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40章 江湖地位

作品: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6 03:02:07|下载:手术直播间TXT下载
  患者被冯庆接走了,郑仁暂时松了口气。

  他比较相信冯庆的水平,虽然说话不利索,但人家水平还是很高的。又不是说相声,一个大夫嘴皮子那么溜干嘛?

  本来打算内分泌的住院总来会诊,或许会犹豫患者有头外伤,要不要去神经外科之类的争执。

  患者的运气不错,有几个肯花钱给他看病的邻居,还能碰到冯庆这样水平比较高的医生。

  送走急诊,这面诊室里已经开了锅。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外面排队的患者将近有20个了。

  郑仁也很是无奈,急诊啊……难怪都没人想干。

  一路看病,郑仁顺便收了一个急性阑尾炎的患者去住院部,打电话通知苏云准备手术。

  打电话的时候,郑仁的心情有些复杂。

  平时都是自己接电话,现在是自己打电话,角色的错位,有些莫名的感觉。

  刚吃完午饭,天色就已经擦黑了。郑仁也懒得订晚饭,一直到六点多,诊室里的患者才被清空。

  能喘口气了,接下来就是等待八点之后的患者爆棚。

  郑仁抽空拉着范天水去侧门外抽烟,刚抽了两口,还没来得及和范天水说点什么,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一个声音。

  “大夫……我肚子疼……”

  郑仁怔了一下,随即情绪变的暴躁起来,拉开门吼道:“医院内保持肃静,不知道啊。”

  苏云笑嘻嘻的收了声,奔着郑仁走过来。

  “这不是来看看你么。”苏云笑呵呵的说到。

  “阑尾炎做完了?”

  “早都做完了,我跟你讲,教授和那个医大的介入科主任,可都等你一下午了。”苏云道。

  郑仁摇了摇头,叹气道:“没时间。”

  “我这不是来替你一会么。”苏云吹了一口额前黑发,道:“学术上的东西,还是尽量要坐实。这事儿你一定要注意,郑老板。”

  说着,苏云换了一副极为认真的嘴脸,说到:“TIPS手术,新的手术方式,你可别什么都跟他们说。最起码,也得等我和教授把文章发表后再说。”

  “没必要。”郑仁摆了摆手。

  郑仁的想法很简单,现在估计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介入巨匠级的医生,凭实力能完全碾压其他人,担心这些事儿,真心完全没必要。

  苏云有些诧异,瞄了郑仁一眼,额前黑发飘啊飘的。

  过了几秒钟,他才悠然说到,“老板,有时候我觉得你是装傻,有时候觉得你是真傻。”

  “都差不多吧。”

  “嗯,后面加上就像是生活,或者加上就像是爱情,你的话就能变成一道浓浓油腻的鸡汤。”苏云喷到:“你知不知道一个崭新手术方式,是可以提升你学术地位……江湖地位的最好方式?”

  郑仁笑了笑,看着苏云,认真说到:“没必要,大家都学会了,也能早点给患者治疗,更多人会因此受益。躲啊藏啊的,完全没必要,就像是生活。”

  “……”苏云目光忽然犀利起来,郑仁知道他这是准备火力全开,喷自己。

  范天水看着两个人在这儿没有营养的斗嘴,憨厚的笑着。

  可还没等苏云说出口,护士吼道:“郑总,有患者。”

  郑仁连忙把烟掐了,匆忙回到走廊里。

  一个脸色红润,略带愁苦的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被一个孩子拉着,出现在眼帘里。

  中年人不断的说不,而那个年轻人一脸执拗。

  年轻人十九、二十的模样,正是身体好的时候,中年人虽然也很坚定,却拧不过他。

  “大夫,看看我大爷,救救他!”年轻人看到郑仁急匆匆的走过来,话里带着哭腔说到。

  郑仁瞄了一眼视野右上角系统诊断,心凉了半截。

  不,何止半截,整个心都是凉的。

  苏云怪声怪气的说到:“医院里面,你们争什么呢?”

  “苏云!”郑仁小声呵斥了一句,然后来到两人面前,沉声问道:“怎么了?”

  苏云有些诧异,但随即意识到肯定是患者有问题,要不然郑仁这种憨厚的老实人绝对不会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

  他严肃的跟在郑仁身后,仔细观察那个中年人。

  “大夫,我大爷喝农药了!”年轻人都快哭出来了,一把抓住郑仁的胳膊,说到:“大夫,求求你,救救他。”

  “苏云,带患者去洗胃。”郑仁的声音很低沉,充满了上级医生的威严。

  苏云听声就知道事情很严重,但看这个中年人活蹦乱跳的,没什么事儿,心里奇怪。

  忽然,他心中一动,脸色猛地变了。

  没有和郑仁斗嘴,苏云带着中年男人直接去抢救室洗胃去了。

  “你,跟我来。”郑仁说完,带着年轻人来到内科诊室,让他坐下,郑仁便问到:“喝的什么农药?喝了多少?”

  “我不知道是什么农药,喝了大半瓶。”那年轻人说着,把背着的一个帆布书包摆到面前,打开后,拿出半瓶农药。

  “大夫,就是这个。”年轻人眼泪已经流下来了,“我知道,洗胃就没事了,是吧,是吧。”

  郑仁看了一眼农药,系统那个大猪蹄子没说错,果然特么的是百草枯!

  这是郑仁被系统绑定之后,第一次由衷的希望大猪蹄子给了一个错误的诊断。

  可是,系统冷漠的再一次证明了它的正确。

  “你叫什么?”郑仁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温和,试图安抚这个年轻人。

  “我叫褚文山。”年轻人道。

  “小褚,你上学呢,还是打工呢?”郑仁没有继续说病情,而是和褚文山聊起了家常。

  褚文山感觉到了一丝怪异,他霍的站起来,两行泪水从眼眶中滴落。

  “大夫,我在省城上大三。”褚文山说到:“你……你有什么……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

  “你先坐下。”郑仁看着他的眼睛,说到。

  褚文山似乎已经听到郑仁心里的话,颤颤巍巍的坐在郑仁面前。

  “百草枯,小剂量还有希望,虽然……其实希望也不大。但是患者喝了这么多,真的没什么希望了。”郑仁无奈的说出了事实真相。

  ……

  ……

  本来都删掉了的情节,过年期间,同学在南方医院工作,又遇到了这样的案例。虽然国家已经不允许制造,但总还是有的。没有写之前的案例,只是后面简单描写了一下,把悲伤的气氛尽量变淡一点。

  认真生活,努力工作。再难的事儿,过段时间,回头看都风轻云淡了。

  十年前,一个小护士,每次夜班,我都请她喝可乐。因为无法和在一起五六年的男朋友结婚,就自杀了。嗯,没死了。ICU可不是说着玩的。我第二天上班,她还在半清醒状态中。跟我说,哥,我想喝可乐。

  不管是吃药还是其他方式,讲真,都挺遭罪的。现在姑娘已经嫁人,生子,幸福,美满。但说起这次冲动,满满的后悔。虽然没死了,但是落下了毛病。

  不能再说了,再说就收费了。老话说得好,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怕,莫慌,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