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一章天降神婴

作品:大唐之暴君崛起|作者:易痕|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1-12 21:29:38|下载:大唐之暴君崛起TXT下载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bxwxorg找到回家的路!

  自南北朝始,中原已分裂数百年之久,直至杨坚建立大隋并一统北方,登基八年并已灭了西梁,即年,杨坚以杨广统兵出六合、杨俊统兵出襄阳、杨素统水兵出永安,三路大军水陆并进,同时攻打南陈,于开皇九年南陈灭。

  今年本是个天下一统的开国日,北方帝星以绝对优势压倒南方帝星。然世事无常,变故横生。原南方帝星暗弱,已呈摇摇欲坠之势,似有消亡之象。

  正待南方帝星消亡,杨坚又得悉南陈已灭,帝悦并大封功臣,岂料星空中异军突起,天地变色,南方星空陡然波动,一颗明亮的贪狼星出现了,瞬息间,九星连珠,紧跟贪狼星其后,横扫所有星辰,连北方极是闪耀的帝星也随之黯淡无光。刹那间,贪狼星游走南方,又已霎那芳华的方式消匿于南方。同时,扬州一栋三出三进的大院中发出一声极是洪亮的婴儿声应运而生,中气十足。

  少顷,一个接生婆很是高兴的走了出来,笑道:“恭喜陈小姐,夫人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接生婆很是疑惑,这座院中,只有两个家仆和两位家主,并无家主,很是清静冷淡。似乎孩子父亲出了远门,并无得悉家中之妻已诞下了麒麟儿。

  那陈小姐喜笑颜开,眉宇间的忧愁之色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而一扫而空,朗声道:“管家,打赏!”一个年约三十许的管家,从身边一个年约十三岁的家仆端着的盘子中拿出了十两银子打赏了接生婆,接生婆欢天喜地一再感谢作揖,其后便合不拢嘴的离开了。

  管家和家仆迅疾把门关上,脸色凝重,并未有任何惊喜,心中尽是恐惧。瞧着婴儿伴随出生在脖中的玉佩,上面写着‘吴天’篆体两字的名字。小家伙也只是开始出生后喊了一嗓子,就在不在继续出声了,觉得通知大家一声,爷很安全,没事,就静静的呆母亲怀中不哭不闹,别人家孩子出生,眼睛不可能张开,但小家伙的眼睛却极是明亮,那充满灵性的黑色眼眸更是吸引人,非常好奇的打量着周边的人,忽而眉头紧蹙,似乎在学着大人思考问题。

  睡在床上的女人抱着孩子,手中却拿起婴儿脖子上的玉佩,很是凝重,她知道接生婆方才接生孩子时昏迷了,孩子不是自然而生,是从她肚里直接出来的,而且肚子又没有留下任何疤痕,只是孩子身上发出淡淡的红光,而且令人惊奇的是孩子已在三年前就已在她肚里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孩子的缘故,她也不会打入冷宫,备受帝王的冷落而煎熬。

  原来孩子的母亲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南陈后主陈叔宝的贵妃张丽华,三年前,忽然发现张丽华怀孕了,但陈后主却大发雷霆,而且眼中露出了恐惧,想要把孩子打掉,可张丽华以死相胁,才把孩子保了下来。况且张丽华亦被宫女检验过了,仍是石女,并未作出损害皇家声誉。

  然而事情不但没有得到陈后主的谅解,反而惊恐万状的远离贵妃张丽华。张丽华的情况在宫中并未好转,后宁远公主陈慧儿得知这一神奇的事后,又亲去面见张丽华,见张丽华雨带梨花,兼且陈慧儿心地善良,不想哥哥陈后主伤及贵妃张丽华。是故,陈慧儿便陪着张丽华悄悄的出了皇宫,然后隐居在扬州,远离建康的宫廷争斗,这才得以保下张丽华肚中这个神奇的孩子。

  原本以为一年后就当出生的孩子,却见张丽华肚子迟迟不见动静,太过异常了,着实把张丽华和陈慧儿吓坏了。陈慧儿想要回宫向母后和南陈皇帝陈后主禀报此事,忽然一个令人惊恐的消息打消了她返回皇宫的念头。原来大隋的兵马已至南陈帝都城下,陈后主见大势已去便即投降,而小家伙也在这投降日出生了,这等巧合令人又惊又喜。

  “姐姐,如今大陈已灭,我们已成了落难的公主,幸好我们在扬州,略有薄产,并无生计担心。倘在建康,只怕……”陈慧儿亦觉神奇,毕竟孩子早不出生晚不出生,偏偏这个时候出生,而且是南陈灭亡的当天,又是杨坚一统天下的大喜之日,天现异象,就是在这黑如墨子的宁静的夜中,孩子出生了,而且天呈异象,带着一道绚丽的光芒直照府邸,彷如昙花一现,一闪即逝。

  若非接生婆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恐惧,好像并不知情,极是怪异;所以陈慧儿才没有下令家仆把接生婆秘密处死的决定。张丽华也知道其中的诡异,叹道:“也许我儿乃是老天派来保护我们姊妹的罢,若无肚里的孩子,只怕我们姊妹今日已死,又或是成了杨坚的玩物亦未可知。”

  陈慧儿那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庆幸,遂又点了点头,沉吟良久,倏然苦笑道:“姐姐,如今南陈已灭,再无宁远公主和张贵妃了,只有张夫人和陈慧儿,孩子若让杨氏得知这个孩子,只怕会被杨坚处死,为今之计,唯易姓一途可保我们一家平安。”

  张丽华一脸幸福的摸着孩子毛茸茸的头,手中把玩着那块神奇的玉佩,肃穆道:“既然孩子玉佩上有名,那日后就叫他吴天罢!天道警示,我等凡夫俗子能苟活性命已是天大的恩德,况孩子并无父亲,乃天生我育,我会好好的把他抚养大,今后到底如何,就看他的造化了。切莫把他与南陈联系,恐有后患。”

  两个家仆乃是服侍宁远公主陈慧儿的公公小桂子和服侍贵妃张丽华的公公张德,南陈皇宫在陈叔宝投降后,皇宫中遭到了彻底的大清洗,公主、皇后、宫女具都成了大隋的战利品。

  四人皆知亡国后的公主、贵妃到底是何等惨剧,至少大家心知肚明。这样卑贱的生活她们无论如何也不愿接受,宁可自刎而死,也不愿让大隋的皇帝羞辱而死。

  杨坚如今已年近花甲,被这样的一个老头子凌辱,不如一死百了,好过背着亡国公主过着惶恐无定的生活。四人又商量了一下,两个家仆便已退去,别看两个家仆都是太监,但武功具都不俗。张德如今已晋一流高手之境,而小桂子乃是张德弟子,实力也不弱,其天赋极高,如今已到了三流高手的水平,可堪一用。

  不然地话,张丽华和陈慧儿不敢继续在这里呆着,毕竟如今南陈已灭,若无武艺高强的守护,像两女这般如花似玉的绝世容貌也不会活得如此滋润惬意。

  而扬州郡守在陈后主下达了投降诏书时,陈慧儿当机立断,立即派张德把郡守杀死在郡守府中,免却了郡守讨好新朝而把两人出卖的祸患。如今知道底细的陈后主陈叔宝只怕也会不会活得太久,杨坚不会让陈后主活下去,毕竟只有陈后主死了,江南地区才能安宁。

  兼且今夜的天地异象,陈后主更不可能活着,应是从重从速处理掉。唯有如此,杨坚才能安心。也才能消除心中的疑心,就是如此,杨坚也是胆颤心惊,非常惶恐,宴席过后立即来到了长安的一座古庙中会见了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惠。而远在扬州却风平浪静,并无人知晓这里发生的异状,反而是吴天心中惊骇不已,原本以为自己死了,岂料他又重活了过来,更是得知这里乃是隋朝后,心更是迷惘了。

  他到底如何来的,他自己都不清楚,只听到那一声枪响,其后就无知无觉。原来吴天乃是后世二十一世纪的鸭子,游离于各色权势美女间,成为忠诚的妇女之友,鸭界一哥。盖因他长得帅气,体格惊人,一次在一个富婆包养时,与女市长会面,其后被女市长看重,变成了女市长的面首。原本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叵耐女市长乃是豪门权贵之家的女子,虽然女市长报复家族对她的包办婚姻,所以才会如此作为,只是女市长与吴天有过之后,自此欲罢不能,反而有了情愫。

  直至女市长家中得悉这一惊天的丑闻后,甚觉脸上无光,所以就派人把吴天干掉。吴天想到这里,心中苦涩无比,其实他一直都是在活着的线上苦苦挣扎。他原本是个高中生,只因家贫,且母亲多病,所以才不得不辍学回家,其后并进城打工。那微薄的薪水实难支付高昂的医药费,不得已之下,在一个女老板的暗示下,便渐渐的走上了鸭这个伟大行业,进而成为了妇女之友。因吴天长得高大英俊,所以在鸭界和富婆间颇有名声,但凡包养他的女人无不赞口不绝。

  十年下来,他更是凭着自己的嘴皮子和精湛的技艺为他赚取了不薄的钱财,他鸿运当头,机缘之下便以女市长有了关系,收入大涨,很多商人都用票子把他卖通,然后教他去吹一吹女市长的枕头风。

  现在想来,吴天更是苦笑不已,放在银行里的钱,他也不知道便宜了那个王八蛋了。毕竟他母亲医治无效后死了,他无牵无挂,而且他也是有抱负的,想要在他年富力强之年把后半生的钱赚够,然后取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惜了,惹上了不该招惹的女人,白辛了。

  吴天瞧着疲惫睡去的母亲,有瞧着外侧的女人,也是祸国殃民的容颜。吴天却难以入眠了,甚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生在光怪陆离的世界里,他很是疑惑这里的孩子出生都是从肚子你蹦出来?他发现自己能安全出生全是包裹身体的红光所致。遂又想起陈慧儿的话后,心下更是沉了下来,这个身份很危险,稍有不慎,就将万劫不复,死无全尸。

  PS:求鲜花!求收藏!求月票!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