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章 幽婚

作品:大宋地仙|作者:炎炎术士|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3-18 17:21:18|下载:大宋地仙TXT下载
  北宋重和元年,公元一一一八年,农历七月初二,临近京畿重地的登州,依旧处在盛夏的季节中,这里气候温暖舒适,一切显的欣欣向荣。

  可是,与之不同的是,登州通判宗泽的府邸,此刻却弥漫着一股愁云惨淡的气氛,此地既显压抑又显凄凉。

  早年间已痛失长子的宗泽,今天,又不幸的失去了自己的嫡孙,那个已故长子留下的唯一血脉——宗炎。

  这对这位年近花甲的老者来讲,又是一次沉重的心理打击,一贯雄姿英发的他,这次,也终于扛不住了,病倒了。

  此刻已然深夜,那早已布置成灵堂的宗府大堂内,白纱幔帐随风飘舞,条案上一盘盘的贡品周围,雪色香烛上的火苗,不安的晃动着,耀映着大堂正中的那一口孤孤单单的棺材,这里,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然而,在这以白色为主的灵堂的一角,却诡异的布置着一座喜堂,这里,红桌红椅红地毯,墙上,还贴着一面大大的“喜”字。

  一位身着大红色婚袍的少女,正侧身盘坐在喜堂的红地毯上,其身前,稳稳的矗着一尊白瓷的火盆,其身侧,整齐的堆着好几落折好的纸钱,那原本蒙在她脑袋上的红盖头,此刻,正静静的躺在那堆纸钱边上,显的十分扎眼。

  这时,面无表情、双目呆滞的她,默默的从身侧捏起一张纸钱,轻轻的投入火盆之中,在这张纸钱将近烧完时,她就又机械似的捏起另一张纸钱,并再次扔进火盆中,整个过程,她似乎毫无情绪波动。

  这位穿着一身大红色婚袍的新婚少女,名字叫做谢紫涵,今年刚刚十五岁,她比她那躺在棺材里的十六岁的小小相公宗炎,还小上一岁。

  她本出身于官宦人家,其父是一位七品的小官,前些年,她的父亲因一小事得罪了当朝权贵蔡京蔡太师,于是,她们家也就理所当然的家破人亡了,她也随之沦落到登州教坊司成了一名歌姬。

  幸运的是,她被发配到的教坊司与其父亲的流放地都是登州,所以,这对亡命父女,在各自漂泊了一段时日后,终于又在这里团聚了。

  然而,几天前,她那倒霉的父亲,却突然感染风寒病死了,这就让因父女团聚而刚刚高兴了没几天的谢紫涵,直接精神崩溃了,随之,她也就没了活下去的意愿了。

  死前,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好好的把自己的父亲给安葬了,不至于让其老人家曝尸荒野,只要有人能实现她这愿望,她什么都愿意付出。

  正巧,死了嫡系后裔的宗家,今日愿出重金作聘礼给那宗炎举行个幽婚,让其在黄泉路上不再寂寞。

  于是,已经生无可恋的谢紫涵,就以“卖身葬父”的名义,主动来报名了,而她这行为,却惊到宗家人了。

  因为,家风正派的宗家之人,本打算找一名近期死去的女子与自家薨逝的宗炎举行幽婚的,这样的话,能做到两全其美,可使两鬼在阴间都不寂寞。

  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个活人主动找上门求嫁死人,这就让宗家人就有些为难了,他们可不想耽误人家姑娘的人生,使其一辈子跟着个“鬼”过日子。

  可是,碍不住这谢紫涵执着的苦求,最终,连番劝说都没劝退对方的宗家人,勉强答应她了,并且,身为宗家家主的宗泽,承诺对方,将来会把她当成自己女儿一般照顾,永远不会再让她受苦。

  而宗家之人不知道的是,早就不想继续活下去的谢紫涵,是打算在自己父亲下葬后,就一头撞死在那“小相公”的棺材上的,她这么做的目的,既是寻死,也是为了报恩,她想让这场婚姻成为实打实的死人与死人之间的幽婚,再无异常。

  谢紫涵知道,自己的“相公”宗炎,是要两天后下葬的,而宗家承诺,明天就让自己父亲风光大葬,那么,今夜,就是自己作为活人的最后一夜了,明天……

  再说幽婚这种事,最早出现在汉代之前,最盛行的时代就是宋朝,宋朝人对举办幽婚的态度,就像其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大事。

  就在谢紫涵一张一张的烧着纸钱,烧到自己有些困乏,脑袋开始昏昏沉沉时,突然,她听到了一阵细微的“咯嗞,咯嗞”的异响。

  那声音,就像是有人在缓慢的挪动桌子时,桌腿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响,又像是那种老鼠在啃噬木头时发出的声响,这声音既细微又绵延不断,听着很是烦人。

  正当面无表情的谢紫涵,仰头扫向那怪声的发源地时,突然,她被惊的愣住了,她的脸上,第一次有了表情,那是一种惊恐至极的表情。

  她的双眼,瞪的浑圆,瞳孔在不停的震颤着,嘴巴也微微的张开,下嘴唇抖的频率极快,快到都颤出虚影了。

  之所以谢紫涵会有如此反应,是因为,刚刚那瞬间,寻找怪声发源地的她,骇然的发现,那声音,是源自自己身侧的棺材上的。

  甚至,目不转睛的盯着棺材看了半天的她,发现,那厚重的棺盖,正在一点儿一点儿的朝着旁边挪动,那怪声,就是棺盖摩擦棺体产生的异响。

  面对如此异象,谢紫涵已经被吓到浑身僵硬,动都动不了了,连叫喊的力气都没了,尽管她早先已经下定必死之心了,但是,面对如此恐怖的景象,身为女孩子的她,依旧表现出了她那柔弱的本能。

  就在谢紫涵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润了润嗓子,准备发声喊人时,突然,“咣当……”一声闷响,那口几十斤重的实木棺盖,从棺体上掉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随即,一名套着一身紫色寿衣、脸色蜡白的少年,猛的从棺材里坐了起来,起身后,他边大口喘气,边沉声骂道:“我类个去,差点儿被闷死!”

  没错,从棺材里坐起来的就是“死者”宗炎,“死掉”一天的他,“又”活过来了。

  死而复生的宗炎,刚坐稳,其视线就扫到了那瘫坐于地、表情惊骇的谢紫涵,在观察到对方身上的那套大红色的婚袍后,他蹙眉问对方道:“您这是在拍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