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376章 抢救成功(六更求订阅)

作品: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6 03:02:07|下载:手术直播间TXT下载
  “老板,你这急诊急救,很熟练啊。”缝合了心脏,苏云瞄了一眼心电监护,见心电是窦性心律,知道患者已经被救活了,心里托底,便开起玩笑来。

  “手指头伸进去,能摸到心包,压力很大,碰不到心肌,诊断很明确了。”郑仁接过小伊人递过来的温盐水,倒进胸腔,还回去,继续要。

  “在急诊抢救室开胸,直视下心脏按压,说起来简单,一般人可没这个胆子。”苏云道。

  这句话是实话。

  当时,在严格意义上来讲,患者的确已经是死人了。

  要把死人救活,还不是持续几十分钟的胸外心脏按压那种操作,而是直接开胸,心包填塞被切开,血直接喷上房顶的这种极具震撼力的操作,一般医生,当时就怂了。

  为什么?

  因为抢救回来,患者胸腔处于有菌的环境,术后肺不张、肺内感染都是小事。心肌感染什么的,也经常见。

  术后一堆麻烦事儿。

  而抢救不回来……

  呵呵,那就恭喜了,有一半的几率要遇到重大医疗纠纷。敢动手的医生,医路大概率会截止在这里。

  “当时没想这么多。”郑仁回答的很憨厚,很朴实。

  没想这么多,一心救人。

  至于成功与否,尽力而为。

  最后是什么结果,总不能辜负了身上的这身白服吧。

  “不过老板,平时见你蔫了吧唧的,也没什么脾气。怎么一到抢救的时候,就换了个人一样呢?”苏云问到。

  “没有啊,沉着冷静,肯定是没有乱的。嫣然,双腔通气。”郑仁一边和苏云说话,一边让楚嫣然开双腔管,看看肺子有没有破口的地方。

  “还说没有?在帝都,抢救方林的时候,你就踹过一个医生。今儿,你竟然还敢踹患者家属。”

  “时间紧迫,她抱着平车不让动,死了人算谁的?”郑仁平淡回答。

  此刻,已经没有了抢救时候的紧张与激情。

  但回想起来,要是再来一次,郑仁肯定还是会一脚踹过去,把耽误抢救工作的患者家属给踹开。

  家属伤心过度,以为患者死了。好心办坏事,大概类似于此。

  “你就不担心医闹?”苏云一边问,一边用吸引器把溢出胸腔的盐水抽走。

  仔细观察胸腔里的盐水,没有气泡冒出来。

  “从前担心,但不是连小六说已经把市一院的医闹都赶走了么。平常的患者家属,还是讲道理的。再说,有范天水在,应该没问题。”郑仁仔细观察,又看了一眼视野右上方鲜红的系统面板,没有肺破裂的诊断,便说道:“关胸。”

  与此同时,郑仁耳边传来“叮咚~”一声任务完成的声音。

  【急诊任务:活死人,医白骨完成。

  任务内容:抢救心脏骤停的急诊胸部刀刺伤病人。

  任务奖励:急诊急救技能大师级技能书,金质宝箱1个。

  任务时间:45分钟,剩余时间2小时15分钟。】

  有奖励呀,还算是不错。急诊急救大师级……郑仁品咂了一下,自己还是想做手术。

  “这种手术,压根没有技术含量。”苏云品咂了一下,抱怨道,“老板,今儿我还以为该轮到我大显身手了。你要不要连胸外手术都跟我抢?”

  “嗯?心脏不是你缝合的么?”

  “又没人看到。”苏云说,“当时我看到伤口,就知道是心包填塞,已经准备切开,直视下心脏按压了。没想到你连胸科的活都抢我的,你能不能老老实实当个普外、介入的大夫。”

  “太急了,没时间想。我既然会,就直接做好了。”郑仁笑了笑,见苏云把胸腔里的盐水抽吸干净,又道:“准备抗生素,头孢哌酮他唑巴坦,8支,先做皮试。”

  已经有了暴露性操作,感染是必须的,接下来就是让感染尽量轻一点。

  温盐水纱布覆盖胸腔,见监护仪上的数字和波形都很平稳,郑仁彻底放松下来。

  “老板,你还是先想好怎么和患者家属解释吧。”苏云戏谑道。

  “没什么好解释的,死人都救活了,他们还想怎么样?上天么?”郑仁笑道。

  手术成功,大家心情都很放松,手术室里的气氛欢乐起来。

  巡回护士开始给患者做皮试,要等十五分钟,所以这段时间,真是屁事没有的一段时间。

  说说笑笑,十五分钟就过去了。

  皮试阴性,巡回护士打开八支头孢哌酮他唑巴坦,倒在盆子里,谢伊人把盆子递给郑仁。

  洁白的抗生素撒下去,郑仁和苏云开始关胸。

  简单到极点的手术,术野宽敞明亮,郑仁也是很羡慕,胸科手术的视野,真是不错啊。

  看着就帅气!

  留置胸腔闭式引流,心包引流,逐层缝合,关闭胸腔。

  楚嫣然涨肺,胸瓶里呼噜噜的有无数气体冒了出来。

  全麻没有停止,患者术后要送到ICU去住一个晚上。如果状态平稳,第二天拔管,转回急诊病房。

  “我去看看患者家属,好多手续需要办。”郑仁转身下台,摘掉手套。

  “老板,你有点人性行不行。”苏云哀嚎,“就咱们俩,你走了,要我和嫣然妹子一起抬人么?”

  “我叫富贵儿来。”郑仁走出手术室。

  倒不是郑仁偷懒,因为是最急的一种手术,所以这台手术前面,省略了太多的步骤。

  就像是苏云那张乌鸦嘴说的,麻烦事儿在后面呢。

  先找到手机,给鲁道夫·瓦格纳教授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手术室帮忙,郑仁随后从大门走了出去。

  打开大门,一个厚重如山的背影出现在眼前。

  郑仁楞了一下,随后看见范天水憨厚的笑脸。

  “郑总,手术怎么样?”范天水问到。

  “挺好,患者要送去ICU。”郑仁道,“患者家属,谁是患者直系家属?”

  一群人涌了上来。

  “能签字的,能交钱的,没事别凑热闹,患者爱人呢?”郑仁好声喊到。

  “让一下,你谁呀,看热闹的滚一边去。”几个女人扶着患者的爱人,来到郑仁面前。

  她全身都是软的,根本走不动步。那几个女人拼尽全力把她架到郑仁面前。

  郑仁苦笑,连忙说:“去,把她扶到椅子上。”

  折腾了几分钟,患者的爱人坐在红色硬塑椅子上,两只眼睛空洞无神,等待郑仁最后宣布死亡的消息。

  “你是患者的爱人?”郑仁问到。

  女人毫无知觉,仿佛没听到郑仁的话。

  “是,她就是。大夫,老海怎么样?”旁边一人匆忙问道。

  “抢救成功,需要去ICU住一段时间。要是顺利,明天能转出来,到普通病房。”

  一句话,炸雷般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