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263章 ·牵扯颇多

  穆卿忱披着暗红色的外袍,身着米色的中衣,靠在廊道旁的红柱上。

  他看着眼前景色,那本明亮的眼神蒙上了一层灰雾,神情有些黯淡。

  廊道另一边。

  “哎。”

  卿倾道,“叹什么气啊?”

  “他已经长大了,只是他从来没有变过,还是和以前一样。我是怕他用情太深,那些......”

  “哧,不用瞎操心,他和那姑娘......”卿倾顿了顿,语中带着释然和调侃,“有他们自己的故事。”

  “......下雪了。”

  下雪了,穆卿忱抬手,雪花落到了他的手上,化开。

  他握拳,眼帘微微垂下,心道,放弃是不可能的……

  卿宋说子箫是自己跟他们走的,那人还称呼子箫大人,也就是说,子箫她应该不会有事,至少暂时不会有事。

  “夜松。”穆卿忱道。

  雪花被风拂散,一道人影出现在穆卿忱面前,他恭敬的道,“公子。”

  穆卿忱眼睛瞟过卿倾和苓姨适才聊天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人了。他微微仰头看着天空,道,“去查……”他顿了顿,似乎在回想些什么。

  夜松见穆卿忱许久没有开口,不禁抬头询问道,“公子要查何人?”

  穆卿忱眯了眯眼睛,道,“重霄王江九霄身边的人,细查那个叫天权的。”

  “是。”说完,他便离开了。

  穆卿忱眉头紧蹙,没有松开半点儿,半晌,他紧了紧肩上的外衣,朝远处走去。

  *

  沉重的铁枪在空中划开一道道风痕,发出了整齐的声响。

  穆卿忱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与他平时相比,锋芒毕露,他斥道,“让开。”

  几人身着劲衣,身型伫立,最前面的人不卑不亢的道,“公子您不可以进去。”

  穆卿忱气息一放,仿佛一股强风拂过,那些人的衣角皆掀开些许,而他们交叉横在穆卿忱身前的长枪却没有移动分毫。

  他们在穆卿忱的武力震慑下仍然答道,“公子,没有指令,您不能进去。”

  气氛剑拔弩张,倏然,一道声音传来,“穆卿忱。”

  几人收了武器,齐声道,“大小姐。”

  他们口中的大小姐就是卿倾了,她是玄门门主,仅有这些自家的护卫还是会唤她为大小姐。

  穆卿忱收了力,有些意外的看到了卿倾旁边的人,愣了一下然后叫了声,“爹?!”

  穆诚应是贴了人皮面具,并非是他自己的长相,所以那几人才没有认出来。

  穆诚道,“阿忱,那位事情爹都知道了,你先与我过来。”

  穆卿忱顿了顿,却没有挪动半步,他脸上的惊讶退去,剩下的仅是执着与严肃,似乎穆诚要是阻止他,他连他爹都能打。

  穆诚看着穆卿忱,仿佛看到了年轻的自己,有些无奈的道,“与那人有关。”

  此刻,那人是谁,不言而喻。

  同时,穆卿忱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爹似乎是见过子箫的。

  *

  “爹。”

  “莫急,先喝口茶。”

  穆卿忱真的很想翻个白眼,因为他知道,这句话,仅有莫急是对他说的,而后面那‘先喝口茶’,是对他娘亲说的。

  终于,待得穆卿忱耐心就快被消磨殆尽的前一刻,穆诚终于开口,道,“阿忱,凡事莫急,爹是不是常与你说?”

  “爹,若是现在面对这样的事情的人是你,你不定会做的比我好。”

  “......”穆诚默了片刻,然后叹了口气道,“阿忱,这件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

  “不,这件事情非常简单,我只要子箫。”

  穆诚看着在某些方便似乎比他更轴的儿子,又一次无奈的叹气道,“这事情急不得,你且听爹说。”

  “......”穆卿忱抿了抿嘴,他想了想,就算他进到了那里,要想从那人的嘴里撬出点什么还要花时间,不如听爹说说什么。显然,这件事情当真与他想的还要复杂,至少,从卿倾的表情上看,她似乎也不清楚穆诚要说些什么。

  “这事情,与你娘当年的事情也有关系。”

  穆卿忱心中震惊,却也与他原本所想相差无几。当年的事情,是他爹心中剔不去的刺。

  卿倾安抚的看了穆诚一眼。

  “爹本不应该与你说这些,但是,那个人都已经出现了,甚至,还是与你产生了剪不断的缘啊。”

  “还是?!”穆卿忱敏锐地抓住了穆诚话中的歧义。

  “不错,为何当初你娘与我都不愿意你涉足朝政便是想让你离这劫远些,却不想,这些都是逃不掉的。”

  “爹,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穆卿忱有些急了。

  卿倾瞧穆诚好像还是难以开口,她道,“那孩子才是巫蛊族真正要找的人,而且,你爹可能比我们更早知道,那孩子是个女孩儿。”

  “是这样吗爹?”

  “在南昭之争时,我曾见过江九霄那孩子,她当时也不过才六虚岁。但是,偏偏乱世祸星降到她的身上。我从不信这些,可是,在一个孩子身上,我看到了久征沙场的戾气,我不得不信。她没有下战场,却引领了那场战争的胜利。”

  穆卿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保持冷静的道,“爹,若当时是你,你有几成把握赢。”

  穆诚道,“我没有办法说,因为,在那场战争中,因为江九霄的到来,引来了禁域的势力。”

  “什么?!他们当时就出现过?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子箫似乎对这件事情没有印象?当然,也不排除是因为子箫她没对他提过。

  “准确的说,江九霄的到来,是那些人的预料之中。而你娘当年,是被他们‘误伤’。他们想要看看,他们一直在等的人,究竟能到什么程度。甚至,他们可能仅仅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却从不知道她是江九霄。”

  “......”

  “这不仅牵扯到巫蛊族,还有天命一族。更牵扯到各国的秘辛。”

  “天命一族又是什么?”

  穆诚摇摇头道,“不清楚啊。”

  “爹,”穆卿忱眯了眯眼睛,看着穆诚道,“你还有事没有说,你在瞒着什么?”

  穆诚失笑,然后带着释怀而又莫名的情绪道,“这一切,都是我的父亲临终前说的。”

  穆卿忱从未在自己父亲口中听到过自己爷爷的事情,甚至也没有人提过,府中也没有灵位。

  “当时,还有先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