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两百九十三章 了断凡尘入化神

作品:溯源乱古|作者:无上老祖|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6 01:09:51|下载:溯源乱古TXT下载
  念及于此,萧绝天不由一阵跳脚。饶是他心性沉稳,可换做谁在鬼门关前走一遭都难以平静。当下,他不由长出口气,却在此时发现眼前有一座千丈大山挡了他的视线。当即心中升起一阵不悦,随后一掌向前拍去。化神中期至尊的法力何其浩荡,哪怕只是随手一击,亦会产生极大的震动。

  一掌之下,汇聚天地灵气,法力澎湃而出,凝聚为一道三丈大小的掌印,直直轰在了山峰之上。

  只闻一声巨响,随后山峰炸裂,碎石飞溅,更有滚滚巨石垂落大地。而那挡在萧绝天面前百丈的山尖于顷刻之间消失不见,萧绝天冷哼一声,一甩袖袍,双手负在了背后,慢悠悠地踏步前行。仿佛这一掌又令他找回了自信,再度回到绝世高手的风范。

  然而.......

  “是哪个不开眼的小兔崽子打扰老夫清修,活得不耐烦了是吧?”一声怒喝当即响起,莫说这千丈大山,就连天地都在震荡。

  萧绝天闻言,登时眼睛都直了,满脸不可思议之色:“天地共震,声若洪钟,大道伦音,化神圆满?这都能让本尊打出来一个???”萧绝天虽然修为超绝,可在化神大圆满这等存在面前,还是有着极大的差距,当即两眼一瞪,挪移远去。

  轰!

  就在萧绝天挪移远去不过数息之后,这数千丈的大山骤然崩碎,随后一道人影突兀浮现,踏立空中。此人须发皆白,双目之中充满了不悦之色,口中更是抱怨道:“好不容易找了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清修,这才不到百年,洞府就给人一锅端了。还他娘的是个化神,什么时候化神修士满天飞了,算这小子溜得快,不然真的该教育一顿。”

  “他奶奶的,本尊这是出门没看黄历吗?什么时候这个等级的修士满地跑了?杀个凡人能杀出个煞星,拍个石头,还能炸出个老怪物。这贼老天莫不成与本尊有仇?”萧绝天双目微眯,抬头望天,口中不住的嘟囔着,但却再不敢妄自出手。要是再跺一脚跺出个炼虚大尊来,那可就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嗯,还是早点寻个地方藏个百年光阴,日后再出来,本尊必能横推天下。此处不宜久留,虽说炼虚大尊少的可怜,但真要遇上就乐子大了。”萧绝天口中喃喃自语,随后不由打了个寒颤,突兀生出了一股如芒在背之感。

  千丈大地之下

  两道目光望着苍穹之上的萧绝天,于一刹那间露出了无穷杀意,随后却又缓缓闭合归于平静。

  “化神中期么,若是能够在离得近上两分倒也不是不能出手。不过眼下,若是贸然出手即便杀了也会引起震动,反而令本王陷入被动之中。罢了,算此子命大。”一道幽幽的叹息响起,只是却无人能够察觉。

  皇城

  “小王拜见仙人,多谢仙人救我千万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如此大恩大德,小王无以为报。但凡仙人开口,只要小王能够做到定然不会推脱,便是仙人要小王的半壁江山,小王也当双手奉上,绝无二话。”死里逃生的皇帝此刻望着踏立高空的罗渊,虔诚跪拜开口。在他的眼中,此刻的罗渊就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只是罗渊却对他的话语恍若未闻,凡间的任何富贵,权力,财富,在他看来都不过只是过眼云烟。至于那皇帝所说的半壁江山,他更是毫无兴趣。至于这下方数十人,能稍微入他眼的也唯有扶槐三人。

  此际,连君王都在对着罗渊跪拜,更遑论是身为臣子的他们,更是对着罗渊不住叩拜:“多谢仙人出手,匡扶天下。”

  “扶槐,赵玖,郑方你三人也看到了今日那人的手段,如此一来可还敢拜我为师?此人在本尊日后所遇敌手之中,只能算是寻常而已。有些存在,强大到即便是本尊,亦难以相抗。一掌之下,覆灭一国不过轻而易举。或许现在你们跟随本尊离去,但下一瞬便会死无葬身之地,甚至连尸骨都无法留下。”罗渊双手负背,淡然开口。

  扶槐三人闻言,皆是面露挣扎,诚然他们想拜罗渊为师,学习罗渊那一身通天彻地的手段。可他们也在犹豫,罗渊所言绝非虚假。如果仍旧停留在此处,数十年后,他们必将是掌握天下大权者,能够主宰一方,无忧无虑。可若是跟着罗渊.......

  “都起来吧,今日之后本尊便会离去,尔等好自为之。”罗渊言罢,一步踏出骤然消失。

  一座城镇之中

  “老不死,你说罗渊大哥哥还要多久才会回来啊?”许秋言天真的眨巴着大眼睛,皱了皱琼鼻,对着身旁那位活祖宗不客气的问道。

  大汉闻言,气的嘴里直撮牙花,可偏偏又不敢对着小丫头片子发作,只能深吸一口气道:“快了,以罗道友的修为,想必要不了太久。”

  许秋言毫无顾忌,可许山虎和鲁洁二人却是不由暗自捏把汗,小丫头没大没小,不知道这大汉的恐怖,他们可是极为明白。

  “秋言”,骤然间罗渊的话语在四人耳畔响起。大汉忙是一凛,却又感知不到罗渊的存在,不由心中对于罗渊的实力更为钦佩。许山虎与鲁洁亦是左右环顾,却未曾看到罗渊身在何处。

  唯有许秋言对此毫不在意,一听到罗渊的声音,她便开心的欢呼雀跃。

  四人面前空间微微波动,随后罗渊从中迈步而出。此刻的他在气质上与往日截然不同。往日的他像是寻常凡人一般,既无法力波动,亦无锋芒所露。而此刻的他,却像是不处尘世间的谪仙一般,气质空灵,令人心生一股超然之感。这倒并非是罗渊刻意而为,而是他修为已然半步踏足到了化神之境,即便法力内敛,但却无法尽数压下自身的气质。

  许秋言当即便跑到了罗渊的身边,抱着罗渊的胳膊一边晃着一边问:“大哥哥,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啊?”

  罗渊摸了摸许秋言的头,目光之中有着几分不舍:“秋言,你也长大了,以后要照顾好你的爹爹和娘亲。大哥哥要离开了,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以后的日子,可就要靠你了。”

  许秋言一听罗渊要离开,当即抱着罗渊胳膊的双手又是紧了几分,她睁着大眼睛,眼泪汪汪地说着:“我不懂,大哥哥为什么要离开?秋言想一直和大哥哥呆在一起,还有爹娘,就像那年堆得雪人一样好不好?”

  罗渊摇了摇头:“秋言还小,有些事你还不懂。大哥哥也不愿意离开,但却必须离开。我也舍不得秋言,也想在这里度过百年岁月,可真的不行。”

  “为什么啊?我知道了,大哥哥再等等,再等三年秋言就可以嫁人了。等秋言长大了,秋言嫁给你当妻子好不好?就像爹爹和娘亲一样,永远都不要分开。”许秋言紧紧地抱着罗渊的手,不住地开口,想要罗渊留下。

  许山虎上前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问道:“罗兄弟,你真的要离开了吗?这么多年了,唉,不说这个。那你下次打算什么时候再回来?”

  “嗯嗯,既然大哥哥要走,那肯定也还会回来对不对?秋言愿意等,哪怕再过十年二十年,秋言也愿意等到大哥哥回来的那一天。”许秋言眼泪汪汪的诉说着,充满了对罗渊的不舍。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今日一别亦不知何年才能再相见。下次回来,或许数十年,或许数百年,或许一生都不会再来了。”罗渊轻轻叹道,未来之事,又有谁能说得准呢?

  强横如炼虚大尊,尚且难以决定未来,何况他只是一个半步化神而已。在凡人的眼中,他是仙人,甚至是至高无上的神明。可他知晓,以眼下自身的实力,恐怕在未来的浩劫之中连保全自身都难以做到。他要去突破,而后要去踏足南禁古道,去体验一番岳父澹台化所言的仙道气息。

  焚天之术消耗巨大,绝不可轻易施展。流云纵横剑法虽说也是化境之法,可在将来的对敌之中恐怕再难有所建功。那么如此一来,澹台化所授予的三大绝学将会成为他的至强手段。湮灭指,破空诀,三才印,皆是强横无匹的神通至法。但他缺少南禁古道之中给的领悟,亦是缺少南禁古道之中那奇异的灰色气体。而这三式神通的核心,却正是那疑似仙气的灰色气体。

  唯有将这些手段尽皆融会贯通之后,他才方有可能在未来的动荡之中存活下来,甚至还能去守护他人。眼下的他,连从一个化神中期修士的手中救下一城之人都无法做到,又岂能在未来中给予自己身后实力一方庇护。

  半晌,罗渊对着那元婴大汉开口:“你带他们去皇宫,自然会有人招待他们。浩劫将至,你最好还是不要离开此处,便在此守护吧。否则,哪怕你踏足化神,生死也不过是在顷刻之间罢了。”

  “浩劫?!”大汉听闻此言,当即目光之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一个能被罗渊这等存在称之为浩劫的变故,那么自然是他远远无法想象的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