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2章 魔头

作品:执魔|作者:我是墨水|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17 12:24:43|下载:执魔TXT下载
  夜色将尽。

  宁凡坐起身,看着手中玉锁,神情惊讶。

  他居然没死,被玉锁救活了。玉锁是普通玉石,翡翠般地质地,中心处带着一丝血线,隐约间竟会晃动,闪烁着温润的光芒。握着青玉,宁凡只觉浑身温暖,体内更充斥一股热流,使他生出用不完的气力,身上一些伤痛处,也在不断缓解治愈。

  这玉锁,好神奇!

  宁凡不知道的是,在他昏迷之时,玉锁甚至助他开辟了修士经脉。此刻他已是辟脉一层的修士,再非凡人之躯!

  且他所开辟的经脉,还是太古仙脉当中极其罕见的一种!

  望着玉锁,宁凡不自禁想起之前收到的屈辱,狠狠握紧了拳,年轻的手掌骨节分明。

  “这或许就是仙人的法宝吧。呵,仙人!当仙人真是好啊!命之将死,可以用法宝还阳续命。修为惊天,便可视善恶为无物,任意欺凌凡人!”

  言及高高在上的仙人,宁凡眼中却满是蔑视,隐隐地,更有一丝不甘。

  他第一次痛恨自己的弱小,若非如此,他岂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被人谋害,差一点就死在欢合宗了!

  “仙人之物,我不屑!”

  宁凡伸起手,胸中似有无法宣泄的怒气,想要将玉锁狠狠丢掉,却忽而收了手,沉默。

  终究是这锁救了自己的命。错的不是法宝,而是滥用武力的神仙。自己对法宝撒气,算什么。

  “还是先逃走吧!趁着天未明,应该逃出欢合宗!我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宁凡站起身,随手扯下殿中黑佛像身上的道衣,穿在身上,用于遮体。而后蹑手蹑脚走出合和殿,这个时辰,欢合宗的女魔尚在休憩、练功,只有零星弟子守山,谁都想不到,被折磨得半死不活的宁凡,居然还有力气逃跑。

  宁凡一路摸黑而行,他躲在后山小路旁的树后,他屏住呼吸,如野兽般小心,只差一步,便能顺着后山小路逃下山了。

  下山的路,就在眼前,他在小路尽头,却心生犹豫,顿住了脚步。

  他忽然想起了纸鹤,那个救他的少女,似乎就叫这个名字。

  没有纸鹤赠玉锁,他必死无疑。如今既然要逃,要不要带她一起走?那个纯真的女孩,似乎也是被抓来欢合宗的。

  但,若是折路而回,可能会被守山弟子发现,失去逃跑的机会。

  要回去寻找那个小丫头么…

  在他犹豫之时,整座离梦山,猛然震了一下,轰响声中,山体几乎坍塌。

  而后便有一道张狂的怒笑声,随之响彻整个欢合宗夜空。

  “好你个欢合宗!敢杀老子的人,煞九幽,给老子滚出来!”

  轰!

  又是一声巨响,离梦山摇晃地更猛烈了。

  宁凡抬头,不可思议地发现,此刻夜空之上,圆月之下,居然有一个黑袍老者踏天而立,飞在空中。那老者周身魔气滔天,俯视苍生若蝼蚁,那是何等震撼人心的眼神!

  那老者五指每每一按,便有浩荡的天地之力传开,使得整个离梦山晃动不止。

  此人的出现,惊动了整个欢合宗,灯火霎时齐明。无数女修慌乱出门探查,一见踏天而立的老者,俱是花容失色。

  “踏天破空,融灵老怪!竟是融灵老怪上门滋事!”

  修真界之中,修真等级分为七重境界:辟脉,融灵,金丹,元婴,化神,炼虚,碎虚。

  第二境界的融灵高手,已经能够挣脱天地束缚,踏天而立。

  欢合宗在越国,属于末流修真门派,宗主煞九幽,也不过是一个辟脉十层的女魔罢了,哪里惹得起融灵老怪!

  想不到,今日竟有融灵老怪打上山门,这下麻烦了!

  煞九幽站在地面,她是无法腾空的,甚至在老魔威压下,连站立都有些不稳。她美眸含煞,内心飞转,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如何得罪了眼前的黑衣老魔。

  “前辈,你说我欢合宗杀了你的人,实在荒谬。妾身自知修为低微,捉鼎炉,御男子,从不敢捉修为高的,怕的就是得罪惹不起的人。妾身绝没有杀害你的手下,还请前辈明察!没有证据,切莫冤枉好人。妾身的道侣,可也是越国一名融灵高手,未必就怕了你!”

  煞九幽语带威胁,但她的话,只换得老魔怒笑。

  “妈了个巴子,你杀了老子的人,还敢威胁老子!还跟老子要证据?哈哈!老子杀人,何需证据!老子还会冤枉你不成!碎丹鼎,给老子砸,狠狠砸!”

  老魔一摆手,从腰间储物袋中取出一个小鼎,六角八棱三足,黑气冲天。

  他二话不说,祭起小鼎,一掐决,小鼎迎风而长,顷刻化作百丈巨大,轰隆一声,重重砸落在欢合宗山巅。

  一时间,半个山巅被一鼎轰平,烟尘漫天,碎石乱溅。

  “早看这群乌烟瘴气的娘们不爽了,既然撞上了,便全杀了吧!”

  老魔再一指鼎盖,鼎中顿时传出龙吟声,震耳欲聋,转眼间更有九条漆黑火龙爆冲而出,凶光毕露,在欢合宗肆意杀人。

  但凡被黑火龙咬到的女修,皆是惨叫一声,顷刻便黑火焚身,被生生焚作飞灰。

  煞九幽花容惨白,她想不到,这黑衣老头竟这么狠,一言不合便敢胡乱杀人,此人魔性未免也太重了吧!

  她终于从这黑鼎,认出了老者的身份。

  “碎丹鼎,韩元极,你是鬼雀宗的韩、韩老魔!”煞九幽的口气,竟有几分畏惧。

  容不得煞九幽不惧,鬼雀宗,韩元极,凭借碎丹鼎与黑龙魔火,曾以融灵后期的修为,怒斩一名金丹老怪,威震越国!

  此人,可是越国魔道十大高手之一,纵是是自己的融灵道侣,见了韩元极也要躲得远远的,根本惹不起此人!

  该死!该死!难道自己真的不小心杀了韩老魔的人!

  这韩老魔生平最是护短,若真是如此…今夜欢合宗怕是要灭宗了!

  仅数个呼吸,欢合宗女弟子便死了一半。但煞九幽已无心关心,只咬牙寻思着脱身之策。

  宁凡内心巨震。他的心头,印下了圆月之下,韩老魔踏天而立、屠宗灭门的身影。

  好强!真是太强大了!

  没有实力,自己便受人欺辱,而一旦有了实力,便可踏天而立,俯视苍生!

  这便是修真界的法则么!

  宁凡心头激荡,有朝一日,他也想凌立于万人之上,踏天而立,唯有如此,才能不受欺压!

  “不对,现在不是感慨之时!”

  宁凡感慨之后,这才面色大变。他想起这老魔,可是来灭人宗门的。他定会杀光所有女修,纸鹤会不会被一并杀死?

  “得带她走,她和这些女魔头不一样,不能让她被这个老魔误杀!”

  下山的路就在眼前,可宁凡却冒着生命危险,转身跑回欢合宗。这一步,一个决定,将彻底改变他的一生;这一步,这一个选择,也正凸显出他性格当中的偏执与不同。

  如今欢合宗已乱成一片,无人注意宁凡。他左拐右拐,搜遍数十弟子房,才在一个房内,找到纸鹤。

  纸鹤躲在墙角,脸蛋惨白,瑟瑟发抖,而她面前,几个女弟子惨死一旁,被烧成飞灰,罪魁祸首,是一只狰狞的黑火龙。

  “救我,大哥哥救我…”纸鹤看到宁凡进来,悲戚求救,她已被黑火龙逼至墙角。

  但,迟了,她才刚刚求救,黑龙已张口火口,朝纸鹤狠狠咬去。

  “小心!”

  千钧一发之际,宁凡手无长物,心急如焚,病急乱投医,下意识便将玉锁全力掷出,砸在黑火龙的龙头之上。

  此锁总算是法宝,应该能稍微阻挡黑龙吧。

  一锁砸上龙头,宁凡看也不看结果,一把拉起惊惶无措的纸鹤,飞速朝门口退去。

  他可没指望自己一锁能砸死黑龙,但让他惊奇的事发生了。

  被玉锁砸中的黑火龙,竟是发出一声冲天惨叫,化作一道黑色火光,被玉锁吞噬吸收。同时,青色的玉锁上,再次多出几道灵动的血线。

  “好、好厉害!”纸鹤大眼睛忽闪忽闪,冒着星星,被宁凡击杀火龙的一幕震到了。

  宁凡捡起玉锁,他之前只道玉锁是法宝,却不知道玉锁厉害如斯,可一击灭杀如此骇人的火龙。

  此处惊变,无人知晓,煞九幽不知,满山女魔不知。但原本踏天而立、张狂大笑的老魔,却面色一变,皱了眉头。

  “九道火龙,死了一个,怎么可能!”

  他神念一扫,感知遍布整座离梦山,在火龙死去的房间,仅有宁凡与纸鹤两人。

  “一个辟脉一层小辈,一个凡人女娃娃,他们能灭我火龙?等等,这是!”

  老魔的神念,扫过宁凡,没有看出玉锁的玄妙,却发现了宁凡体内的玄机。

  “这个小辈,竟是阴阳魔脉!好,太好了,嘿嘿,想不到此行竟有意外收获!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哈哈哈!”

  此刻灭不灭欢合宗,已无所谓。韩老魔的心头,升起了另一种心思。

  他张口一吸,收回余下八条火龙,又召回黑鼎,袖袍一招,狂风大作,直接将一片片弟子房掀塌。

  其下,露出数个躲藏的女修,以及拉着纸鹤、正欲逃跑的宁凡。

  “灭我火龙,还想跑?”老魔嘿嘿冷笑,一个健步,化作黑影,已闪掠到地面,出现在宁凡身旁,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小子,杀我火龙,你想怎么死!”

  老魔杀气全放,有如实质的杀意下,宁凡只觉五脏六腑都碎裂渗血。只需老魔掌力一吐,自己必死无疑。

  “他要杀我!”宁凡眼中本能闪过惧色,但旋即,这抹惧色便被其生生压下。

  他与人为善,却遭人谋害,受人欺辱,如死过一次,骨子里,已有了一股狠性。

  眼前的老魔头问他想怎么死,但他宁凡,凭什么要死!

  “我想你死!”

  宁凡挥起玉锁,便朝老魔天灵狠狠砸下,老者却躲也不躲。

  那玉锁可以轻易砸死黑龙,砸在老魔头上,却毫发难损,只发出金铁撞击的声响。

  那老魔被宁凡攻击,非但不怒,反倒仰天大笑。

  “好,好,好!小子不错,有一股子狠劲,有修魔的潜质!”

  老魔笑容一收,杀气一收,神色却忽然一肃。

  “小辈,想不想做老子弟子。看你阳气有亏,应该是给合欢宗的娘们当鼎炉了,破了元阳。虽说可惜,但也无所谓。只要你点点头,做老子弟子,老子帮你平了欢合宗,更传你一身道统,你,可愿!”

  “我不愿!”宁凡倔强地反驳。这韩老魔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他可不想拜这样一个师父。

  “不愿?哈哈,老子收徒,还管你愿不愿意!你再敢说个不字,老子把你身边这个小娘们,剥光衣服,拿回魔宗给人当鼎炉!老夫给你三息,不点头,你定会后悔!”韩老魔狠辣的目光,落在纸鹤身上,纸鹤吓得一哆嗦,躲在宁凡身后。

  “一!”

  “二!”

  若数到三,韩老魔真敢剥光纸鹤!他是大恶人,他什么事不敢做!

  “等等!”

  宁凡咬咬牙,看了身后神色恐惧的纸鹤一眼,拳头紧握。

  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太弱小了,若拒绝韩老魔的要求,纸鹤会死,他,也会死!

  “我答应,做你的徒弟!”只是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收我为徒,是你一生做的最大错事!宁凡咬咬牙,终究点头。

  “好!识时务,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