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2章 真正的巅峰

作品: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6 03:02:07|下载:手术直播间TXT下载
  什么?系统?郑仁脑海里出现无数的疑问。

  郑仁虽然一直单身,却从来不喝酒、不去夜场。平时工作繁忙,日常娱乐就是忙里抽闲,看网络小说。

  但是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小说里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恍惚中,冰冷的机械声音再次出现在耳边。

  “宿主获得新手福利——巅峰体验,限时30分钟。”

  毕竟郑仁是资深小说爱好者,对系统这种存在接受度相当高。

  但没等他和系统交流,只是一转念的功夫,眼前又冒出一片白光。

  恢复了视觉后,他愕然发现自己的双手开始自行活动着。

  手指动作灵巧而细腻,拿着一把弯剪刀,正在用钝头分离胰腺肿瘤的黏连组织,偶尔遇到坚韧部位才会用锐利的刀刃挑破阻碍。

  这是在做梦么?

  用尽全身力气想要重新掌控双手,但他惊讶的发现明明是自己的手,却根本不听自己使唤。

  郑仁感觉自己像是全身高位截瘫的病人一样,失去了对肢体的操控能力。

  而自己的肢体变成了机器,严谨而精密的“做着”手术!

  难道自己被系统托管了?就是玄幻小说里说的夺舍?而自己是那个被夺舍的家伙?

  用不了多久,意识会渐渐淡化,从而烟消云散?

  一系列的疑问让郑仁冷汗直流,陷入绝望的泥沼之中,无法自拔。

  “请宿主注意,30分钟巅峰体验期间无法自行支配肢体。鉴于宿主情绪过于激动,激素环境紊乱,暂时给予镇静处置。”系统机械合成的声音再次响起。

  很快,郑仁在系统的帮助下冷静下来。

  “请宿主珍惜巅峰体验的机会,请注意,该机会只有一次。再次重复,此机会只有一次。”

  他注意到,如果排除是“自己”正在做手术这个因素的话,现在的视角是最棒的,是刚刚站在手术室角落里的自己梦寐以求的!

  手术视野当然以术者为主,观台学习手术的人永远都没有机会以主视角从头到尾观摩一台手术。

  而现在,这样一个机会就摆在郑仁面前。随着站在助手位置上的郑仁重新开始手术,住院总岑猛眼睛瞪大了。

  “郑仁,你干什么!”岑猛见郑仁开始手术,连忙阻止道。

  可是,他得到的只是沉默。

  郑仁双手灵巧的像是两个小精灵一般,把手术继续下去。

  岑猛刚想要阻止,马上发觉不对。

  剪刀还能这么用?

  胰头的黏连竟然用手指钝性分离,他不怕把胰腺撕裂么?

  那里竟然有一根异常增生的肿瘤供养血管,他是怎么发现的?

  无数的疑问,在岑猛心底升起。

  不可能啊!郑仁的水平,岑猛是知道的。两个人是差了两年来到海城市一院,平时关系一般,但对方是什么水平,大家心知肚明。

  岑猛比郑仁会来事,也愿意拍马屁。加上他家姨夫和刘主任认识,所以岑猛很早就成了刘主任的心腹。

  要不然,这种重量级的手术,刘主任也不会不带副主任上台,却要带岑猛上。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但岑猛虽然是内行,却渐渐的看不懂了。

  之前让他惊叹不已的森宇一郎教授的水平,似乎也没达到眼前郑仁展示出来的这个高度。

  不,何止没有他高,其中差距,至少有一个数量级。

  岑猛惊讶,似乎只楞了一下神,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几分钟后,肿瘤黏连部分已经剥离到下腔静脉处。

  这里最是关键,下腔静脉粗3cm左右,弹性比动脉差,一旦游离黏连的时候下腔静脉受到损伤,是不可逆转的。

  瞬间大量出血,患者必然会死在手术台上。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术者会选择放弃手术,和患者家属遗憾的交代,我们已经尽力了。

  森宇一郎教授就是提早预知到这一点,才结束手术的。

  可是郑仁的那双手却没有丝毫停顿,一把剪刀,开始游离下腔静脉外层粘膜。

  不可能啊,游离下腔静脉外层粘膜需要特殊器械,一把钝剪刀怎么可能做到?

  岑猛恍惚了起来。

  刚刚森宇教授也是因为海城市一院没有相应器械而放弃手术,把这台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术变成“开关术”。

  游离、切除、吻合、清扫淋巴结,所有动作简练而精准。

  26分钟,手术结束,温盐水冲洗腹腔,开始关腹。

  那双手甚至没有检查是否有出血点被遗漏,仿佛对自己有着无限的自信,根本不会有任何失误。

  29分钟,腹腔关闭,手术结束。

  岑猛愣愣的看了半个小时,除了最开始阻止郑仁进行手术无果后,他一直处于懵逼状态。

  无菌帽已经被汗水打湿,无菌手套下面,也是同样的汗水。

  只是观看了半个小时的手术,却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

  只会做阑尾切除术的郑仁,竟然能做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术!并且还不是普通的那种,而是全球顶尖教授都无法进行下去,从而放弃的手术。

  虽然无法相信,但这样一台完美的手术却活生生呈现在岑猛面前。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30分钟巅峰体验,让郑仁眼界大开。

  时间一到,一股发自灵魂深处的疲倦潮水一般涌了上来,真想躺下直接睡一觉。

  但郑仁知道,现在绝对不行。回家,研究系统,这是他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守在手术室里除了岑猛外,只有一名器械护士和一名麻醉师,郑仁和他们打了个招呼,便迫不及待的离开。

  郑仁来不及洗澡,抓紧时间换了衣服。

  出了手术室,刘主任和一群人说着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