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068章 追杀

作品:我老婆是花木兰|作者:最后的烟屁股|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12-06 16:11:42|下载:我老婆是花木兰TXT下载
  宋将谭金虽然出生贫寒,但却是真正从战斗中学习并成长起来的将领,没有系统学习过兵法战策,但他作战经验丰富。

  在萧斌率宋军主力向西撤退之后,谭金并没有带着五千人马在城下等死,他很清楚在城下迎击五千乾军骑兵只怕是一个照面就会被击溃。

  想要尽可能拖住乾军骑兵,为主力大军撤退赢得更多的时间,那就必须先保住这五千人。

  留给谭金的时间只有一个时辰,他的选择不多,首先要离开江夏城下,不能在第一时间被城内守军冲出来攻击到;其次,必须要找一个便于防守的位置重新布阵。

  西北方向五里之外有一片地势稍高的小土包,这是谭金唯一能够选择的位置,做出决定之后,谭金毫不犹豫立即率军前往,但大军撤退时不慌不忙、整齐有序。

  站在城楼上观察的司马楚之见状也知道就算出城追击也讨不到太大的便宜,如果宋军在前方设下埋伏与,只怕不但无法建功,反而还会损兵折将,因此没有追击。

  谭金的五千人马才赶到小土包占据有利地形,这边的动静就被乾军骑兵的前方侦骑探哨发现了,他们毕竟占据高地,想不被发现都困难。

  这里虽然距离通往江夏城的官道还有一些距离,但因为这里是这附近唯一的地势较高之处,所以首先被乾军侦骑探哨列入为侦察目标。

  此时司马楚之也派出侦骑从城内出来探查消息,得知谭金的五千人马占据了小土包,就猜到谭金的目的是要拖住乾军骑兵,给宋军主力撤退赢得时间。

  对敌情的情况探查清楚之后,司马楚之立即下令派人出城去把宋军丢弃的辎重全部搬进城内。

  乾军五千骑兵很快就到了谭金五千人马所占据的小土包附近,一个斥候前来报告领兵将军魏无病:“启禀将军,根据探查,宋军主力两万五千人已向西撤退,看样子是打算渡过汉水撤往竞陵地区;但他们留下五千人阻击我军,目前这五千人就驻扎在这小土包上,领兵宋军叫谭金!”

  “是他?”魏无病眉头一挑,他对谭金的名声略有耳闻,尽管他和谭金各为其主,分数不同阵营,但双方都出身贫寒,他对刘宋军中年轻一辈的武将也略有研究,这个谭金就是其中一个让他很重视和佩服的一个。

  不同的是,在乾国,寒门出身的人有更多的机会出人头地,遇到的阻力也小很多,在刘宋就不同了,士族豪门把持着官员武将晋升之路,出身低微的人很难爬到更高的政治舞台。

  魏无病从小家境贫寒,是地地道道的最底层的农人家庭出身,人们说某人是寒门出身,可不是说这人是真正的平民百姓,他还是有门第的,只是贫苦而已,像魏无病这种连门第都没有。

  魏无病是早产儿,从小就体弱多病,父早死,靠母亲独自一人拉车长大,在这个时代早产儿能够正常长大的很少很少,他能够长大成人也是福大命大,因为担心他长不大,他母亲就给他取名叫无病,希望他一生无病无灾。

  魏无病是不幸的,家里兄弟姐妹五个,他是最小的,母亲独一人无法养活他们兄弟姐妹,他在六岁那年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母亲把他过继给一个老鳏夫猎户做儿子。

  猎户用肉食和山中药草给他调养身体,教他武艺和箭术和狩猎之术。

  长大到十八岁,正值乾国兵院进行第二次招生,魏无病报名参加了考核,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兵院初级班。

  兵院前两届都是连续两年招生,但从第三届开始就是每隔三年招生一次,招生的人数大大减少,资源集中起来使用,尽管培养的军官将校少了,但从兵院出来的每个学员都是人中之龙,魏无病这个平民子弟幸运的赶上了兵院大幅度对民间招生的最好时代。

  而自从那以后,兵院直接从民间招生录取的人数越来越少,大多数都是从军中精锐士兵中录取。

  “走,咱们过去看看!”

  在魏无病的率领下,五千骑兵以极快的速度飞奔至小土包附近,小土包上的宋军在谭金的部署下已经占据了有利地形,别说是骑兵,就算是步兵想要轻易攻上去也是很困难的。

  魏无病坐在马背上观察了一下,拿出一张地图研究了一番,抬头说道:“这谭金果然有点道行,这附近就这么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咱们想要以五千骑兵击溃他五千步兵还是别想了!”

  旁边副将说:“将军,陛下给咱们的任务是以骑兵攻击之犀利尽量解决更多的宋军有生力量,若咱们被拖在这里,只怕完不成任务啊!”

  魏无病笑道:“谭金以为我会跟他耗在这里就大错特错了,他选择的这个位置对于骑兵来说的确是易守难攻,但这里不是交通要道!你带一千人留下来牵制谭金这五千步兵,本将带剩下的四千骑兵绕过去追杀宋军主力,你觉得如何?”

  副将抱拳:“末将认为可行,谭金若下山跟末将决战,末将可不会跟他硬碰硬,到时候定要让他知道咱们乾军骑兵是怎么打仗的!”

  “那好,这里就交给你了!来人,传令下去,第一千骑队留下,其他各千骑队随本将绕过此处继续追击宋军萧斌大军主力!”

  乾军分兵的动作被小土包上的谭金看得一清二楚,他知道这下麻烦了,怪只怪这地方一马平川,没什么易守难攻的交通要道,而萧斌又下令让他阻挡乾军骑兵,不许他后撤。

  “将军,乾军分兵了,这可如何是好?”副将脸色忧虑的看着谭金。

  谭金脸色一脸变了数次,语气坚定的说:“乾军大将这奉命是看不起我等,只留下千余人牵制我五千人,真当我们这五千兄弟都是软柿子吗?传令下去,准备冲下去,先给这留守的一千乾军骑兵一个下马威!”

  “诺!”

  不消片刻,土包上就传出了隆隆战鼓声,在谭金的亲自统带下,五千宋军自土包上向下方的一千乾军骑兵冲过去。

  “杀——杀啊——”

  五千宋军披甲执锐,携带阵阵喊杀声从土包上冲下来,颇有漫山遍野、草木皆兵的气势。

  下方乾军骑兵副将一看,一拉缰绳,调转马头就大喊:“撤——”

  骑兵若要跑,步兵又如何能追得上?眨眼之间,一千骑兵就散去殆尽。

  等谭金带着人马冲下土包发现这一千乾军骑兵已经远去,追肯定是追不上的,接下来要何去何从呢?

  经过一番思考权衡,谭金下令顺着魏无病所统带的四千骑兵离去的方向追上去,至于能不能追上就另说,总不能让魏无病带着这四千骑兵攻击萧斌大军的后背吧?

  “跟本将军向西追,全速前进!”

  在谭金的命令和带领下,五千宋军跑步前进以最快的速度向西追击。

  “将军,这样做太危险了,倘若那一千乾军骑兵追上来,我们怎么办?”

  谭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咱们的任务是确保主力的后背安全,绝不能让乾军骑兵追上主力!”

  只过了半个时辰,乾军副将就带着一千骑兵追上了谭金的五千人马。

  负责殿后的幢将派人过来报告谭金:“将军,那一千乾军骑兵追上来了,距离我军后队只有三里了!”

  该来的始终躲不掉,谭金早有心理准备,他对参军周乐下令:“周参军,本将给你三个幢一千兵马,你去断后,阻击追兵!”

  周乐心里老大不愿意,以一千步兵阻击一千骑兵,若是不占据有利地形,断后阻击的任务就是十死无生,放眼望去,这附近哪有什么利于防守的地形?全部都是一马平川,这不是让他和这一千人马去送死吗?

  “将军,末将没有把握能把追兵拦下来啊,您看看周围的地形,这仗怎么打?只怕乾军骑兵冲上来,一个冲锋就能把一千人给冲垮!”

  谭金脸色难看,他也是没有办法,手底下没有得力的帮手,尽是一个酒囊饭袋,若是让一个幢将领兵,资历又不够,只怕难以服众,指挥不动也是白搭,这周乐虽然是一个来混资历抢功劳的人,但其好歹还有一些背景,兵将们不会不听从命令。

  “怎么,你敢抗命不遵?”

  “不时,将军,不时属下不遵军令,属下真没有这个本事啊!”

  已经没有时间争执了,谭金增加了筹码:“再多给你五百人!”

  “不行啊,真的······”

  “两千人,这是本将军的底线,你若不接令,军法从事!”

  两千人就能挡住一千乾军骑兵吗?乾国养一个骑兵的费用能养四个步兵,若是两千步兵能挡住一千骑兵的冲锋,乾国人是不是疯了,要以这么大的代价发展骑兵?

  周乐心里早就把谭金的祖祖辈辈都骂了一遍,可他也是没办法再拒绝了,若再决绝,谭金一发狠下令把他砍了,那才死得冤枉。

  “好,就两千人,属下领命!”

  谭晶当即下令调拨两千人归周乐指挥,并告诫他:“最少挡住这一千骑兵两个时辰,若提前撤退,军法从事!撤走之后,你们不必前去与我汇合,自己想办法渡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