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227章 二百二十六:些许难处不足忧,突然悸动有因由。

作品:傲骨仙神|作者:思无涩|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2-04 18:02:37|下载:傲骨仙神TXT下载
  些许难处不足忧,突然悸动有因由。

  “根据地一定要隐蔽,最好是建立在商场、酒楼或者客栈里。”韩月娇说道,人多的地方不仅隐蔽,更加有利于收集情报,同时也利于传递。

  “大隐隐于市,没错。我看,每种都建一个!”黄强附和,腰包厚实底气足。黄强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要先解决经济问题,前期以他们的财力完全可以顶上,可是在之后的长期运作中,必须有一个稳定的,足够的经济支柱,那不如就在建立之初打下基础。

  方针定下来,下面的事情就简单一些了,既然韩月娇比较有经验和兴趣,出头露面皆有她来主导,只是黄强有心,前后跟随,所以就是他二人前去办理,对于这一点,黄语等人还是很放心的。

  半晌后,黄强二人回到了客栈。

  “这城市背后有个小门派,叫做擎天监,道家的修仙门派,有几个青年道士和一个老道士,总共五个人,老道士是掌门叫齐百晓,是个灵虚巅峰修士,一派五人,规模是真小,而且对外界了解不够,只觉得自己最大,所以门派名字才叫得那么响亮,而且这城市也被叫做擎天城。”黄强与众人说道,此处倒是一个门派治下,对他们来说要比一个王国统治好一些。

  “这里的城主算是个极强的武者,脾气也硬,知道我们要开那么多买卖,有意刁难,我觉得最好不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的身份,所以也就忍下来了,旁敲侧击之下,得到了黄强说的消息,这个小门派实力在我们看来极其弱小,但守护一个城市却是够了,让他们在前面,我们更为隐蔽,所以就没有打草惊蛇。”韩月娇补充道。

  “擎天监背后还有人吗?”黄语问道。

  “应该是没有了,那城主狂得很,恨不得把擎天监说成天下第一派,我想狠狠抽他。”黄强说道,依他的性格,早该动手了,好在韩月娇跟着,并没有那么做。

  “我等来到这城市,应该无人跟踪,感觉中只有一道目光盯着我们,可能是只盯着我,但并无恶意,所以我们能隐蔽地建立一个情报部门是可行的,只需处理好这个门派就可以。”黄语说道,空中道士一惊,摇头苦笑。

  “这样,我打造把飞剑,送予那掌门,莫与他多说,模糊地提一句就可以。”黄语说着,从貔貅那里拿出了一些东西,貔貅传来一股高兴的意念,因为黄语拿出来的都是玄级的材料,玄级材料已经不多,且很不受貔貅欢迎,此时被拿出去,貔貅自然是高兴的。

  片刻之后,一道亮光冲天而起,瞬间收敛,一把极品玄器飞剑出现在黄语手中,黄语竟是当着众人面,放出涅槃之火,片刻之间打造出一把极品玄器。

  “这把剑可飞行,可追金丹巅峰修士自身飞行速度,可斩敌,灵虚持之可战金丹,当然,是空手普通金丹修士。”黄语说道。

  黄强和韩月娇二人再次离去,直到天黑方才回转,两人脸上皆有笑容,看起来颇为顺利。

  齐百晓态度的转变在黄强嘴里说出来,如画得一副好画,引得众人大笑,那城主之前趾高气扬转为低头哈腰也引得众人笑声不断,事情已然办妥,有擎天监在前面,他们隐藏在后面,而且擎天监都不知道他们是何方神圣,只能跪舔和惧怕,这无疑是情报部门隐蔽最为合适的状态。

  是夜,修炼中的黄语感觉心中一阵阵憋闷,犹如一个在家闷久了一般,想要冲出去撒个欢,悄然开门出去,并未想要惊动任何人,是以很轻,但出门之后便碰上了黄强,两人本来对门居住,此时面对面,都是一愣。

  对视一笑,黄语手指外面,再看黄强,只见他的手指与自己正好一个方向,两人笑得更加会心。

  出了客栈,黄语正要询问黄强,却不想两人一起开口:“心中悸动……”

  “呃,出来溜溜……”异口同声,两人都觉甚为有趣,两人信步走去,未定任何目标,只是跟着感觉走。

  同庆楼,是一个本地帮派名下的产业,擎天城内数得上的酒楼,此时是凌晨,月黑风高,天色深暗,如此环境下酒楼后门打开,一辆推车吱呀呀出现,推车的是个汉子,旁边跟着一个小孩。推车的汉子脚有些毛病,走起路来一高一低,但车子推得还算平稳,那小孩则痴痴呆呆,走路却是个顺拐的,且只是走在车旁边,毫无帮忙的意思。

  酒楼这一大一小二人是负责购置肉食的,需及早赶到屠宰场,购置足够新鲜的肉食,所以即便是天色很暗也需出发。行走之间,那汉子对那小孩柔声言语,颇为耐心,但那小孩不言不语不做回应,只是随着车行走,顺拐走着。

  两人经过一个窄胡同,胡同两侧皆是高门大院,推车行至胡同中间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一旁大院内传出,几十个黑衣大汉出现在另一侧墙上,手中皆是明晃晃的利刃。

  “哎呀!”推车的汉子一见,惊叫一声,丢开车把,飞一样奔逃出去,此时那里还能看出他脚上有毛病。那小孩则愣在当场,不知该何去何从。

  “小屁孩,杀了便是!”墙上一个黑衣人说道,正要上去一刀劈了那小孩,对面墙上也出现了几十个黑衣人,那人一顿,强敌在前,岂能分心去杀一个小孩。

  双方见面便是眼红,乒乒乓乓打在一起,有不少人围着那小孩打斗,俗话说刀剑无眼,一个小孩身处战团激烈之处,却丝毫不伤,那些刀剑如同长了眼一般,完全避开了他,至于惧怕,那小孩似乎本来就没有那种情绪,显得很安静。

  “就是这小子吧?”黄强和黄语已经来到了这里,在空中看着下面打斗之人,黄强盯着了小孩说道。

  “应该就是,看来你我的悸动皆是由他而起,我之前还觉得瑶池派收徒太过佛系,转眼间就被打脸了,这份悸动来得真实而又强烈。”黄语笑道。

  “信吗?就算我们不出手,那小子也不会有问题,看似唯唯诺诺的蠕动,竟然可以避开所有的攻击,甚至未来的攻击。”黄强说道,黄语笑着点头,两人就在一旁直直看着,直到双方打得精疲力尽之后,那小孩还是站在那里,毫发无损。

  打斗之中,黄语用灵魂视野仔细观看了那小孩,只见他身上九种颜色,瑰丽异常,只是分布杂乱,毫无规律,显得斑驳陆离,有些怪异。

  寻常修士体内每种颜色分布皆有定数,五脏所在是五行颜色,手脚则是风雷之色,头脑一半黑一半白,无论有几种皆在上述位置,虽大小不一,形状相似,颜色深浅不一,但位置一定,但这小孩头脑之中也有赤色,紫色,绿色等,那本是其他位置上的颜色,手脚之处也有黑白红紫,心脏之处也有赤橙黄绿,且都是小碎块,总之很是杂乱。

  “两个家族仇杀,凡俗之事,我等不好插手。”

  “这事多了,早已分不出对错,管也管不来。”

  两方黑衣人打得死伤大半,只有几个还能行动自如,但看着对方已无拼死之色,双方很有默契的罢战,之后便是救治己方人员,一阵忙乱之后散去,期间竟无一人关注那小孩。

  若无人来带那小孩,想必他会一直站在那里,双眼直视前方,眼中毫无波澜,甚至脚步都不会挪动一下,不过在下一刻,那小孩眼中出现了波动,那波动在人看来应该称之为亲近。

  “小孩,你叫什么?”黄强和黄语并排站在小孩面前,黄强开口问道,语气颇为随意。

  “天……”小孩回答,声音轻但很清楚。

  “之前那坡脚之人……你也不要怪他,人因弱小,遇到危险首先会想到自己,毕竟他也非强大之人,难以顾及你。”黄语不知为何,要去为那坡脚之人分辨一下,似乎不想让面前这小孩对人产生什么误解。

  “嗯……”名为天的小孩点头应道,颇有想亲近黄语的意思。

  “跟我们走吧?”黄强笑着说道,脸上有拐卖小孩的笑意。

  “好。”名为天的小孩点头答应,出奇的顺利让黄强有些始料不及。

  两人转身走,小孩跟在后面,顺拐。

  “一左一右,是为平,一前一后,是为稳,人走路需平稳。”黄语自然看得到那小孩的顺拐,觉得很别扭,所以慢行几步,示范于他。

  “哦。”名为天的小孩应了一声,然后模仿了几步,竟然正常了。

  “你也别叫天了,以后跟着我们,我们叫你跟叫天一样,多不好,以后你叫吉祥吧。”黄强随意说道。

  “嗯。”吉祥便成为了他的名字。

  天空中,道士看着这一幕,眼中滔滔落泪,口中喃喃说道:“一人携天去,一人教天行。一人授天智,一人令天明。我辈终算是见到了。”,而后开始手忙脚乱地画传书符,本是中下阶的万里传书符竟然画错了三遍,最终成符,又颤颤巍巍地写下了两个字:“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