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一章风云世界

作品:风云之最强反派|作者:易痕|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12 16:37:34|下载:风云之最强反派TXT下载
  乐山!

  常闻此地百姓在乐山大佛周边听到野兽的声音,数千年来一直如此。但凡胆大者去,未曾有人活着回来,从此乐山凌云窟便成了禁地传说。

  此乃火麒麟引发,它既是灾难也是造就武林强者的机缘,它成全了两大武林家族的崛起——断家和聂家,时移世易,直至今日,南麟剑首断帅和北饮狂刀聂人王在江湖上亦最富盛名。

  一个年方十五的少年,他一身乞丐装,正在乐山大佛下面划着扁舟,无视正午烈日当空的烘烤。眼睛更是露出了果敢坚毅的神色,且又亢奋的期待着当今两大绝世高手的较量。

  他得知这一消息,原来是他讨饭到一个乡村时,无意间听到雄霸携武林第一美女颜盈离去时的嚣张声音,至今仍旧在他脑海中萦回,嚣张霸气,是他对雄霸的评价。

  他不是谁,正是二十一世纪的死刑犯洛天,在枪毙后,因不甘而发出了最后的愤懑,不料在灵魂飞离躯体的刹那,忽闻天际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去吧!去吧!”

  他就这样重生了,开始以为在做梦,然而,他脑海中却根深蒂固,又像是本来就存在他脑海里的东西,想忘也忘不了的两套绝学——道心种魔和北冥神功。

  来到这里已五年了,五年光景,其艰辛只有他清楚,在听到雄霸和聂人王的打斗时,他震撼了。本以为他将是个小高手,正想高呼:江湖我来了!美女我来了!却被雄霸和聂人王两个彪悍的名字震得粉碎,离这个梦想似乎还很遥远。

  当然,他得知来到风云后,他立即改变了这个想法,风云世界是甚么地方,那是个恐怖的世界,杀人比他这个死刑犯还要凶残。

  是故,他当即变更行程,本以准备寻找丐帮,然后混个长老,待他把神功修成,便把老大干掉,自家来做老大。在他的世界观里,武林帮派其实就是他那时代的黑社会,只是换了个名字罢了,正好是他老本行,做起来也容易。

  至于原主人留下的记忆更是少之又少,只知灭洛家的仇人是快意门的人所为,具体原由他一概不知。叵耐实力太低,即使现在他修炼了道心种魔大法和北冥神功,但他还是没有把握灭了快意门,只有留待今后。反正有借口灭了快意门,还可以把快意门的武功心法占为己有,他也算是为死去的父母报了仇,也算对得起借用躯体的恩惠了。

  在江面两岸,俱是络绎不绝的人群,大抵都是武林中人,寻常百姓甚少来此,但凡见到也是当地百姓上山砍柴或是进山打猎的人群,貌似这场惊天动地的比武与他们的生活离得很远。

  “但愿我看的电视剧情节是真的,切勿把我忽悠了!”他对风云的了解大多来源于当年拍摄的电视剧,书更不甚了解,他知道的着实不多。聂风和步惊云倒是知道,主因演戏的明月和第二梦都让他心动,当时他还大骂:好白菜让猪拱了。

  此时,洛天也未去结交武林的想法,实是他没有名气,而且他现在这身乞丐装也颇不雅观,并非他窘迫没钱,而是他想掩饰身份,自从他被老乞丐救了后,他就一直躲避仇家追杀。

  他来这里不是抱着看断帅和聂人王比武,并校验甚么武学,而是为了颜盈而来。当他见到颜盈容貌开始,他就发誓一定要把她救出火坑。他要调教颜盈如何做个好女人,现在已是五成新的鞋子,再让破军和绝无神穿了,那就成破鞋了。

  何况他心里还有个打算,只要颜盈在身边,那聂风绝逃不出他手掌心,这样的免费打手,用起来也比较放心,尤其是聂家家传心法冰心诀,他甚是眼红。

  他到底是为何了颜盈这个武林美女多些,还是为了得到聂家的冰心诀?这就无从知晓了。

  颜盈很美,身材婀娜多姿,笑起来更像是一朵盛开的桃花,娇容艳丽,格外耀眼。看过她一眼后,他就再也忘不了。又时值青春期,正是充满幻想的季节,每夜总是颜盈美丽的倩影,做着无痕春梦。

  一直到天色将晚时,洛天依然在江面上划行,未曾上岸,竹筏上面摆着美酒佳肴,颇为惬意的享受着,看得一众武林人侧目不已。甚觉洛天行事怪异,独特立行,尤其是他身上的乞丐装更是惹人注目。

  一个小叫花怎能拥有这般丰厚的晚餐,从他的眼神和气质,也未曾瞧出他是个乞丐的摸样,反而更像世家子弟。众人心想:“他也许是那家小公子偷偷跑出来,听说这里有场比武,所以就匆匆赶来了。”

  在他这个年纪正是崇拜英雄的年龄,由此想法的人却占据了多数。

  不过,洛天这么显摆,也有人露出了嘲讽,讥诮洛天不知死活。真以为他们不知道划船而来,而是担心在比武时,遭了殃及。

  知道的人也不会告诉他,谁教他这般嚣张。他简直是为明日吃下最后一道断头餐,为明日不小心屈死于两大强者手中而准备。

  此时,他功力也略有小成,不论是道心种魔还是北冥神功都进境不错,已能听到周边行人的谈论,不过,他只是装作不知,当下思忖道:“当我不知道啊,嘿嘿,我明天做的事,岂是尔等鼠辈所能猜度。我是为美人而来,又不是为两个大侠而来。”

  聂人王和断帅明日将死,他不由佩服雄霸这个腹黑大家的聪明。把颜盈从聂人王手里抢了,然后逼着聂人王出山,一场厮杀在所难免,两人死了,也少了两个挡路石。

  倘实力没有必胜把握,他绝不与雄霸发生冲突,有多远避多远。这等枭雄,一旦发现你的潜力和威胁,下手绝不会留情,因为枭雄从不把威胁溜下。更可怕的还有一个超级强者,相较雄霸更显恐怖,帝释天啊,现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天下会里当厨子。

  对帝释天,洛天羡慕居多,毕竟帝释天这等牛人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活得太长了,什么样的生活都享受了。江山美色,无不是他玩腻了的。

  哪像他还是个瘪三,还不入帝释天法眼,更谈不上与他为敌。

  在洛天眼里,风云世界中能对他产生威胁的就只有步惊云、聂风、断浪,这是未来一代的威胁。帝释天那是顶级劲敌,想要过的潇潇洒洒,不被帝释天踩死。他就必须把帝释天除去,不然,就是帝释天除去他,天生的敌人,步惊云和聂风倒还好说。

  这样的人虽没帝释天凶残变态,雄霸起初倒是厉害,独霸江湖,据洛天个人推测,甚觉泥菩萨恐怕把雄霸给耍了,什么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这话没错,错就错在他不该信了泥菩萨的后半评语:成也风云,败也风云!

  他倘非利用孔慈来挑拨三个徒弟间的关系,也不至于把三个徒弟搞得与他离心离德。

  当然,步惊云杀他那是无可阻挡,倘使没了聂风,步惊云根本杀不了雄霸。若步惊云得了孔慈,后面步惊云未必会向雄霸下手。

  步惊云虽然号称不哭死神,然而他的内心是火热的,也最在乎朋友。以孔慈的心性,绝不容许他杀了雄霸,就像幽若最后求聂风别杀了他父亲,聂风同意了,雄霸养了个靠谱的女儿,得了一命。

  女人是天下间最易控制男人的一味毒药,也是让男人成为强者的良方。聂人王因颜盈隐居,成为一介农夫,亦因颜盈而发怒,拔刀出山。

  洛天想到这些,忽地端起酒杯,看着日落红霞的笼罩,忽然朝口中倒了下去,咕咚咕咚几声,咂了咂嘴,叹道:“这等美景,明日就看不到了,谁会想到明日既是聂人王和断帅的比武,也是两人共赴黄泉的祭日。”

  至于两人到底有没有死,他不得而知,也不会去追究这些细则。反正后面的江湖几乎与两人没多大关系,两人打下了偌大的名号,同时也因两人齐名,却被雄霸从中稍微挑拨一下,两人就干了起来。

  “哎,可惜了!可惜了!”洛天抬头看了看天色,遂又环顾了一下周围,忽见岸边有一名女子,甚是好奇的朝他露出了笑意,眼中颇似好奇得紧,觉得他这般年纪似乎不该有这等情怀。

  洛天眼中疑惑,这女孩很怪异,笑容似乎带着很多让人难以理解的神色,既好奇又同情。

  见洛天朝她举杯,随后便见洛天一饮而尽,少女脸色不由一红,轻轻碎了一口唾沫,转身离去。

  洛天愤愤不满道:“我这套乞丐装咋地,挺干净的,我亦觉得满时髦的,她怎么没有一点艺术细胞呢?太没有潮流感了。”

  其实,洛天不知道,他修炼了道心种魔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变得很是迷人,兼且北冥神功更是道家至高武学,颇有大自然随和气息,其气质高雅且宁静,眼睛更是充满着深邃,仿若星辰般深不见底。

  “爹爹,那江上的少年好怪异,他竟敢朝我笑,好可恶!”少女憨厚地拉着父亲的衣襟说道。

  “舞儿,泥菩萨三年前给你批语,说你的丈夫将在乐山寻得。倘使错过,凤家血脉将就此而绝。不但无后且还命运多舛。”其父并没有告知他已时日无多,且泥菩萨又已告诉女儿机缘将在这里寻得。

  凤舞指着江中正枕着头的洛天,见洛天正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闭目养神,她一边偷偷打量洛天,一边不满地说道:“就是这个讨厌鬼,竟敢调戏我。”

  其父循着凤舞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清秀少年正在闭目养神,一身让人疑惑的乞丐装,但仔细一观,却又发现他此时浑身早与周边江水混为一体,难以捕捉到他的气息。

  “奇才!真是块人间美玉,他修为比你高得了甚多。”其父感叹地说道。

  “爹,你若在这样说,女儿再也不理你了!”说着,把可爱的小嘴崛起老高,似乎很生气,然而,仔细观看,你会发现,她眼中哪有生气,反而多了几分娇媚。..

  喜欢风云之最强反派请大家收藏:风云之最强反派康贝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