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百章 修路险恶心难测

作品:溯源乱古|作者:无上老祖|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6 01:09:51|下载:溯源乱古TXT下载
  此话一出,登时全场寂静,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便是那早已陷入绝望之中的方伯与紫月灵亦是睁开双目,瞳孔之中出现了不一样的色彩。

  但罗渊的疑惑并非是装出来的,而是他真的不知。连当世拥有化神坐镇的门派他都暂且不知晓多少,更遑论这种区区寻常宗门,根本不值得他去关注。

  “哈哈哈哈,好,很好,非常好”,倾世教三少爷怒极反笑,目光之中闪烁着杀意,他冷声开口:“辱及倾世教,罪不可赦,当场诛杀!”

  周朝闻言,二话不说手中光芒浮现,浑身修为催动,于刹那间冲向罗渊面前,一刀挥下。单单只是气息迸发,这脚下大地便已碎裂一片,这一击若是中了,方圆数十丈将崩碎开来。

  罗渊看着眼前这个怀着杀意而来的修士,并没有任何举动。

  周朝手中长刀距离不过三尺之遥,他的目光之中迸发着残忍。却在忽然间看到四周的同伴都在已惊恐的眼神望着他,他不明所以,想要开口,却忽的发不出声来。随后便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喉咙,顿时觉得不可思议。而后,他的面前便只剩一片漆黑,永久的漆黑。

  “这,这是什么妖法!”那统领惊恐地开口,脚步更是不断地向后撤。他的修为比周朝高,但却高的有限。他自问斩杀周朝需要费些功夫,而罗渊却是一动未动,便令周朝四分五裂,瓦解开来。这等实力,绝非是他能够想象的。

  在罗渊的周身三尺外,那周朝的残尸碎落满地,可他的衣袍仍旧雪白,不然纤尘。他的双目之中无悲无喜,丝毫不以为意。随后,他缓缓将目光望向那三少爷,轻声问道:“你,想杀本尊?”

  “前辈,请前辈救命,帮晚辈报仇。”一旁,紫月灵虚弱的向着罗渊呼唤,她的双目中充满了乞求与希冀。

  罗渊闻言,目光一瞥,一步迈出便已出现在了紫月灵身旁。

  “这!王护法,你可看清了他的身法?”那金丹后期的女修士目带惊恐地传音与那中年修士。

  “无法捕捉痕迹,这不就是瞬移之法?眼前之人,乃是一名元婴老祖,他并非隐匿修为,亦非法宝之威。而是修为远超你我,故而你我不曾探查得知。”王护法亦是目露惶恐。他们修为的确很强,起码在东域可以是横着走。但在罗渊的面前,与蝼蚁无异。哪怕他们身后也有着元婴老祖,可毕竟他们自身不是元婴。而元婴老祖,也断然不可能为了他们去无故和一个摸不透背景与修为的强者开战。

  除此之外,二人更有一个推测,罗渊之前曾以本尊自称。那么,罗渊身后的势力绝对在倾世教之上。倾世教中,但凡元婴皆为老祖,不问世事,闭关修行,追寻大道。可罗渊身为元婴,还需亲自出马,自称应当是他的职权,由此可见一斑,二人相视一眼,更是深以为然。

  “此二人乃是我倾世教重犯,你莫非当真要与我倾世教作对不成?”三少爷目光眯起,冷声开口,其中满是警告之意。

  那两名金丹护法听闻此言,皆是眉头一挑,暗道一声不妙,忙是开口:“前辈,三公子他别无他意,还请前辈莫要怪罪。只是这二人的确是我教重犯,还请前辈看在倾世教的面子上莫做理会。不知前辈可否移步倾世教,教内老祖若是得知前辈能来,定然是.......”

  “凭什么?”罗渊只有三个字,但却不是对他们说的,只是对紫月灵。

  这是彻底的无视,无论是三少爷也好,还是那两名护法也罢,此刻面色都不好看。尤其是三少爷,他对于紫月灵的姿色极其满意,恨不得将其就地正法,可偏偏,眼下出来个罗渊,更是直接无视他去对上了紫月灵。

  罗渊看着眼前这个少女,花容月貌,天姿国色,此刻嘴角还有着鲜血淌落,话语亦是气若游丝,衣衫更是多出破损。然而,却显得一种楚楚动人之感,恨不得将其抱入怀中呵护一生。哪怕是罗渊这等心境,竟也怔住了一瞬间,这令他不由感到诧异。

  他一指点出,紫月灵周身被光芒笼罩,不过瞬息所有伤势尽数痊愈。她的双目亦重复明媚,粉唇上的鲜血却并未落下,平添了几分魅惑。罗渊又一挥手,一旁的方伯亦是在数息之内尽数恢复,他望着罗渊恳求开口:“求前辈救小姐离去,老朽无以为报,愿来世做牛做马偿还此恩。”

  罗渊亦没有理会,他只是静静地站着,双手负背,望着的却是高空,似乎这大地之上没有什么能够入得他眼。

  这一幕,令得在场众修皆是眉头一皱,心中一沉。紫月灵乃是绝世容颜,若是以自身为筹码,这样的条件,世上又有几个男人能够拒绝。只有两个人,他们心中有的却并不是沉重。那三少爷怒火中烧,只是眼下罗渊太过强横,他亦不敢有所小动作,生怕被察觉。在他看来,紫月灵已经是属于自己的东西了,决不允许任何人碰。这一刻,他对罗渊有了强烈的杀意,但却被他生生按下。

  而另一人,则是黄子涛。他的修为不高,但野心却极大。他在算计着究竟怎样才能避过这一劫,让自己活下来。在罗渊与倾世教之间,他到底该如何取舍。

  数息之后,紫月灵目光扫过黄子涛与那倾世教三少爷,满是恨意的开口:“若前辈助月灵报仇雪恨,月灵愿从此跪在前辈脚下,无论是为奴隶,还是玩物月灵都无怨无悔。哪怕日后前辈将月灵玩腻了,扔了,月灵心中对前辈也唯有感激与恩情,请前辈成全。”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唯有方伯缓缓闭上双目,老泪纵横但却没有出声。他知道罗渊是希望,他也知道而今无论是他还是紫月灵,都没有选择了。

  至于其他修士,他们心中震撼,但却不敢开口。唯恐出声之后招来罗渊不悦,平白送死。

  此言一出,莫说是他们,便是罗渊的心境都不由诧异,他缓缓转身,望着紫月灵的双目道:“本尊看得出来,你应当是家族内的掌上明珠,你的姿色更是世间罕有。为何会说出这般不堪的话语,竟连自己的尊严都抛弃的这般彻底?”

  紫月灵没有多言,却是对着罗渊缓缓跪下,而后伸出那双如同柔夷一般的嫩手,轻轻抬起罗渊的右脚,放在了自己的头顶之上。而后,向着罗渊拜下,只要罗渊不抬脚,她便绝不会起身,无怨无悔。曾经,她是东域的五大美人之首,是紫枫山庄的小公主,是所有人的掌上明珠。想要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人何止上万,无数人想要能够博她一笑,便觉得此生无悔。

  罗渊骤然回神,将脚抬起,眉头微皱,随后一甩袖袍令其起身。如此举动他当真是第一次见,哪怕是他也不由略微失神。

  但紫月灵方才站起,便又跪下,她的声音极为动听,柔和,但却罕见的出现了坚决:“请主上种下奴印,月灵愿生生世世为奴为仆。”

  “不!”三少爷怒目圆睁,他岂能接受这种结果。一个在他面前强硬无比,甚至宁死不屈的绝世女子,却甘愿跪倒在另一人的脚下,说着那些即便是风月之地都不曾讲出的不堪言语。他在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子之时,便已被其容貌所吸引,又怎能看到这么不堪的一幕,他的心中不断地扭曲,像是有着无穷的魔念。他的手伸进了怀中,猛地将一物捏碎。

  黄子涛的双拳紧握,指缝中更是不断地滴落着鲜血。那是他的妻子,还未成婚的道侣,却甘愿对着一个人这般折辱自己,甚至是成为对方的奴隶,更主动要求被种下奴印。他怒,他不甘,他嫉妒,他想要更强大的力量。若是他成就了元婴修为,今日或许就不会是这般结果了。

  罗渊伸出手指,点在了紫月灵的眉心。紫月灵看着罗渊伸来的手指,却是闭上了双目,露出了一抹由衷的微笑,丝毫没有抵触之心。

  “不,住手!他是本少的!你不准碰!难不成,凭你区区一人,还妄想与我倾世教为敌不成?”那三少爷歇斯底里地吼叫着,却硬是不敢上前。他将目光投向两名护法,像是失心疯一般的吼着:“给我杀了他,快给我杀了他。”

  那两名护法岂敢对罗渊动手,对于那三少爷的话置若罔闻,更是对着罗渊躬身一拜。态度很明显,他们不想因为一个蠢货,而让自己受到牵连,从而失了性命。对于宗门而言,他们的命,暂时要比那不成器的二世祖更有价值一些。

  不过短短两三息而已,罗渊便已收手。伴随着眉心那指温的离去,紫月灵睁开了双目,内视己身之后却是并未发现自身被种下奴印。不过仔细想了想以罗渊的修为,如果真要做什么事,她又有什么能力抗拒呢?而且,罗渊若当真出手灭了这两家,无论他提什么要求,自己又为什么要去拒绝呢?

  缓缓地,罗渊睁开了双目,叹了一口气:“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修真界还真是险恶啊。本尊突然想知道,若是让他们知晓自己拼死守护的是这么一些畜生,那么他们还会不会觉得值,还远不愿意再去为你们的生死而赌上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