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64章 生死时速(上)

作品: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6 03:02:07|下载:手术直播间TXT下载
  好多人心里升起遗憾的情绪,为什么手术录播要取消?这要是有录播的话,手术不管成功与否,都要温习一百遍。

  【杂交手术……只听说过,却从来没见过。】

  【还好,至少你听说过。我刚刚是百度才知道杂交手术室的存在。】

  【大城市的大型三级甲等医院才会有杂交手术室吧,而且还得是新建的那种。在扩建之前,协和、阜外、华西也没有杂交手术室。】

  弹幕寥寥,开着弹幕的年轻医生们也没有心思聊天,全神贯注的观看手术。

  直播视野里,一双手稳定的出现,左右手交叉操作,右手捻动微导丝的速度很快,似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视野便换成术者前方屏幕的视野。

  微导丝到位,微导管进入,随后造影。

  没有像以往那样,超选到三四级血管。直播画面中,导管在主动脉里便打入了造影剂。

  是太匆忙了么?还是因为什么?

  高压注射器打入造影剂后,郑仁便停止操作,专心致志的看着对面的图像。

  因为不知道出血位置,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

  虽然会耽误一点时间,但在整体手术术程中,会节省大把时间,提高手术成功的可能性。

  10秒……

  20秒……

  时间点点滴滴的流逝,X光影像设备就这么打开着,把造影剂在苗小花身体里流动的情况转换成影像,一帧一帧呈现在郑仁的眼前。

  这里!

  终于,在第23秒的时候,郑仁发现了出血点。

  胃左动脉!

  撤掉介入手术的手术单,郑仁、苏云以最快的速度开始重新铺置无菌单,刷手,准备开腹。

  杏林园里,很多人疑惑了。

  【胰腺假性囊肿?很少见的病啊,刚刚术者在看什么?】

  【不懂,同问。】

  【我估计术者应该是在观察出血点。看位置,是胃左动脉出血,术者造影检查出血位置,不过因为患者血压太低了,所以出血位置造影太淡,只能凭经验来判断。】

  【我去……这种手术还要凭经验,那得参加多少次抢救?患者血压测不到,心率已经160次分,出现房颤,估计心脏要撑不住了。一想遇到这种抢救,我就头疼。】

  【接下来呢?为什么不栓塞?】

  【兄弟,这是胃左动脉啊,直接栓主干的话,胃就大部坏死了。如果栓塞剂漂到肠系膜上动脉里,大部结肠坏死,这不是救人,是杀人。】

  【接下来要开腹了么?手术还能这么做?太么神奇了。要是在我们这儿,是要剖腹探查的,至于能不能很快找到出血点……这真的得看命。】

  【还算好吧,我刚从帝都进修回来,半年时间,也见了几台杂交手术。不过像是术者面对的这么危机的情况,还真是没遇到过。】

  手术直播间里,弹幕乱飞,患者不断升高的心率,不断降低的血压牵动了每一名观看直播的医生的心。

  感同身受,在场观看直播的医生或多或少都参与过急危重症患者的抢救,每个人一把自己代入,不由得心率随着患者的心率飙升而飙升,手心满满的汗水。

  越是紧张,越要皮两句。

  要不然,手术室那种紧张的气氛会压死人的。

  这是正在看直播的医生们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

  海城市一院,介入杂交手术间里。

  郑仁快速撕掉无菌衣,扔下一句左侧腹直肌旁切口后,径直脱掉铅衣,再次刷手。

  胰腺的手术,郑仁只在系统空间里简单接触过,并没有系统性学习。

  现在急性胰腺炎、慢性胰腺炎的手术因为14肽生长抑素的研制成功,得到了根本性的治疗。

  用药物保守治疗的效果比手术效果还要好,谁又愿意冒着30%死亡率上台手术?

  所以郑仁也没想到,有这么一天,自己需要面对胰腺手术。

  幸好!

  过冬的小松鼠一样的郑仁储存了很多技能点、经验值。

  虽然最近系统都没有颁布任务,但郑仁依旧有经验值可以挥霍。

  再次刷手的瞬间,郑仁把辐射射线能量转化铅衣带回系统空间,然后开始飞快的盘点自己的“库存”。

  这些日子里,主线任务又做了几个来回,普外科技能已经有了3246点,库存可以自由技能点2025点。

  郑仁毫不犹豫,点了1754点技能在普外科技能树上。

  一阵清风拂面,郑仁感觉身体一轻,脑海里多了无数似曾相识的画面。双手手指微动,轻巧灵活了许多。

  这就是普外科大师级的感觉么?似乎也没什么脱胎换骨的感受呢。

  看着剩余271点自由技能点,郑仁冷漠的把目光移开,开始点选购买手术时间。

  一段时间的积累后,经验值突破了250000.

  不多,但应该够用了。

  毕竟,整体普外科技能已经进入大师级水准。

  郑仁购买了200000点手术时间,55.5小时系统集训,正式开始。

  系统手术室拔地而起,实验体已经摆好体位,等待手术。

  每一例都是与胰腺相关的实验体,郑仁自然从胰腺假性囊肿开始做起。

  胰腺的手术难度,和肝脏类似,甚至还略高。

  毕竟胰腺解剖结构、生理结构有着特殊的属性。

  五十多个小时,郑仁也不过将将完成了不到一百例胰腺手术,这还是纯纯的手术时间,连关腹都不需要的那种。

  ……

  郑仁去刷手,苏云连手术衣都来不及脱,穿着铅衣直接消毒。

  护士长开始打开开腹包,另外一名器械护士已经刷完手,穿上手术衣,开始轻点各种器械。

  数数,是器械护士必须做的工作之一。术前、术后器械、耗材、纱布的数要对的上,否则落点什么在患者身体里……那可是严重的医疗事故。

  苏云消毒,铺好第一层手术单,转身离开,扯掉无菌手术衣,要脱掉铅衣,准备再次刷手。与此同时,郑仁穿着手术衣,开始铺置第二层无菌单,几乎无缝衔接,配合默契、完美到了极点。

  “刀。”郑仁铺好单子,伸手说到。

  因为郑仁这面的速度太快,护士长和新的器械护士对数的工作还没完成,被郑仁的话打断。

  “给他一把中弯钳子,一把刀,一块纱布,我们继续数。”护士长瞪了郑仁一眼,但理解他焦急的心情,安排到。

  “还要吸引器,戴套。”

  这配合,默契程度要比与谢伊人配合差了好多。

  可是此时,小谢伊人蹲在操作间的角落里哭泣,根本无法上台配合手术。

  郑仁再次消毒,然后拿起刀,执笔式,手起刀落,在苗小花左侧腹直肌旁切开一道长越15cm的切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