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235章 火鱼苏

作品:执魔|作者:我是墨水|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17 12:24:09|下载:执魔TXT下载
  从五行生克而论,以木克火并不理智,以水克火才是明智之举。

  可宁凡并没有这么做,面对岩浆怪物的炽热风压,他并未动用雨系神通,反而刻意避免了此事。

  眼前的岩浆怪物擅长的是火,这一点,谁都看得出来。

  可当宁凡开启天人法目,瞬间便察觉到对方火焰的古怪。

  “此人之火,五行颠倒,所相生者并非是木,居然是水…逆五行么,有点意思。”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此为正五行。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亦是正五行。

  然而眼前的岩浆怪物,一身五行规则却是水生火,木克火,生克二字互换了位置。

  看透了这一点,宁凡才会以木行手段对抗对方的火行风压,以对方所惧之事,克制之;若以水攻击对方,反而落了下乘,会令对方火焰威力暴涨的。

  女萝老祖只当宁凡以木胜火,靠的是纯粹的境界碾压——虽说宁凡的木之境界确实高于对方就是了,但其实这里面还有生克错逆的门道在,这却是女萝老祖没能看穿的。

  毕竟他不是宁凡,对于阴阳五行的感觉远没有宁凡敏锐。

  吼——

  岩浆怪物见自己的攻击被巨木之盾挡下,好似被激怒一般,怒吼起来。

  它张开巨大的鸟喙,炽红的火光开始在口中不断凝聚、压缩。

  而后,喷发!

  火焰凝聚而成的光束,朝宁凡立身出的参天木盾烧了过来!

  “这等程度的火焰,应该不足以…”根据宁凡的计算,对方的火之修为远不足以破他的木盾。

  他的木之神格,远超对方火之境界,再加上此怪物身上错逆的五行,他的木应该稳操胜券才对。

  然而这一次,轮到宁凡失算了。

  那火之光束竟将宁凡的参天木盾击碎了!

  “果然,以木战火,乃是下下之策…”女萝老祖内心暗道。

  他只当宁凡的木盾被击碎,是因为生克的影响超过了境界的影响。

  但这并非事实。

  宁凡脚下参天木盾被击碎,失去立身之处的他,被漫天风压冲击,在空中踏空而行,不断倒退。

  他目光渐渐凝重,之前那一幕,他看得真切。对方的火之等级绝对不如他的木之等级,他更是占了逆生克的优势,可他的木盾还是碎了。

  对方的火之光束,在击中木盾的瞬间,居然进一步压缩。那光束本有一丈粗细,如一道光柱;可攻击的瞬间,突然压缩成至发丝般的粗细。

  这是将所有的力量凝聚至一点,最终以点破面。

  宁凡的木盾本是用来抵挡漫天风压的,故而造得极大,防御面积增大的同时,必然会导致木之力量分散,被人以点破面,倒也不足为奇了。

  宁凡能看懂此事原理,可真让他模仿,他是绝对做不到这等程度的火之操控的。

  将体内无穷火焰凝缩成一道光束喷发,这一点他也会,可让偌大光束进一步压缩至一缕光丝,这等掌控,他做不到。

  那岩浆怪物强大的不是火焰的等级,而是对于火焰精妙入微的掌控。

  眼前这一幕,陡然让宁凡想到了龙炎生片鱼的一幕。熟能生巧,想要做到此时,只有凭借漫长岁月累积的经验,绝无捷径可走。

  吼——

  那岩浆怪物一击得手,再度发出咆哮。

  新的火之光束在它巨口之中凝聚,而后,再一次喷发!

  光束离口,一丈粗细,待到近身,陡然凝缩,如一道危险至极的火线,要将宁凡的一切烧穿!

  和之前如出一辙的攻击!

  没有人会在一个坑跌倒两次,至少宁凡不会。

  对方出神入化的控火技术,带给宁凡极大触动,与感悟。

  那感悟在心中不断回荡,时而无穷无尽,时而又简化为至简的两个字:术,道。

  五行生克也好,纯粹的力量碰撞也好,都只是道的强弱较量。

  那出神入化的控火之术,并不属于道的范畴,乃是术的运用。

  道若至强,术法无用。

  术若至强,道亦可破。

  在那火线临身的瞬间,宁凡双手猛然一合,无数木须从体内飞出,于身前凝聚出一面巴掌大小的木盾。

  他将足以造出参天巨盾的木之力量,压缩成一掌之数,试图通过术的变化,来抗衡对方的以点破面。

  果然,巨盾压缩成小盾之后,坚固程度远超从前数倍,那火线并未在第一时间烧穿小盾。

  可这种维持,仅仅持续了六七个呼吸。

  六七个呼吸之后,强如小盾,也挡不住对方火线,仍是被以点破面击碎。

  这一回合的术之对抗,仍是宁凡落了下风。

  轰!

  盾碎的瞬间,火线准确无误命中宁凡,足以焚灭一片星空的火线,将宁凡的肉身洞穿。

  而后,肉身由内而外起火,燃烧,只三四息的时间,就烧成了焦炭。

  “宁前辈堂堂准圣…居然被杀…”龙炎生等一众火魔吓得冷汗直冒。

  显然是被岩浆怪物的恐怖实力吓到了!

  “不,并没有…”女萝老祖摇摇头,制止了众人的慌乱。他虽看不穿逆五行,却看得出刚刚那一击,已被宁凡避过。

  果然,‘肉身’被烧成脚踏的瞬间,又一个宁凡撕开天地,走了出来。刚刚被烧杀的,却原来仅仅是他随手造出的木分身。

  “此人对于术的理解,高到无法想象,不过脑子似乎不太好用,这等程度的分身竟都无法识破…只是个没有理智的杀戮机器么…”宁凡遗憾道。

  吼——

  那怪物见宁凡毫发无损,再度发出光束,火线贯穿天地而来。

  “这一次,一定要成功…”

  宁凡双手一合,精神空前凝聚,眼中青芒如太阳般耀眼。

  无数木须再度从体内飞出,再度凝聚成一面小盾,护在前方。

  “不够,还是不够…专注程度还不够…”

  宁凡的神念仿佛有形一般,打磨着那面小盾,那小盾是木质,盾面本来粗糙,但在宁凡的操控下,竟是变得光滑,最终盾面光泽如镜!

  火之光线落在木盾镜面上,直接被反射了回去!

  岩浆怪物显然没料到自己的攻击会被反射回来,来不及作出任何防御,被自己的攻击命中。

  轰!

  是岩浆怪物身躯贯穿的破碎声!

  轰轰轰!

  是其躯体无法维持的崩溃声!

  那岩浆怪物正在一点点消散,正一点点重新变回火鹑池!

  “果然,此人行事无脑,这等光线反射就算来不及防御,也该稍稍回避才对,至少不应如此轻易就被击败…”

  “术之极,果然可怕,此术就叫做【木镜之术】好了。”宁凡暗道。

  他明明可以直接取出功德伞,打得岩浆怪物找不着北,却偏偏选择硬碰硬的方法战斗,为的,就是在术与术的碰撞中,感悟对方的术,创造自己的新术。

  只三个回合的交手,宁凡便找到了对方法术的弱点,并凭借天人道悟瞬间创造了新术。

  火光凝聚压缩成线,光线却又易于折射和反射…这世间没有完美的术,巨盾也好,小盾也好,镜盾也好,没有谁比谁强,关键在于用法。

  “如此厉害的火鱼仙,竟就这般被宁道友击败了?”女萝老祖檀口张开,无法合拢。

  那岩浆怪物一击之威,犹胜于己,却被宁凡三回合击败,且击败的方式如此寻常…总觉得有些梦幻。

  火魔族就不管那么多了,眼见岩浆怪物即将躯体崩溃,一点点消失,所有人都兴奋的欢呼起来——他们世世代代面对火鱼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正面击退火鱼仙,一个个看宁凡的眼神,皆是如看神人,充满了仰视与感谢。

  无数欢呼响起!

  “厉害!太厉害了!宁前辈居然无视了木火生克,硬是反其道而行之,三招击败火鱼仙。”龙炎生只感觉热血上涌,对于宁凡的个人崇拜,瞬间达到了空前。

  再一想,火魔族世世代代被火鱼仙欺负,不知死掉了多少个神婆,如今火鱼仙头一回落败,他理应趁其病,要其命,冲上去给火鱼仙几拳,如此才可告慰族人之灵。

  说干就干!

  龙炎生念头一起,身形登时飞掠而出,顷刻就飞至岩浆怪物跟前。

  此刻,岩浆怪物正躯体崩溃,发出哀鸣,那种哀鸣,并非是因自己被人击败。

  它的声音好似带着血和泪,带着怨恨,带着无奈,更带着无法化开的悲伤。

  “嘛咪,希利嘛咪,希利悉多…”

  “阿巴多,阿巴阿多…”

  火魔族的神婆明显愣了一愣:嘛咪?希利嘛咪?总觉得火鱼仙这一句说的,和我发明的咒语好像怎么回事。

  无人能懂岩浆怪物的话语。

  无人能懂他的悲哀。

  此地唯有宁凡能听懂。

  【妹妹,吾之小妹,吾之所爱…】

  【不能忘,绝不能忘…】

  “此人所爱所执念者,是他的小妹么…”宁凡没由来一叹。

  他连眼前的岩浆怪物是谁都不知道,更不知他为何会在此地。

  他不知这怪物是紫薇仙皇年代就在此地,还是后世生灵。

  然而他还是被那怪物的话语微微触动…

  当然,这一切与他无关。他到底还是会站在火魔族的立场,将这怪物驱散的,毕竟吃了人家美滋滋一顿饭不是?

  “说起来,被那等程度的火线反射击中,这怪物竟全无半点受伤的模样,仅仅是消散,着实有些古怪…这种消散,应该只是暂时的,日后说不得哪一天,又会突然冒出,对火魔族不利…”

  “要不要想个办法,帮火魔族一劳永逸呢…”宁凡眼中杀意一闪。

  他从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这怪物或许有可怜之处,可它毕竟世世代代吞食着火魔族的神婆。若站在火魔族立场,这怪物其实半点也不值得同情的。

  这杀念一起,宁凡便打算付诸行动了,可便在这时,异变陡生。

  火魔族长龙炎生,居然跑去作死了。

  却说,龙炎生跑到岩浆怪物跟前,你道他干了什么好事!

  这荤货,居然解开了裤腰带,朝着岩浆怪物喷出一道水流。

  “五行之中,水克火!宁前辈能违背规则,以木胜你,我自知是无法办到的,且我身为火魔,也不懂得什么木行土行金行的法术。你是火,我也是火,以火攻火,亦非上策。上策乃是以水攻火,可我身为火魔,一生一世,只修过这么一种水行神通,虽说有伤大雅,却也无可奈何了…哼!你吃了我族这般多的族人,且吃老夫一记【八劫元阳水】!”

  八劫,意指龙炎生的八劫仙帝修为。

  元阳,指的是龙炎生修道至今,元阳仍在。毕竟他活到今日,还没碰过女子,只碰过男子,啊不,只被男子碰过。

  只被输出过,从未释放过,故称元阳仍在。

  八劫火魔,恐怖如斯!

  元阳仍在,更加恐怖!

  表面上看,龙炎生是在放水,然而这一击,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八劫仙帝全力一击了!

  只一击,荒芜沙漠之中,陡然现出带有骚气的滔滔黄河!

  那黄河倘若朝四方流开,足以淹没一界,足以一击淹杀仙王!

  强如宁凡,都不敢直接触碰这等可怕的攻击…只见到如此攻击,宁凡就“吓”得脸都绿了。

  好吧,不是吓得,是被恶心到了。

  他刚刚是不是吃了龙炎生片的鱼?

  这货片鱼之前…洗手了么,该不会…

  阵阵反胃之感惹得宁凡眉头皱起,突然间,他有些不感谢火魔族的一饭之恩了。

  “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这小子还是这般不长记性…”一见龙炎生当众释放如此粗鄙的神通,女萝当即俏脸一寒。

  他当年一时不慎,吃过龙炎生一记元阳水攻击。当然,那时候的龙炎生还是个翩翩少年,相貌一等一的俊秀,偏偏修为不高,脑子有坑…那时的元阳水,当然也还不足八劫之威,不足以演化滔滔黄河。

  但那恶心程度却是一般无二的!

  天知道,她当年好端端地找了处灵泉沐浴,会有个荤货朝里面释放元阳水…

  于是女萝怒了。

  愤怒的结果,便是给龙炎生降下了更恶心的惩罚,最终给龙炎生留下了一生阴影…

  那些火魔也是一群二货。

  族长当众使用了如此丢人的神通,居然还有不少人喝彩,喝彩最多的,当然是那些个火魔族男子,一个个全都被龙炎生的威武雄壮震撼了,那喝彩声,甚至比宁凡击败火鱼仙时还要剧烈。

  至于火魔族的女人…少女们娇羞地捂住起了脸,大姑娘小媳妇们却从指缝中偷看着族长的雄伟…

  上梁不正下梁歪,说的便是此族妖魔了。

  在众人的喝彩声中,龙炎生释放了滔滔黄河,按理说,水是可以克火的,可他那滔滔黄河,竟半点熄不灭岩浆怪物的火,反而如火上浇油一般,使得岩浆怪物一身火焰冲天而起!

  火苗顺着滔滔黄河,瞬间烧到了龙炎生的凶器上。

  龙炎生惨叫一声,身为火魔的他,竟然被沿路烧来的火苗,烧伤了关键部位,若非仙帝道心坚韧,他几乎要痛得当场惨叫了。

  那是无法想象的灼痛!

  比死都痛!

  那种痛,是世间雌雄两性的最大区别,只有雄性才懂!

  “有些不对劲…”女萝老祖正打算给龙炎生一些教训,忽然注意到什么,哪还有心思理会龙炎生。

  他注意到,被龙炎生的脲浇过的岩浆怪物,周身火焰越烧越盛,周身岩浆越滚越沸。

  那怪物周身炎气,不断攀升,气息越来越可怕!

  怪物的躯壳,原本快要崩溃,此刻那崩溃却停止了,好似受到了莫大治疗一般。

  突然间,其岩浆躯壳喀喀裂开,滚滚岩浆从其躯壳之中流出。

  无数不足十丈的火鹑鱼,顺着岩浆水流流回地面。

  如雷的巨响,陡然从那不断裂开的岩浆躯壳中传出!

  咚咚,咚咚,咚咚!

  是心脏跳动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

  是比雷声都响的心跳声,有着无法想象的威势!

  “宁道友,小心些!那怪物的身上,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女萝老祖莲足一点,飞至宁凡身旁,提醒道。

  “呵呵,这还要多亏了龙炎生的一泡脲,否则你我可看不到如此精彩的画面。”宁凡大有兴趣看着岩浆怪物的变化,似乎早知会有这样一幕。

  “精彩的画面?”女萝老祖脸色一僵,宁道友居然觉得龙炎生嘘嘘的画面精彩,这…莫非…宁道友是比自己更变态的变态?

  宁凡显然不知女萝老祖误会了自己。

  他只听得到女人心声,可窃不了男子的言,自不知此刻女萝心中如何腹诽自己。

  他仍在专心关注着岩浆怪物的变化。

  他早知岩浆怪物五行错逆,遇水则生。

  他亦早就从女萝口中听说过,【池中有鱼,遇水则翱翔於天,遇火则潜游于地】。

  是了,是了。

  遇火则潜游于地,遇水则翱翔于天。

  这怪物,要现出真形起飞了!

  轰轰轰!

  岩浆怪物的躯壳彻底炸开了。

  所有岩浆流出的同时,更有一只八彩色泽的大鱼,张开垂天之翼,飞了起来!

  这,便是岩浆怪物的真正容貌!

  遇水则翱翔于天!

  这只鱼已经有太久太久没碰过水了!

  封印于火鹑池的永恒岁月里,它远离了天空,太久!太久!

  从鸟形岩浆怪物,变成垂天大鱼,外形改变了太多,唯一不变的,是这怪物眼中化不开的悲意。

  “嘛咪,希利嘛咪,希利悉多…”

  “阿巴多,阿巴阿多…”

  它仍旧在哀鸣,说着无人听懂的言语。

  它的眼,似乎在注视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看不到。

  突然间,那双带着无尽悲伤的鱼目,带着愤怒,带着滔天杀机,锁定了宁凡,锁定了女萝,锁定了此间所有火魔!

  一股堪比远古大修的压迫感,陡然间释放,使得此地所有人骇然变色!

  “火火火…火鱼仙暴走了!所有人听我令,速速撤离,速速撤离鹑火宫,前往其他宫躲藏!”

  这一刻,龙炎生哪还顾得上胯下疼痛!

  他恨不得把那疼痛之物割掉!该死!都是这破玩意惹出的麻烦!

  何其愚蠢!

  何其作死!

  他居然将尘封于火鹑池中的火鱼仙,放出来了!

  用的,仅仅是一泡脲!

  是了,是了!

  难怪当年多闻大人,看到他朝火鹑池撒脲,会那般严厉地训斥他!

  【胡闹!你想让火鱼仙暴走不成!还不把你的裤裆拉上!】

  那时年少的龙炎生,根本听不懂多闻老妖的告诫。

  现在,他终于有点懂了…

  眼前这一幕,大概就是多闻老妖提过的火鱼仙暴走吧…

  “快逃,逃去鹑首宫也可,逃去鹑尾宫也可!这怪物即便暴走,也无法脱离此地,这是多闻大人亲口告诉我的事情!所有人,立刻随老夫撤离!”

  龙炎生终于有了点族长的样子,要带着族人逃跑了。

  对于龙炎生等人逃跑之事,宁凡没有阻止,反而乐见其成。

  此地不留火魔们拖后腿,他反而可以放开手大战一场了!

  至于逃离此地…抱歉,他不打算逃离,即便敌人疑似远古大修。

  “宁道友,我们也撤!”女萝急道。

  她虽是二阶准圣,可也不会自负到去对付火鱼仙这等远古大修的。

  “不必,此人,不是大修,我指的不是修为,而是存在。他的存在,十分奇怪…”宁凡眼覆青芒,说着女萝老祖听不懂的话语。

  “你当真不逃?”女萝老祖吃惊非小,他定定看着宁凡,好似在这一刻才真正了解到此人的疯狂。

  “嗯,没有逃的必要,且我在此地还有神器碎片要搜集,之前忙于吃饭,却不可忘却此事的。”

  “既如此…”女萝老祖银牙一咬,最终苦笑,“那我也不逃了,便在此帮你对抗此獠。只有一点,妾身必须说明,若事不可为,便是拖,妾身也要把道友从此地拖走的,毕竟道友乃是我等蛮族最后的希望了。您可是…蛮神大人啊。”

  “呃…”宁凡大感惊讶。

  他确是初代蛮神道蛮山亲封的十代蛮神,可此事,女萝怎么会知道?

  他看到火鱼仙暴走都没惊讶,因为早有预料,唯有眼下之事,出乎了他的意料。

  “此人找上我,居然是因为我的十代蛮神身份,此事究竟…”

  喜欢执魔请大家收藏:执魔康贝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