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98章 致命银针(1)

作品:陆瑶赵恒|作者:陆瑶赵恒|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7 03:34:41|下载:陆瑶赵恒TXT下载
  赵恒点头:“她是怎么知道?”

  “我不确定她知不知道,她说只有我能帮她时的表情,我觉得更像是试探!”陆瑶摇了摇头。

  幸好当时她也只是怀疑和三哥有关,并不确信,否则只怕要露陷。

  不过,这事也瞒不住了。

  “这件事你不要再管,我会让你三哥和她解释。”有些事他们两个自己说清楚了,会比外人参与要好。

  “只怕三哥如何解释她都未必相信,你大概不知,赵绾性子冷,防备心重,极难相信一个人,可她对对她好的人是死心塌地的好,她对曾家便是如此!”

  赵绾身边伺候的基本都是打小跟着她的,很少换人。

  尤其三哥和她之间本就因为露浓的事离了心,只怕到时处境更加雪上加霜。

  “纵使如此,但赵绾并不是委屈自己的性子,她若对你三哥没有一点情意也不会嫁他!”赵恒对师弟还是很有自信的。

  就陆玉庭那张脸,女人见了迈不动道,又有些手段,赵绾也是女人,不可能不喜欢。

  曾江的长相放在众人里自然也是出挑的,但比他那个师弟还是差了些。

  “但愿如此!”今日赵绾提起曾江时的表情很是内疚伤情,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曾江又守护她多年。

  若她心结难消,只怕没那么轻易原谅。

  “赵绾的性子有些像贵妃娘娘,只怕难以释怀!”看如今贵妃对皇上的态度便知道。

  “这件事你三哥着实是冤,如今……”赵恒叹了口气:“她今日找你查这件事也许就是逼你三哥开口!”

  陆瑶点头:“我猜也是如此!”

  赵绾是聪明人,没有把这事直接捅到皇上面前,也是留了情意的。

  毕竟,若是皇上知道,曾家若追究,皇上就是再重用三哥也要惩罚。

  “我倒是怀疑赵绾是怎么知道的,赵穆在天牢里没有这样的机会……”难道江源真的没有死?

  和万仞山的死有没有关系?

  陆瑶看他蹙着眉头,像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怎么了?”

  “我怀疑江源没有死!”可又查不出证据。

  江源毕竟是上一世登上帝位的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死了。

  江源死后,他和陆玉庭去了一趟师父那,也正是师父的话让他起了疑心。

  师父说星象虽有变动,但紫薇星被三颗帝王星包围的运势并未变化。

  也就是帝王的危机未解,皇上还有一次大劫难。

  可到底什么劫难,劫难什么时候来,却看不出来。

  有些事,天意难违。

  “江源的死是太过蹊跷了些,我也在让人找那个小乞丐,还没查到消息,不过,若江源真的没死,他应该还在京城。”

  灯下黑,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

  “顾将军并未放松警惕,他没那么容易混出京!”再说,他之前的势力已经被尽数剿灭。

  “诈死脱身确实是最好的办法!”陆瑶说完,看向赵恒:“对了,万仞山的死到底怎么回事?”

  这些事情有没有联系,感觉再次被笼罩在阴谋里。

  赵恒也没打算瞒她,这件事还没彻底查清楚,不想她太过担心。

  “万仞山中的是南疆蛊毒,我怀疑是冲着你来,现在还不知幕后之人是谁,等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不用担心!”赵恒安慰道。

  “南疆蛊毒?若是真冲着我,我倒不担心,只怕是有人是想要夏竹和陆青的……”陆瑶正要往下说,门口传来瓷器落地的声音。

  陆瑶惊的从椅上起来,只怕是夏竹。

  赵恒打开门,果然,夏竹站在门口,托盘里的茶盏碎了一地,脸色苍白。

  夏竹自从知道自己身世起便心事重重,这几日刚好些,又听到这话。

  “夏竹……”陆瑶有些担心。

  夏竹进来,噗通跪下:“若真是冲着奴婢和哥哥来的,奴婢绝不连累娘娘!”

  之前侯府被夺爵,她也听说是因为南疆余孽,却没想到,他们兄妹就是侯爷要护着的那两个孩子。

  侯府已经被连累一次,侯爷豁出命去才把爵位又挣了回来,这次绝对不能再连累小姐。

  怪不得那段时间哥看起来心事重重,问他什么也不肯说。

  小姐刚坐上太子妃的位置,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准备把小姐挤下去替而代之。

  她帮不了小姐什么,更不能成为小姐的把柄。

  “你快起来!”陆瑶伸手扶夏竹。

  夏竹摇摇头:“奴婢自从知道身世那一日就担心会连累小姐,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来了。”

  她想过离开,但又舍不得,这么多年,她已经把陆府当家,心里面已经把小姐当自己的亲姐姐,她舍不得离开。

  “你先起来,连不连累你们太子妃不是你说了算,这其中内情到底如何尚不清楚,孤会处理,安心伺候太子妃,其余不要多想。”赵恒看着跪在地上的夏竹道。

  夏竹抬头去看陆瑶,陆瑶抿了抿唇,微笑了笑,带了几分善解人意:“太子说的没错,这事情如何还不清楚,你和你哥安心留在王府,不要轻举妄动,免得受人以柄。”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告退!”夏竹朝陆瑶和赵恒行礼后退出了房间。

  待夏竹出去后赵恒才再次开口:“我明日进宫一趟,有些事等父皇开口,倒不如我们先开口!”

  “也好!”陆瑶点点头。

  虽然三哥把矛头暂时转到清河那里,但幕后之人必不肯死心。

  ……

  第二日一大早,大理寺便接到报案,郑家二小姐死了。

  这郑家二小姐不是别人,正是太后的侄孙女。

  据说,郑二小姐在宫宴上远远的见过太子殿下一眼,早已对太子殿下情根深种,正巴巴的等着做太子良娣呢,可惜被太子殿下拒了婚。

  打那之后就茶不思饭不想,整日的以泪洗面,人也消瘦了许多。

  前几日太后娘娘从洛阳来信劝说,说等中秋宫宴的时候会重提良娣一事,让她宽心。

  郑二小姐这才欢天喜地起来,没想到如今竟是死了。

  郑家人一口咬定郑二小姐是被人所害,因为郑二小姐昨日还答应了郑夫人第二日要随她去庙里上香,连第二日要穿的衣服都挑选好了,不可能是自杀。

  郑夫人都哭晕过好几次了,几个孩子,她最疼这个小女儿,如今死了,等于是要了她的命。

  不过,根据描述,郑二小姐面部青紫,确实是中毒死的。

  至于什么毒,那就不得而知了,因为郑家人不让验尸。

  郑二小姐是女子,又是贵女,身份贵重,大理寺没有女仵作,郑家人不肯让仵作进门。

  郑夫人说,女儿家名节为大,不能失了体面。

  万仞山的案子还没破,这又死了个郑二小姐,孙天得忙坏了,怎么什么案子都到他大理寺,隔壁顺天府是摆设吗?

  宋轶乐的逍遥,在顺天府衙门里正喝着茶,大理寺的衙役跑的气喘吁吁的,话都快说不利索了。

  “宋大人,我家大人让我来问问,顺天府有没有女仵作,借我们大人查案用?”

  喜欢陆瑶赵恒请大家收藏:陆瑶赵恒康贝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