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3章 十万火急,大抢救!

作品: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6 03:02:07|下载:手术直播间TXT下载
  两人沉默,一路小跑赶到急诊科。

  回到急诊,老潘主任下令,开始清退病情不重的病人,让他们去其他医院就诊。

  老潘主任宣布有集体中毒事件,市一院要集中力量救治急危重症后,大部分病人还是听从安排,自行离开,去其他医院就诊。

  也有些人伤病不重,也不着急,留下来看热闹。

  但有少数几个人,开始闹起来。来都来了,竟然说不看病?!你们医院还是救死扶伤的地儿吗?想不给老子看病,那就谁也别看!

  老潘主任只是冷冷的看着几个喧嚣吵骂的大爷大妈、地痞流氓,根本不去理睬,然后着手安排急诊留观室的问题。

  能出院的都出院,手续日后来办,腾出尽量多的留观床位等待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五分钟后,市一院的院领导班子全部到了急诊科,现场办公,从医院各科室调配医生护士,加强急诊科力量。

  毕竟这种大事件,几年也未必碰到一次。所以急诊科没有常规配制,只是临时调拨。

  一个五十多岁的女患者一脸戾气,见院领导来了,上前就抓住众星拱月的肖院长,开始作闹起来。

  对于有点年纪的人耍无赖,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肖院长也是如此。

  七分钟后,附近警力前来支援。

  看到闪亮的国徽,那些作闹的人都怂了。

  九分钟后,救护车声嘶力竭的喇叭声远远传来,全部人员就位,准备开始战斗。

  郑仁和护士、护工一同去急诊大门口接120车。原本不用郑仁去,但他想早一秒种明确诊断的话,或许会救回来一条鲜活的人命。

  120车急刹,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一溜白烟升腾,地面上留下刹车轮胎摩擦的黑色痕迹。

  担架推下来,郑仁怔了一下。

  患者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呈现蓝灰色,活生生一个阿凡达。

  郑仁脑海里瞬间升起一个不好的念头,这特么是亚硝酸盐中毒啊。

  自从在系统里集训过,郑仁的记忆力比以前强了无数倍。

  像是亚硝酸盐中毒这种极为少见的疾病,只有在上学时候教科书里有简单几句的介绍。离开学校,参加工作,郑仁连一例亚硝酸盐中毒的病人都没接诊过。

  可是这段记忆,几行字,偏偏直接出现,连点含糊都没有。

  通过视野右上角病例诊断,郑仁确定,这就是亚硝酸亚中毒,患者已经处于中毒性休克状态,随时可能死亡!

  推车,郑仁狂奔。

  这时候,每一秒钟都极为珍贵,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亚硝酸盐中毒!准备美兰!准备高锰酸钾洗胃!”郑仁一边推车狂奔,一边吼道。

  整个走廊里,回荡着郑仁的声音。

  小赵躲在急诊科回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正在直播。当他听到郑仁的声音,看见他推车狂奔的时候,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崇拜感。

  平时很普通,没钱、没房、没女朋友的屌丝青年,在这一刻无比高大。

  “准备美兰,大量!”郑仁路过肖院长身边的时候,大声安排。

  仿佛他是院长,声音里带着权威。

  肖院长一愣,那个五十多岁无理取闹的阿姨顶着警察的威慑,还在胡闹着。

  郑仁松开推车,道:“建立静脉通道,250ml10的糖加140毫克美兰,全速静点,同时用高锰酸钾洗胃。”

  装载着病人的平车从郑仁的手里离开,被等候在急诊抢救室门口的护士接住,熟练无比。

  “需要大量美兰,急诊科有常规用量的存货,但不够。”郑仁走到肖院长面前,郑重而又严肃的说到。

  “你们欺负我个老太太,我跟你们没完!我就不信,还没有天理了!”老太太似乎疯了,抓着肖院长的白服领子,闹了起来,连身边警察的话都不听。

  郑仁二话不说,上去抓住她的胳膊就扔到一边。

  如此用力,一下子把胡闹的混账老阿姨扔到墙角的人群里。她愣了一下,马上坐到地上,开始干嚎,双手拍打着地面,“医生杀人了,警察杀人了!”

  “你们去处理,随后有更多人来。”郑仁进入王者模式,安排警察干活,然后对肖院长说,“咱们医院的库存也应该不够,向市里求援。市里库存不够的话,向兄弟市县求援!”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根本不解释为什么。

  急诊抢救,本就是争分夺秒,肖院长面色凝重,被抓乱的衣领都顾不得整理,安排医务处处长调配全院的美兰,然后拿起电话,开始联系全市的美兰。

  美兰,又叫亚甲蓝,在临床一般用于标记手术点,定位用。所以整个医院的存量并不大,因为消耗的少。

  正常人体、动物红细胞内具有使高铁血红蛋白还原的物质,如VC和各胱甘肽等。

  如果进入体内的亚硝酸氧化能力超过体内还原能力,则人或是动物将会出现明显中毒症状。

  输入美兰,在还原辅酶1催化下,成为还原型美兰。还原型美兰可将高铁血红蛋白还原成血红蛋白。本身又被氧化成氧化型美兰。如此反复不已,循环重复利用。

  这种理论,在场的医护人员知道的并不多,属于极为冷门的急救知识。但这并不妨碍大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毕竟患者全身发蓝,呼吸微弱,血压很低,有点临床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患者已经进入休克状态。

  要是不能尽快改善休克状态的话,很快就会因为血液灌注量减少出现肝肾衰竭、脑水肿等并发症,随后就是死亡。

  郑仁安排完肖院长,进入急诊室。这一刻,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和院长说话的口气会不会给自己以后带来麻烦。

  患者躺在抢救床上,上衣已经被剪掉,扔在一边。全身贴满了电击膜,连接心电监护。密密麻麻的线有条理的把病人的生命体征传输到心电监护上,通过电流,变成数字、图像,让一切更直接。

  血压5020,心率40,血氧饱和度测不到!

  平常意义上讲,这应该已经算是死人了。

  护士长正在建立静脉通道,弯着腰,三针下去都没有见回血。额头汗冷汗在十几秒钟已经打湿了无菌帽。

  生,或是死,在于静脉通道是否能顺利建立。

  而此时,患者血压5020,脉搏极为微弱,连颈静脉、股静脉这类粗大的静脉,可是血管都瘪下去,变成肌肉组织中的结缔组织,完全没办法寻找。

  “我来。”老潘主任拿着切开包,拖下患者裤子,开始寻找股静脉,准备做深静脉剖开这种从前长做、现在已经很少做的术式。

  情况危急,就算是老潘主任切开腹股沟的皮肤、肌肉,股静脉怕是已经变成一丝透明的结缔组织,挑战着术者的眼力与经验。

  而且这么做,速度很慢。郑仁仿佛又听到远处120急救车的声音传来。

  毫不犹豫,郑仁进入系统空间,吼道:“我要买集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