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236章 多了一个

作品:执魔|作者:我是墨水|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2-02 21:16:56|下载:执魔TXT下载
  “此人找上我,居然是因为我的十代蛮神身份,此事究竟…”

  宁凡一开始便知晓,女萝老祖是有求而来,却不料对方连他的蛮神身份都看破了。

  且女萝居然还自称是一名蛮人…

  “我不明白道友在说什么…”

  宁凡正待否认,天地间陡然射出万丈红霞,将其声音打断。

  那红霞照在火鱼仙身上,转而变了颜色。

  赤,橙,黄,绿,蓝,靛,紫。

  最终,霞光陡然失去所有颜色,变得灰白黯淡,而其颜色,也最终定格于此。

  “直古刹灵!”

  随着火鱼仙一声怒吼,漫天灰霞之中,突然生长出十根寒光闪闪的百丈骨矛,有不知名的古老文字雕刻其上。

  嗖嗖嗖,十根骨矛陡然朝着宁凡、女萝刺落,每一根骨矛,都有不下于仙尊一击的威势。

  女萝刚刚道破宁凡蛮神的身份,正愁没机会表示忠心,此刻骨矛袭来,哪肯让宁凡费力应对,已先一步阻挡在前。

  面对十矛来袭,女萝只是轻描淡写地一卷袖,其袖口幽深难测,似可容纳一方世界,直接就将十矛攻击受至袖中。

  身为一名二阶准圣,收掉十道仙尊一击,根本不需要多费力的。

  “想不到这火鱼仙表面上气势惊天,堪比大修,使出的攻击却这般不痛不痒…是偶然,还是此獠化鱼之后,实力不增反减…”女萝原本对火鱼仙忌惮重重,此刻内心稍安,有了与之对抗的信心。

  宁凡则微微皱眉。

  “十骨刹灵么…”他喃喃自语,却是听懂了火鱼仙之前念出的口诀。

  不会错。

  十根骨矛应该只是一个前奏,一篇序言,只是神通的起手之式。

  其后手,正在来临!

  “掌直古刹灵!”

  几乎是十根骨矛被收的瞬间,火鱼仙发出了第二吼,这一回,万丈灰霞之中,足足生出了五十根骨矛,成扇形而列,轰然打落!

  女萝美目微眯,团扇召至手中,朝着五十骨矛狠狠扇出,但见青光闪过天地,五十根骨矛一霎间崩碎成齑粉。

  即便是五十道仙尊一击,他仍能从容抵挡,这便是二阶准圣的自信!

  “掌白古刹灵!”

  火鱼仙发出了第三吼!

  灰霞之中,竟一次生出五百根骨矛!

  女萝的面色终于有了凝重,五百骨矛来临,等同于五百仙尊联手一击,这等数量的骨矛,便是他这等二阶准圣也不敢硬接的。

  不硬接,却不代表没有办法应对。

  几乎是五百骨矛来临的瞬间,女萝朝后边挪动了一步。

  而后是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他一面倒退,一面口诵巫咒,当他倒退至第七步时,大半骨矛之上,竟喀喀出现裂痕,那裂痕好似拥有生命般张开,不,用张开并不准确,应该是…睁开!

  碎开的裂痕之下,露出一个个茫然的眼珠,也不知女萝使了什么神通,竟使得部分骨矛长出了眼。

  “巫瞳相杀!”

  女萝猛然停止了倒退,双手猛然一合,霎时间,所有长出眼珠的骨矛,不再受火鱼仙操控,转到了他的掌控之中。

  以女萝的一身道行,直接就夺取了近三百骨矛的掌控权,于是他操控着三百骨矛,与余下的二百骨矛拼斗了起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不断有骨矛对轰之后,彼此化作齑粉。

  只几个呼吸时间,未长出眼珠的二百余骨矛,尽被女萝毁去,至于女萝掌控下的三百骨矛,则尚余六七十根未毁,这些未毁的骨矛,他自然也不会浪费,将食指微微勾动后,余下骨矛皆朝着火鱼仙巨大头颅刺去。

  嗤嗤嗤嗤嗤!

  神志不清的火鱼仙,并未作出任何防御,任由这些骨矛刺在面上,他那巨大的鱼脸,顿时被刺出数十血口,洒落了好几十滴血——以火鱼仙几百里的身躯而言,流几十滴血,几乎等同于无损。

  古怪的是,火鱼仙的血一经流出身体,立刻就会石化,失去所有血液活性。

  “我竟打伤了火鱼仙…”女萝十分意外。

  这种程度的反击,以火鱼仙的手段,想要防御绝非可能费力,可它偏偏不做防御。

  竟是对所有遭受的攻击视而不见。

  也不知它是看不到这些反击而回的骨矛,还是...不在乎。

  它目光时而杀机滔天,时而茫然,时而愤怒,时而悲伤,时而锁定宁凡,时而锁定女萝,时而却又遨游天外,不知在看何处,在想着谁。

  一滴泪,没由来的从其巨大鱼目流出,那泪水里,有古老悲伤深藏,却在流出眼眶的瞬间,冰冷成石。

  连哭泣的资格都被剥夺,那是…何等的悲哀!

  那悲哀郁积于心,无从宣泄,蓦然化作惊天之吼,从火鱼仙巨口之中发出!

  比任何一次吼声,都要剧烈!都要愤怒!

  “掌千古刹灵!”

  五千骨矛陡然从灰霞中激射而出,朝着女萝、宁凡所在冲杀而至!

  女萝面色大变,再无任何镇定,即便他是二阶准圣,想要硬接五千名仙尊的合击,也是绝无可能,只能闪躲!

  他正打算催动巫法,带着宁凡躲避攻击,却骇然发现,宁凡迎着五千骨矛冲了过去!

  疯了!

  疯了!

  那是五千骨矛,五千名仙尊的合击,就这般正面冲上去,便是远古大修,怕也要脱层皮,何况你我!

  女萝没来得及拉住宁凡,更没注意到宁凡眼中若隐若现的天人青芒。

  “了不起的神通!区区神念外放,竟能做到这种程度,不愧是堪比大修的存在!”宁凡竟朝那火鱼仙赞了一句。

  却原来,他几个回合的观察之后,已看穿了火鱼仙这一招的底细。

  这些骨矛并非法术攻击,而是单纯的神念外放!那些骨矛无一例外,都是火鱼仙神念实质化后呈现的姿态!

  旁人神念外放,大都只是探查、操器之用,这火鱼仙的神念,却可直接演化五千骨矛,化五千仙尊一击,何其了得!

  想要防御如此骇人的一击,怕是要祭出功德伞才可。

  想要闪避五千骨矛,亦是极难,因为每一根骨矛来临的速度,都不逊于宁凡遁速太多的,加之这些骨矛密密麻麻而来,铺天盖地而至,再怎么躲闪也难免会被打中一些。

  宁凡既不打算防御,也不打算闪避,他选择的,是硬碰硬!

  逆海剑召至手中。

  黑发在风中狂舞。

  逆海剑上,水蓝色的剑光缓缓荡开,天勾玉的道纹在剑身上闪烁,剑祖遗留的第九山剑穗,挂在剑上,被天地风压吹得摇晃,明明有庞大太古剑意蕴含其中,却未动用。

  宁凡淡漠看着不断逼近的五千骨矛,冷静如一滩死水,那冷静忽然有了变化,化作恶鬼般凶戾。

  几乎是眼神变化的瞬间,逆海剑光化作阴阳二色,继而二色化作五色,对应阴阳五剑天地人神鬼。

  天剑斩运,地剑斩势,人剑斩命,神剑斩道,鬼剑斩念!

  这些骨矛既是神念外放的结果,则以鬼剑斩之,必有奇效!

  “鬼剑斩念!”

  鬼剑,斩出!

  这一刻,宁凡整个人气质大变,变得鬼气缠身,变得邪念冲天,在他身后,更有鬼影重重幻化而出。

  逆海剑所斩出的剑芒,亦是如此,那剑芒之上,竟是长了无数鬼头。

  那些鬼头仿佛拥有情感一般,一见对面竟有足足五千神念所化骨矛,皆是流出了贪婪的口水。

  而后,鬼头剑芒一路嗷嗷怪叫,撞向了五千骨矛的合击。

  没有惊天的声响。

  没有华丽的碰撞。

  亦无任何惨烈波动传出。

  所有骨矛接触剑芒的瞬间,皆被剑芒上的鬼头无声吞噬!

  天地间,只剩‘咔兹’‘咔兹’嚼骨头的声音。

  鬼头剑芒只一个冲锋,就生吞了六七百跟根骨矛,且吃下越多的骨矛,鬼头剑芒的体型便越大。

  宁凡最初斩出的剑芒,只有百丈,此刻却长到了六七百丈之巨。

  噗嗤。

  火鱼仙喷出一口鲜血——喷出的血,亦是石化。

  它原本神志不清的目光,陡然有了片刻清醒,愤怒看着宁凡,看着粉碎掉的六七百骨矛,难以置信,恨意滔天!

  “扎古刹灵!”

  火鱼仙怒吼了一声,尚存的四千多根骨矛开始彼此融合。

  十根灰色骨矛,可融合为铜质骨矛。

  十根铜矛,可融合成银质骨矛。

  十根银矛,可化金矛。

  几番融合之后,天地间只余四根金矛,三根银矛,若干铜矛。

  融合后的骨矛,传出寂灭般的气息,直看得女萝倒吸冷气。

  这些金矛他拼尽全力也最多抵挡一根,若是四根齐落,他便是不死,也要重创,绝无接下的可能…

  嗷呜!

  天地间突发响起一声怪声。

  却是宁凡的鬼头剑芒发出。

  待女萝弄清声音来源,才发现鬼头剑芒正咀嚼着好几根铜矛,每一个鬼头都是舒爽无比的表情。

  【好吃!好吃!】

  那是只有宁凡才听到的剑芒之音!

  铜矛才刚刚凝好,就被吃干抹净了…

  铜矛一毁,火鱼仙再度喷血,怒火更甚,它咆哮着,催动银矛金矛诛杀这鬼头剑芒。

  可无论金矛银矛如何攻击鬼头剑芒,竟都无法将其击伤,反而是鬼头剑芒每每探出鬼头,必有银矛被其吞噬、嚼碎。

  咔兹,咔兹。

  天地间回荡着嚼骨头的鬼怪之音。

  开心就要咔兹咔兹。

  鬼头剑芒越吃越香,越吃越大。

  他体型长到了一千多丈,俯瞰着下方娇小的四根金矛,如看鸡腿。

  张口一吞。

  其中一根金矛,被其咔咔嚼碎!

  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

  时至此时,火鱼仙似乎也意识到这鬼头剑芒是它神念骨矛的克星了。

  它试图召回剩余金矛,但此时却惹到了鬼头剑芒。

  意识到眼前三根金黄酥脆的鸡腿想逃,鬼头剑芒离开散出鬼气森森的剑压,那剑压不知为何,竟将火鱼仙对于骨矛的掌控彻底斩断。

  于是,眼前三根金矛,彻底成了无主之物。

  嗷呜,嗷呜,嗷呜!

  鬼头剑芒使出了三口连吞之术,三根金矛亦被他嚼成粉碎,吃干抹净。

  这一切看似漫长,实则用时极短,从宁凡斩出鬼剑,到五千骨矛尽数毁灭,其实也就十来个呼吸而已。

  骨矛尽碎之后,火鱼仙显然受到了巨大反噬,喷血的同时,原本短暂恢复理智的双目,再度被疯癫取代。

  它开始在天地间翻滚、挣扎、拍动垂天之翼,显然宁凡斩它骨矛,给它带来了不少痛楚。

  火鱼仙的力量太强大了!随随便便扇一下翅膀,拍一下鱼尾,就有数百星辰的威力。

  天空被它击碎,大地被它轰开,它狂怒着,疯狂着,这一幕映在女萝眼中,惊得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五千骨矛的威力做不得假,眼前这只火鱼仙,绝对是堪比大修的存在,否则随手一击,焉能有这等威力。

  可…堪比五千仙尊的骨矛,竟被宁凡一个照面击碎;堪比大修的火鱼仙,更被宁凡打得满地打滚…

  一剑之威,竟至于斯!莫非蛮神大人这一剑,竟动用了圣人剑意,否则如何能用这等战果!

  但若真有圣人剑意,为何我半点也未感受到。此事究竟…

  宁凡自不会理会女萝的想法。

  鬼头剑芒吃尽骨矛之后并为消散,宁凡看了一眼痛苦翻滚的火鱼仙,也不知火鱼仙之所以如此痛苦,是因为神念受到反噬,还是其他原因,总之,这是个攻击敌人的绝佳机会!

  趁其病,要其命!

  宁凡身形飞出,践踏鬼头剑芒而行,剑芒上的鬼头桀骜无比,一见主人踏在头上,竟想大发脾气,将宁凡赶下去。

  可对上宁凡冰冷的眼神,鬼头剑芒瞬间畏缩、恭顺起来,因宁凡的目光中,深藏了神灵、魔灵的无上之威。

  那是连蚁主这等圣人都畏惧的威压,区区鬼头剑芒怎敢忤逆。

  于是鬼头剑芒乖乖听从了宁凡的指挥,但见宁凡脚踏剑芒而行,竟是连人带剑,朝着火鱼仙的庞大头颅直接撞去。

  宁凡眼神冰冷无情。

  他要以脚下这道吃饱喝足的斩念鬼剑,斩碎火鱼仙的识海!

  脚下的剑光,剑压大得有些扎人了,即便只是立身其上,宁凡都感到了脚下传来隐隐刺痛。

  火鱼仙的五千骨矛,力量巨大,吞掉了五千骨矛的鬼头剑芒,同样威力无穷。

  再加上此刻火鱼仙神志不清…此事极有可能成为现实!

  若是正常的远古大修,他自然没有信心将之斩杀,可偏偏,眼前这位火鱼仙正忙着满地打滚,对他的接近毫无防备。

  于是乎,宁凡脚踏鬼头剑芒,一路横冲而至,最终撞在了火鱼仙巨大头颅之上。

  噗嗤!

  是鬼头剑芒斩破血肉的声音!

  但却只斩开了少许,火鱼仙的皮太厚了,即便是无防备状态受此一击,即便这鬼头剑芒足足吸收了五千名仙尊的力量,仍只切开了此鱼少许血肉。

  “再深些!至少也要斩破天灵,斩进识海…”

  宁凡蹲下身,将自身神念之力灌入脚下剑芒——这正是他脚踏剑芒的原因,必要时,他可以用自身神念,给鬼头剑芒补充力量。

  自然,宁凡度入剑芒的神念之力,那些鬼头是不敢吞的——吃神灵、魔灵的神念,活腻了不成?

  宁凡的神念远不及火鱼仙强大,自不如之前的五千骨矛滋补,但还是给了鬼头剑芒一些营养。

  于是鬼头剑芒又朝着天灵深处,斩入了少许,但还是不足以直接切开天灵。

  “想要斩杀一名无防备的远古大修,竟也这般艰难么…”

  宁凡目光一狠,忽而召出功德伞,对鬼头剑芒令道。

  爆!

  竟是打算在火鱼仙的天灵之外,直接引爆鬼头剑芒。

  鬼头剑芒自是对宁凡的命令言听计从,二话不说就将体内无尽剑压引爆。

  轰轰轰轰轰轰轰!

  原本鬼头剑芒尚差少许才能斩入火鱼仙的天灵,此刻一经引爆,却是直接沿着斩入的伤口,将火鱼仙的天灵炸出巨大血洞。

  血洞深如深渊。

  深渊下,是火鱼仙干涸无数年的识海,有幽幽光芒在此闪烁,是火鱼仙的记忆碎片在发亮。

  “这是活人识海,还是死人识海?干枯到如此程度,似生非生,似死非死,竟是难以判断…”

  有功德伞护体,即便是近距离承受鬼剑自爆,宁凡也未受任何伤势。

  宁凡手持功德伞,撑着爆炸的气浪,朝下方天灵深渊跃入,并一路落至深渊之底。

  脚下,是火鱼仙干涸的识海世界。

  宁凡尝试般跺了跺,无奈发现,即便是这片干涸识海,仍是坚固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

  即便是之前那道吃饱喝足的斩念鬼剑,至少也要一百道以上,才能击碎这片干涸识海。

  若是普通的斩念鬼剑,则怕是要斩数万剑,才能将此地破坏。

  于是,鬼畜的一幕出现了。

  在火鱼仙痛苦翻滚的身体之内,识海之上,有一个勤勤恳恳的少年,无人知地,一次次朝着此地干涸识海劈出剑芒。

  “斩念鬼剑!”

  “斩念鬼剑!”

  “斩念鬼剑!”

  不知斩出了几百剑。

  不知斩出了几千剑。

  不知斩出了几万剑。

  此地干涸识海终于开始崩溃。

  在这漫长的过程之中,火鱼仙居然全程没有阻拦。

  它神志不清,只觉得头很疼,越来越疼,却想不明白为何,只知道双翼捂头,痛苦打滚。

  好在那痛苦终于迎来了终点。

  随着喀喀碎裂声传出,火鱼仙本就干涸、残破、支离破碎的识海,终于被宁凡打碎。

  一阵空前头痛传来,使得火鱼仙发出凄厉惨叫。

  而后…舒服地松了一口气,表情更是无尽舒爽。那舒爽,就仿佛便秘了数十万年,忽有一日,得到释放。

  喀喀喀喀喀喀!

  火鱼仙的识海被宁凡砍成无数碎片!

  喀喀喀喀喀喀喀!

  一重识海世界成功崩溃,可火鱼仙并没有死,这让宁凡大感错愕,他垂下头,无奈发现,他所击碎的,居然仅仅是火鱼仙识海世界的第一重。

  在这一重识海世界下方,居然还有第二重、第三重、第xxx重识海…

  这得有好几十万重识海吧!

  这货该不是个专修识海的怪物吧!

  宁凡砍了几万剑,才砍碎第一重识海,想要把这货几十万重识海全部击碎,似乎…有点困难。

  而在宁凡察觉,火鱼仙的识海还有恢复功能之后,他终于露出苦笑。

  他好不容易才击碎了火鱼仙第一重识海,下方无数识海世界之中,竟又增加了一层。这一幕,就仿佛是在修复被宁凡斩碎的识海…

  “此人识海环环相扣,生生不灭,即便识海有损,只要不是一次性全部毁灭,便可徐徐再生。”

  “我没有办法一击碎其数十万识海,换言之,即便此人躺着不动,任我宰杀,我也无法办到…如此一来,却是无法替火魔族人彻底解决此人了,真是遗憾…”

  “只不知,此人究竟如何修出这等规模的识海。若此人理智全在,状态最佳,以如此可怕的识海演化神念骨矛,怕是不止五千之数的,说他能演化出五万、五十万骨矛,我都信…”

  远古大修果然都是怪物。

  和一阶、二阶准圣全然不是同种生物…

  “嗯,那是什么…”

  打碎了火鱼仙第一重识海之后,宁凡忽然注意到一些东西。

  在更下方、第二重识海世界,有无数少女尘封于光团之中,沉睡此地。

  这些少女身上,有着火魔的气息,莫非就是曾经被火鱼仙吃掉的那些火魔族人?

  只不知为何,火鱼仙吃掉的火魔,皆是女子。更不知为何,这些火魔女子被吃入此地后,竟都好端端在此沉睡,并未丧命。

  更古怪的是,沉睡于此地的火魔女子,周身岁月似乎完全停止了流动,仍保留在被吃入此地的那一个瞬间…

  “杀火鱼仙已不实际,但若只是救出这些火魔女子,我倒还能办到。”

  宁凡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将所有光团击碎,将沉睡于此的少女一一收入玄阴界。

  几乎是他做完这些的同时,宁凡骇然发现,他进入此地的通道,正在缓缓愈合!

  他引爆斩念鬼剑、在火鱼仙天灵之上炸出的巨大血洞,竟几乎快要愈合了!

  这厮的肉身自愈能力也是恐怖异常呢!若等血洞合上,再想离开此鱼体内,就要费些手段了,恐怕六道传送门都未必能够奏效,毕竟此鱼体内的空间之力极其混乱…

  嗤!

  赶在血洞合上以前,宁凡飞出了火鱼仙的天灵。

  至于火鱼仙,在宁凡斩碎其第一重识海后,居然不知为何,舒服地睡着了。

  就仿佛宁凡之前对它做的一切,都未伤到它半点一般,反而让它有点享受。

  真是怪物!

  再之后,火鱼仙庞大的躯体徐徐消失于宁凡眼前,重新化作火鹑池。

  再之后,连火鹑池也消失,重新归于封印了。

  “不可思议!蛮神大人竟以一人之力,击退了堪比大修的火鱼仙!”女萝美目异彩连连。

  忽有更多惊喜、欢呼之声传来。

  却是不知何时,原本逃离此地的火魔族人,全都折返了回来。

  起初见到火鱼仙暴走,这些火魔逃得迅速,因为面对这等凶物,逃跑本就是正确选择。

  可当龙炎生等火魔逃出极远,终于发现,宁凡与女萝居然没和他们一起逃!

  “难道宁凡、女萝二位大人在替我等殿后不成!这怎么成!我等火魔何惧一死,岂能留朋友为我等殿后!”于是龙炎生一声令下,所有火魔又折返回来,要随宁凡二人同生共死。

  再之后,他们一回此地,就见宁凡从火鱼仙天灵飞出,并于同时,火鱼仙脱离了暴走状态,重新归于长眠。

  毫无疑问,制止火鱼仙暴走的,就是宁凡!

  暴走状态的火鱼仙,堪比远古大修,饶是如此,仍是被宁凡一人一剑一伞制服!

  这是何等的威势!何等的风采!

  且此人最初留下,乃是为了替我族殿后,又是何等的仁义!

  太耀眼了!

  简直就像是…太阳!

  龙炎生擦了擦浑浊的双眼,不知何时,已被宁凡感动地一塌糊涂,涕泪横流。

  无数火魔仰望着宁凡的风采,并因宁凡的仁义而感动。

  便在此时,宁凡忽从空中降落,将解救出的火魔少女一一放出玄阴界。

  “听说你族被那火鱼仙吃过许多族人,我在其体内救回一些人,还请道友看看,这些人可是贵族族人?”宁凡微笑道。

  “什么!大人竟为了拯救我族族人,冒生命危险,进入到了火鱼仙的体内?!”龙炎生更感动了。

  无数火魔族人更感动了!

  宁凡的英姿更加耀眼了!

  这不是太阳!

  这是夏日正午的骄阳啊!

  “不,我进入其体内只是偶然,救出贵族族人也只是顺便…”宁凡实话实话。

  但龙炎生等火魔却只觉得宁凡是在谦虚。

  谦虚!

  太谦虚了!

  宁大人不仅英雄盖世,仁义无双,且为人还品德高尚,谦虚有礼。

  世间怎会有如此完美之人!

  肮脏的修真界怎会有如此完美之人!

  啊,太耀眼了,无法直视,无法直视…

  仅仅是和如此骄阳呼吸同一口空气,竟都令我自惭形秽。

  能和宁大人活在同一个世界,真是无上光荣!

  “…”宁凡微微无语。

  他不明白眼前这一大堆火魔族人为何会对他感激涕零。

  话说,有的人哭得鼻涕都沾到他衣服上了…

  话说,龙炎生抓他衣角的手,貌似还没洗,貌似刚刚还摸过那玩意儿…

  话说,我救的这些人是否是火魔族人?尔等真的不来辨认一二么。

  也不知感激了多久,龙炎生一拍脑门,想起了被宁凡救回的那些女子。

  火魔们也渐渐注意到那些女子,认亲大会终于开始。

  “啊!是阿萍!是我女儿阿萍!她居然还活着!我的闺女啊…”

  “小妹,真的是小妹!她还活着!”

  “是龙玉神婆!她是第一代神婆,竟还活着!可便是活着,她也不该如此年轻才对…”

  “第九代神婆龙眉也在!”

  “第二代神婆也在!”

  “第三代也在!”

  很快,认亲大会结束。

  让宁凡意外的事情却出现了。

  宁凡一共从火鱼仙体内救出四百六十一人。

  然而火魔们却只认领了四百六十人。

  按照龙炎生的说法,整个火魔族诞生至今,也只被火鱼仙吃过四百六十名女子。

  所有遇难者已全部救回!

  那个没被火魔族认领的少女,并不是火魔族人,天知道是火鱼仙在哪处山疙瘩吃掉的人…

  这倒是让宁凡有些意外。

  他细细打量起那位无人认领的少女,少女仍在沉睡,一身装束有些奇异,是宁凡未见过的服饰。

  鬓发两侧,插着火红的羽毛,身上穿着的,是鱼鳞磨线后,织成的海布裙衫。

  少女的皮肤并不是特别白皙,似曾生活于日晒较多的地方。

  少女的腰间,挂着一块铜符,铜符似是一枚信物,但其上的图案却被某种力量抹去了,只留下被什么东西毁过的痕迹。

  “居然多了一个…”宁凡无语。这多出来的一个少女,要如何处置…

  送给火魔族,对方肯定是不要的…

  女萝却忽然惊呼一声,好似发现了什么极重要的事情,掀起少女的袖口。

  少女手臂之上,竟有一处纹了纹身。

  那纹身的样式,宁凡并不认识,只觉得一见此纹身,体内蛮神血脉竟有莫名共鸣,说不出的怪异。

  但女萝却认出了那纹身。

  那纹身的图案,是两个碰撞在一起的酒樽,酒樽一大一小,似有主次之分。

  在女萝的血脉记忆之中,这样的纹身有着一个特殊的名字。

  “此为蛮神杯酒之印,是吾等蛮人侍奉蛮神的证明!”女萝声音带着激动,带着疑惑,对宁凡传音道。

  并于同时,女萝同样掀开长袖,在其手臂上,同样有着类似的双酒杯纹身。

  “…这少女既然身怀此纹身,必为蛮族之人,必须设法将之唤醒,询问究竟!”说话间,女萝已取出插着女萝草的净瓶,瓶中草露似有莫大疗效。

  但却没有立刻使用草露施救,而是在等宁凡的命令。毕竟宁凡乃是堂堂蛮神,若无宁凡命令,女萝绝不敢擅自行动。

  喜欢执魔请大家收藏:执魔康贝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