看着许多差不多和自己同龄的年轻人们在舞池里疯狂摆动,轻轻叹了一口气,这里面有多少是毒贩子的顾客?

  她随着黄炜盛挤过人群,来到一间包厢里,包厢里早已等了几个人,一个五短身材的胖子窝在沙发上,正扯着公鸭嗓子唱《深情男人》,沙发扶手上靠坐着两个年轻男人,门口蹲着一个,窗户边站着一个。

  一大宗毒品交易,就要在这里进行了,矮胖男人看到黄炜盛进来,撂下话筒,直接开门见山:“货色怎么样,太差我可不要”,黄炜盛坐到了沙发上,说:“保证够纯,钱呢?”矮胖子面无表情的说:“先看货”,黄毛仔将一个手提箱放到了桌子上打开,满满一箱□□!

  矮胖子拿起一个小袋子划破一点,用小指甲挑了一点放到嘴里,略微咂摸了一下,点头说:“不错,东西不错”,说着示意手下给钱,他的手下提出一个塑料袋,放在了桌子上,阿成拿过袋子一到,一堆千元面值的港币堆在了桌子上,阿成开始一叠叠清点。

  矮胖子却把目光落在了站在黄炜盛身边的袁琼身上,笑着说:“炜仔你又换女人了”,黄炜盛摇头说:“还是以前那个,这个是新来的,现在跟我混,你以后还的罩着她点”,矮胖子迷了眼睛笑着说:“你不用说我也会罩着她”,说着意味深长的看着袁琼笑,黄炜盛也笑,阿成却凑过来在他耳边说道:“□□。”

  黄炜盛的脸色一下变了,而几乎就在同时矮胖子手下的马仔都已亮出了枪,对准了他们,厉声喝叫:“坐着不许动”,黄炜盛狠狠的盯着他们,都没有敢动,矮胖子伸手抓起了毒品箱子,给了手下一个眼色,就要走人。

  这种事情在毒品交易中很常见,他们是大宗买卖,动辄上千万港币,成功一次,足以让他们花天酒地的过上一两年。

  就在这时,袁琼一脚踹在了桌子上,把桌子踢了起来,口中喊:“快躲”,其实不用她喊,黄炜盛三个人也非常机敏,在桌子踢起的一瞬,他们已经翻到了沙发后面,掏出了枪。

  袁琼在桌子飞起的同时,也飞身而起,飞腿蹬在了桌子上,桌子带着巨大的冲力砸向了矮胖子几个人,几声枪声响起,子弹打在了桌子上,立时木屑飞溅,桌子四分五裂之时,袁琼已经近在咫尺。

  矮胖子立刻举枪向她瞄准,也就在瞄准的一瞬,袁琼右手已经握住了枪管,随即压着枪管一转,枪口对准了矮胖子,也就在同时,袁琼的左手实质已经压在了矮胖子扣着扳机的食指上,她只要一用力,矮胖子的命就在顷刻之间。

  袁琼冷冷说:“放下箱子”,矮胖子急促的喘息起来,一只手松开了箱子,黄毛仔已经跃上来拿走了箱子,袁琼说:“黄哥,这个家伙,怎么处置?”

  矮胖子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双腿发软,几乎跪倒,不过因为被袁琼抓着一只手,跪不下去,于是瘫软的站在那里,黄炜盛举枪打开了保险,对着矮胖子的小腿就是一枪,矮胖子惨叫一声,,连声说:“黄哥,黄哥,你绕过我这次,我再也不敢了”。

  黄炜盛冷冷说:“滚吧,记着这次”,袁琼夺下了矮胖子的枪,松开了他,说:“滚。。。。。”,矮胖子带着四个手下连滚带爬的走了,黄炜盛松了一口气,拍拍袁琼的肩膀说:“好,今晚幸亏你了,要不然这脸丢大了”。

  袁琼笑了笑,收起了枪,说:“生意可是砸了”,黄炜盛说:“没他还有下一家,走,换个地方给你们压压惊”,几个人离开了迪厅,到了街上,袁琼开着车,到了一家花店面口,黄炜盛让袁琼停车,他下了车买了一束玫瑰,递给袁琼,又把黄毛仔和阿成叫下车,对袁琼说:“去吧阿茗接来,我们去在芬忱雅居“。

  袁琼点点头启动车子走了,一个好的开端,黄炜盛已经开始试着信任她了。

  ※※※※※※※※※※※※※※※※※※※※

  某人疯了,一个接一个的开坑,不过某人以守宫砂的名义保证,不会让任何一篇文变成无底万人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