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01 西郊古墓

作品:龙图案卷集·续|作者:耳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8 01:10:04|下载: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
  年关将至,在黑风城待了差不多快一年的众人,终于是在落下第一场雪之前,回到了开封。

  赵普率领他营中诸将浩浩荡荡入城,红毯铺地百姓夹道欢迎,平静了一段时间的开封府,终于是又热闹了起来。

  灭恶帝城一战赢得漂亮,至此边关稳固,西域太平。再加上寻回火龙金,接来银妖王,即打了胜仗又赚了银子,人财两得的赵祯,自然是心情舒爽。

  本来按赵祯的性格那肯定是要大庆三天大宴群臣可劲儿折腾一下的,不过诸位大英雄武功再高那也是肉体凡胎,黑风城跑一趟开封府好几百里地,舟车劳顿疲惫难免。且有阵子没回来了,有的要回家见父母,有的要回太学念书,有的要回衙门述职,还有的要回家数银子,总之就是各有各忙。

  作为一个体贴的皇帝,赵祯让大家修整十日,养一养精神,妥了再来宫中赴宴,到时候他要封赏众人的。

  于是乎,车马队伍进了开封城,走完了红毯跟街坊领居打完了招呼,众人就都散了,各回各家。

  赵普这次把四大主将都带来了,先带了四个兄弟去王府见太皇太妃,再去欧阳将军府看干爹。贺一航和龙乔广虽然少回开封,但城中都有各自宅邸,要安顿一下,之后可能还会有各部的官员来拜会,事情也是不少。

  霖夜火也跟着来了,火凤堂在开封府买了几趟宅子建了个火凤庄,离邹良的将军府还挺近。一些之前被火凤堂收并的小门派都开了武馆镖行什么的开始收徒弟。火凤堂那几个副堂主也想得挺明白,他们家堂主既然死活不肯离开开封,那就把活儿堆到开封去让他干。

  火凤抱着胳膊在火凤庄门口吐槽了一下庄园不够华丽、院墙不是红色、门口镇宅的凭什么是麒麟不是狗之后,就被他家副堂主夙青一脚踹进了门。

  白玉堂半道就被白福给劫走了,据说白府库房都堆不下了,账本堆了几柜子,五爷一脸不爽别过展昭先回白府数钱去了。

  本来,白玉堂想让银妖王殷候都跟天尊一起住到白府来,不过妖王似乎对开封府很感兴趣,并不排斥住在衙门里。

  天尊也数落徒弟,“你一年四百天都在开封府,要这座白府干嘛啦?干脆烧掉,也省得一天到晚要回家数银子影响你养猫!”

  五爷还真认真考虑了一下,莫名觉得天尊讲得很有道理。

  太师府门前,太师早带着几位夫人等着了。

  多日不见,庞煜晒黑了不少,太师瞧着儿子怎么看怎么顺眼,欢欢喜喜接回家吃饭。

  太学其他学生也各自回家,林霄提着几坛西域好酒,回太学找林夫子去了,赵兰也被戈青接回了皇宫。

  “家属”们都离队之后,展昭和公孙带着老的小的好几位,终于是回到了开封府。

  开封府门前,包大人和包夫人等了许久了,包延背着个小包袱下了马车冲向爹娘。

  包大人眉开眼笑,展昭鉴定了一下,许久不见,大人好似又黑了点啊。

  公孙父子从西北带来了大量的药材,先送去诊堂。

  说到诊堂,原本开封府门口一个铺面,公孙在里面给人看病,开封城里几位跟公孙关系很好的名医也回来坐诊。

  公孙去西北之前,给开封城中一个大米行家的少东治好了顽疾。这米行老板陈员外膝下就这一个宝贝儿子,小公子还是个大才子,突染顽疾之后就卧床不起,经过公孙一番治疗,如今鲜灵活跳已经能去太学念书了。陈员外想感谢公孙,但公孙是开封主簿也不能送银子,于是他索性将诊堂旁边的几家铺面全买了下来,扩建了医馆,请了好些郎中帮护。

  公孙这次回来瞧见吓了一跳,不过也好在铺子扩大了,不然药材真放不下了。

  小四子和公孙安顿了一下之后就忙着到铺子里存药了,为此,小良子很不满,医馆要多请点人才行,不然槿儿更忙了没人陪他玩儿了。

  包大人与银妖王相互问候了一番,亲自引着妖王进开封府。

  展昭那座喵喵楼隔壁,包大人早令人收拾出了一个僻静清幽的院子,给妖王和天尊殷候居住。

  展昭照顾几位老人家,帮着卸行礼收拾屋子,忙前忙后的。小五围着展昭直转,幺幺飞上喵喵楼顶扑扇着翅膀,看到了熟悉的开封城全貌,它还欢快地鸣叫了几声。

  展昭还想一会儿带几位老人家去太白居吃个晚饭什么的,丫鬟小翠突然问他,“展大人,您不回房瞧瞧啊?”

  展昭眨眨眼,“喵喵楼?”

  几个丫鬟不知为何都“噗”了一声,让展昭赶紧回房瞧瞧去。

  展昭第一反应是,自己不在这阵子,那耗子不是又让人造了什么吧?

  带着小五先回院子,进院门之前,展护卫先探头瞄了一眼……院子里除了多了几盆盆栽之外,貌似没什么异样,没有加盖什么宝塔也没挖水池。

  摸了摸下巴,展昭带着小五溜达进院。瞄了一眼墙头,几只小猫蹲在那里,还挺面生,估计是他不在这阵子新出生的。

  到了门前,展护卫伸手一推门,小五“刺溜”一下就窜进门了。有阵子没回来,小五特别想念喵喵楼里自己那张柔软的大毛毯子,准备进去打个滚顺便伸个懒腰……

  可小五刚扑进去,就听到此起彼伏的一阵“喵”声响起。抬头一看,小五吓得转身就跑了出来,跟正进门的展昭撞了个满怀。

  展昭接住小五抬头一看,好么!喵喵楼成了名副其实的猫窝了,敢情他不在这阵子,大猫小猫都上这儿过冬来了,展昭大致扫了一眼,上百只猫,各种各样的都有。

  那群猫一见展昭回来了,欢叫着就扑了过来。

  ……

  天尊和殷候陪着银妖王参观开封府,妖王对隔壁的喵喵楼很感兴趣。

  三位老爷子一进门,就瞧见展昭被小五压着,身上一堆大猫小猫,正滚呢。

  好在几个小厮拿着两桶吃的进来,敲着碗才把小猫大猫引开。

  展昭挣扎着从猫堆里爬出来,顺便救出了自家百兽之王,到石桌边坐下,抚着胸口压惊。

  小丫鬟门跟展昭说,这一年,总也有猫来,大猫生小猫越来越多。前几天包大人已经发出榜文去了,想要猫的都递条子来,这几天衙役们按着地址挨家挨户去送,已经送走了一多半了。

  展昭还挺纳闷,“那么多人家要养猫啊?”

  “展大人,你想啊!这可是咱开封府衙门送出去的猫啊!”几个丫鬟叽叽喳喳,“那我们开封府的猫逮耗子是一逮一个准的!”

  殷候和天尊都乐坏了,展昭也觉得挺受用,边指挥众人赶紧送,送完赶紧扫尘,不然他家耗子不敢住了。

  就这么着,银妖王和天尊殷候在院子里边喝茶,边瞧着展昭满院子逮猫,

  ……

  一转眼,五天过去了。

  众人的生活渐渐都回归了正规。

  九王爷陪了他娘三天,就又跑去公孙的诊堂凑热闹了。

  小四子见有赵普来照顾他爹了,就和小良子一起去跟满慕华碰了个头。他带回来了钱添星给的星星糖配方,满记准备在过年的时候推出一系列的星星糖。据说俩小孩儿给满慕华讲了星星糖的故事,把个满记少东家感动得哇哇直哭,袍袖一挥,星星糖白送不要钱!

  银妖王还真去太学教书了,这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博古通今文采风流,每次他上课,连没课的夫子们都搬了椅子到门口坐着听。

  妖王每天早晨或者午后去给太学上一堂课,上完课天尊和殷候就来太学接他,要不然一起去吃个饭,要不然去喝个茶,或者约上小四子他们去戏园子听戏,又或者去南安寺找微尘无沙他们下盘棋,日子过得很安逸。

  展昭和白玉堂向来是家里俩老的开心他俩就开心,天尊和殷候如今更佛了,跟着银妖王满城溜达,跟俩小孩儿似的总也乐呵呵,因此展昭和白玉堂也心情好的不得了。

  ……

  众人回到开封的第六天,终于是下起了入冬的第一场雪。

  这天一大早,喵喵楼门外传来了“笃笃笃”三记敲门声。

  展昭已经起了,正洗脸,拿这块湿帕子边擦脸边一闪身,到门口打开门。

  五爷有点佩服地看着展昭,这猫,一边洗脸一边走路,身上还没湿!

  门打开,小四子穿着一条红色的小斗篷,在门口跺了跺沾了雪的小靴子,就跑了进来,先冲向小五。

  小五尾巴一勾,让小四子趴在自己毛茸茸的肚皮上。

  展昭看了看门外,好奇,“小四子,就你一个人啊?公孙和小良子呢?”

  小四子撅个嘴,“小良子跟九九去看考试了。”

  “考试?”白玉堂听着都新鲜,赵普还看考试?

  “哦。”展昭倒是想起来了,“是武状元的初试吧。”

  白玉堂倒是也挺有兴趣,“好看么?”

  “嗯……初试其实不好看,正试好看一点。”展昭道,“赵普估计是去选人的,这次军中来了不少人,应该都是这个目的。”

  “小良子说,今年来参试的考生比往年都多呢。”小四子拿了把梳子,给小五梳毛。

  “那你爹呢?”

  “爹爹挖坟去了……”

  小四子话出口,展昭和白玉堂都原地僵住不动了,两位大侠幽幽瞧着小四子——这不刚回来么?都没案子,先生又去挖什么坟?

  “是不是开封西郊那里的古墓?”白玉堂问。

  小四子点点头,“好像是呢,今天小馒头和小小胖他们一起去的,妖妖也去。”

  “开封西郊有古墓?”展昭惊讶,“没听过啊!”

  “我师父昨天买了个碗回来,是他相熟的古董铺子掌柜给他的。”白玉堂边穿靴子边说,“说是不久前有几个采石工人,在西郊的鱼心山上用轰天雷开石,谁知道一轰天雷炸出个山洞,洞里有一口棺材,棺材四周很多铜铁器,破罐破碗之类的。他们揣了些瓷器回来,卖给了掌柜的,掌柜的看不出来是哪个朝代的,觉得是假货。正好我师父和你外公路过,觉得挺好看就买了,只花了二百两银子。”

  展昭和小四子默默瞧着说得云淡风轻的白玉堂——耗子!二百两银子买个破碗,你这是嫌便宜么?

  “那究竟是假碗还是真碗啊?”展昭好奇。

  “尊尊说是真的,殷殷说是假的呢,他俩昨天一直吵到太学哦。”小四子说,“然后太学里夫子们也吵起来了,有些说是真的有些说是假的,然后爹爹对那口棺材比较感兴趣,所以说今天去挖坟呢。”

  展昭无奈,“你爹一个人去的啊?”

  “没呢,妖妖、尊尊和殷殷还有小馒头他们……”

  小四子越说五爷越觉得不妥,“就他们几个?那不把古墓都拆了?”

  展昭也觉得不是太靠谱。

  “还有小吕子呢,还有好多老夫子。”小四子笑眯眯。

  “小吕子?”展昭纳闷,“你又认识什么新朋友了?”

  “就……包包的好朋友么,爹爹的好朋友,很帅气那个总拿着罗盘的小吕子。”小四子给小五梳完毛,就拿着帕子去给一旁的幺幺擦鳞片。

  展昭想了想,“哦!司天监的吕大人是吧?”

  小四子点头啊点头。

  “那应该是吕林了。”展昭给白玉堂喂定心丸,“他也去的话,应该司天监和翰林院的人都去了,估计真是有记载的什么古墓了。”

  白玉堂点点头,“听着挺有意思。”

  小四子继续噘嘴,“我也想去呢,但是爹爹不让我去。”

  展昭想了想,“一会儿我去送猫的那家面馆也在西郊,不如顺道去瞧瞧?”

  白玉堂点头同意,小四子举手。

  展昭伸手把他抱起来,“当然带着你一起去啊,但是你可不准乱跑!”

  小四子点头啊点头,“嗯呢!”

  ※※※※※※※※※※※※※※※※※※※※

  人设延续《龙图案卷集》和《黑风城战记》

  ^—^我们继续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