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528章 528老板,我要赞美你

作品: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6 03:02:07|下载:手术直播间TXT下载
  “这里。”郑仁取出一管笔,用笔尖位置点了点片子,说到:“密度不对,断层重建,图像分析上不太倾向于恶性肿瘤。”

  苏云站在后面,安静的看着。

  他搞不懂这么明显的骨肿瘤的片子,郑仁为什么会强词夺理的找理由说不。

  是为了安慰患者家属么?

  可是绝望之中给了希望,随后再踩灭,会不会更残忍?

  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犹豫,没有附和郑仁的话。

  虽然是顶尖的影像学专家,但是遇到少见的疾病时,还是会犹豫。

  郑仁说完,继续沉思。

  刚刚似乎有灵感,但是还没等他捕捉,灵感就悄然而逝。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呢?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郑仁眼睛看着片子,但脑子里开始从头回忆患者的父亲进来后说的话。

  难道是……

  “你再说一遍你女儿之前不舒服的状况。”郑仁道。

  “浑身无力,心慌气短,腹胀……”患者家属很难一字不落的重复,但这些字眼早都在他脑海里落地生根,就算是想忘记都忘不掉。

  是这里!

  郑仁思绪中有一道闪电般的光影出现,划破了无尽夜幕。

  骨肿瘤,和心慌气短、腹胀,有个毛线关系?倒不是说绝对不能有,但是没有必然的联系。

  如果出现,那肯定是影响到其他脏器了。

  郑仁的目光随即汇聚到胸部64排CT三维重建的最上方。

  他手里的笔用力点了一下片子,阅片器发出清脆的响声,吓了教授一跳。

  “富贵儿,看这里!”郑仁有些兴奋。

  “老板,纵膈里……”鲁道夫·瓦格纳教授下意识的想要说点什么,但眼睛看过去后,所有的话都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塞了回去。

  纵膈里有一团影子,白花花的,初看像是脂肪影。可是仔细看,就能判断肯定不是脂肪,而像是……增生的甲状腺或者是甲状旁腺。

  胸骨后甲状腺,少见,但是并不罕见。

  可是和骨肿瘤没什么关系啊。

  “老板,我好想明白你的意思了……”鲁道夫·瓦格纳教授的话有些犹豫、含糊、不确定。

  苏云有些迷糊,不过只一瞬间,脑海里回想起当年研究胸骨后甲状腺时的一些特殊病例以及文献期刊上的记载。

  “甲状旁腺功能亢进!”苏云兴奋,压低了声音“吼”道。

  说完,他就后悔了。

  不应该是这样……这时候,假装云淡风轻的站到阅片器前,告诉大家这是甲状旁腺功能亢进,导致骨密度异常,不是更有逼格么?

  难道是最近被郑仁压迫的没有存在感,找机会爆发一下,自己都没控制住?

  这可是一个不好的趋势啊。

  苏云接下来有些沮丧。

  这事儿自己就算是想装逼一下也不行,毕竟是郑仁用笔点了一点,自己随后才想到这里。

  都特么怪这张片子,拿出来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白花花的点,看上去肯定是股恶性肿瘤无疑,谁会往罕见病那面考虑。

  苏云自我检讨的时候,郑仁微微一笑,道:“我考虑,患者不是骨肿瘤,就像是苏云说的那样,是甲状旁腺功能亢进。”

  患者家属听郑仁如此确定的说,也恍惚了一下。

  虽然抱着一线希望,他也知道这应该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

  如果这里不是海城,不是市一院,而是帝都,是协和,或许就信了。

  但是一个海城的大夫,说不是骨肿瘤,可信么?

  完全不可信。

  “甲状旁腺功能亢进时,骨吸收加剧,使骨质疏松发生更早、更快、更严重。

  患者基本上都有不同程度的骨痛症状,尤其是腰腿部更明显,轻则容易劳累,重者行走困难,甚至不能站立。”郑仁道,“抓紧时间去治吧,但就算是马上治疗,孩子估计要很遭罪。”

  患者的父亲恍惚了一下。

  “再过一两个月,患者会出现身高缩短,全身剧烈疼痛。不过要是有相应的治疗,会好一些。但以后能不能站起来行走,还要看她的意志力与治疗效果。”郑仁道。

  “……”

  越说越像是真的,患者家属就差一丝丝便相信了。

  办公室里,一片沉默。

  常悦她们看不懂,也听不懂,鸭子听雷一样。

  苏云正在自我检讨,最近是不是被郑仁“压迫”的太狠了,心态有些失衡。

  郑仁正在琢磨接下来的治疗方案,和脑海里记忆下来的各种文献上的文章做对比。

  而患者家属……不肯相信这是真的,却又不敢说话,生怕这是美梦一场。自己说了,梦就醒了。

  “老板,我想要赞美你,但找不到合适的词汇。”鲁道夫·瓦格纳教授忽然打破了沉默。

  “……”郑仁瞄了教授一眼。

  “我想起来类似的病例了,的确是甲状旁腺功能亢进导致的骨密度异常。看起来是恶性肿瘤的影像表现,只能用丰富的……”教授绞尽脑汁,想要赞美郑仁,却被郑仁把话打断。

  “苏云,去手术室,把术中B超机器推下来。”郑仁道:“做个B超就一目了然了。”

  的确,做个甲状腺B超就够了。

  可是,没事儿谁会给一个骨癌晚期的患者做甲状腺B超?

  苏云没说话,沉默离开,额前黑发有气无力的飘荡着。

  “郑……郑总,您……不是安慰我吧。”患者的父亲最后鼓起勇气,问到。

  他怕,生怕这缕希望的光会随即消失。他甚至都不想问郑仁,哪怕是谎言,持续的时间长点,也是好的。

  郑仁笑了笑,道:“安慰你,没意义。我说的,是实际情况。”

  这是最近一段时间,患者的父亲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他用袖子擦着脸庞上的泪水,忙不迭的道谢。

  “不是这么简单的。”郑仁严肃说到:“虽然不是恶性肿瘤,呃……大概率不是,但我的判断要是准确的话,最近几个月,你女儿会很遭罪。全身疼痛,身体缩短,骨质变形。”

  这是郑仁第二次描述了,患者的父亲仔细听,怔住了。

  如果按照郑仁的说法,身体凭空缩短……这是地狱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