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章 一:玲珑少年初试计,神秘来客乍出手。

作品:傲骨仙神|作者:思无涩|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11 02:14:55|下载:傲骨仙神TXT下载
  玲珑少年初试计,神秘来客乍出手。

  中州京都是整个中州最繁华之处,京都最繁华的便是“一半街”,那是一条奇特的街道,宽达三十一米的街道被一分为二,一边是平民所住,一边是富贵人家。从分割线至平民住房那片空间是一个巨大的贸易市场,平日里那里挤满了做买做卖之人。而另一边则没有任何摆设,仅仅是一条行走的道路而已。横在路中间的分割线只有那些富贵人家这边的人可以跨越,若有平民越过分割线,那可就是死罪一条,虽说监管不是很严,但惩罚却足以令人却步。

  此时正是午后,街道上本应是人流如织,卖东西的平民早已摆开架势,热闹非凡了,然而因为前日一场大雪,此时的积雪仍有一尺多厚,所以街道之上罕见行人,偶尔有几个乞丐畏缩着蹲在某个平民门前,期盼着能有一口饭菜果腹,一段时间过后又失望离去。

  几声狗叫传来,让这萧瑟的大街显得更为寂静,就在此时,嘎啦啦门响,一家大宅厚重的大门错开了一道缝,所谓的一道缝是相对那大门而言的,那道缝其实足够成人进出。门缝处几个小脑袋探了出来,其中一个小孩脑袋一转之间便将整条大街左右打量了一遍,而后蹦了出来,回身招手,四五个小孩紧随着跳了出来,他们身后紧跟着两个壮汉,应当是他们的家仆。为首一个小孩约六七岁年纪,身上衣着甚是不凡,那一身紧趁利落的小裤褂竟是貂绒缝制,头上的帽子乃是海獭皮做成,这一身穿着少说也要上万两纹银,更不要提他身上的金银玉器了。

  “拉柴的马上就会来,今日叫你们见识见识我的本事。”为首的小孩对其他小孩说道,一双明亮眼中满是自信,同时又透出万般伶俐。

  “哼!做到了再说。”一个八九岁大小的小孩颇为不屑,那小孩一双大眼比之先发话的那小孩还要大些,但透出的却是刚猛,稳重之色,他身上的一身装束虽然比不上先说话的小孩,但也是极为华贵的。

  “语哥哥真是大言炎炎,能让那干柴烧起来不难,瞒过拉车的也不难,但要让那柴车行走到李家大门处烧起来,那就难了。”一个小姑娘说道,那姑娘眉清目秀,虽然此时还是六七岁的孩子,但任谁都能看得出是一个美人坯子。

  “哼哼。看你语哥哥的。”那名为语的小孩微笑着仰了仰脸,而后向街道左边望去。

  不久,车轮碾压积雪之声传来,街道分割线那边一辆马车缓缓行近,车上载满了干柴,以至于让那匹拉车的老马显得有些吃力,再加上遍地是雪,是以走得很慢。马车将要走过这群小孩正面时,那名为语的小孩一扬手,一块银白色的物体划了一条漂亮的抛物线准确地落在那车干柴某处,巧妙地避开了那车夫的视线,而那一声轻响也恰巧被马蹄声掩盖住了,那车夫并未觉察出任何异样。这群孩子距离那马车少说也有二十米,一个六七岁的小孩竟然有这份手劲和准头,实在令人惊讶,若说时机也是在他掌握之中,那就有些逆天了。

  “看着吧。”扔完之后,名为语的小孩回头对其他孩子说道。马车行走缓慢,距离李家大门有数百米,走到那里须有半柱香功夫,一群孩子就这么等了起来。

  中州地大物博,所辖数十大省,每一大省又有数十大城,每一城治下有数十县城,县城之下数十至数百村镇不等,人口总数数亿,资源丰富,在整个大陆算是大州了。此时并无战乱,各州之间和平共处,各自发展着自己的势力,一片和平盛世之象。

  中州所在大陆名为苍茫,大陆西有无尽大山,其中生存的物种凶恶,进去之人鲜有回来者;东则是汪洋大海,无人知其边际;南边是一片不会熄灭的火焰,人称魔焰,自然是生人勿近;北边则是冰天雪地,常人只需靠近便会冻成冰人。但大陆内部却是四季鲜明,生机勃勃,适宜人类生存,这大陆似乎是被造物豢养的一样。

  大陆各州几乎全部尚武,选拔人才首重的便是武力,习武所费甚巨,是以寻常百姓难以依靠习武出头,习武之人大多是有钱人。

  这群小孩便是习武之人,乃是中州四大家中的黄家子嗣。中州四大家分别是黄,李,周,郑,四大家财力惊人,富可敌国,民间有歌形容:“天上金玉主,黄府一家仆;玉帝金銮殿,一半李家建;老君炉中丹,周家店铺满;江河湖海水,不满郑家田。”,形容夸张,却流传甚广,四家的财力可见一斑。正如歌中所言,黄家控制的是整个中州的冶炼业,如:钱币的制造,兵器的打造……;李家则是垄断了中州的建筑行业,据说中州的皇宫都是李家建造的;周家是开药铺的,看起来难以成为四大家中一员,但他们的药乃是有助于习武之人提升能力的灵丹妙药,还有就是治伤疗伤之药,珍贵无比,每一副药都是天价,整个中州也就周家有这样的能力;郑家则是垄断农业,所有粮食,甚至药材都是郑家一手操控。四大家说巧不巧正好住在一起,黄家左边是李家,右边是郑家,最右边是周家。

  在那些孩子期盼的目光中,那柴车终于走到了李家门口前方,只见柴车上一股黑烟毫无征兆的出现,紧跟着起了火,惊得那车夫连忙扑救,怎奈那些干柴在他的照料下没有沾到丝毫水汽,一见明火很快便烧了起来,再加上他发现的有些晚,一车干柴烧掉了至少一半,急得那车夫几乎哭了出来。

  “怎样?”黄语扭头问道,那些孩子早已惊讶得不能说话了。

  “怎么做到的?”拥有刚猛眼神的小孩名为黄强,此时已经不再有怀疑和轻蔑了。

  “一根香,两根火柴,一团细绳,三两碎银,你猜是怎么做到的?”中州盛产的香坚韧异常,寻常小儿都难以折断。

  “我说语哥哥身上哪来的一股香气,原来是根香,我知道了。”那女孩正是黄语的堂妹,名为黄莹,眼珠转动两下便已经明白了黄语是如何做到的。

  黄强紧跟着明白了其中的关窍,至于剩余的小孩,还有那两个护卫一脸茫然,见状黄莹便开始详细讲解,一根点燃了的香上绑着两根火柴,火柴头部紧贴香身,细绳固定火柴,香与火柴之间的长度决定了火柴燃烧的时间,为何是两根?那是黄语做出的一种保障,两根火柴之间有一丁点距离,以求能够有足够的引燃时间,或者是害怕第一根火柴没有被点燃的香引燃,另一根火柴也可以在柴车走出李家大门范围前点燃。至于三两碎银,那是因为要扔那么远,需要一定的重量,而且那一车干柴价值也不到三两,足够赔付黄语恶作剧带来的损失了。

  黄语是如何产生这样想法的黄强想象不到,黄强的头脑不擅长这些,但对形势的分析却强过同龄人很多,比如,柴车行走的速度,那根香燃烧的时间,因为黄语早已做好了准备,这些细节的算计要提前许多,黄强却在很短的时间内弄清楚了,这是他的强项。

  车夫终于扑灭了火,一车干柴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着急愤怒占据了他的脑袋,却无处宣泄,四处张望不见有人,而这里正是李家大门前,大门紧闭,另一边那些平民家门也是紧闭,一群小孩虽然看着这里,他绝对想不到是黄语所为,甚至连怀疑都没有产生,实在找不到这火的起因,只得大叹自己倒霉,不过等他看到那融化了的银子时,又高兴了起来,转过身来驾车往回走去。

  柴车再次经过黄家大门前时,黄语等人还在兴高采烈地看着他,柴车走过,那里竟然出现了一个身影,头戴斗笠,一身粗布裤褂,毫无特异之处。黄语等人都觉得那人应该是对面居住的哪个平民,就连他们身后的护卫都没有觉得有丝毫不妥,然而就在那柴车车尾离开那人的瞬间,黄语就觉得那人的身形一阵模糊,而后瞬间变大,刹那间便来到了他身边,一伸手抓住了他的背后衣衫,一抖之间黄语的上衣便被他扯了下来,速度之快,以至于直到这时那两个护卫才反应过来,两人伸手去抓那人手臂,手到时,那人身影已经到了分割线另一边,而后一个眨眼间,便不见了踪迹。

  神秘人倏来倏去,将两个护卫吓得怕了,要知道武力强弱被人为地分成了九个阶段,由弱至强分别为:岩肤,韧肌,钢骨,力生,劲发,击准,韧入腹,气盈胸,内外一。两个护卫已经到了击准这一阶段,即便是闭着眼也能打到空中飞着的苍蝇,竟然都没有碰到那神秘人,生怕还有其他人欲对黄语等人不利,是以赶紧护着黄语等人回去,一声巨大的关门声彰显出了他们的惶急。

  门内,黄语的小身板上穿着的是其中一个护卫的衣服,急速向着内院跑去,两位护卫惊魂未定,黄语等一干小孩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两护卫一声示警哨声,黄家所有护卫都动了起来,不少护卫都过来一起保护着黄语等几个小孩。

  “强哥,小黑可以给我了吧?”奔跑中,黄语问黄强,原来,黄语今日所做乃是为了小黑。

  “愿赌服输,小黑是你的了。”黄强倒也光彩。小黑是黄强前几日跟着他的父亲出去打猎时抓到的一只小熊,全身没有一根杂毛,一身油黑毛发顺溜之极,黄语第一眼就看上了,与黄强商议了很久也没有达成交换协议,今天这烧车的一幕才算遂了黄语的心愿。

  “几位少主速速进屋。”一群护卫护送着黄语等人来到了一间大屋前,其中一个对他们说道。

  几个小孩都是习武之人,身体素质很强,急速奔跑下来没有一个大喘气的,反而是他们中的佼佼者黄语却在迈进大屋之前突然晕倒在地,一个身影急速从屋内冲出,将他抱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