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两百九十六章 破劫踏足化神境

作品:溯源乱古|作者:无上老祖|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6 01:09:51|下载:溯源乱古TXT下载
  “哼!区区幻象,也想阻我踏足大道,可笑。”罗渊目光之中闪过冰冷,这天地间的一切都极为不真实,这突兀而至的神灵更是超乎世人想象。这一切,不过只是幻境罢了,若非如此,那此前神灵一掌,就算是百万个他,也早已身死道消,尸骨无存了。又岂能此刻安坐于此,再走执道。

  眼下,却又是一句断断续续的话语传响于天地间,天地万物皆被静止,处于定格之间。可他,却丝毫不受影响,可见一切都是虚幻。既然是虚幻那又有何惧?执道者,执己之念,坚信自身无敌,心有多大,难么天便有多高。吾心即宇宙正是如此,心之所动,念之所及,可涵盖寰宇,包容万物,森罗万象,变化无穷。其神力,法力,自当源源不绝,与天地相抗。

  然而,神灵之威岂是世俗能够想象。天道灭执,其手段定然玄奥莫测,绝不可能止步于此。那一段话语落罢,罗渊当即双目圆睁,心神如若被万钧之力横击一般,一口鲜血喷出,身躯倒射数十里。

  “怎么可能!”罗渊瞬间起身,但却气息萎靡了不少,显然伤势不轻。仅仅只是一道话语而已,便能撼其心神,令他这等道心坚定者产生波动,导致道心不稳,略微出现涟漪。然而,这还不过只是起步罢了,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种万年具灰之感。

  罗渊的心中逐渐浮现出一股绝望,后悔之意。在一瞬间,他的记忆出现了动荡,隐约间他觉得世间的一切对他而言都不再重要。这执着只会令他身陷痛苦之中,除此之外毫无意义,在他的心中,逐渐有着不同的声音浮现。

  “舍弃吧,人之所以痛苦,就是追求了错误的东西。”

  “如心动,人妄动,则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舍前尘之恋,修来世之道。执修已无意,留之徒伤己。汝当舍弃,速速皈依......”

  随着几句话音落下,罗渊的心神如同被一只无形大手搅乱。他的思绪逐渐出现了游离,隐约间他看到了当初在凡间与人拼杀的自己。那时的他还不过是一个少年而已,却要时时刻刻身处勾心斗角,恩怨情仇之间。他曾十步杀一人,亦曾千里不留行。那时的他虽然冷酷,看似无情,可他的内心却是痛苦的。

  因为他的父亲是名动天下的剑客,他不能败了父亲的名声,所以,他只能不断地磨砺,令自身的剑道变得更为强大,剑法更为娴熟。后来,他随父亲游历,要学会如何在江湖中生存,去面对一切阴谋诡计,他很累,但他不能放弃。放弃,意味着死亡,这种执着并不是他想要的,对任何人而言,这都是一种痛苦。是一种明明不愿,但却不得不坚持与执着的煎熬。

  数载之后,残阳剑仙罗震死于瘟疫,母亲恸哭气绝。罗渊只身一人闯入北漠大荒,只为寻求仙缘,执着仙道。最终,在寒夜的自爆之下同归于尽。此刻,罗渊双目之中骤然出现一丝清明之色,只是很快,这一丝清明便再度被混乱压下。此刻,无论这等力量是来自那神灵也好,还是来自天道也好,都远非他能去抗衡的。

  记忆还在翻涌,后悔与痛苦还在弥漫与延续。宁安城,他因执着正道惨遭同门算计,险些葬身与枯煞老人手下。

  无风谷,因执着于正道之职,强行引下天劫,重伤垂死。

  此后,为了执着于复仇,踏遍千山万水,走过诸多仙门。他得到的,却远比失去的要多。珍珑岛上,若非澹台璇雅所救,早已陨落。血庵山中,若非澹台化所赐玉简,结局不言而喻。这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徘徊在生死之间,失去了诸多温情,绝非是他想要的。

  为了复仇,他失去了安逸,不能够如寻常弟子一般享受宗门庇护。没有师弟师妹的关怀,没有师兄师姐的照顾,没有长辈的关怀与指导,有的只是一步步的摸索与厮杀。如果不曾那么执着,此刻他的会是怎样的,享受着澹台璇雅对他的爱意,聆听着传说一般的古道尊对他的指点,挥霍着在修真界中最高等的资源。甚至,他还可以带着许秋言,认她为女儿,带着她游历千山万水,踏遍天涯海角。

  可如今,在他的一昧执着之下,流云宗久不曾回,师兄弟难以相聚,就连长辈的牌位都不能时时祭拜。就连已结为道侣的澹台璇雅都不能相伴,他的心很痛,更是有着浓浓的愧疚。就是因为他的执着,留给澹台璇雅的仅仅只是一个空口承诺,还有那一次次令她心神难安的担忧,更有着他终其一生都无法弥补的伤害。

  “小雅为了我,数次出手相救,在广阳古派更是失身。我执着变强,追寻力量,可我给她的究竟是什么......”罗渊喃喃开口,双目之中充满了痛苦,这些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更不是他想要出现的结果。

  “事到如今,我究竟还在执着什么?魔道已平,极冥宫覆灭,郝成子,无尽魔君更是死无全尸。至于庇护,难不成,我还能强的过古道尊吗?”罗渊再度开口,言语之中却是充满了自嘲。他的双目之中神采在逐渐消散,他的气势亦出现了跌落。原本已然攀升到化神初期巅峰的修为波动,陡然间险些跌落下化神,仅差一线之隔。

  “舍弃一切执念,往事皆休,赐你仙道无量......”

  随着声音的不断渗透,罗渊的心中彻底动摇了,他的心境四分五裂,只差那最后一根稻草,便会彻底崩碎。他的双目缓缓闭合,一滴眼泪缓缓落下,其中凝聚着他的悔,他的愧。数息之后,罗渊双目开阖,他的目光平静如水,但却用着一种别样的奇异神采。

  一步踏出,他的气息再度攀升,随后仰天长啸,宛若上古魔头绝地一吼,竟连那古神之音都强行压了下去。随后,他望着那高不知几万里的上古神灵,冷哼一声,施展法天象地之法。他的身躯在快速扩大,一指点在那上古神灵眉心之处喝到:“吾心即宇宙,汝既踏足寰宇之中,还妄想以言语蛊惑本尊?区区一道幻象,也敢妄图凭借一己之力抗衡苍茫寰宇之威,退下!”

  轰!轰!轰!

  但闻雷霆涌动,恍若开天,随后空间扭曲,登时破碎开来。这眼前的一方世界,那磅礴无比的上古神灵之身,尽皆消散。

  此路不通是么,若我偏要走呢,偏要做这天地不准之下唯一一个执迷不悟的执修呢!

  道若能改非真道,此路一开性命修!罗渊既然走上了执路,则此生都不会回头,这神灵,可以镇他修为,抹他存在,却唯有他的道,不容任何人抹去!

  他的道承载着他太多太多的期望,还有回忆,没有什么能比这些更为珍贵。

  随着眼前这一幕的破碎,罗渊再度踏立在原来的天地之中,这四周从未改变过,也不曾发生过任何动荡。唯一不同的,便是此时此刻,他的修为波动赫然达到了化神初期,临近化神中期。这对急需提升修为的罗渊而言,是一个好消息。

  只是罗渊却并没有太大的喜悦,反而陷入了沉思。

  “踏足元婴之时不曾有天劫落下,而突破化神之际却是无声无息的陷入天劫,这也未免太过诡异。哪怕陷身幻境之中,我都未曾发现一丝端倪,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罗渊不由感到疑惑,但却并未深究。干脆将原因归结于冥冥之中那天道之上。

  如果说这个罗渊尚且能接受,或是置之不理,那么接下来发生的却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但却不敢忘却的。

  他的目光闪烁,口中喃喃自语:“我本以为自己是第一个踏足执道的修士,毕竟此前从未听闻有人修行执道。可若是按照那巨人的说法,那便是修行执道者尽皆陨落,或是改修其他。可即便如此,也不应当尽数陨落。我虽自认不差,可万古岁月悠悠,又怎会没有再化神之境渡过此劫者。”

  数息之后,罗渊双目之中猛地闪过一片寒芒:“化神之后,这个自称古神尊的生灵还会再度出现不成?或者,达到了一定的境界,这将不再会是幻境,就像那个仙人一般,明明有着一剑荡星云之力,却被那自称古神的生灵一掌抹杀。”

  念及于此,罗渊顿时不寒而栗。连仙人都无法在那古神的掌下逃出升天,若是换做他,那么结果恐怕已然不言而喻。

  他摇了摇头,深吸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不适之感,随后回想起了那古神所言的几句话语。

  “回首,回首,来从天地掌荣枯,自吾苍茫无量渡.......无量古神尊”

  “悔哉,悔哉,万古已无执道修,尔若弃修自无忧.......无量古神尊”

  “这两句话晦涩难懂,玄奥难明,其间所言究竟何意?”罗渊目光闪动,希冀能够从那古神的话语之中推导出蛛丝马迹,以应对未来的潜在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