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百零五章 心念澹台斥月灵

作品:溯源乱古|作者:无上老祖|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8 00:39:55|下载:溯源乱古TXT下载
  “谢主人怜惜,月灵不求名利,只求在主人身旁服侍左右便已心满意足。若有来生,月灵还愿成为主人之奴,以此偿还今生莫大之恩。”紫月灵恭敬跪拜,言语之间皆是真诚。

  紫月灵的声音极为动听,似是莺啼,又如风铃,委婉柔和却又动人。

  罗渊点了点头:“罢了,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本尊也不再多说什么。你这么想当奴仆,那此间事了便随本尊远去镇海宗。到了镇海宗之后,本尊自会给你安排一个位置,你只需听命于一人,她要你生,你便生。她若是要你死,那你便去死,如此可知?”

  紫月灵娇躯微颤,咬着银牙点了点头:“月灵谨遵主人之命,若有违背,天诛地灭,死不足惜。”

  “灵儿,你这是何苦?娘就你这么一个宝贝,你走了让娘怎么活。”妇人强行压住此刻内心的情绪,她不敢在罗渊面前过分表露。只能低声对着紫月灵开口,希冀女儿能够回心转意,更是将目光投向罗渊,希望罗渊能够放紫月灵自由。

  紫月灵仍旧跪立在地,她将身躯转向母亲,恭敬地磕了三个头:“娘,灵儿不孝,日后不能陪伴在您的左右。灵儿让您和父亲失望了,成为前辈的奴仆是灵儿自愿的,只是此生怕是不能让你们看到灵儿出嫁的那一天了。”

  罗渊眉头微皱,悲欢离合令他感到厌倦,但却没有多说什么。父母的温情,已有数百年未曾享受过了,眼下看着紫月灵和她的母亲,罗渊心中隐隐有着触动。

  “你为何一直跪着?”

  “因为主人不曾让月灵起身,月灵又怎敢起身。”紫月灵眨着星辰一般的眼眸,颇为自然的说着。

  罗渊点了点头:“你起来吧,这里是你的家,无需拘谨。不久前,本尊曾言带你来杀人,而今上千修士尽数死去。那么接下来,本尊带你去灭门。指明黄家与倾世教所在之处,今日起,世间再无这两个修真势力。”

  “是”,紫月灵乖巧点头,随后站起身来,走到了罗渊身旁。她伸出素手,向着东南方向指了指:“此去九百余里为黄家所在,黄家以南一千五百里便是倾世教雄踞之地。倾世教是东域大教,门人弟子数以万计,其内更有诸多金丹修士,就连元婴......”

  “知道了,三息,可灭黄家与倾世教满门。”罗渊漠然开口,对于人命根本毫不在意。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从元婴老祖到世子皆是这副德行,那么耳濡目染之下,诺大一个宗门,又有几人还能保持纯善之心。

  “是月灵多嘴了,请主人责罚。”紫月灵低下臻首,轻声开口。

  罗渊仍旧一副漠然之色,未曾搭理,却是一手揽住紫月灵的腰间,一股花香伴随着淡淡的处子幽香传入他的口鼻之中。感受着掌中滑嫩的肌肤,以及那不堪一握的蛮腰,饶是罗渊的心境也不由微微动荡,心猿意马。他曾与澹台璇雅有过鱼水之欢,更是在飞舟之上翻云覆雨,自然深知其中美妙。在不经意间,他的呼吸略显粗重,也出现了几分灼热。

  罗渊的鼻息扑在紫月灵那洁白修长的颈项之上,令她心中一震,俏脸微红,呐呐开口:“主人今日乏了,不若暂且让月灵服侍您歇息。”

  罗渊闻言,不由心中意动,刚想点头,脑海之中却是忽然浮现出一抹身影。白衣胜雪,目含柔情,拥有倾世容颜,此刻仍旧在等待着他回到她的身旁。当即,罗渊猛地摇了摇头,向着紫月灵沉声喝到:“闭嘴!若是不想死,就少再说这些废话。”

  至于心中,罗渊则是苦笑不跌,身旁有着美人相伴,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之事。可偏偏对他而言,这并非他所愿。修真界中以实力为尊,那些修为较高的修士,莫说是一名女子,便是鼎炉都不计其数。而他身为化神至尊,莫说是三妻四妾,只需振臂一呼,恐怕便有成千上万的女子愿意主动投身而来。

  虽然三妻四妾乃是常态,可对罗渊来说,但凡没有经过澹台璇雅同意的,他自然不会碰。他的心中澹台璇雅永远是第一位,哪怕当真再有令他触动之人,也需得问过澹台璇雅的意思才可。他就像是紫月灵一般,只不过,紫月灵的一生和性命都属于他,而他的一生和性命都属于澹台璇雅。

  听到罗渊的呵斥,紫月灵娇躯微颤,再不敢提及此事。倒不是恐惧罗渊会出手将她抹杀,而是她害怕罗渊会不高兴。罗渊若是不高兴,她自然也会不高兴。

  “是奴婢低贱,不知羞耻,主人......”

  “真是个妖精,你这体质,早晚有一日派的上用场。不过,在小雅没同意之前,你若胆敢再胡乱开口,本尊必将你灭杀。”罗渊没好气地开口,随后松开了紫月灵的腰肢,一手捏在了她的香肩之上,瞬间破空而去。

  倾世教

  “诸位老祖,大事不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满是惶恐地飞遁,向着一处禁地传音开口。

  放在平日间,这是大不敬之罪,可眼下发生之事,容不得他再去顾忌什么规矩了。

  “放肆!禁地之中,岂容你大呼小叫,去闭关十年,好好练练你的心境!一惊一乍,成何体统,哼!”一道中气十足的呵斥之音从山峦叠嶂的禁地中传出,极为不耐。

  “好了,子同并非是那不顾规矩之人。他的心性我等也多少有所了解,能让他这般沉稳的后辈如此失态,想必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呵呵,还是先听听子同说什么吧。”一个老妪穿着麻衣蹒跚而行,缓缓走出了禁地。

  “也是,说不准那紫枫山庄的宝物当真不得了,大有玄妙。也许子同非但无过,还有大功可言。”话音尚未落罢,那老妪的身旁骤然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此人看似年过五旬,留有短须,目光之中却是有着几分阴鹜之色,显然绝非善类。

  “区区一个问虚小辈,敢得罪藤皇,真是找死!”

  “此子就是陆北,杀了他!”

  “不必留手!”

  四人各逞手段,树冠巨人一摇树冠,纷纷扬扬洒落无数木叶,亿万片木叶顷刻凝成一条巨大木龙,朝宁凡横冲而下,长空俱碎。

  藤甲巨人持一对巨锤,木翅巨人持一双手戟,皆是巨型太古神兵,朝宁凡当头打下。

  而那生有千手的巨人猛一掐诀,大地之上忽然生出数之不尽的巨大木手,朝宁凡挥掌拍下。

  四人竟是毫不留情,一旦认准了宁凡,直接就发动必杀攻势。

  宁凡目光一冷,他不知这些藤皇手下如何找到他的藏身之地。只是无论如何,他不会任人欺上门不还击。

  他张口喷出黑火,那黑火只顷刻便绵延成火海,化作九条黑色巨龙,三条焚烧天空木龙,六条焚烧大地木手。

  这黑火十分厉害,只顷刻便焚尽木龙、木手,破掉树冠巨人、千手巨人的攻击。

  这令树冠、千手巨人俱都一惊,想不到宁凡区区一名问虚蝼蚁,竟身怀如此厉害的黑火,可挡住两名太虚的攻势!

  “这是什么级别的火焰,竟可焚灭我二人的凡虚巅峰法术!”

  喷出黑火之后,宁凡头也不回,猛然抬起右臂,冷视藤甲、木翅巨人的神兵攻击。

  他右臂之上浮现出重重光华,现出一个银色臂甲,臂上幻化出一道白虎虚影,虎啸如雷。

  这是神玄灵装,是俞虫儿赠送给他。

  宁凡虽早已炼化,但今日倒是第一次应用于实战了。

  白虎主杀,这神玄臂甲自带一式凡虚体术,持灵装者杀戮越多,煞气越高,则这灵装的威力越大。

  宁凡眼中煞气如血,一生的杀戮都凝结于右臂。

  他略退半步,却猛然一冲,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迎着那巨锤、手戟挥动拳芒!

  “虚术,白虎!”

  那一拳既出,立刻散出怒涛狂澜的拳芒,拳芒凝成一尊白虎拳影。

  拳影轰在两件太古神兵之上,狠狠一震,发出冲天巨响。

  巨响声中,宁凡被反震之力震飞百里,而藤甲、木翅巨人的巨锤、手戟神兵,则被宁凡一拳之力轰成齑粉!

  宁凡乃是蛮魔中期的古魔修为,且距离蛮魔后期已然不远。

  他肉身可横扫金身第三境,装备上白虎臂甲之后,一拳之力便是太虚修士也不敢随便去接。

  两个巨人的太古神兵只是一星神兵,如何能抵御宁凡白虎一拳!

  两名巨人神兵俱碎,同样被反震之力震退百里,目光极其震撼!

  “竟是神玄臂甲!此子肉身极强,佩戴上神玄臂甲,单凭肉身便可一战太虚修士!”

  四人在宁凡出现的一瞬,便合力发动攻势。

  但四名太虚的合击,竟无法伤到宁凡,这着实令四人震撼了,立刻打消对宁凡的小觑,意识到宁凡是个狠角。

  “此子修为虽然只是问虚,但神通惊人,战力堪比太虚修士,绝不可小觑!”

  “结‘四方树湮阵’!一旦结成此阵,便是归元太虚也必定死于我等之手!”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眼前的四个太虚巨人绝对不弱,若不动用底牌,很难取胜。

  他神念只一扫,便已分清四人强弱。

  四名巨人之中,千手最强,树冠最弱,二人皆擅长法术攻击。

  而木翅、藤甲巨人,实力排在中游,二人皆擅长体术。

  他虽动用阴阳火、神玄臂甲,挡下了四名巨人的攻击,但同样没占到什么大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