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049章 黄泉归来仍少年!(全书完)

作品:百变星君|作者:浮生梦|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1-15 01:49:39|下载:百变星君TXT下载
  就听得一声闷响,数百座三连城同时朝太祖、元祖、剑祖门下迎了上去。

  巨大无比的三连城,每一座方圆都有数百万里,内有无数的大能、妖魔和各种稀奇古怪的强大生灵,他们组成了万仙阵、十绝阵、九曲黄河阵、天罗地网大阵等各种各样的奇门阵法,正面和太祖、元祖、剑祖门人硬碰在一起。

  以阵破阵!

  天道之力被各种阵法搅得稀烂,大阵相互撞击处,无数大能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力量反噬,几乎每一个弹指的瞬间都有数万数十万的大能爆体陨落。一旦正面对抗,云飞扬骇然发现,死伤的大能中,有六七成是自己的门人部属。

  太祖、元祖、剑祖毕竟是老资格的人祖,他们研究出的天道法阵,比自己可是高明了太多。尤其他们的门人弟子,几乎所有人手上都有一件或者数件先天之物。

  故而太祖、元祖、剑祖门下攻击力极强,防御力极可怕,云飞扬的门人若是单打独斗,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哪怕修为相当,对方有先天宝物护身,一件法宝砸下,云飞扬的门人往往三五人联手,也不是对方一人的对手。双方的大阵虽然还在僵持,在局部战场,云飞扬的门人正节节败退。

  云飞扬看得一阵恼怒,他双手凝聚了盘古开天神雷,一雷轰向了剑脉剑阵。

  无数道混沌剑气呼啸而来,开天神雷还没靠近剑阵,就被剑气引爆。

  混沌雷光炸得剑阵一阵抖动,但是毕竟没有直接命中大阵,对剑阵并无丝毫伤害。

  冷哼一声,又是数十道开天神雷落下。但是那剑脉弟子运转剑阵,无数剑气密密麻麻的冲天飞起,将云飞扬轰下的神雷要么提前引爆,要么将其偏转了攻击的轨道。一些神雷甚至直接被弹回了三连城,神雷爆开,数座三连城被炸得火光四起,差点没被炸得凌空崩解。

  “厉害!”

  大笑一声,云飞扬随手在极遥远的虚空中抓来了八十一颗恒星,双手一搓,将这些恒星全都揉成了一颗人头大小的火球。

  一千零八十颗盘古开天神雷同时注入了火球中,云飞扬身形一动,就到了剑脉剑阵内。他大笑着将这颗蕴藏了毁灭性能量的火球丢在了阵内,随后瞬移挪开。

  火光一闪,一千零八十颗盘古开天神雷连同八十一颗恒星的力量同时爆开。

  控制剑阵的剑脉诸多弟子齐声惊呼,他们剑阵一旋,各色奇光流转,云飞扬丢进去的火球居然硬生生被剑阵挪走。横跨半个宇宙,在极遥远的一处星空中,这颗毁灭性的火球爆开,当即将一方星域摧毁。

  绵延数十个恒星系在这一击中彻底归于混沌,一切都被化为乌有,除了最基本的混沌元气,那里再无其他存在。这恒星系被破灭,天塔上立刻有了反应,一小块大概芝麻粒大小的天塔结构轰然炸裂。

  天塔内的所有元神、天塔外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除了正在疯狂扑杀魔化幻祖元神的原始天魔,其他元神纷纷怒啸呵斥:“云飞扬,你好大胆!”

  天塔外的太祖、元祖、剑祖门人更是奋不顾身的操纵大阵朝云飞扬涌了过来,准备不惜代价的将云飞扬困在阵中。

  可是云飞扬身有盘古真身,那里是这么容易被困的?

  剑脉弟子卷起无量剑光朝云飞扬罩下,云飞扬只是双拳一振,无数剑光顿时粉碎。他大声笑着,身形犹如飞火流星急速窜走,眨眼间就拖着数千颗巨大的恒星返回了战场。

  数千颗恒星被他一把揉成了一个人头大小的火球,三千六百颗盘古开天神雷被他注入火球中。随后,他又将火球砸向了太祖、太祖、元祖、剑祖之元祖弟子布下的太极阵。

  列阵的双清弟子惊呼一声,他们出乎本能,将大阵一旋,一股太极气劲冲天而起,将这颗火球挪移了过去。

  只听得一声闷响,虚空一阵动荡。

  就在一线星渊不远处的虚空中,这颗火球突然冒出,灭绝一切的恐怖威能轰然爆发。

  数百个恒星系当场粉碎,再次重归混沌,再演洪荒。

  天踏上小指头大小的一块塔身碎裂,天塔内的所有元神都齐齐吐了一口本命精气。

  除了原始天魔,其他元神都受了不轻不重的创伤。

  噬梵怒啸一声,在苦祖、医祖的命令下,噬梵带着数千灭祖从天塔中射出,虚空凝形,再铸灭祖金身。

  噬梵衍化金身,高有万里的灭祖金身举起双拳,狠狠的朝云飞扬当头砸下。

  “是你啊!”

  望着噬梵,云飞扬长叹了一声,他同样是一拳迎了上去。

  双拳对撞,盘古真身无铸巨力爆发,噬梵惨嚎一声,金身再次碎裂。一颗舍利子飞起,噬梵正待逃走,却被云飞扬一把捏在了手中。连同噬梵舍利子中那一缕女子的幽影,云飞扬将他一并禁锢了,塞进了自己的识海空间。

  数千灭祖怒啸,齐做雷霆之怒,奋起神力朝云飞扬杀来。

  哪知道,数千灭祖还没出手,剑脉剑阵突然席卷而上,将这些灭祖都困进了剑阵中。

  剑祖的怒吼声从天塔中传来:“苦祖、医祖,你们暗算灭祖,休怪本座算计你们门人!剑脉弟子,杀!”

  剑脉弟子声如雷鸣,齐齐喊了一声‘杀’。

  剑阵中剑光一阵奔涌,数千灭祖顿时被困如了无边的剑光流波中。

  任凭他们如何努力挣扎,依旧一个接一个在那绝杀剑阵中陨落。

  原始天魔突然发出了尖锐的快活的笑声,他浑身崩解,化为无数拇指头大小的太古魔神的身影,无数魔影快若闪电在天塔中到处乱窜。这些太古魔神疯狂的在组成天塔的一个个天道之轮中钻进钻出,所过之处,一个又一个天道之轮变得光芒黯淡,好似被黑烟熏过的银器。

  云飞扬仰天长吸了一口气。

  他的身体突然膨胀起来,瞬息间就高有千里、万里……一刻钟后,他已经变得顶天立地,任凭众多大能神圣用尽全部神念,也看不透他到底有多么高大。

  举起双手用力向虚空一插,虚空顿时破开了两个巨大的窟窿。

  云飞扬随手向虚空的破洞内一抓,无量混沌之气冲出,在他手上化为一个巨大的凿子和一面大斧。挥起大斧向着四周胡乱挥动,抓起凿子向四周虚空乱扎乱捅,虚空一阵摇动,一个接一个的星系崩解,一块接一块的虚空被重演洪荒。

  盘古开天辟地,是让混沌显化,开出一方新天地。

  云飞扬的盘古真身,却是毁天灭地,让天地重归混沌。

  随着云飞扬和原始天魔施为,天塔内天道之轮一个接一个的黯然熄灭,天塔的本体一块块的脱落崩解。

  天塔内。

  无数元神疯狂的抢夺对天塔内各处天道之轮的控制权,他们力图控制天塔,阻止原始天魔和云飞扬对诸天的破坏。但是,破坏总比建设容易千百倍,任凭他们如何努力,始终无法阻止二人。尤其这些元神还相互提防,相互戒备,哪里能协心同力的阻止原始天魔和云飞扬?

  一个不小心,魔化幻祖的元神突然扑上,重创了太祖、元祖、剑祖,还将苦祖、医祖的门人吞噬了数十个。苦祖同时发动梵咒,对太祖、元祖、剑祖借机落井下石不提,同时还对魔化幻祖发动了梵门降魔咒。而太祖、元祖、剑祖更是不甘吃亏,他们再一次联手,太祖、元祖、剑祖归一,化为一个巨大的太极气旋,在天塔中绞杀了无数苦祖、医祖的门人,更将魔化幻祖和苦祖、医祖打得元神吐血。

  原始天魔和云飞扬却是齐心协力,不断的破坏诸天,不断的破坏这个天塔。

  时间一天天过去。

  太祖、元祖、剑祖的门人和云飞扬的门人部属几乎全部陨落,眨眼间万年之后,云飞扬的盘古真身已经将诸天摧毁了大半,天塔也已经崩解了大半。

  原本恢弘巨大的天塔,此时也已经变成了一口破烂的砖瓦窑。

  天塔内的众多元神,经过漫长的吞噬和缠斗,此时也只剩下了魔化幻祖、太祖、元祖、剑祖和苦祖、医祖。

  苦祖带进天塔的众多门人,一小半被魔化幻祖吞噬,一小半被太祖、元祖、剑祖摧毁,剩下的一大半,则都被原始天魔不动声色的并入了自己。

  此刻,众人正在天塔内天地之轴附近对峙。

  天塔大半崩解,只有天地之轴还维持了原样,依旧散发出淡淡的绿光,照亮了破破烂烂的天塔。

  魔化幻祖望着众元神,声嘶力竭的怒吼。

  “你们为何不能让我一步?我,曾经是你们的师尊!”

  众人齐声大笑,此时此刻,还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处?

  苦祖苦兮兮的喝道:“事已至此,若不分个胜负,尽快掌控天塔,则天地崩解,再回混沌。一招,定胜负吧……胜者得到这个天地,败者身归混沌。”

  原始天魔兴高采烈的大叫起来:“好,好,这个法子好,快,快,我们倾力一搏!”

  众人心念急转,几乎是同时出手。

  所有人苦修无数量劫积蓄的庞大力量,同时释放出来,眨眼间就对撞在一起。

  但是!

  让人诧异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有一半的力量,轰向了原始天魔。

  悬浮在混沌中,云飞扬感应着天塔中众人的一举一动,不由得嗤嗤冷笑。

  这些魔祖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果然一直在提防原始天魔啊。

  可惜,如何提防都没用了。

  三亿六千万魔神无数年来积蓄的冲天怨气,原始天魔就是他们的克星啊。

  原始天魔顺利的被众人联手诛杀,化为一团愁云惨雾的血腥之气弥漫整座天塔。

  随之,血雾骤然一敛,迅速的附着在了魔化幻祖和其他魔祖的元神上。

  无比怨毒的嚎叫声冲天而起,原始天魔在疯狂的咆哮着三亿六千万魔神,对魔化幻祖一脉的仇恨,咆哮着他们这亿万年来的怨毒。冲天的怨毒之气,甚至刺得云飞扬的身体都隐隐生痛,他摇摇头,奋起盘古真身全部力量,将四周混沌虚空中的力量全部调集,凝聚在了他的大斧和凿子上,用尽全部的力气朝天塔狠狠一击。

  魔化幻祖等魔祖发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尖嘶声。

  原始天魔所化的血雾一入体,他们就发现,这血雾是无法驱散无法分离的。

  这是和他们同源而生的三亿六千万太古魔神,在临死时发出的最恶毒的诅咒,是魔化幻祖一脉永世背负的无边恶业。

  他们的元神迅速的燃烧起来,随后,所有魔祖的元神同时爆发。

  云飞扬的攻击适时落在了天塔上。

  内外合力,天塔崩解,诸天剩下的一小部分星空也随之化为乌有,天塔一寸寸的碎裂开,所有天道之轮慢慢化为乌有,禁锢住云飞扬,让他无法离开诸天的约束之力,也当即瓦解。

  只有天地之轴,此时依旧闪亮。

  它爆发出令人不能正视的强烈光芒。

  诸天的根本,诸天一切天道的核心,他依旧完好无损。

  只要给他足够的力量,足够的时间,他依旧能吸附混沌灵气,再铸一个崭新的宇宙。

  云飞扬一把将天地之轴抓在手中,随后整个宇宙彻底崩裂造成的大毁灭爆炸产生了,饶是云飞扬是盘古真身,他同样被炸得昏天黑地,吐着血被炸飞了出去。

  虚空中,一条长有万里的身影翻滚着飞近,云飞扬急忙将她一把抓在了手中,小心谨慎的将她送入了识海空间。

  这是一直没有参战的娲祖。

  宇宙崩解,她也无力反抗这毁天灭地的可怕威力,被大爆炸送入了混沌空间,并且身受重伤几乎陨落。

  云飞扬吐着血,小心翼翼的将身体缩小回常人大小。

  他拖着几乎被炸散架的身体,慢慢的消失在无边混沌中。

  ……

  数年后,星界。

  已经膨胀了百万倍的地球某处大洋中,女娲盘绕在一座小岛上,欣然望着一群先天之人在海上驾船捕鱼,那些渔人欢喜的歌声直飘向了九天之外。

  喜马拉雅山南麓的一处僻静小山谷内。

  神通法力都被剥夺的噬梵,正端坐在一个精致整洁的石洞口。

  身披烂羊皮,翻着白眼低声问候着某人的噬梵一脸的不高兴,他时不时狠狠的对着地面挥动拳头,但是每次都是他的拳头皮开肉绽,地面却没有伤损丝毫。

  他强夺的妻子,那个真魔少女,正带着一群灵族的少女,在远处的山坡上采摘鲜果。

  她们欣喜的笑着,欢笑声犹如小鸟鸣叫,传遍了整个山谷。

  在山谷的尽头,一块空地里,浑身肌肉虬结的归零魂极乐斧头一斧头的劈砍着木材。他浑身上下也没有一丝法力的波动,他已经自愿放弃了所有的神通法力,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他劈砍木柴,将木柴整整齐齐的堆放在一处山岩下,不时的,他会抬起头,擦拭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望着天空一群又一群驾云飘过的黄泉道弟子。

  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很爽朗,对那些腾云驾雾的黄泉道弟子,他没有丝毫的羡慕和嫉妒。

  这是他选择的生活,他很满意他如今的生活。

  就在这个山谷的出口处,一处山崖上,一座巨大的,宏伟的,金碧辉煌的寺庙紧贴着山崖而建。

  到处都是巨大的投影,但是所有的投影都只有一张一模一样的面孔——孽恶童!

  众多男女信徒从遥远的地方磕长头而来到这座寺庙,他们举起信香,虔诚的进入寺庙膜拜真梵。身穿大红袈裟的孽恶童在信徒之中招摇过市,时不时的,他会走到某个女信徒面前,为这个信徒摸顶祈福,然后很阳光的笑道:“女施主,你和我梵有缘,来,去后院接纳梵恩吧!”

  但是,当一个身穿袈裟的清丽少女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孽恶童身边后,孽恶童那张笑脸立刻一变,他一把推开了那满脸虔诚的女信徒,嘀嘀咕咕的转身就走.

  “无缘,无缘,你我无缘……哦,不,你和梵祖无缘哪!”

  ……

  远离母星的无尽的虚空中,某个高度发达的高科技文明星球上。

  此时一群飞车党正呼啸着驾驶悬浮车辆从空中掠过,一群车辆紧随其后,愤怒的呼喝着要这群胆大妄为者停下车辆。前方的飞车内,一众黄泉道的核心弟子,正嘻嘻哈哈的笑着。

  他们灌着酒,大声笑骂着从高空中冲过。

  但是猛不丁的,他们面前闪出了几道光屏,几个女子的声音猛的传了出来。

  “孩子哭了,你们还不快点回来哄孩子,这日子没办法过了!”

  两架悬浮车轰然爆炸,无数人影冲天而起,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虚空中,就留下了那群黄泉道核心弟子的疯狂嘲笑声。

  ……

  诸天的尽头,黄泉之战早已落幕。

  这一日,一身青衣的云飞扬骤然出现,他的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仰望星空,眸中尽显智慧,在他的身旁,忘川月和北辰泓语笑嫣然。

  三人相视而笑,一切尽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