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219章 二百一十八:卦师星象分高下,归来之后见生死。

作品:傲骨仙神|作者:思无涩|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11 02:14:55|下载:傲骨仙神TXT下载
  卦师星象分高下,归来之后见生死。

  十四个元婴巅峰修士灭掉了一个小门派只需半个时辰,且可以做到鸡犬不留,此刻,十四个元婴巅峰修士瞄准了一个人,且都发出了自己最强的攻击,目标只有一个黄语,被波及的当然还有奋力想要保护住他的那彦真娜和一个隐藏在他身后的小八。

  有人阵加持的清圣女甩掉追兵,直奔黄语而来,待得近前,却是没有杀敌之意,而是毫不犹豫地冲入包围圈,冲向黄语,在那十四个人的攻击到来之前,紧紧抱住了黄语,将尽可能的护住他的全身。另一边,那彦真娜也发疯一般冲来,及时从另一面抱住了黄语,这一来,小八倒是也被保护了起来,只不过小八身为龙族,自有傲骨,不愿被人护着,身形胀大,从外围将三人圈在了其中。

  山呼海啸般的攻击瞬息而至,刹那间将几人淹没。

  “任你再有宝器护身,也难当如此攻击吧?”智妖自言自语,有些不自信,只因为一路来,出乎意料之事太多了。

  “啊……”一声长吼,黄强不知如何冲了过来,头顶法相爆发,击伤一个元婴修士,随之气息委顿,对方随即反应过来之后,便有人抵挡住了状若疯狂的黄强,若非韩月娇随后不要命地保护,黄强瞬间就会被灭。

  “不自量力,给我灭了他们。”智妖下令,黄语几人周围能量横溢,神识和视力皆难以查看,是以这空隙只能转到黄强等人身上。

  间或此时也在努力冲过来,但实在是无法摆脱对手,甚至已经无法掌握自己奔跑的方向,虽然并未受到什么大的伤害,不受控制什么都做不到。

  皮家家主和皮梧邦也参战了,不过两人最多缠住两个人,也无法影响战局。

  “老祖,此情此景,难道我们……”皮家主奋力逼退对手传音给皮梧邦。

  “你也知此情此景,绝非我们能够左右,但若退却或是倒戈,有八成会被灭口,即便存活下来,亦无立身之本,你不可糊涂!如今只有拼死一战,不管结局如何,最少留下清名,不负仁义二字,仁义终将不负我等。”皮梧邦回道。仁义行事其实本就是在长时间内趋利避害的轨迹,不过世人难有不为面前形势左右的意志和远见,是以见风使舵之人多见,忠贞之士少有。

  在战场内众人无法察觉到的地方,有两拨人马正在对峙当中,个个修为高深,最低也是化神期。一方全是女子,自是瑶池派,人数略少,另一方是至理门和通天派,人数比瑶池派多一些,但多得有限。

  “就是这一幕,本人曾预见过。”两派阵营中,一人被众人簇拥着,那人锦衣华服,气质甚是高贵,此时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向这个人汇报道。

  “嗯,就算是宝级的盔甲,也无法存活。”那人点点头,甚为满意,朗声说道,声音传至瑶池派一方。

  “中域皮城半城殇,百万冤魂何处放?一声龙吟正主归,九九元婴皆陪葬。”瑶池派一方一个清朗的声音吟道,之后再无任何声音传来。

  “星象师与卦师之间终有一战,今日便看看是你卦师准确,还是我星象师靠谱。”之前汇报那人大声说道,很是不忿。

  “昂鞥……”那人话音刚落,一声龙吟便传了过来,十四个元婴修士包围圈内,能量还未完全平息,一个粗壮的身影显露出来,足有两个壮汉并排那么粗。

  粗壮身影挪动着,慢慢出现在众人面前,十四个元婴修士都愣住了,包括智妖,他们之前合力一击皆是全力,再也发不出比之更为强大的攻击,若在这种攻击之下,黄语还能存活,那么他们再无手段应对,同时,这种情况已超出他们的认知,一个金丹修士被十几个元婴修士围攻,一轮全力合击尚能不死,说出去只能当做笑话,所以一时间不信和信心的动摇让他们愣在当场,呆呆地看着那身影挪动。

  “嘚嘚……”智妖旁边那元婴修士牙齿打颤,声音都传到了智妖耳中。

  “不要慌,即便他不死,也是身受重伤,不必怕。”智妖忍住心中颤抖,大声喊道。

  犹如空间凝固,时间静止一般,那粗壮身影终于现出真容,正是黄语、那彦真娜和清圣女三人。黄语左手搂着那彦真娜,右手搂住了清圣女,两女已经昏迷,且身上有伤,所以黄语只能慢慢行走。

  “看来已有公断,星象师败了吧?”

  “尚有为应验之事,何必急?”至理门和通天派阵营中的星象师说道,已有慌张之意。

  星象师是一群夜观星象的修士,与寻常修士一般无二,但就是会观看星象,从观看之中接受某种神秘的能量,从而可以看到未来,然而即便是真正修为深厚的星象师也不敢说所见即是未来,因为未来本就有太多种,更何况只是其中几幕而已。卦师,也是一群特殊的修士,所修也是寻常,但会卜卦,以一种神秘的仪式或神秘的材料作为媒介,得到批示,即是卦象,亦可预见未来,但一般卦象都晦涩不明,难以解读,一旦正确解读出来,几乎就可以认定是未来了。也就是说,这两种遇见未来的方式都有不确定性,星象师看到未来的画面,但仅是一幕或几幕,存在太多变数,而卦师得到的批示则较为准确,但解读容易出现偏差。两者本身并无高下之分,分出高下的是人,但世间之人所争早已上升到了两个职业的优劣。

  本来在那片灰蒙蒙雾暗暗的空间内,黄语的本体已经毫无悬念要与怒之心魔交换位置了,就在两人换到中间之时,黄语的本体视野突然扩大了不少,竟是透过了那片空间,看到了外面,那里有无数的红色光点,也有不少是银白色的光点,他明白那是人的魂魄,红色的有怨气,而银白色的则是正常的,一瞬间便明白了,那些密密麻麻的光点正是半城曲死的凡俗,心中大悲,这种情绪的出现使得这片空间再添一个自己,那是个哭脸的自己:悲之心魔。

  悲之心魔出现之后,怒之心魔立即颓废了不少,但悲之心魔也不是很强,黄语本体竟是很容易占据了主动,当下奋力回归本位,下一刻意识回归本体,再次掌控自己的身体。此为内因,外因则是那彦真娜在护住黄语的时候处于劫掠之道激活状态,劫掠之道不仅针对外敌,同样作用于她想要保护的目标上,而那时黄语有着扰乱意志级别的盛怒之中,怒乃是排头兵,是最为显眼的力量,至少有三成怒气被那彦真娜的劫掠之道掠取。再有就是清圣女的道力,虽然她并不清楚自己拥有的道力,但在危急之时还是自动发动了,她的冰之道(即水之道中的阴面)让黄语冷静了很多,从而能够唤醒自己的悲之心魔,压下怒之心魔,本体意志回归。黄语能够清醒,算得上机缘巧合,更是因身边几人有情有义,否则他的怒之心魔很快就能控制他的意识,从而成为一个时刻处于愤怒状态的癫狂莽汉。

  睁眼所见却是各色攻击,甚至还有一人手持大剑在攻击缝隙之中一剑砍来,但他竟然清楚的知道,那一剑并非实体,而是某人发出的剑气,更多的则是犀利的具现物和三元力。攻击太多,绝无闪避可能,黄语只能选择硬抗,危急之中不忘将两个女子护住,但在暗属性灵力堪堪放出之后,山呼海啸的攻击便将他淹没了。

  狂暴的攻击之中,黄语不忘将暗属性灵力以吸收轨迹排布,尽量减少伤害。等所有攻击消失时,他的一身暗属性灵力几乎耗尽,但多出不少其他灵力,加上那身宝级盔甲,受到的伤害远比想象中的小,但二女却在攻击中被震得昏厥过去,单论体质的强大,清圣女要弱那彦真娜一头,更不用与黄语比了。

  “尔等要灭了我这个隐患,要除去我这个能让瑶池派强大的人,黄某理解,但某不服!今日里更是让半城百姓横死,这罪过一多半要算在你们头上!有朝一日,黄某必将打上你们门派,讨要一个公道!今日……不死不休!”黄语大声说道,依然愤怒,而后不再言语,暗属性灵力放出,拧成一条线,在虚空之中急速游动,一道道玄奥难明的轨迹浮现,一个呼吸之间,三人被一片黑色丝线织成一个大茧,外面隐隐能看到三人身影,神识也是,但绝无法清楚看到里面到底如何。

  “这是?……”小八问道,声音虚弱。

  “你没事吧?”黄语闻声问道,他心里对小八颇感愧疚,盔甲打造好几副却没有小八的,此时听见小八说话,心中自是欣喜异常,心道之后一定不能落下小八。

  “没事,我龙族身躯是极强的。我感觉这里的空间都不一样了,怎么回事?”小八在最外围,受到的伤害最大,却是坚挺到现在。

  “此乃我最近琢磨出的一招,尚未用之对敌,我的设想是做成一个堡垒,只有从里往外攻,不能从外攻里。”黄语说道,两人对话自然是加速了很多倍,而且这个倍数如同密码一般,若外人不知加速了多少倍,即便是听得见,且能调整自己的听力,也无法知道他们交流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