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两百九十七章 神秘来客寻祖迹

作品:溯源乱古|作者:无上老祖|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6 01:09:51|下载:溯源乱古TXT下载
  “回首,悔哉,执不可修。其中之意无非是令我放弃罢了,可这执道为何不可修。”罗渊不由略感头疼,这其中密辛,以他目前的层次而言根本无法理解。

  “来从天地掌荣枯,自吾苍茫无量渡。莫不成是掌天地兴衰,大势更迭不成?那苍茫无量又是什么?为何要去渡?”越是想着抽丝剥茧,可反而越令他陷入不解。这些话语之中似乎另有玄机,可又绝非他眼下能够了解。对于其中几个关键性的话语,他更是闻所未闻。

  半晌,罗渊一甩袖袍,皱眉沉思。这诸多话语之中,对他而言最需要去了解的几句他偏偏听不懂。但是听懂的话语却又毫无意义,没有任何帮助。

  “罢了,罢了。与其在此思索这些,还不如就此前去南禁古道。仙人曾栖居之地,而后更是破空离去,其中玄妙若能体悟一二或许能够受益匪浅。”罗渊思索开口,而后化作长虹横空而去。

  岐珞国

  此处位于东海偏南之地

  这片国度,常年处于战乱之中,断壁残垣,烽火狼烟随处可见。而此刻,在一处荒废的城镇中,有着数队人马对峙,皆是手持利器,面带凶煞之意。然而,若是细细去看,便会发觉他们每个人的神色之中都充满了惶恐。

  在这几队人马中央,有着三道人影盘坐,三者一男二女,皆是气质不凡。举手投足之间无形带着一股高贵之风,哪怕是置身于一片断壁残垣亦显得格外超然出尘。而在他们周身不过五丈外,七零八落的躺着数十具身体,各个残缺,惨不忍睹。

  “前些日子,不知为何感受到了祖上的意志降临,此时非同小可。你们二人随本座来查明此事切记不可掉以轻心,其中利害或许关系到我们一族的兴衰。”其中一人缓缓开口,明显是以长者之姿。但其一眼看去,不过双十年华。此女一身火红长裙,其上点缀着朵朵金花,雍容华贵,气质非凡。她的双脚上穿着一双金色的鞋子,粉足娇嫩,根根精致的脚趾晶莹剔透,如玉雕琢。

  最令人注目的是她那一头披肩长发,竟是呈现着火红之色。那发丝根根耀眼,似是火焰在燃烧,又彷如红宝石一般闪烁着光泽,令人一见便是终身难忘。

  “是”,随着那女子的话音落下,一男一女皆是应声开口。

  他们相貌皆是非凡,男子看似弱冠之年,身着一袭白色长袍,目若星辰瀚海,深邃而神秘。他的肌肤更是胜过不少女子,吹弹可破,肤若凝脂,说是谪仙亦不为过。而另一名女子看似十六七岁,气质在高贵之时还带着几分古灵精怪。她有着一张绝美到令人窒息的面容,偶尔美眸扫过四周,但凡与其目光相对者,尽皆陷入呆滞。似乎在他们的眼中,一切都可以放下,和眼前这女子相比,哪怕是自己的生死都可置之事外。

  “天下竟还有这般绝色,若是能够一亲芳泽,纵是死也无憾了。”一人在人群中望的痴了,不由轻声喃喃道。

  旋即,周遭之人如遭雷击一般,纷纷后背发凉,生出一股寒意,而后远离此人。眼前这一男二女是美,可这话却决不能说,那意味着亵渎。而亵渎的后果,地上躺着的数十具尸首,便是最好的证明。

  “唉,怜儿,你不让我杀人,可他们却偏偏对你有着不轨之心。像这种蝼蚁,又何必去在意他们的生死,口出狂言亵渎至尊可是要吃罪的。”那男子目光微微一撇,看似无奈的开口说着。

  “噗”,仅仅一道目光,那此前出言之人当即如遭雷击,身躯倒射而出三丈之遥。躺在地上更是体若筛糠一般不住地抖动着,显然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至于四周那些人,更是赶忙低下头颅,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好了,他们也不过只是随口说说,又做不出来,何必取了他们性命。神当是救世者,又怎可行那灭世之事,还是放过他们吧。”怜儿看着那遭受重创的汉子,不由心生不忍。随后素手轻扬,一股浑厚的法力便将那人笼罩,不过数息而已,伤势痊愈,再无不适。

  “好啦好啦,你们走吧,以后不许再杀人了,否则,你们都会受到惩罚。都听明白了吗?”怜儿两手叉腰,挺着胸膛一副傲娇的模样。

  周遭之人闻言,皆是如蒙大赦,纷纷口中称是,在一番感恩戴德之后扬尘而去。

  “这怎么算灭世,不过杀了一些蝼蚁罢了。怜儿你有所不知,若是我们方才只是凡人,恐怕早就遭受他们的毒手了,此刻还能安然在此?死在他们这些人手中的生灵,恐怕都已上千了。放过他们,等于祸害更多的人,我这再怎么说也该是为民除害。”男子摇了摇头,却是无奈的摊了摊手。

  “好嘛,怜儿知道,洛桑哥哥最好啦。”怜儿嘻嘻一笑,不以为意。她那美眸,仿佛天下间的清幽潋滟的碧波,都毫无保留的凝聚在其中。纵然是世上最高明的画家,最华丽的辞藻已决然无法描绘与诠释。她的肌肤如脂如玉。赛霜欺雪,晶莹如玉的花颜纵然是在这一片破败与断壁残垣之下,依旧显得剔透雪白。她那芳唇如若世间最娇嫩的花瓣,秀挺绝伦的瑶鼻更仿佛是用天下最美的白玉雕刻而成。至此,包括陈啸在内的五名陈家守墓者,全部陨落在宁凡手中!

  “可恨!可恨!”

  陈玄几乎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大手一挥,便要强行冲开挡在身前的罗家六祖,誓要亲自上场,拿下宁凡。

  但不待他踏出那一步,北面高台之上,忽有一人目光一阴,雷光一闪。

  下一瞬,一股犹如雷霆般凌厉的道念,立刻朝陈玄狠狠一扫。

  没有任何防御的可能,堂堂舍空初期的陈玄,直接被这道念震得吐血倒飞,重重砸落,将身后一排玉座全部砸毁。

  四面高台无数目光,立刻朝北面高台的某一人望去。

  出手者,竟是八长老雷金世!

  “八长老...啸儿是遵从你的命令去对付罗家的,他死了,你怎可不管!怎可...”陈玄话未说完,直接被雷金世冷喝声打断。

  “够了!陈玄,你给老夫适可而止!”

  雷金世此刻的目光阴沉之极,今日,陈家算是将他雷金世的脸面丢尽了。

  “要杀此子,什么时候都可以!再触犯墓比规则,老夫便让你成为雷灵的食物!”这一句,却是雷金世对陈玄的传音。

  一听此言,陈玄好似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浑身一个冷颤,却是冷静下来。

  回想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忽然有了一丝后怕。

  包括陈啸在内,陈家五名守墓者,全部违反了墓比规定...此事恐怕已触犯了众怒,就连雷金世都无法容忍了...

  “第二轮,你有的是机会!”雷金世复又传音【147小说 147xiaoshuo】道。

  一听此言,陈玄目光一亮,嘴角勾起一道阴狠笑容。

  老眼一眯,朝斗法场望了一眼,陈玄冷哼一声,挥手重塑了毁灭的玉座,重新坐下。

  杀尽了陈家守墓者,宁凡眼中寒芒稍减,神念一扫手中两枚攻击玉简,沉默少许之后,却是屈指一点,令两枚玉简化作流光,被他吞入腹中。

  主持大比的赵梦得,令人清扫了斗法场上的残尸,又令人修复了斗法场,方才重新取出名册,宣布道,

  “罗家守墓者宁凡,连败陈家五名守墓者,取得五胜。再胜五场,可晋入第二轮。”

  “千山宗守墓者,出列!”

  随着赵梦得一声令下,西面高台之上,立刻便有两道遁虹飞至斗法场外围。

  千山宗是七级宗门,只有两个守墓者名额。

  这两个守墓者一为鬼玄后期,一为鬼玄巅峰。

  二人站在斗法场外围,竟是不敢上场,目光敬畏地看了宁凡一眼,长叹之后,同时向赵梦得抱拳道,

  “千山宗贺明(贺放),自知不是宁道友的对手,甘愿认输!”

  言罢,二人身形一晃,飞回席位。

  “认输么...罗家宁凡,七胜!道法宗守墓者,出列!”赵梦得皱眉道。

  道法宗仍是一个七级宗门,宗内同样只有两名守墓者。

  这两名守墓者都只是人玄巅峰,咽了咽口水,甚至没有飞至斗法场,直接在场外认输。

  毫无悬念的,宁凡取得了第九胜。

  只要再取得一胜,宁凡便算是晋入了第二轮。

  “看来这千秋魔君,是铁定会晋入第二轮了。他攻破陈家古神巨影,固然有取巧的嫌疑,但他灭杀陈啸的一掌,却是实打实的实力。只凭这一掌,他便有一战渡真中期的实力,再取得一胜晋级,不难!”

  不少老怪刚刚下了论断,下一刻便面色微变。

  毕竟这些老怪并未料到,下一战出场的,竟会是缚影宗。

  “缚影宗守墓者,出列!”

  赵梦得话音刚落,四面高台之上,立刻便有不少老怪振奋精神。

  而南面高台之上,则立刻便有六道黑影飞出,落在斗法场外围,正是缚影宗六名守墓者。

  缚影宗本只是八级宗门,本只有四个名额,但就在墓比前夕,缚影宗主突破了舍空巅峰的桎梏,迈入碎念境界,一举令缚影宗升为九级宗门。

  六名缚影宗守墓者,各个气息不弱,四人是鬼玄巅峰,余下二人,皆是渡真,乃是东溟星域大名鼎鼎的秦家双雄。

  弟弟秦宏,渡真初期修为,曾与宁凡在天目星见过一次,肉身曾毁于君长东之手,夺舍重修之后,修为减退了不少。

  哥哥秦崆,是上届墓比排名第四的高手,已是渡真中期修为,夺得过‘影之仙君’的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