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两百九十九章 人不敬仙为死罪

作品:溯源乱古|作者:无上老祖|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6 01:09:51|下载:溯源乱古TXT下载
  方伯没有阻拦,他无力的闭上双目,他知晓对于小姐而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如果落在对方的手中,那么活着不但比死更痛苦,还有着一生都会烙印在灵魂上的屈辱。随后,他的气息开始不断攀升,身躯也有了略微的肿胀。

  “一个想要自尽,一个想要自爆。啧啧啧,可惜啊,你们忘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谁的天下了吗?这是倾世教的底盘,本少让你死,你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都活不成。但本少让你们活,你们就是每天寻死都难。”三少爷对此毫不在意,一甩折扇,开怀大笑。

  就在三少爷开口之时,那方伯与紫月灵身旁骤然出现两道身影,向着二人分别一指,生生将他们定在原地。

  黄子涛眼角微微上抬,那二人的修为在他之上,且不止一星半点。在他的感知中,这二人起码也是达到了金丹后期的存在。当下身子又是低了几分,连腰板都不敢挺直,颇为恭敬。

  看着身旁出现的中年修士,紫月灵缓缓闭上了双目,只有两行清泪滑落。她气若游丝般的喃喃开口:“若我紫月灵不死,不管用尽什么方式,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此生定会灭黄家还有你们倾世教。”

  哪怕她的声音很轻,可在场皆是修道中人,落针之音尚可清晰入耳,更何况她口中的言语。

  那三少爷闻言却是不屑一笑:“灭我倾世教,就凭你?可笑,你放心你不会死,很快本少就会让你生不如死,哦不,是****。既然那老头子也没死,那就一起带走,你若一次不从,我便敲碎他一块骨头,十次不从就碎他十块骨头。直至把他全身骨头敲碎,还有全身经脉废完。直到你肯主动跪在本少爷的脚下,求本少爷宠幸你为止。”

  紫月灵闻言,骤然间粉拳紧握,心中更是乱了分寸。

  “不要,小姐不要听他的,老奴宁可立即去死。”方伯闻言怒目圆睁,当即欲要自碎心脉。

  “噗,何时轮得到你来插嘴,想死?就凭你区区金丹中期,还是个身负重伤的老骨头,连死你都做不到。”开口之人那是一名女子,正是出手制止方伯自爆之人。一身金丹后期修为冠绝此地,样貌不俗,但与紫月灵相比却是天差地别。

  三少爷轻晃折扇,不住地按捺着心底的兴奋之意。

  “咔”,一道脚步踩碎树枝的声音传出,在场修士皆是面色一惊。

  身为修士,他们的神识自然时时扫视周遭,金丹后期的存在更是能够以神识涵盖方圆近乎百里。可即便是他们,也根本没有发现有人来此。而那一声踩断树枝的声音,却是极为明显。

  “谁?在那藏头露尾的滚出来!”黄子涛眉头一皱,立在倾世教三少爷身后冷声开口。

  他这话语一落,那两名金丹后期的修士皆是眉头一皱,而后将目光冷冷地投向了他。黄子涛想以此表忠心没错,但连对方是谁,是什么修为都不知道便贸然开口,恐怕会招致大祸。

  两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黄子涛当即一哆嗦,只觉得浑身发凉,瞬间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慌忙低头俯首,不敢再开口言语。

  数息之后,一道人影从十丈外的一棵大树下走来。他走得很慢,就像是凡人一般,身躯之上也没有半点修为波动。

  此人剑眉星目,身着一袭白袍,衣不染尘,带着一股飘逸之感。一眼望去,只觉此人超凡脱俗,再一看又觉此人器宇轩昂,但却面容清秀,像是凡俗间的书生一般。他的双目平静如水,又若深渊,不含任何情感,令人不敢与之对视。此人正是罗渊!

  他的出现无疑让在场众修皆是心头一震,就连方伯与紫月灵都睁开双目,以渴求的眼神望去。但随着他们的感知之后,二人便神色黯然,不再有任何举动。

  然而,在场的众修却并非如此,数十人的神识扫过他的身躯,皆是未能感应半点修为波动。而罗渊的面容又年轻的过分,亦没有老怪物身上的沧桑之感。

  他走的很慢,一如凡人一般一步接一步,偶尔会踩断树枝,偶尔也会踩碎枯叶。

  “呼”,倾世教的两名金丹后期强者皆是松了一口气,显然觉得是自己吓了自己一跳。

  “没有修为,一个凡人?”三少爷目光微眯,神色之中出现了极度不满之意。

  此人从始至终都未曾正眼看过他们,无论是早先开口的黄子涛,是他这个三少爷,还是那两个金丹后期的强者,仿佛在他眼中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你是何人,来此所谓何事?”一个像是头领般的筑基修士向着罗渊喝声问道。

  “与你无关”,罗渊毫无感情波动的回应,脚步仍旧未停。他的路,从黄子涛身后,向着紫月灵方向走去。

  五丈,三丈,一丈,他与三少爷擦肩而过,却连看都未曾看上一眼。

  “区区一个凡人,见到仙人竟敢不敬,废了他!”黄子涛当即对着那一众筑基修士下令。

  三少爷闻言略微点了点头,只是他望着罗渊的双目之中,充满了寒意。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被人彻彻底底的无视,即便是宗门内的老祖宗见他了都会笑眯眯地说上一两句话,而眼前这个凡人却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这让他如何能够释怀。身为倾世教教主第三子,也是最小的儿子,宗门内他都极为受宠。可以说是他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曾被人漠视。

  那头领听闻黄子涛下令,当即对着身边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使了个眼色。那人见状,毫不犹豫地迈步上前,走到距离罗渊不过两丈之处,冷冷一笑:“小子,凡人见了仙人不跪,不敬,那可是要出大事的。”

  “哦”,罗渊随意地应了一声,脚步仍旧未停。

  那人听闻罗渊回应,便是应了一声:“嗯”。话音方落,他便猛地摇了摇头:“什么'哦',既然你一心想死,那我便成全你。”

  两名金丹修士早已收回了目光,对于筑基杀凡人的这一幕,他们毫无兴趣。他们在倾世教内地位极高,此次前来也不过只是为了保护那三少爷的安全罢了,至于其他他们也懒得过问。在他们看来,杀一个凡人与捏死一只蝼蚁没什么两样,甚至就连那个筑基修士,亦不过只是蝼蚁尔。

  那名修士言罢,当即修为运转,向着罗渊踏足之处一掌按下。筑基中期修为尽显无疑,这一击若是落实,便连这大地都要崩裂出一个巨大的坑来。

  方伯与紫月灵并未去看,凡人对上筑基,还能有什么结果。而他们自身,也早已陷入在绝望之中了。周围修士亦是觉得罗渊必死无疑,根本毫不在意。

  然而,那一掌落下,灵力冲击到罗渊的身躯上时却如同沉入大海一般波澜不起。按照常理而言,筑基修士一击,哪怕只出了三分力,地动山摇,开碑裂石亦是轻而易举。可眼下却连罗渊的一根汗毛都未能伤到,甚至连衣袍都未曾动过。

  “周朝,你在干什么,别丢人现眼,宰了他。”那头领眉头微皱,目露不悦之色。

  周朝闻言亦是不耐开口:“知道了,之前不过只是在试探他罢了,才用了三成修为而已。”

  “哦?竟然没死?倒是有几分本事,难怪敢在本少面前这般狂妄。”三少爷随意地说了一句,显然仍旧未曾将罗渊放在眼中。

  罗渊闻言,却是将目光撇向了那倾世教三少爷,随后淡然开口:“我只不过是个过路人,只不过未曾理会尔等,怎就狂妄了?就因为这所谓的不敬不跪,你们便要随手取他人性命?”这并非是罗渊话多,而是他真的不解,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修士会有这般心思。

  他不明白只是互不相干而已,竟成了死罪。他觉得,修士的心不应该专注于修行才是吗?哪怕是修真界中常有的算计,那也是为了道法的精进,修为的突破。而眼下却只是因为他未曾看过对方一眼,便要遭受杀手,这当真是无法理解的。

  那两名金丹修士原本还是眉头紧皱,心中思量着是否要与罗渊致歉言和,甚至送一些“诚意”。眼下看来,他们眉头舒展,显然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了。罗渊之所以没有修为波动,应当是用了某种法宝掩盖住了而已。而真正的强者,又怎会开口,想必此刻他们最好的情况都是皆已身受重创,跪伏赔罪了。而能发出这等可笑问题的人,又加上这般年轻的面孔,恐怕也就是某个大宗的弟子了。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是我倾世教的地盘,而本少则是倾世教三少,这便够了。看你也是有修为在身,若是跪下求本少,或许本少可破例带你回去,让你有更高的进境,如何?”三少爷不紧不慢地开口,言语之中颇有自傲。

  罗渊闻言,却是面露疑惑,思索数息之后,向着四周问了一句:“倾世教是个什么东西?为何我从未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