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222章 图腾——烤肠(4/5)

作品: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6 03:02:07|下载:手术直播间TXT下载
  “烤肠?”就连郑仁这种老实憨厚的人,在听到宋营的话后,都生出一种无法相信的感觉。

  一个开餐饮的老板,会吃烤肠?

  这货不会是在说笑话吧。

  气氛一下子冷了,

  场面一下子冷了,

  众人表情一下子冷了。

  宋营苦笑,很认真的把双手放到面前桌子上,沉默了几秒钟,随后苦笑,道:“事情是这样的。”

  “我小时候家里穷,也算是从大山沟子里走出来的娃。后来拼命打拼,却每每时运不济,总是在关键时候差了一口半口气。”

  郑仁看着宋营,有一种同命的感觉。

  “后来,有一年,开世园会。我早些年积累下来一点人脉,虽然不能变现,但在世园会里要一个小摊还是可以的。

  于是,我在世园会的景区里开了一个小烤肠摊,卖烤肠和饮料。

  每天站十二个小时,我不觉得辛苦,为了一口饭,什么苦都能忍。那时候吃的最多的,就是烤肠。我还记得那年,开世园会的时候刚好是中秋节,闭馆后,我拎着已经冷的十几根烤糊的、卖不出去烤肠蹲在烟花场地外,一边吃着烤肠,一边看烟花、音乐喷泉。”

  宋营的声音很淡,没有之前来敬酒时候的左右逢源、八面玲珑。

  他在追思过去,回忆之前的苦难。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很亮,我到现在还记得。”宋营似乎看到那天晚上的月亮,眼睛里反射着晶莹的光泽,“说来也怪,自从那晚后,我做什么都开始顺风顺水。几位主任,您也知道,做生意么,讲究的是一个势。我吃苦吃的有些怕了,所以现在我每天晚上,都会自己溜达到小吃街,找烤肠吃。”

  这种说法有些诡异,但在座的诸人都是医生,见过人间百态,能理解宋营的这种心情。

  “有时候,我心情好,会多吃几根。

  有时候,我心情不好,也会多吃几根。

  有时候,要面对重大选择,我也会多吃几根。”

  郑仁心里豁朗,应该是这么回事。

  “有段时间,吃的恶心了。但每每想到早些年间吃苦的经历,再怎么难吃的烤肠,也变得香甜可口。诸位,您别笑话我,一个搞餐饮的生意人,不吃自己家的饭菜,跑出去吃烤肠。”宋营摇了摇头,道。

  “放心。”褚主任安抚他道。

  “但吃烤肠和我的病有什么关系?”宋营疑惑,“前几个月,我蹲在簋街吃烤肠,虽然那天雾霾很重,看不见月亮,但月亮始终在我心里,是无所谓的。就是那天,我好像被风吹到了,着了凉,走路就变成现在的样子。”

  “然后呢?”郑仁一边沉思,一边问道。

  “中医针灸拔罐,艾灸,我还找风水大师帮忙破了一下。最后都没什么效果,但病也不重,最近店面事儿还多,我就一直挺着,准备过段时间麻烦褚主任呢。”

  “你运气不错,今儿正好遇到郑老板。”褚主任笑道。

  “那是,那是。”宋营说完过往后,恢复了从前的文雅、冷静,笑容和煦,“麻烦郑老板帮掌一眼,看看我这是什么病。”

  宋营见郑仁年轻,有些奇怪。但两位大主任都很推崇郑仁,他虽然有点点疑惑,但也不至于蠢到当面质疑。

  花花轿子人抬人,人前总归要和气的。

  和气,才能生财。

  “是这样的,我考虑你的病,是因为吃烤肠过多导致的。”郑仁道:“磷是食物制品中防腐剂和添加剂的主要成分之一,通常以磷酸盐形式存在,如磷酸氢钙、磷酸氢二钠、磷酸二氢钠、三聚磷酸钠等。

  这些磷酸盐都是以无机磷的形式存在的,未与蛋白质结合,易被肠道上皮吸收。你这些年来,按照你的说法,心情好要多吃几根,心情不好也要多吃几根,长年累月,积累下了很多磷酸盐,所以病来如山倒,就演变成高磷酸盐血症。”

  “您确定?”宋营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但随即便醒悟,自己问的太唐突了,马上陪了一个笑脸,道:“不是质疑您的判断,下一步我该怎么做?”

  “去普外科,把甲状旁腺切除,过三周左右,你手腕上的包块会消失,走路也会渐渐好起来的。”郑仁笑到:“但以后,烤肠不能经常吃了。不是说不能吃,是不能经常吃。”

  已经成为宋营图腾的烤肠……要是不让他吃,郑仁怕他会有心理阴影,导致以后做生意出现问题。

  既然是这样,那就少吃点,应该没问题的。

  宋营怔了一下,讪笑。

  甲状旁腺有什么功能,他不知道。但甲状旁腺在哪,他还是知道的,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切甲状旁腺,能让手腕上的包块都没了?这……这听起来怎么都让人不可思议。

  虽然质疑郑仁的说法,但是他并没有说。只一瞬间,他便那定主意,要去医院住院检查一下。

  褚主任虽然也觉得很难理解,但郑仁的说法在医学上是能说得通的。但毕竟是罕见病,不能完全按照郑仁的说法去做。

  “小宋啊,明儿我给你安排一下吧。”褚主任道。

  宋营当然不会回绝,连忙站起来,微微鞠躬,客客气气的说到:“那就麻烦您了。”

  褚主任看了一眼时间,笑道:“已经很晚了,明天你微信提醒我下……”

  正说着,孔主任的电话声响起。

  “喂,是我。”

  “什么?”

  “瞎胡闹!眼科搞什么搞。”

  “我在外面吃饭,不堵车的话,一个小时能回去。嗯,你先联系。”

  说完,孔主任挂断电话。

  郑仁好奇,眼科怎么了这是?

  “我先告辞,医院有个急诊。”孔主任站起来,说到。

  当医生的,能好好吃顿饭,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这只限于小医生,像孔主任这种江湖地位的大主任,什么急诊手下的二线住院总解决不了?

  “哦?什么病,要你回去亲自解决?”褚主任问道。

  “林娇娇忽然失明了,眼科是眼底血管缺血,无法手术,想找我看一眼。”孔主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