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两百五十六章 两域动荡帷幕起

作品:溯源乱古|作者:无上老祖|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6 01:09:51|下载:溯源乱古TXT下载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bxwxorg找到回家的路!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干脆闭目问心,求己得道算了。”漠流分神之身冷声开口,即便是对于本尊亦是不假以颜色。

  罗渊本尊不由微微皱眉,思索着眼下该如何进取。化神之境,他暂时不打算破入,至于其他方面在元婴层级几乎都已无懈可击,臻至圆满。无论是神识,还是肉身,或是法力都已到达了瓶颈,处在了进无可进之处。可眼下,还有着百年岁月,他自然不能够浪费。哪怕是对于修士而言,尽管寿元绵长,闭关便是数百年。可岁月还是弥足珍贵的,多少寿元将尽的大神通者,为了寻求延寿之物而不惜代价。

  寻思良久之后,罗渊站起身来,再度对着面前空间滑动指尖,书写:“焚天”二字。只见他洋洋洒洒而书,一气呵成,不过数息之间,便将“焚天”化出。古老的字符映照四方上下,散发着沧桑古韵,只是虽然法力澎湃,摄人心神。但比起焚天真君施展而出的效果来说,还是欠缺了不少神韵。

  罗渊望着面前的两道字符,不由略作沉吟。他在回想着自己的路,这百年岁月以来,他曾得到数个威力至强的神通,但却无一修到精通。譬如流云纵横剑法,乃是流云宗开宗至尊所创之法,而他未曾得到尽数绝学。古道至尊澹台化所赐玉简,他只模仿过湮灭指,然徒具其形,难蕴其神。

  三才印对于当年的他而言玄奥莫测,无力模仿,难以揣测。而蕴含破空诀的那一枚玉简,尚在他的储物袋中,未曾动用。而眼下的“焚天”大神通,更是只能堪堪临摹出老道古老的字符而已。三大神通,皆是不凡,尤其是这一式焚天,乃是焚天真君所传。

  至于真正创出这等焚灭诸天之威的存在,罗渊想来,其至少也是真正的仙人。就如同在那朦胧中所见的火光一般,可断缘起缘灭,可令生生不息,更是能够达到念灭苍穹。若是其他之法,他或许可以不在意,但此术他必要修至精髓。

  他这一生,其实所追求的很简单。他只是想与自己身边的好友,亲人安安稳稳的渡过一生。可偏偏天不遂人愿,他自问这一生从未无故招惹他人。可麻烦,却是不断地在找上他,血海深仇,生死之恨,一桩桩一件件接连不断。曾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天弃之人。

  正魔大战,宗门血海深仇,逃遁百川,邪府修士穷追不舍。初渡无涯,匪修来来往往接连不断,身临离渊,却遭众强围攻,踏足广阳,人心险恶世事难测。树欲静而风不止,这让他明白,这世间本就是强者为尊。如果有一日,他能够凭借一己之力碾压均衡教,那么从今往后将会无人再敢找他麻烦。

  他便能够做到真正的身化禁区,但凡有触怒者,抹杀便是。所以,这一次的大机缘,他不绝不会错过。化神修为,曾是他当年一生的追求,而今看来,化神还远远不够。这不是他修路的止步之处,反而是另一个起点。一个踏足在真正强者圈子中的起点,去走向真正的复仇之路。

  “焚天”虽是火道,但其真正的精华所在乃是极阳。倘若焚天神通为人,火道为肉身,那么极阳之力便是一个人的三魂七魄,乃是真正精华凝聚。因此,罗渊犹豫再三之后,决定以自身蕴养极阳之力。而今他的肉身踏足化神,承受力以及蕴含的神能自然远超以往。

  若非如此,他断然不可能做出此举。因为,这般行事,无异于自寻死路。念及于此,罗渊不再犹豫,旋即盘坐而下,默默催动极阳,以自身浩瀚法力作为供养。

  而在他身旁不远处,漠流分神之身则是深深地望了罗渊一眼,其中大有深意。他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只是最终却是欲言又止,而后化作了一声叹息,逐步消散,重新回到罗渊识海之内。

  极阳浮动,在罗渊的身躯之内恍若一轮太阳,普照着一切。

  广法阁外

  澹台璇雅盘坐于空中,看似超然出尘,不属人间,心外无物。但其朱唇抿起,娥眉轻蹙,显然心中并不平静。至于一旁的元离上人等修士,则各个闭目盘坐,静静等待。他们修为皆是高深,莫说是区区数日,便是数载数十载,都可一坐而下,纹丝不动。

  流云宗

  流云缥缈,行踪难定,超然在上,不惹尘埃。这一日,一片方圆数百里的山脉中,有着金光迸发,恍若瀚海翻涌,极为烁目。与此同时,更有因浑厚法力激荡而形成的飓风浩荡,在山脉之中呼啸不绝。片刻之后,一切动静都偃旗息鼓,不再出现。

  一道人影缓缓踏步而出,周身金芒覆盖,神圣无比。而后金光逐渐暗淡,内敛入身,不再显化。此人身材魁梧,肌肉壮硕,眉宇之间更有着一股英气,颇为豪迈。此人,正是纵云道人秦伐。时至今日,他吞服了诸多天材地宝,恢复了所有伤势,修为更是略有精进。

  只是,他方一出关,便遥望远方,而后就此离去了。他踏上了一条漫漫长路,不知前方为何处,亦不知目的何在,他要去找回他的师尊,墨尘。他的离去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没有与宗门内任何人告别,就这般悄无声息的远去。只是在他远去的数日之后,在他的身旁多了一位风姿绝世的白衣仙子相伴。

  卫国边疆

  此地的雄关早已崩塌,虽说有着诸多阵法布置。但如今双方交战的化神至尊已然达到了可怖的三十人,这等势力一出,莫说是边疆,就是半数卫国之地都陷入了动荡。山川崩碎,大地塌陷,江河断流,更有诸多天外大星的残骸被生生击落。

  化神之战,就如同真正的诸神之战一般,法力浑厚,震荡六合八荒。惊天动地,飞沙走石早已不足以形容这般动荡,这是真正的在毁天灭地,破碎世间万物。但凡不是与他们同在一个层次者,触之皆死,无可幸免。

  时至今日,双方各有负伤,但却并未作出真正的拼命之举。他们这个层次,都是各域的中流砥柱,任何一人的陨落,都是难以承受莫大的损失。而且,双方之间以互相掂量为主,他们要探询各自地虚实手段,为将来的大战做准备。

  昃域

  万仞宫殿之中

  “他要动了,当年的仇可不浅啊。”一道身影呵呵一笑,似乎对此颇为乐见。

  “当年因果其实,也是他自寻的。因果之间千丝万缕,想必他要去清算了。否则,你我也不会收到他的消息。”柳王平静而言。

  大殿下方,则有着诸多化神至尊站立。在别处,他们是一方主宰,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而在此地,他们只是臣子,如同凡人面圣一般,毕恭毕敬,不敢出言妄语。

  广法阁内

  罗渊猛地双目开阖,他的体内气息紊乱,极阳之力经过甲子岁月的温阳,早已壮大了几分。而今若是再度施展焚天之术,威力必将远超此前。他站起身来,疏导着体内的极阳之力,这种术法太过霸道。哪怕他已承受住了极阳之力的冲撞,可还是不能彻底降服吸纳,做到如臂指使。

  盘坐数年之后,罗渊再度开始了蕴养。只是隐约间,他觉得身躯灼热,内心不安。不过很快便被他压下,他也不以为意,只以为是极阳之力太过灼热的缘故。毕竟早先这霸道的力量可是没少让他吃尽苦头,筋脉受损,五脏六腑受创,令他头疼不已。

  眼下不过只是区区灼热之感,比起那些伤势而言,根本就是不足为道。

  二十年后

  罗渊腾然起身,他知晓,留下的时间不多了。如今的他,双目之中已然有了几分沧桑,较之以往更盛不少。毕竟,哪怕是神通所知,但岁月的流逝却是真正存在的。如今的他,可以算得上是个名副其实的老怪了。但是相对于化神至尊而言,他又太过年轻,毕竟只是五百岁而已。

  化神修士寿元绵长,足有五千载岁月,五百岁简直如同孩童一般年轻。故而,骨龄倒也算不得什么了,他吞服了诸多天材地宝,恐怕寿元更是能够达到六千载。这是何等概念,凡人中的长寿者,一世也不过百年而已。六千年,这已然无异于神话了。

  只是对于自己的年岁几何,罗渊并不关注。他所在意的唯有变强,修为才是一切存在的真正根基。他气血如虹,血液流淌宛若江河轰鸣,潮起潮落,响彻四方。渐渐地,罗渊再度抬手,这一次,他要将极阳之力灌注其中,拼尽全力,看看自己究竟走到了哪一步。

  万火显化,焚烧十万八千道,五行之体自行运转,煞火凝聚融于指尖。随后,心房之处,极阳之力随着经脉而出,亦是汇聚于罗渊的指端。他双目缓缓闭上,开始书写那两道古老的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