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 1 章

作品:幼崽保育堂|作者:歪脖铁树|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19-12-05 17:46:56|下载:幼崽保育堂TXT下载
  结束了。

  燕洵的灵魂飘在半空,看着荒凉的地面。

  一个活人都没有,全死了;一个妖怪都没有,也都死了。地上血流成河,尸体堆积成山,有人的,也有妖怪的。

  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地球再没有活物,变成一颗彻彻底底的死星。

  曾经赖以生存蓝色的生命星球是被人类和妖怪折腾成这副模样,燕洵不知道哪里出错了,妖怪越来越强大,人类生存的越来越艰难,只能奋起反抗,他好不容易一步一步夺回被妖怪占领的地盘,到头来却是这样的结果。

  他不能接受。

  “我没有错,就算再重来一次我也会做同样的事!”燕洵发现自己的灵魂开始消散,就像其他早已消散的将士们一样。

  终于,他也要彻底消失了,真正的魂飞魄散。

  **

  头疼的厉害,记忆纷至沓来。

  自己没有死,而且还到了数千年以前。燕洵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半躺在一个小院子里,这里应该就是记忆中的鸿胪寺了。

  原主被骗来鸿胪寺翻墙看这次妖国送来为质的幼崽,结果刚翻上墙头就看到一头幼崽,当时便吓得掉下来,就这么去了。

  燕洵爬起来,发现身上没有很严重的伤,原主应该是被吓死的。

  是个很小的院子,两间正房,两边原本应该是厢房,年久失修都烂了,只剩下一堆废木料。一间正房开着门,里面坑坑洼洼有好几个土坑,墙壁潮湿,长着青苔。

  一间正房关着门,那些妖国来的幼崽应该就在那里。

  记忆中,人和妖不两立,只要见面必然不死不休。可燕洵记得‘自己’从墙上摔下来后,隐约间看到有几只妖怪过来帮他翻了身,身上一些小的伤口也都清理过,现在都已经不流血了。

  感觉有点怪,但燕洵发现自己并不排斥这样,或许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正房的门忽然打开,身上围着兽皮的汉子走出来,在离燕洵五步远的地方站定,手里拿着发霉的饼子往前递了递。

  “给我的?”燕洵指了指自己。以前见到妖怪只能打斗,活一个,或者两败俱伤,他还从未收到过妖怪给的东西。

  眼前的汉子脸颊两侧有类似龙鳞的纹路,显然不是人。

  “恩。”汉子点头。

  燕洵伸手接过饼子,发现汉子松了口气,不禁心中哂笑。小心翼翼的妖怪。

  “他们不是有意的,请你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汉子说话很慢,是很标准的官话。

  原主翻上墙头的那一刻,刚好看到院子里有几头小幼崽,其中一头是蛇身,但是长着人脸,而且还刚好发现原主看过来,原主跟幼崽对上眼,吓死了。

  “好。”燕洵点了点头。

  门后一直探头探脑自以为没被发现的幼崽立刻松了口气,小声嘟哝道:“他是个好人哎,要是他告诉那些人,我们的食物又会减少……”

  只是不对别人说这件事就变成好人,燕洵觉得有点好笑,心里也不自觉变得柔软。

  看着汉子转身回屋,燕洵这才想起来,自己昏睡好一会儿,必须得翻墙一来,否则被外面的守卫发现,肯定得吃不了兜着走。

  院墙约莫有两人高,下面是旧墙痕迹,上面是重新加高的新墙。

  燕洵尝试着跳起来,手根本够不到墙头。这具身体只是普通人,想自己一个人翻墙似乎不太可能,不到万不得已燕洵绝对不能从大门走。

  “你踩着我。”汉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来了,伸出手道。

  “行。”燕洵也没什么好犹豫的,看汉子身体结实,八块腹肌、人鱼线,肩宽腰窄腿也长,应该有一把子力气。

  脚踩上去,身体迅速升高,燕洵顺利爬上墙头。

  外面有木棍可以踩,能顺利下去。燕洵松了口气,回头看了眼院子,正好汉子抬头看过来,他笑了下,道:“谢了。”

  说是鸿胪寺,燕洵觉得里面就是个很普通的小院子罢了,除了周围的守卫,这边也是京城有名的贫民区。

  前面就是窄胡同,燕洵把木棍放倒,刚走出来就看到守在不远处的杜芹生,原主‘好友’。

  “怎么样,没看到吧?”杜芹生见燕洵面色如常,心里便知道他定然是没看到,“我虽然也没看到过,但听说了,妖国来的妖怪个个凶神恶煞,瞪一眼就能吃人。不是还说有个大妖怪?哎,我也不敢把守卫调开太久,就把你给里头的妖怪吃了。”

  骗原主翻墙看妖怪,这么久都不敢靠近,显然是不想让原主好过。

  燕洵笑了下,道:“我想进鸿胪寺,你帮我想想办法。”

  “什么?”杜芹生一愣,“燕洵你疯了,那种吃人的地方进去还能活命?你也不看看外面的守卫,可都是有修为的战士。”

  “这个不用你管。帮我,否则我就去衙门告发你私自调开鸿胪寺守卫。”燕洵淡淡道。

  “……行,不过你可别后悔!”杜芹生没辙,只能答应。

  杜芹生的爹,杜玄风,是皇帝宠臣,官不大,却经常有机会面圣,还能跟皇帝美言几句。别人可能没办法,但这件事放到杜玄风身上,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正巧妖国为质的幼崽才来一个月,鸿胪寺倒是准备好了,外面守卫也是千挑万选的,可朝中上下满朝文武却没人敢进去接触,皇帝正犯愁。

  杜玄风便提起燕洵,“学问一般般,模样倒是好,却是个闷瓜,小官儿的儿子。”

  “倒是合适,比上不足比下却是有余。”皇帝自然知道杜玄风的小心思,可鸿胪寺也确实的有人进去,不然叫妖国知道了也不好交代。

  于是燕洵就成了鸿胪寺丞,从六品的小官儿。

  因为只是皇帝跟杜玄风的几句闲聊,没经过吏部审核,知道燕洵进了鸿胪寺的人也只有寥寥数人而已。也没有皇帝口谕传下来,燕府的人也都不知道。

  燕洵谁都没告诉,自己收拾了一下院子里的银钱,全部都拿出去买了东西,亲自撵着牛车,再次来到鸿胪寺外面,这回是正大门。

  厚重的实木大门,外面包着铜皮,若是硬闯,燕洵怕就算粉身碎骨也进不去。

  大门缓缓打开,张三婆子从里面出来,“挺好的小公子,怎么来这种地方。”

  妖国幼崽来的这一个月,就是张三婆子帮着做饭送来。燕洵专门打听过,户部拨下来的银子不算少,就算到张三婆子手里没那么多,却也不至于每隔七天才来送一次硬的粗面饼子,用的粮食还都是发霉的。

  “这些个东西都是你自个儿拿银子买的?”张三婆子鄙夷地看了眼燕洵,“怕不是个傻子,难道是妖怪假扮的?”

  张三婆子没走,绕着转圈,伸手巴拉麻袋。

  “你要是再不走,我便要跟你理论理论,朝廷拨下来的银钱都到了哪里。”燕洵淡淡道,“别跟我说到你手里就那几个子儿,我早打听过,你家原本穷的叮当响,这个月却给儿子娶了媳妇,花了不止百两银子。衙门拨下来的银子可都有字,一眼就能看出来。”

  “没、没有的事。”张三婆子不识字,以为燕洵说的是真的,赶忙走了。

  燕洵把东西都搬进去,在院子里一小堆。

  正房大门打开,汉子走出来,好奇地看着燕洵。

  深吸一口气,燕洵露出笑脸,“我是鸿胪寺丞,以后负责你们的吃喝拉撒,我叫燕洵,你呢?”

  汉子愣了一下,定定地看着燕洵,“&*¥&(¥#”

  是妖怪那边的话,燕洵听不懂,隐约听起来应当是‘镜枫夜’。

  “镜枫夜?好名字。”燕洵自个儿砸吧一下,还真觉得挺好听的。

  带来不少东西,不过首先得做些吃的。张三婆子今天是得了信儿,知道以后不用再来了,特地来鸿胪寺看看,估计是想拿走点什么。以前院子里未必这么空,怕是都让张三婆子搬空了。

  院子两边的厢房肯定得重建,但不是现在。燕洵看了看,选了靠近大门的一面墙,准备垒砌一个简单灶台。

  几块石头搭起来,留一个出风口,一个放柴火的口,上面放陶罐,这就行了。

  镜枫夜一直守在燕洵旁边,看到陶罐的时候更好奇,想伸手摸又不敢的样子。

  “这是陶罐,你以前没见过?”燕洵又拿出一个陶罐。

  “见过,只有大妖才有。”镜枫夜小心翼翼地抱着陶罐,看了又看。

  找出粗面粉和猪板油,燕洵准备做饭了又发现一个问题。院子里没有井,要出去挑水的话,太麻烦。

  “有水吗?”燕洵问,“你们这一个月……是怎么喝水的?”

  镜枫夜刚想说话,又犹豫起来,“有水。只是……”

  “恩?”燕洵眼睛一亮,有水就好,要是没水,那做什么都不方便。

  仔细听镜枫夜解释,燕洵才明白,不禁失笑。

  直到此时,妖国来的幼崽们还都躲在屋里没敢露面,而那个会水的小幼崽就是上次燕洵翻墙看到,结果被吓到的那个。

  妖国战败,送来为质的幼崽很明显挑选过,妖国国王的心里或许是不那么心甘情愿;大秦这边对待幼崽们的态度也很耐人寻味。

  或许在他们看来,此时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但燕洵却见过更严重的,上辈子他一睁眼需要学习的就是如何杀死妖怪,而妖怪一睁眼就要学会杀死人类。

  至少现在不是这样。

  而且现在燕洵看到的镜枫夜并不坏,躲在屋里的幼崽们也没有做什么坏事。

  “你拿着陶罐进去,让那个幼崽弄点水。”燕洵想了想,没有一下子要求见面,“我需要刷刷陶罐,准备做饭。”

  镜枫夜抱着陶罐进屋,小幼崽立刻围上来,盯着陶罐看。

  弄了水,镜枫夜抱着陶罐出去。

  “真方便。”燕洵笑着刷了刷陶罐,又让镜枫夜去弄水。

  来回几次,燕洵也没有盯着正房看,他把粗面粉和成一个个比指甲盖还小的面团。切下一块猪板油放到陶罐熬化,捞出油脂渣,放入切碎的瘦肉翻炒,再倒水,大火烧。

  油脂渣不多,用小木碗装着,燕洵拿了一块吃,“你把这个端去给幼崽们。”

  “恩。”镜枫夜点头。

  熬猪板油的时候香味就飘出来,藏在屋里的幼崽们早就开始流口水,等镜枫夜端着小木碗进屋,挨个吃了油脂渣后,便都跟着出了院子,站得远远地看着燕洵 。

  水烧开,燕洵把小面团倒进去煮。

  趁着这个空档,燕洵拿出一串木碗,“帮我洗一下。”

  镜枫夜立刻知道,抱着小木碗走到幼崽们前面,叫其中一头幼崽弄水,他拿着一块布轻轻擦洗,再抱着洗好的碗回到燕洵身边。

  最后放盐,尝尝咸淡,燕洵道:“好了。刚才是谁弄得水,很厉害,可以第一个喝疙瘩汤。”

  看了眼放在旁边尝咸淡的木碗,镜枫夜砸吧了一下嘴,他倒是有点想第一个喝这种汤。

  一群幼崽互相看了眼,最后都看向其中一个。

  长着蛇身,有点短胖,人脸,腮帮子圆鼓鼓,眼睛又黑又大,顶着乱蓬蓬头发的小幼崽扭捏一下,脸红彤彤的。

  “我要盛饭了。”燕洵拿着木勺,又拿了个木碗。

  香喷喷的味道扑面而来,蛇身小幼崽忍不住游过去,努力直起身体,“是我,我、我来了。”

  “恩。”燕洵帮他盛了一碗疙瘩汤。

  其他小幼崽有样学样挨个到燕洵身边等着,都得到一碗疙瘩汤。最后是镜枫夜也过来等着,他蹲在地上,腰上就围着一块兽皮,蹲下来的时候,有些……

  燕洵不小心看了眼,赶忙移开视线,帮他盛了一碗,最后给自己盛。

  吃了饭,幼崽们终于不怕生了,在院子里排排坐。

  镜枫夜蹲在燕洵身边,不过已经穿上燕洵带来的裤子,没有露不该露的部位。

  “刚才的饭香不香?”燕洵问。

  “香。”小幼崽们一齐回答。

  镜枫夜默默在心里回答,‘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那我现在说一种符号,如果你们都能记住的话,咱们晌午吃更好吃的。”燕洵笑着说,看到小幼崽们都砸吧这嘴点头,他心中更满意了。

  他打算把拼音教给这些幼崽们。

  镜枫夜默默地蹲在旁边,心里快速地记着,他是第一个记住全部的,幼崽们还在努力辨认前三个字母。

  幼崽们跟着燕洵念拼音的时候,朗朗上口,稚嫩的声音也不小,鸿胪寺外面能听的清清楚楚。附近人家的孩子听到了,还以为是私塾先生教念书的,就跟着学。

  等燕洵安排妥当出来,守卫曹献峰就问,“那是何物?”

  里头做疙瘩汤的时候,香味早飘出来,他们这些守卫都闻到了,知道是好吃的,可那些个说起来拗口,但是又一点都不难学,很容易记住的东西却不知道是何物。

  “我自个儿瞎编的。”燕洵笑道,“总得有个消遣。”

  守卫如是上报。上头自然没见过字母,但也知道不是妖语、番邦话,就真的以为是燕洵瞎编的,没放在心上。

  燕洵暗自松了口气,他之所以教字母,也是想试探一下朝廷的态度,果真如此,怕是如果他给幼崽们开蒙,外面的守卫恐怕会立刻进来阻止。

  好在字母已经过了明路,燕洵索性光明正大地教,叫幼崽们闲着没事就哼哼,哪怕是学得慢,也总能记住。

  再来鸿胪寺,燕洵买了许多猪板油。

  “我来。”大门关上的瞬间,镜枫夜立刻走出来,接过沉甸甸的猪板油。

  “把陶罐刷干净,熬猪板油。”燕洵道。

  蛇身小幼崽主动游出来,鼓着腮帮子,“我来了,要多少水?”

  其他小幼崽们都羡慕地看着蛇身幼崽,只有他帮的忙最多,每次吃饭都是第一个吃哩。

  燕洵拿出一块长长的木块,道:“我记得你们有谁爪子很锋利,可以帮我个忙吗?”

  只要帮忙,就会得到优先吃饭的机会,其他幼崽们深深记住了这一点,连续几顿饭都是燕洵做的,他们已经不再害怕,此时一只浑身黑乎乎,还带着长毛,狰狞恐怖的幼崽走出来,小心翼翼地举着自己钢铁一样的爪子。

  “把这个木条刨方方正正的小坑。”燕洵拿着木炭画了个方框,“像旁边这个似的,其他幼崽可以帮忙按住木块,他一个可能忙不过来。 ”

  镜枫夜刷好陶罐,放到简易灶台上,乖乖等着。

  “生火,把所有的猪板油全都熬了。”燕洵道,“昨天浸泡的草木灰都好了吗?”

  “恩。”镜枫夜点头,他昨晚都没睡觉,跟幼崽们一起轮流守着浸泡草木灰的陶罐。

  燕洵过去看了眼,满意道:“就是要上面这些水。”

  重新熬制草木灰浸泡的水,再加入熬好的猪板油。燕洵亲自倒入幼崽们刨的方块小坑中,上面抹平,等凝固后,拿出来的凝固方块就是燕洵想要的东西。

  出鸿胪寺,见着燕洵往外拿东西,守卫拦下来,问:“这是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