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一章 残阳传人大荒现

作品:溯源乱古|作者:无上老祖|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6 01:09:51|下载:溯源乱古TXT下载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bxwxorg找到回家的路!

  在一片荒凉戈壁之中,一个少年摇摇晃晃地前行着。狂风不息,风沙张牙舞爪,似乎要将少年瘦弱的身躯吞没。宛若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魔,大肆的在少年面前耀武扬威。

  少年抿着嘴,唇已然干裂,抖了抖身上的黄沙,目光坚毅,若无其事地前行着。其身披流云蓝底长袍,腰上挂着一枚玉佩,别着一把精致的扇子,背负一剑。似是一个平凡的富贵人家弟子。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拨了拨满是黄沙的长发,双目之中满是坚毅之色。将手上的皮囊打开,稍稍喝了一口水,摇了摇将要见底的皮囊。少年再度将皮囊拧上,叹了口气:“水,已经不多了,未曾想此行竟然如此困苦。不过,富贵险中求,哪怕葬身于此,也是意料之中。”

  一番感叹,又是漫无目的地向前行着,路在何方,他也不知,但前行不会停止。风沙淹没了他的背影,仿若巨兽已将他吞下。

  不远处,有三人并肩而立,手中持着长刀,望着罗渊走来的身影,相顾一番。三者皆是身材魁梧,目光寒冷,一看便知乃是刀口舔血之辈。

  在此不为其他,只为谋财,毕竟难免有肥羊出入,或是捡到了些许不凡之物,或是本身便不缺财物者。

  罗渊看到了前方三人,却是并未在意,依旧自顾自前行。十丈,五丈,距离越来越近,前方三者忽的横刀开口:“我等三人此只为谋财,并无伤人之意,留下你腰间那枚玉佩即可离去。”

  罗渊闻言,拿起玉佩:“此物,为父母故去之前所留,不可予人。”

  “由不得你,钱财与命,孰轻孰重,你应当自知,莫要自误。”为首者双目一沉,显然不悦,言辞之间已是有了威胁。

  罗渊抬首,凝视大汉:“莫要自误,此刻离去,我不计较。”

  三人闻言,当即大怒,冷哼一声:“哼,好胆,你若接能我等三招不死,放你离去又如何?”言罢,不待他做出反应,便是雷霆出刀。三刀各取罗源上中下三处,好不阴险。

  罗渊目光一动,在间不容发之时侧身一跃,避过三人,瞬间拔剑而出。三人微微一惊,不过久经生死之人又岂会自乱。当即趁势斜劈,刀法浑然,一时之间破绽难寻。

  罗渊跃起,竟有丈许之高,轻易避过三刀。若言之前三者乃是微微一惊,此刻则是心中翻起骇浪。一跃丈许,这能看出的已不仅仅只是高度。是意味着,眼前之人,怕是已经修出了气。

  凡俗之中曾言,习武若到了一定的境界,配合呼吸,即可走上仙人的道路。不过能走多远,便无从得知。一跃丈许,已然远超凡俗,体内必有强大的气劲在支持。

  然而,三人心中放起惊骇之时,罗渊开口出剑:“尽酒千殇叹蓝芒。”一剑倒刺而下,直取为首大汉眉心。大汉,回神之际,剑尖已不过距离眉心数尺,双目凶光一闪,横刀抵住剑尖。

  然而兵戎相接,长刀材质远不及罗渊手中之剑,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碎裂。就在长刀碎裂之时,大汉侧身,避开了必死之局。然而右臂却是被一剑刺穿,鲜血如注,大汉吃痛。

  另外两人见此,双目已有了杀意,局面无法挽回,那就只能斩杀。罗渊再度启齿:“愁重长剑适残阳。”

  黄沙漫天,长剑难寻踪迹,罗渊更是达到了一种剑随心指的境界,三人联手尚且奈何不得他分毫。更遑论此刻已然废了一人,余下二人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残阳剑法,这是残阳剑,你莫非是罗震之子!还请高抬贵手,二弟三弟,速速停手!”为首大汉慌忙开口。

  罗渊闻言,侧目而视:“你知晓我父?”

  “少侠,在下早些年曾在外游历,令尊残阳上人之名早已是如雷贯耳。更是对在下有着救命之恩,此刻在下一臂已废,还请少侠恕罪。”大汉单膝跪地,言辞平静,身受断臂之痛却波澜不惊,可见此人性格要强。

  罗渊摇首,收起残阳剑,父母已故,这世间一切也应当断了。让自己忘了这世间,或者,让世间遗忘了自己。罗渊转身离去,一段插曲轻轻放下,正如他所想的忘了世间。

  “少侠留步,我兄弟三人,愿追随少侠,恳请少侠准许。”为首大汉忽地开口,极为坚决。

  罗渊顿住身形,回首淡然开口:“随意。”而后不再言语,默默前行,无悲无喜,古井无波。

  三人相顾,起身跟随,一路无言。

  少年名为罗渊,在凡俗之中已是不凡。自幼随着父亲习武,练就了一身本事,一手剑法更是令不少名家侧目赞叹。

  然而数载之前,其父罗震外出之时不幸染上瘟疫,葬身在外。其母悲痛欲绝,恸哭三日,气绝而亡。至此,罗渊深感凡人弱小,立誓拜入仙门,若不成仙,于死何异?百年之后,终归一捧黄土尔,若是不幸染恙,怕是更为难言。

  只是仙人早已不显于世,凡俗荣华于仙人而言不过云烟而已。因此,有古语道:噫吁嚱,仙道渺哉!求仙难,难于上青天,不若来此闯大荒。机缘诚然难思量,上古一战仙道殇。若得气运加身踏仙路,此后挣脱凡尘枷锁我在上!

  尽管希望渺茫,可仍旧存在。罗渊心外无物,双目之中无喜无悲,淡然而行。风沙席卷,人影在遮盖之下难以看清。

  茫茫沙海,狂风不息,黄沙漫天飞舞,骄阳似火,肆无忌惮地摧残着四方大地。此处乃是枯渊国的北漠大荒,日复一日的沙尘席卷,天地之间一片昏沉。

  北漠大荒,为极度荒凉之地,生机在此难以长存。然,在久远的年代,此处本是一片祥和的国度。彼时仙门林立,仙道中人与凡尘俗世中的芸芸众生相处甚欢,仙人常常出山讲道,凡俗执弟子之礼拱手而拜。

  岂料天地无常,异变横生,此处化作了一片古战场。据闻,一战之后天地失色,日月无光。大地四分五裂,生机就此断绝,地脉全然被毁坏。从此之后,大荒一蹶不振,幸存者寥寥,此处化为绝地,罕有人踏足。

  时光流转,在无数岁月之后,就这极度荒凉之地,却是常有人来人往。大漠戈壁之中,人影攒动,他们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挖宝。毕竟是古战场,陨落的仙人们不计其数,掉落在此的法宝,丹药等数量更是难以揣度。若得一二,对于凡人和初入仙门的修士而言,无疑是一种造化。

  因此,哪怕此地荒凉,处处充满着危机,也还有着不少人为了一搏,而不顾性命。

  至于来此探宝之人,无非两种,一则自认实力强大,略有自保之力的仙道中人。一则,乃是陷入困境者,仙凡皆有。想借此机会,运气好了,也许能一飞冲天也尚未可知。

  风沙依旧,从不曾停止,无情地肆虐天地之间。茫茫沙海,纵是宝物,怕也在岁月之下,沙海之中磨灭了灵性,沦为凡物。

  不知过了多久,罗渊等人驻足而立。前方有一人影,似在求救,匍匐于地,站立不起。只是在罗渊一行四人见此人影之时,那人影也似乎隔着风沙看到了罗渊等人。

  继而,罗渊等人便听闻一阵虚弱不堪的求救之意传来:“前方……诸位,还请救…救在下一命。此后,定….定有厚礼相赠。”

  罗渊眉头微皱,察觉似乎有些不对。只是此人的确虚弱,传出话语皆是断断续续,中气不足,显然遭受重创。可又总觉得似乎有欠妥之处,一时之间罗渊主意难定,皱眉而立。

  至于三个大汉,为首之人已是受创,不会再去冒险。剩余二人则是蠢蠢欲动,相视一眼而迈步前行。为首者开口:“你二人留心,莫要大意,慎之。”

  “大哥放心,我等乃是去斩他,出入此地之人那个是善类。既入得死地,想必早有必死之心。且看此人如何作为。”言罢,二人持刀而行,谨慎迈步,不做言语。

  为首大汉自然知晓二人也懂得轻重,便不再多言。与此同时,罗渊不安之感更甚,可又难以看出端倪。

  就在二人走近之时,罗渊忽的开口:“此人有诈,速速撤离。”然而,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那身影,刹那跃起周身竟然围绕着光芒,令人双目难以视物。且光芒之中所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威势,这是一种罗渊等人从未领略过得神秘气息。

  不过一瞬之间,三者身影交错而过。那两名大汉也是好手,哪怕还不入一流高手之列,也相却不远。但即便如此,也不是那虚弱之人的一合之敌。转瞬即分,两颗头颅滚落在地,脖颈断处鲜血喷涌。

  断臂大汉见状睚眦欲裂,当下怒火攻心,一口鲜血喷洒而出。仅剩的一只手臂提断刀而上,方欲厮杀,却见罗渊横剑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