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30章 终于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作品: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6 03:02:07|下载:手术直播间TXT下载
  【我刚来,有谁告诉我为什么直播做阑尾炎这么LOW逼的手术么?】

  【LOW逼?当你能三分钟完成一台阑尾炎的时候,这一切就变成艺术。艺术,懂吗?】

  【同意,我看了一夜,今天直接请假。我要看看术者能做多少台阑尾切除术。括号,一口气。】

  郑仁在做的是一台单纯性阑尾炎切除的手术,本身没什么好看的,再如何纯熟、精湛的手法,观看直播的人看多了也会腻。

  除了新人感叹术者手术竟然如此娴熟,被人嘲讽是一个看点外,还在直播间坚持看的医生们最想知道的是术者能一口气做多少台阑尾切除术。

  这绝逼是全国纪录,连竞争的人都没有。

  唯一的悬念在于这个记录的数字有多么耸人听闻,以供后人瞻仰。

  【这是人在做手术吗?怎么这么快?】

  【手术切口也不是标准的麦氏点,但每次开口目测都是距离阑尾最近的点,求助,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检测项目能找到阑尾位置了?】

  【少年,别幼稚了。术者一直在做手术,术前看病人也是在手术室看的。肯定不会有任何新的检测手段,应该是丰富的临床经验给他精准到极点的判断。】

  一台,又一台。

  观看直播的医生们有一种错觉,似乎术者要做到天荒地老,做到海枯石烂。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不做手术。

  九点十五分,当患者被抬下手术床后,下一个患者却迟迟没有躺上去。

  这是做完了么?

  观看直播的医生们都有些恍惚。

  十分钟后,他们终于确信,连台做阑尾切除术的牛人终于把城市里、以及周边县乡所有急性阑尾炎都做完了。

  【终于做完了,我看了十五个小时。】

  【做了多少台?】

  【49台,666!】

  不到24小时,做了49台阑尾切除术,这个数字让人头晕目眩。或许换成自己家的医院,连麻醉时间都不够吧。

  换位思考一下,在观看直播的医生们都很沮丧,人家的水平,人家的技术力量,人家的器械护士,人家的麻醉医生。

  郑仁终于成了人家的孩子,接受仰慕。

  ……

  ……

  做完最后一台急诊阑尾切除术,郑仁终于下了台。

  他犹豫了一下,没有给谢伊人打电话。那丫头一定在睡觉,郑仁再怎么钢铁直男,这点情商也是有的。

  寻找电话号码,拨打给老潘主任。

  “潘主任,是我。”

  “嗯嗯,我马上下去。”

  简短的交流后,郑仁换了衣服,都没顾得上冲澡就离开手术室,赶奔普外科的示教室。

  走到普外科所在楼层,电梯门一开,郑仁就愣住了。

  一股子浓厚的味道扑面而来。

  这味道郑仁很熟悉,是臭脚丫子味、消毒水味、被窝里捂了一夜的屁味、饭菜的味道、卫生间里洋溢出来的臭味混杂在一起的,叫做忙碌的味道。

  现在国家卫计委不允许三甲医院加床,这种熟悉的味道郑仁有小两年没有闻到过了。

  他意识到,这是自己一晚上做完了几十台阑尾切除术,患者爆满闹出来的幺蛾子。

  真像是回家啊,郑仁并没有嫌弃这种味道,反而心里愈发安稳,仿佛回到了自己刚到市一院时的青葱岁月。

  来到示教室门口,郑仁抬手敲门。

  示教室里传出来很大的训斥声,没人理会郑仁的敲门。

  他直接推门进去,看见医务处处长坐在投屏前,对面是普外一科的刘主任、二科的孙主任以及各位副主任、住院总们。

  老潘主任则悠闲的坐在靠窗的位置,手指轻快的点在《管锥篇》破旧封面上,节奏是那么的愉悦。

  “刘主任,你也是我们医院的骨干力量了,怎么能这么做事情呢?”医务处处长口气很严厉,“你心里还有没有一点大局观?”

  刘主任嘴唇动了一下,但没有出言反驳,也没有站起来不要脸面的赔礼道歉。

  “早晨院领导正在开晨会,李护士长就闯了进来。”医务处处长继续说道:“李护士长的脾气你也知道,关键是人家说的在理。你这事儿做的……”

  “经过院领导班子紧急磋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以后急诊阑尾炎就归急诊科做。”最后,医务处处长盖棺定论。

  “我想做,但人手呢?”老潘主任悠然问到。

  普外科的两位主任已经不在老潘主任的眼里了,他们败的很惨,要是谁敢炸毛的话,有四十九个视频可以打脸。

  四十九连击,谁能受得了?

  “老潘主任,您别着急呀。”医务处处长头疼的事儿就在这里。随着医疗纠纷越来越多,医闹已经形成一种新的职业的大背景下,现在全国医院都缺人,尤其是急诊科与儿科。

  但不光是这两个科室,其他科室人手也都或多或少存在不够用的情况,只是这两个科室缺人的情况最严重罢了。

  老潘主任资历老,惹急了直接拍桌子骂娘,医务处处长可不想去碰这个霉头。

  对老人家,需要尊重,还要哄着来。这不是,这次乱子的始作俑者进来,医务处处长跟没看见一样。要是换个人,不管对错,首先要把他骂个狗血喷头,管他有多能干,医院离了谁不都正常看病?

  “处长,我有意见。”刘主任站起来,使了一个颜色,岑猛硬着头皮来到操作投屏的电脑旁,开始寻找什么。

  “有意见就保留,这是院领导的意见。”医务处处长很强硬,没有回旋的余地。

  刘主任早就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回答,他也没理会医务处处长的话,看着老潘主任,说到:“我记得郑仁说,如果是单纯性阑尾炎,他可以做到无创口。”

  说着,岑猛已经找出来郑仁手术时和谢伊人说话的那段视频,直接投射出来。

  “嗯,要是单纯性阑尾炎,我可以做到无创口。”郑仁的话清晰的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他要是能做到,我就辞职好了。”刘主任抓住郑仁唯一的小辫子,像是一口咬住屎橛子的狗一样,说什么都不肯放口。

  甚至刘主任不惜立下辞职的FLAG,也要在最后挣得一丝脸面。

  “你不会把手术室的玩笑当真吧。”老潘主任笑了笑,道:“真怀疑你这么多年的手术是怎么做的。”

  “刘主任,我也觉得郑仁是开玩笑,请你别无理取闹好么?”

  “我怎么无理取闹了?”刘主任已经输红了眼,梗着脖子,说到:“我承认,他手术做的的确好,但也不比我好……好到哪去。”

  就连最后的抗争,刘主任也无法说出自己做阑尾炎的水准和郑仁一样。众目睽睽,谁不知道谁呀,心里没点逼数的话,以后会被人戳脊梁骂死的。

  “但他自己说的话,我是当真了。反正我的话撂到这里,要是他能做无创口阑尾切除术,阑尾炎归谁做我也不管了,我直接辞职好了。”

  “小人。”老潘主任鄙夷。

  “刘主任,你这么意气用事可不行啊。”医务处处长语重心长的想要说服刘主任,别把事情再闹大。现在老潘主任已经站稳了道理,要是逼得他要求一两天内就把人员配备整齐……怕是院机关里,会有很多人跳楼。

  “刘主任,不要求你辞职,你只要答应以后所有急性阑尾炎普外科都不碰就行,听好了,是普外科,不是普外一科。”郑仁斜睨刘主任,硬杠上去。

  擦,疯了,全都疯了。

  无创口阑尾炎?谁听说过?!郑仁是做手术做迷糊了吧,怎么能接这个话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