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516章 繁忙(盟主沉醉红尘加更2)

作品: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6 03:02:07|下载:手术直播间TXT下载
  郑仁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把两个患者的64排CT三维重建都做完了。

  这种速度,要比第一次给郑云霞做的时候,快了很多。

  和赵姐说了一声,那面还是想要去省城医大附院,郑仁也没强拉着。

  想去就去呗,高少杰的水平也不差。

  这要是去找某某神医,郑仁估计就要多说几句话了。

  和赵姐告辞,郑仁一边琢磨着手术的事情,一边往急诊病房走。

  最近事儿越来越多,郑仁觉得自己的时间有点跟不上。

  开启了系统图书馆之后,都没有时间看书,这无论如何都不应该。

  正走着,手机响起。

  郑仁拿出来一看,是崔鹤鸣,一下子放心了。

  “老崔。”

  “嗯,好的,那麻烦你了。”

  “不跟你客气,人什么时候到,我去接。”

  “好的,好好养病,我过几天去帝都,到时候见。”

  说完,郑仁把电话挂了。

  给谢伊人过生日,准备生日礼物,郑仁只有一个朦胧的想法。

  具体要怎么做,还要听一下其他人的意见。

  崔鹤鸣倒是积极,也不管是什么事儿,只要郑仁说话了,他那面全力支持。

  昨晚打的电话,今天中午就确定了人选,说是下午的飞机就要到海城。

  郑仁心里琢磨着给谢伊人准备礼物的事情,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当。

  不过距离12月10日还有几天,倒也不是很着急。

  回到病房,郑仁一连接了好几个电话。

  一个是普外二科的孙主任打来的,之前做的TIPS手术的患者状态特别好,没有丝毫肝性脑病的迹象。问郑仁,什么时候能做二期手术。

  另外还有市二院的电话,也是询问做二期手术的事情。

  再有是血管科打来的电话,郑仁几乎忘记了那个怀孕就会导致身体高凝状态的患者。她下了滤器有段日子了,现在没什么事儿,流产也做完了。

  什么时候取滤器,血管科还是要征求郑仁的意见。

  一想到这么多的事情,郑仁一个头就变成两个大。

  想一想以后还要去帝都工作……郑仁就特别不愿意去。

  要是到帝都,自己还不得被忙死?

  郑仁逐一回复,明天做一台肝癌介入栓塞,然后二期TIPS手术取可回收支架,顺便再做一台手术,把滤器给取出来。

  后天做李臣的肝癌介入栓塞术。

  至于市二院的手术,也不着急,再观察一两天,尽量做到稳妥是最好的。

  事情好多,还有一些大事儿交给苏云去做,郑仁知道自己要是参与发表论文、和评审搭关系……自己就别想着做手术了。

  和谢伊人一样,郑仁对做手术有着一种执念。

  至于诺奖,就没那么重要了。

  反正自己还年轻,要是一脚把教授踢开,倒也没什么心理压力。但诺奖评审,熬个几十年很正常。

  屠呦呦老师等了多少年才拿到的?

  莫言老师是多少年拿到的?而且莫言老师也走的曲线路子,和日本文坛关系很好。

  就这样吧,郑仁也顾不上这么多。

  一条鲜活的生命,比诺奖更重要,郑仁是这么想的。

  坐在办公室里,郑仁想要订饭,又没有胃口。

  干脆找了一个向阳的地儿,稳稳坐下,拿了一本书假装看书,却去了系统空间的图书馆里,阅读各种期刊。

  不知过了多久,郑仁听到有人叫自己。

  “郑总,手术什么时候做?禁食水时间到了。”

  是钟敏的声音。

  呃……郑仁觉得自己真的是忙懵逼了。一早收的那个结肠憩室的患者,能做手术还是要尽早做的。

  “患者家属怎么样?”郑仁问到。

  之前看片子的时候,郑仁能在患者家属那里感受到浓浓的不信任。

  所以这类患者先放一放,要是着急做手术,做好了没什么感谢。一旦要是有任何问题,可能变成重大医疗事故。

  钟敏知道郑仁说的是什么意思,笑了笑,说到:“家里最开始有些不愿意,去办住院交钱都犹犹豫豫的。我还琢磨跟你说一声,做手术要小心点呢。”

  “哦?后来呢?”

  “不知道家里给谁打了个电话,回来后问我,你是不是海城市一院的郑总。”

  “……”郑仁结语,这个名号,怎么听怎么像是匪号呢。

  人家都是常山赵子龙,自己是海城市一院郑总,听起来就LOW逼。

  “现在比较积极?”

  “嗯,特别积极。”钟敏看郑仁的眼神都有了点变化,“郑总,你可真厉害啊,现在也算是声名远播了。”

  “没啥用。”郑仁摆了摆手,随口说到。

  眼前一摊子事儿,想想都烦。

  距离系统任务完成,还有无数的距离。

  但是,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

  急,是急不来的。

  钟敏笑呵呵的说到:“郑总,手术签字都弄好了,要是准备手术,你提单子吧。”

  “好。”郑仁盘算了一下,似乎也没什么事儿,做完一件算一件。明天还有一堆手术,后天也有,二院和医大附院还要等自己飞刀。

  看样子,还是要找几个帮手。

  郑仁一边盘算着,一边给苏云打个电话,让他赶紧回来上手术。

  虽然是急诊手术,但和急诊大抢救有着本质的区别。

  急诊大抢救,那是争分夺秒。而眼前这种急诊手术,早一个小时和晚一个小时,区别不大。

  郑仁背着手,悠闲的去看了一眼患者,等待苏云赶过来送患者。

  患者疼痛不适很剧烈,躺在床上,和家里人抱怨着胃管有多难受。

  见郑仁进来,家里人马上站起来,恭恭敬敬的,态度和一早有着天壤之别。

  “一会上手术,别紧张,没什么问题。”郑仁安抚患者,微笑说道:“就是睡一觉,醒了就回来了。”

  “爸,这位是刚才跟你说的郑总。”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说到。

  “郑总?看着很年轻啊,你真的没搞错?”老人看了看郑仁,疑惑的说到。

  当着郑仁的面,这家人就开始品头论足起来,郑仁也很是无奈。

  “帝都的教授真的说的是他么?”老爷子还是不肯相信。

  话越说越明,家属也有些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