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两百九十四章 天地失色神灵现

作品:溯源乱古|作者:无上老祖|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6 01:09:51|下载:溯源乱古TXT下载
  “不,我不要去皇宫,我也不要罗渊大哥哥离开。我只想和罗渊大哥哥在一起,大哥哥你就留下来吧,秋言一定会很听话的好不好。”许秋言眼泪汪汪地望着罗渊,不住地软语乞求。

  罗渊望着许秋言,亦是一声轻叹,他的心中也有不舍。他这一生还从未悉心的照顾过他人,就连道侣澹台璇雅也是聚少离多。可以说,他把自己这百余年的宠爱,全都给了许秋言,早已视她为自己的女儿。他缓缓抬起手,抚在了许秋言的额头上,随后擦去她脸上的泪水。

  罗渊的手指微微颤动着,他的内心很是复杂,半晌他又是发出一声轻叹,随后一指点在了许秋言的眉心之处。指尖光芒闪烁,一道法力摄入了许秋言的眉心之中,随后许秋言便陷入了晕厥,向后倒去。罗渊俯下身来,将其抱起,随后交给了许山虎。

  他本想抹去许秋言脑海中关于自己的一切记忆,可这对于许秋言来说太不公平。经过一番斟酌,他还是打算把许秋言一切关于他的记忆封印起来。若有一日她能成就金丹,自然能够解开这段封印的记忆。而到了那时,想必也早已将他放下。

  “罗兄弟,秋言她......”许山虎看着怀中陷入昏厥的女儿,哪怕明知晓罗渊不会对秋言不利,可还是没来由的心头一紧。

  “许大哥不必担忧,我只是将她的记忆封锁了部分,这样秋言醒来后便不会再记得我。这几年的时光过得可真快,第一次见面时的把酒言欢,恍惚就在昨日一般。你与嫂子可无病无灾,长命百岁,到了皇宫之后,那皇帝也自然不会亏待你们,以后也不用为生计所担忧。就这样吧,告辞。”罗渊轻声开口,随后身影一晃,化作一道长虹,横遁远去。

  十日之后

  一处人迹罕至的荒漠中,罗渊盘膝而坐。他的目光平静如水,气息内敛,不见分毫外露。若非在思索之时偶尔蹙眉,还会让人误以为是一座雕像。数日以来,罗渊一直沉静在悟道之中,他能感觉到,自身距离化神之境不过咫尺罢了。他在等待,在沉淀自身的气势,令自己的道达到极致。

  “十万八千道,无论风雨雷电,刀枪剑戟皆是假借外力。而外力,终究无法长久。天地尚有崩碎之时,日月亦有破灭之日,这绝非我想要的。倘若要守护身后之人,必须能够平定一切动荡,挡住所有危机。哪怕天崩地裂,我亦能重开天地,再造世间。”罗渊喃喃开口,他的目光之中逐渐浮现出执着之意。

  “铿!”他的身后,剑意嗡鸣而起,随后漠流分神之身骤然离身而出,更是退步数百里之遥。

  罗渊缓缓地闭上双目,他陷入了回忆,他回想起了从流云宗到今日的一切经历。他想起了还在孩童之时,为了成为像父亲那般名动天下的剑客,不惧严寒酷暑,日复一日的练功习剑。

  “为了平定赵国魔道,我孤身一人漂泊百年。历经九死一生,成就元婴之身,而后回到赵国,覆灭魔道。郝成子,血月宗,邪府,陨星教尽皆铲平,这是我的执着。为了当年的誓言,为了报仇雪恨,这是我的执着。”罗渊口中喃喃自语,耳边似又回想起当年在百川国关卜子面前含怒之言,流云耻,犹未雪。弟子恨,何时灭!持长剑,斩断踏仙山巅。杀尽魔道啖其肉,长啸渴饮均衡血。以其首,祭我流云宗,告英烈。

  “此后,踏平极冥宫,斩杀无极魔君,亦是在复仇。而这,也是我的执着。从流云宗,到广阳古派,到离渊宗,武元宗,和山大教,血庵山,真是令人难忘。”他的目光之中露出了几分追忆之色,身上的气势却越发凝实,似是要化作一片场域,足以扭曲空间。

  “师尊下落至今不明,而偏偏大战在即,均衡教内又对我发出了殒尊令。要想守护流云宗,前提是我得先活下来。这一桩桩一件件,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对于修为的追求,一刻也不能停下,活着亦是我的执着。今生今世,我定要成仙,天地灭而我不陨,日月碎而我不朽!”这一刻,罗渊心中的执着达到了一个极点。

  “若无修为终成空,若我成就了仙位,则天下太平,再也不会有所谓的乱世动荡。若我成就了仙道,这天下之大,又有谁敢欺我身边之人!假借外力终非长久之计,亦非上上之选。吾心即宇宙,自有无穷之力,亦有诸天大道。相较兵刃,五行之道,心中之道则无穷无尽,生生不息。只要心不死,那道便不会尽,这,便是我的执!我的道,便是执道!”罗渊猛地大喝,双目更是骤然间闭目开阖,从中迸发出两道精光,照亮了无尽苍穹。

  他的气息在不断的攀升,道法在不断地凝聚,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像是在漏斗中一般,向其天灵之处倒灌而下。他的周身空间不住地出现扭曲,范围亦是在不断地扩大。从最开始的方圆三十丈,到了此刻的方圆百里,并且还在增长。他的神识,肉身,都有了进一步的攀升。体内的元婴更是不断地扩大,像是在施展法天象地一般,从最初的的三寸,到了此刻的七尺,在逐步向着元神转变。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广阳古派秘境之中五百年岁月,罗渊足以成就数次化神之境。可偏偏舍弃,未曾借此突破,他的积累早已足够,差的仅仅只是选取适合自身的一条道路罢了。在与许秋言一家相处的数载岁月之中,他不断地雕刻,从自己的父母,到斩杀的诸多敌手,一一刻下。这些,是为了让自己不去忘记,去更加坚定与执着的走下这条路。

  他的气势,修为,已然踏在了临界点,只差最后一丝便是成功踏足化神。成句化神之后,以他而今的手段,罗渊自认足以与化神后期的强者交手。然而,就在一切都极为顺利之时,刹那间天地变色,日月无光。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片漆黑,天地之间仿佛失去了一切色彩,像是连天外的日月星辰都尽数崩灭了一般。

  “嗯?”罗渊猛然间心中一股生死危机极速升起,而后毫不犹豫地施展缩地成寸之数抽身而去。

  轰!

  就在他方才离身之后,原先所盘坐的地方骤然崩碎,方圆千丈尽数塌陷。

  罗渊展开神识,扫视着周遭,除却那一个塌陷的深坑之外再不见任何不同之处。而他,连出手之人是谁都未曾感知到。他的面色逐渐沉下,在人突破之时突兀出手,毁人道果,这般举动无异于结下死仇。纵然是避过了那一击,可悟道中断,又骤然动用法力,亦会造成反噬。

  “究竟是谁,可若是仅凭这般手段,又怎会令我感到生死危机?这天地,又为何骤然失色,莫非是天劫降临了不成?可当年元婴之时又为何不曾见得天劫落下,这究竟是何缘由?”罗渊望着那深坑,大为不解。这等破坏之力纵然不俗,可他是何等修为,便是一座大山从天而降亦难以伤他分毫,这区区千丈的毁坏,又怎会让他感到危机。

  嗡!

  一道悠久绵长,却又震动天地的声音响起,在这无尽的苍穹之上,除了一片漆黑,不具备任何色彩。可就在下一瞬,那高穹之中陡然浮现出三个星点,每一个都如太阳一般耀眼,硕大。星点散发着金芒,其内似乎蕴含着无穷伟力,饶是以罗渊的修为都只能仰望,惊叹。

  “这三个星辰一般的存在究竟是什么,莫非是大道载体所现?可大道又怎会有载体?”罗渊皱眉思索,眼前的这一切都太过匪夷所思,令人不解。

  然而,下一瞬,在以那三个星辰为中心的下方左右两侧,突兀浮现出两颗太阳。每一颗,都像是千丈高山一般大小。那两轮太阳,在瞬息之间照亮了天地,破开了黑暗,天地之间又出现了色彩。

  罗渊望着那两轮太阳,在天地之间恢光芒之后再度望去,当即一步倒退数百里。他那古井无波的双目之中出现了罕见的震撼与难以置信之色,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陷入了梦境或是幻境。

  只见茫茫天地之间,出现了一道身影,俯瞰山河,顶天立地。不,连天地都无法容纳下他的身躯,这不知高有几何的苍天,却只能够其露出上半个身子而已。那所谓的星辰乃是此人眉心之处的纹络,而那两轮千丈大山一般的太阳,则是来者的双目。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神灵?”罗渊仰望上苍之上的那道身影,口中喃喃,心中亦是震撼无比。突兀间,他的心中有了一个猜测,那所谓的瞬间漆黑,天地失色,乃是被这神另一般的巨人挡住了日月所致。那么,他又究竟为何而来,难不成是来灭世?

  一个个疑惑在罗渊心中浮现而出,不过瞬息之间,罗渊心中已然做出了上百个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