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百零二章 挫骨扬灰痛入魂

作品:溯源乱古|作者:无上老祖|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6 01:09:51|下载:溯源乱古TXT下载
  罗渊看着脚下这个美丽到不真实的女子,不由轻叹一声。一个如仙子般动人的少女,本该享受着来自四方的惊叹与追求,享受着父母亲人的疼爱。可现在,一个原本善良纯真的女孩,却陷入了几近疯魔的绝望。爱人背叛,家毁人亡,从高高在上到一无所有,她不明白人心为何会这么丑恶。不明白命运为什么要这样残忍的对待她,在她最美好的时候,无情地剥夺了她的一切。

  但是,她比罗渊幸运。因为,她遇到了罗渊,而罗渊在当年却不曾遇到一个像自己这般的强者。罗渊看着她,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孤身一人狼狈逃离,从此之后只剩复仇。他抬起手,向着黄子涛与那所谓的三少爷遥遥一指,一道剑气飞出,瞬息之间贯穿了二人的丹田之处。

  “啊!啊!”

  二人几乎同时惨叫,他们的金丹被剑气直接瓦解粉碎,而后浑身上下的灵力都被封印。此时的他们,除了较为结实的身躯之外,与凡人没有任何不同。毫无疑问,他们的修为彻底被废了,筋脉被封,除非破开罗渊的封印,否则终生无法再动用修为。

  “啾”,一柄长剑插在紫月灵的面前,随之而来的便是罗渊淡淡地开口:“他们二人修为已废,你自行处理。解决了他们二人,我会带你回紫枫山庄,灭了那里的黄家和倾世教修士。然后,再去倾世教,这个宗门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还有,你们紫枫山庄所谓的那个宝物,我要了。”

  紫月灵闻言,轻轻叩首:“是,主上。多谢主上出手,为奴婢报仇雪恨。”

  罗渊点了点头,随后闭上双目,缓缓盘坐在高空之中。他知道,唯有如此,才能让紫月灵摆脱心魔,从此不会沦为行尸走肉。至于摆脱心结,并非一朝一夕间能够做到的。

  紫月灵缓缓抽出长剑,她的第一个目标是那个不知所谓的三少爷。并非她不恨黄子涛,而是对于黄子涛的恨已然无法言喻,她不容许对方这么快的死去。素手持剑,莲步轻移,长裙飘动,像是绰约仙子踏歌而行,颇为动人。

  然而,这一幕落在那三少爷的眼中,却是如同恶魔一般。他眼中的紫月灵,不再是出尘动人的仙子,有的只是无穷的杀机与怨恨。他伸出手,颤抖的指着紫月灵:“你......你别过来.......你这......这个妖女。别......别过来.......本少乃是倾......倾世教三少.......你要是敢妄动,啊!”

  不待这三少爷把结结巴巴的话语说完,寒光一动,伴随着三少爷的一声惨叫,却见其伸出的手血流如注,他的手指被生生削断。就连骨头,都被刮下了一些粉末。一时之间,那三少爷哀嚎不绝,就连求饶之语都无法说出。

  只见他怀抱着右手,在地上弓起身来,如同虾米一般翻来覆去打着滚。

  紫月灵目光之中闪过一丝不忍之色,但随即便被恨意替代,她又是一剑挥下,这一次,三少爷的左臂被齐根削断。一只手臂飞出丈许之远,一股鲜血像是泉水一般涌起。

  紧接而至的,便是那三少爷的惨叫,他的嘴唇煞白,望着紫月灵的双目之中早已没了淫邪。有的只剩无尽的恐惧与后悔,他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直接把她杀了。如此一来,根本就不会有这些后续变故。

  不待其有所缓和,紫月灵又是一剑斩下,这一次,三少爷的右臂被高高抛起,而他却是连惨叫都发不出来了。紧接着,左腿右腿再被斩断,堂堂倾世教三少爷,如今被削成了人彘。

  方伯在远处看着紫月灵,双目之中老泪纵横,他感到无力,感到心疼,可又无法去阻拦,最终只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盘坐于空中的罗渊眉头微动,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放纵紫月灵去虐杀对方。毕竟那种蝼蚁的死活,原本他就不曾放在心上。

  眼下的三少爷,早已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若非是口中不时有着血沫冒出,胸膛还在起伏,都无法看出他还活着。到了这种地步,他还不如直接死去。只是他自小锦衣玉食,作为作风,不曾经历过生死磨砺,连咬舌自尽的勇气都不曾拥有。

  一道鲜血飚起,那三少爷的头颅直直滚落到了黄子涛的面前。这并非巧合,而是紫月灵刻意为之。

  “月灵,不,灵儿,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对吗?你的心里还有我,你不会伤害我的。你曾说过,伤我所伤,痛我所痛,我们.......”

  一道寒光闪过,又是一道鲜血飚起,伴随着黄子涛的一声惨叫,一只血肉模糊的耳朵横空飞起。

  “从今往后,这些话你再也不会听到。”紫月灵冷漠开口,随后又是一剑,伴随着剑气飞舞,黄子涛如遭雷击,身躯到射出三丈之遥。他的身上足足有着上百道伤痕,他的筋脉,穴位,每一处都有着损伤,令他无法挣扎,难以开口,但却偏偏不足以致死。

  黄子涛不住地惨叫着,可却连翻滚都无法做到。他的手筋,脚筋尽数被挑断,就像是一团软肉堆积在一起。他的身躯每一处都在往外渗透着鲜血,此刻的他早已不成人形,除了喉咙中发出的“咕咕”之音,在没有其他声响。哪怕到了此刻,他还想着活命,他想装死,让紫月灵在恨意充斥之下误以为自己已然身死。

  他相信,虽然自己眼下惨不忍睹,可只要活着,那就有无限的可能。在倾世教到来之前,他是东域的天骄,受到诸方敬仰,即便是元婴老祖都有出言夸奖一二。他是那么的得意,似乎注定着会崛起,成为一方巨搫。而他的道侣,又是东域美人榜之首,可为风光无限。可今日,他的一切骄傲都被粉碎,本该与他厮守一生的道侣,成了不死不休的大敌。

  “我要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我要把你的头颅剖开,看看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紫月灵美目含煞,银牙紧咬,一字一顿地开口,她的杀意已然沸腾到了极点。这是她今生第一次动杀意也是最为强烈的一次,若非遇到罗渊,她的下场将会是无尽凄凉。

  此语一出,犹如隆冬骤临,连这天地间的温度都陡然下降了不少。

  “嗯?”罗渊隐约间感受到一股奇异的气势,不由双目微眯,注视着紫月灵。数息之后,他又闭上了双目,静待结果。

  “杀......了......我.......求.......求.......你”,在听到紫月灵话语的那一刻,黄子涛知道自己注定活不下去了。他将积蓄的力量尽数用来开口求死,比起死,他更怕像那三少爷一样生不如死。那样一来,即便是或者,也没有了任何意义。

  “死?那可真是太便宜你了,你也说过,我们曾经有过海誓山盟,我怎么会杀你呢?”紫月灵微微一笑,她的心已然被扭曲了。一个极善之人,若是沉沦黑暗之中,那必然是至恶存在。从今往后,她的心只对一个人善,那就是罗渊,为了罗渊,她就算是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黄子涛闻言,心中充满了惶恐,这一刻,他开始害怕自己还活着。他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直接死了,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杀了紫月灵。

  一剑划过,黄子涛的左手至手腕处被齐齐斩落。第二剑,黄子涛的小臂至手肘之处被齐齐斩落,他的伤口被紫月灵以修为封住,将他的性命吊住。

  剧烈的疼痛令黄子涛不断发出闷哼,可他的生机在紫月灵的修为守护之下却不曾削弱。强烈的剧痛,令他连昏厥都无法做到,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死是那么的幸福。

  鲜血四溅,紫月灵一剑接着一剑斩落,对于贱在衣裙和自己脸上的鲜血,她不但没有反感,隐约竟觉得有几分畅快。半晌之后,黄子涛就如同此前的三少爷一般,被削成了人彘。在他的身旁,手指,脚趾,手掌,小臂,小腿七零八落,就像是被拆碎了一般。

  他的目光已然空洞,但却仍旧未曾死去,除却喉咙中痛苦的声响,就像是一个木偶一般。

  方伯早已将身子背过去,哪怕是他,也无法忍受的下去这种场面。哪怕他杀人也不少,可何曾见过这般残忍的折磨。三百多年的岁月,可以说他的心境和承受能力还是过得去的。然而,若非早已背过身躯,恐怕他会连胆汁都吐出来。

  罗渊再度双目开阖,看着下方,目光之中仍旧没有太大的波动。这种场面虽然惨不忍睹,可比起他的血庵山中的杀伐而言,还不算什么,可以接受。

  然而,下一刻,紫月灵的举动却是令罗渊都有些难以接收了。

  紫月灵的身影就像是从炼狱中归来的修罗一般,手持长剑,缓缓走到黄子涛的身旁,然而俯下身,将长剑的剑刃对着黄子涛肩膀上露出的白骨开始摩擦。这是将黄子涛的骨头当做了磨刀石,真真骨头与剑刃摩擦的声音响起,哪怕黄子涛如同失魂一般此刻也忍不住嚎叫:“啊!灵儿我错了!灵儿求求你,求求你杀了我吧!这辈子是我猪狗不如,我是畜生,你杀了我吧!”

  这并不是回光返照,而是紫月灵怕他轻易死去,送到他体内的一股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