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百二十八章 至此再无血月宗

作品:溯源乱古|作者:无上老祖|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6 01:09:51|下载:溯源乱古TXT下载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bxwxorg找到回家的路!

  “你这是什么意思!” 血月子惊恐,罗渊的言语和神态,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中。听闻他的言下之意,与对方前来的元婴修士还不止十人。这是何等的恐怖,通天古宝在手,更有元后大修士坐镇。这等势力,莫说是,灭他一个血月宗,便是颠覆赵国魔道,也未尝不可。

  “本尊早先不是告知过你了吗?十面埋伏,自然是十个方向,如今,才八个而已。”罗渊摇头开口,目光之中甚至有了一丝同情之色。

  “告诉你了,你都不知道。你这么蠢,是怎么活下来的,还能修成元婴?简直就是神迹,不可想象。本尊若是如你一般,还不如自绝罢了,活着还有何意?”罗渊再度轻飘飘的开口,每一句话,都如同一柄刀子,深深地刺痛着血月子。

  “杀!”一声杀喊响起,却是雷云子带领一队修士杀到。只见他们从天而降,携带天雷地火,如同要覆灭众生,燃尽苍生。雷云子须发皆张,双目圆睁,带着无穷怒火席卷而来。雷霆劈落,火海翻涌,犹如开天辟地,山峰就像是纸糊的一般,直接碎裂。

  “杀!”又是一道杀喊之声,一道银白剑芒破开千丈大地,向上斩去。那踏足在大地之上的血月宗弟子,连吭声都无法做到,生机尽散,化为道道尸体。随后,有着一队修士从大地中冲出,向着还存活着的血月宗弟子无情出手。他们没有任何的心慈手软,这些都是生死仇敌,岂能心软。

  血月子与弄月婆婆登时就失了神,跌坐高空,不敢置信。他们没有反抗,面对十数个元婴修士,他们也无力反抗。他们在想,如何才能让自己活下来,不惜一切代价。至于尊严,也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在他们看来,好死不如赖活着,以他们二人的修为而言,尽管苍老,但还能有数百年的时间存活于世。

  方圆万里,曾经的一片繁华之地,一处带着隔绝世外,拥有仙家之气的道统,就此覆灭。随着无数山川的崩毁,万里大地的塌陷,那表象的仙家之气散尽,随后迸发出的乃是一股笼罩万里的血腥。血月宗,建宗以来便是屠戮天下苍生的无情魔道,门内弟子几乎人人手染鲜血,无一善者。

  那血煞之气,平日间被阵法所隔绝牵引,为宗门修士修士而调用。如今阵法尽破,无穷无尽的怨气,煞气滔天而起。无论再怎么掩饰,都无法遮盖血月宗土屠戮苍生的罪行。光是凡人的冤魂,竟不下千万之众,此刻无数冤魂之影冲霄而起,在空中嘶吼惨叫。随后,更是向着那些血月宗弟子扑去,成千上万的冤魂呼啸大地。

  血月宗内,惨叫声此起彼伏,杀喊声震慑天际。

  罗渊踏立高空,双手环抱,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尽管他很想手刃敌手,但他知道,流云宗需要这样的一场胜仗。一场靠自己双手拼搏出来的胜利,来唤起他们的豪迈,唤起他们的巅峰,重新再走向辉煌。因为他明白,自己终将要离开流云宗,去追寻属于自己的一片未来。流云宗太小,赵国太小,不是他的立身之处。

  血月子和弄月婆婆在天际之上瑟瑟发抖,这杀意太浓烈了。十数名元婴,加上上万的修士,哪怕是他们,也不由胆寒。看着那些疯狂的流云宗弟子,看着自家一个个倒下的小辈,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这是一场屠杀,是一边倒的杀戮。血月宗修士被这突如其来的攻伐彻底吓破了胆,就是血月子这般老祖级存在都被吓破了胆,更何况是他们。十数名元婴修士带队围剿,这对他们来说根本见不到一丝生机。而且,罗渊更是说了一句不要俘虏,一个不留。

  这一刻,血月宗弟子癫狂了,他们明知不敌却也要冲杀。因为,他们没有了后路,唯有一死。这其中还有几名金丹大圆满的存在,这等人物爆发,本该在战场中横冲直撞。然而,他们却无法活过一息,但凡爆发者,元婴出手,一个不留。任凭他们强横,可睥睨一方,然而,在元婴面前,仍旧不堪一击。

  血月炼尊阵内,罗渊与万竹老人面带轻松地迈步而出,就这般随意的跨出了大阵。任凭那血浪滔天,杀气翻涌,却无法沾染他们的衣襟。他们二人一老一少,纤尘不染,如同万法不侵,仙神庇护。

  “嗜血老魔已死,这二人便交给师兄与两位老祖了。”罗渊轻声开口,却是未曾看向那血月子二人。随后,便与万竹老人身化长虹,冲上云霄,登上战舰。

  而战舰之上,一直盘坐着的秦伐此刻双目开阖,万丈金光迸发,带着一股至神至圣的气息一步踏出。随后他身影幻灭,周身有着金光守护,如同丈六金身,万古不朽。

  罗渊不过方才言罢,三道身影便立即跨越数百里而来。正是秦伐,雷云子,归云子三者。他们成三角之势,将血月子与弄月婆婆围住,随后各个气息全面展开,向着二人便是一剑斩出。

  血月子与弄月婆婆相视一眼,随后咬牙反抗。因为他们看出来了,罗渊根本就不打算放过他们,哪怕是连收为仆从的想法都未曾有过。铁血,无情,冷酷,这是他们对于罗渊的最深刻印象。在他们的眼中,英姿勃发,器宇轩昂的罗渊与恶魔无异,是真正的魔头。不过三言两语间,便让方圆万里大地破碎染血,一个绵延数千载的道统就此断绝。

  宗门之内,再无生机,处处残尸断臂,血河流淌。而那流云宗弟子,皆是听从罗渊之言,无论男女老少,一个不留。并非罗渊当真残忍,而是血月宗内,无论男女老少,皆是该杀之人。这个宗门内,从上到下尽是手染鲜血的刽子手,没有一个是无辜的。或许,他们曾经善良过,但在血月宗内,善良往往是靠近死亡的代名词。

  这样的一个宗门,这样的一个道统,这样一个泯灭人性的传承,还留之何用?若是今日不灭绝,他日存活下来的人,定然还会去杀更多的人,去残害更多的无辜百姓。

  “你们还是人吗!老弱妇孺一个不留,我魔道当年都未曾这般行事过,你们也配称之为正道!笑话,天大的笑话!”血月子不甘怒号,更是施展手段与雷云子搏杀。

  “可笑,你血月宗从上到下皆是杀人屠城的刽子手,有何无辜之说。今日饶你们一人,他日你们便会杀害百人。老弱妇孺不是杀手便是死士,还想开枝散叶,延续道统?”罗渊不屑开口,对方当真心思恶毒。明知今日必死,却还想用言语来动摇流云子弟子之心。欲要利用正道弟子的恻隐之心,使部分刽子手存活下去。

  “尔等尽管抹杀便是,他们皆是该死之人。我等捍卫正道,就算背负骂名又如何?倘若因此沾染了因果,那么由我一人背负便是。流云宗弟子听令,杀!”罗渊大喝,其音如同大道伦音,荡开阵阵涟漪。

  “杀!”一时间,杀喊之音响彻方圆万里,无数长虹横跨天际,刀光剑影,灵力匹练扫荡四方。天塌地陷,山河寸断,血肉横飞,白骨森森,令人心惊胆战,不由胆寒。

  “轰”

  万丈高空之上,有着雷火交加,形成一柄上苍大剑,向着血月子斩落。而另一处,云蒸霞蔚,瑞彩千条,霞光万道,归云子仙风道骨,亦是一剑斩出。秦伐大开大合,金光澎湃,一举一动仿佛可崩日月星辰,有着无穷伟力,向着弄月婆婆轰击而出。

  血月子双目滴血,发丝乱舞,衣衫破裂,显得狼狈不堪。可他仍旧在抵抗,他拼尽一切,不惜燃烧自己最为珍视的生机寿元,也要进行这一战。一轮血月在其身前显化,向着雷云子与归云子压去,他的身躯之上不断爆出窟窿,有鲜血喷出。

  那道弯月约莫八十一丈,先是银白涟漪扩散,随后更是涤荡血河滔滔。可又怎能挡住雷云子与归云子二人联手之威,剑芒斩落,血月残破。如同真正的击沉九天之月,斩下日月星辰。血月子吐血倒飞,想要挣扎站起,却是几近昏迷,只能堪堪浮在空中。五脏六腑俱毁,奇经八脉皆断,若非元婴修为,他早已身死道消,化作尘土,随风而去。

  那弄月婆婆的情况,不必血月子好上多少。秦伐大开大合,力大势沉,又是近战肉搏。弄月婆婆本就不是体修,肉身孱弱,更何况如今年岁已高,气血孱弱。又岂能是秦伐敌手,不过几个闪灭之间,便被卸了双臂,肉身几近成为了肉泥。

  这一场交战看似气势恢宏,神通尽出,但也不过数息罢了。流云子等人乃是带着必杀之意而来,又岂会出手试探,一见面便是杀招尽出。而血月子二人根本就没得选择,他们只能动用全力,去保存性命,苟延残喘。

  罗渊冷冷地扫视大地,这个充满杀戮与罪恶的门派,如今只剩下了断壁残垣,残尸碎骨,从今往后,赵国再无血月宗!这一战至此落幕,血月宗,正式从历史中除名,化作了漫漫岁月长河之中的一粒尘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