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章 梦醒

作品:艾泽拉斯列国战纪|作者:氏耳城|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4-11 13:40:35|下载:艾泽拉斯列国战纪TXT下载
  微微睁开,陈城的耳边就像有七八台老电风扇开足马力死命转动,嗡嗡的完全接收不到任何其他声音。

  自然反应的提了下眼皮,看到的也只有一片白茫茫的。

  “magister,ettimuerunttimoremagno!nixexpergefactus-xiuwencourt.。”迷迷糊糊,耳边有来急促的说话。

  听着有点像是英文,这个念头一转,眼皮子就重了下来,一黑,又昏了过去…

  “magister,primumaccidens,nonsecundumaccidensdicitur,hocnonestnisimalignis-xiuwenaula?”

  “schnauzeretmalitiosi,facerenonpossumus,hocannoderelinquam!!”

  意识逐渐转为清晰,耳边又是听不懂的对话,只不过一人的语音有些熟悉,应该是昏迷前听见的那人,听上去年纪不大。

  挣扎睁开眼睛,看到的也终于不再是白茫茫了。

  这是一间小卧室,空间不大,除却身下的床外也放着三四个书柜,参差不齐的塞满了书料子。撇头想看看其他地方,对话的两人已经感觉到的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

  “praecipitniviutvales?”

  说话的人是一个年轻外国人,看着二十岁出头,披着一头浓密的金发,菱角看上去有点像是德国人,心中嘀咕了一下,陈城皱眉看着对方,目前脑子还算清醒,也确定这货讲的根本不是英语。

  “quomodo?”

  见陈城只是盯着自己一言不发,对方又问了句,随即皱眉看向旁边的一位。而另一位有点上年纪,带着一头银灿灿的长发,梳理的整整齐齐的拖到腰间,在一旁静静不说话,却一直大有深意盯着陈城。

  “conversationesors”

  收回目光,老人对着陈城默默说了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虽然听不明白,陈城却敏锐地感觉到对方话中的一丝欣喜,转头看向一直喋喋不休,却戛然而止的青年,此刻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

  “conversationesors”

  抿了抿嘴,也说了句同样的话,摸了摸陈城的头。

  本来陈城就听他唧唧歪歪的不耐烦,哪知道临尾了还摸头占自己便宜,顿时都没火气就上来了,等等,摸头…

  抬手看了看手,弯头看看脚,一种更加恐怖的感觉充斥出来,尼玛这个小屁孩是谁!随即眼前一黑,又歇了过去。

  如果说在人类王国有什么地方可以理直气壮地称作奇迹,那就是达拉然。

  这座坐落在洛丹米尔湖以南的奇丽都市集智慧、力量、雄伟、华丽、艺术还有神秘于一体,是整个洛丹伦大陆最璀璨的明珠。几乎世界上所有的人类法师都在这里钻研他们从高等精灵那里学来的魔法,而遍布于城市中的那些神秘而优雅的白色高塔召示着法师们的智慧,地位和力量。

  “凡人可以触及的世界之巅,在此筑起”

  就着淡紫色的灯光,陈城慢慢读出雕塑下的格言。

  这里是古哲贤之路,是许多是学徒瞻仰先哲或者说寻找自己人生目标的地方,虽然地处城市东南的角落,几近郊区,少有人烟,却依旧被打扫的很干净。其实因为魔法的存在,整个城市的角角落落都显得一尘不染,白色的石质路面被路边稀稀落落的路灯照的斑驳混杂,隔几步路就竖立着一桩四米出头的雕像,质地和路面相似,犹如白玉雕,雕工极为传神,每个人物都栩栩如生,雕塑下都缀着一块石板叙述当事人的生平简介和其生前的一条名言格句。他们,就是这座城市的先哲,是人类魔法历史长河中的一颗颗星辰。

  这里,是达拉然,凡人之巅。

  一脸苦笑的看着眼前的雕塑,斯库兰戈?k?卡纳尔文。肯瑞托第一位人类大法师,索拉丁大帝的挚友,作为当初那批接受精灵们教导的人类之一,也是人类懵懂的探索魔法世界的先驱者,早期达拉然的建造者之一。

  逼真华丽的石刻巫师袍撑得整个雕塑宏伟而精致,雕塑是浮空的;路边散发着淡紫色绚丽光芒的路灯,灯芯却是一颗悬浮的透明晶体;夜空中漫天的星辰也遮不住遍布整个城市各个角落的尖塔所散发开来的璀璨光芒。

  这里,是艾泽拉斯,这里,是达拉然。

  从最初的茫然,到恐惧,再到麻木。

  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陈城才接受眼前的身份,还有脑海中零散斑驳的记忆。他是肯瑞尔的子嗣,凯尔瑞斯?肯纳瑞,一位达拉然的法师学徒。

  肯纳瑞的出现和兴起都紧随着米奈希尔,从侍从的始祖到如今的近臣,肯纳瑞一直都是米奈希尔的忠诚者。因为忠诚,肯纳瑞始终未曾踏足洛丹伦都城之外,始终作为一位宫廷大臣,但也正是因为忠诚,肯瑞尔才能在见证了无数远盛过它的家族一个一个的衰败没落后,还能紧跟在米奈希尔的身后见证这个洛丹伦最辉煌的时代。

  智慧的侍者,永远忠诚的守护者。慢慢咀嚼出这句直白的近乎狗腿的家族戒言,陈城嘴角一撇,骨上一丝嘲讽。他是肯瑞尔之子,这句戒言从读懂第一个字时就被训诫牢记,但他,凯尔瑞斯?肯纳瑞,只是一个私生子。一个永远不可能享受到肯瑞尔的荣光的私生子而已。

  更何况什么伯爵,在这块大陆上,一个实地勋爵的也好过一个宫廷伯爵,近臣,这玩样儿和太监总管有什么区别。

  零碎的记忆里,童年虽然没有像平民窟的小崽子一样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但也是饱受白眼,从来没有母亲的记忆,一个知道是却等于没有的父亲,还有那个冷漠的正牌夫人,也因此养成了他孤僻胆小的性格。

  真是惨白到没有一丝色彩的童年,虽然这副身体其实目前也不过十岁。

  好在不知道是偶然的回想起了他的母亲,还是零星的惭愧发作,虽然迟了三年,八岁的他也享受到了只有贵族才有的天赋检测。

  这种天赋检测主要是检测对象是否具备魔法天赋,只有正式的法师使用特殊魔法道具经过数道步骤才能精确检测对象是否具有可培养的魔法天赋,再加上培养一位合格的法师的惊人消耗,其中所需花费的人力物力也只有贵族和一些富商才承受得起,这其实也是现如今人类法师数量低下主要原因。

  金钱,地位,力量,永远都是相辅相成,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在任何世界都是一个普遍现象。贵族的子嗣是贵族,农夫儿子是农夫,在这个世界几乎是铁律。即使极个别异想天开的平民,也只能怀揣把不值几个铜币的破剑,在战士这条烂路上蹦个前程。

  凯尔瑞斯被检测出了法师天赋,虽然天赋平平,但至少达到了标准线,不过之前一直都只是学习普通知识或者说认字的凯尔瑞斯根本连法师学徒都不算,像他这样的初学者一般都是先跟着一些野法师学习基础知识,打下一定基础后再另寻打算。不过惊喜的肯纳瑞伯爵却迫不及待的把他塞进了达拉然,这是他作为洛丹伦王国宫廷伯爵为数不多的特权。

  作为一个城邦,达拉然其实并不具备完整的日常供应,上到各种魔法原料,下到面包牛奶,虽然四周附属的村庄可以提供一部分,但近七成的物资都是由距离最近的洛丹伦提供,国土辽阔的洛丹伦,不管在资源还是人口,都体现了一个强盛人族大国的力量。

  对应的,王国也获得了大量达拉然学徒的名额,这其中扣除被上层大贵族们瓜分的份额外,大部分都会被皇室赏赐给自己势力范围内的亲信和结交拉拢的势力,作为多年的忠犬,肯瑞尔每年都会拥有两到三个名额,往年都是用在旁支或者亲近的仆从身上。

  陈城,不,凯尔瑞斯是近十年来的唯一一个享受这份特权的肯瑞尔。

  而性格孤僻胆小的凯尔瑞斯,在达拉然的学习中,却展现出与性格完全相反狂热,这种狂热化为动力,使得他用了短短四年不到的时间将法师学徒的基础知识硬塞进脑子里,不断碾磨消化,慢慢追上了一部分原本就有基础的学徒。在独自过完十二岁的生日后的第二天,自觉准备充分的凯尔瑞斯,独自冲击一环法师不成后奥法能量开始反噬,然后凯尔瑞斯就变成了陈城。

  “不,或者说是陈城的记忆融进了凯尔瑞斯。”

  名为凯尔瑞斯的法师学徒看着自己的掌心,凝视着一团蓝色的能量在手掌间不断变化。这种周庄梦蝶,蝶梦周庄的事情在醒来的第一个月重复的缭绕在自己的脑海里,直到两人的记忆,更准确的说,灵魂开始沉淀融合,他才开始慢慢走出这种迷茫,作为一个达拉然的一环法师。

  喜欢艾泽拉斯列国战纪请大家收藏:艾泽拉斯列国战纪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kb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