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763章:心疼

作品:嫡女如此多娇|作者:朵花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09 03:13:39|下载:嫡女如此多娇TXT下载
  第763章:心疼

  梁戚沉默了。

  不错,此时再论谁对谁错并没有什么意义,要紧的是,如何度过此劫!

  可这一个劫分明就是个死劫,交出去没好果子,不交出去同样没好果子吃!

  而且,他手上根本就没有穿心藤!

  梁戚想了想,转瞬间便有了决定,眸中迸射出狠劲儿,对梁夫人说:“你去找彤儿,我要见叶宇轩。”

  梁夫人下意识的应声,可在触到丈夫的视线时,心下狠狠一跳,“老,老爷,你不会是想,是想将叶宇轩交出去吧?”

  “你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吗?”梁戚没有反驳,反问道。

  “不,不行,叶宇轩是彤儿的命,若是你将他交出去了,我们彤儿怎么办?没了叶宇轩她是决计活不下去的,老爷,你行行好,不要逼彤儿去死啊。”

  梁戚一把甩开梁夫人,“妇人之仁!你怎么不想想,我若是不这么做,死的就会是咱们梁家?就算我不这做么,你以为叶宇轩他还能活?你以为,祁继仁那老东西会放过他?还有叶朝歌?”

  “我告诉你,为了叶宇轩那东西,我们梁家已然元气大伤,如今,我不能为了他,置梁家的基业于不顾,至于彤儿,我会想办法让她忘了叶宇轩,没有了叶宇轩,彤儿会生活的更好。”

  说到后面,梁戚眼神有些躲闪。

  其实他很清楚,一旦交出叶宇轩,要想保住梁家,梁婉彤也要割舍。

  毕竟,之前在皇宫里,吕元口口声声是梁婉彤窝藏了叶宇轩。

  只是到底出于私心,没有告诉梁夫人。

  梁夫人也没有多想,信了自家夫婿的话,而且,她也觉得,没有了叶宇轩,梁婉彤会生活的更好。

  当即去找了梁婉彤,隐瞒下所有事,只是告诉她,梁戚要见叶宇轩商议接下来怎么办。

  梁夫人没多想,梁婉彤亦是如此,但叶宇轩却没那么傻,他若是傻的话,也不会活到现在,只是,他还是去见了梁戚。

  见面后,开门见山道:“梁大人,明人不说暗话,有人要见你。”

  梁戚反倒愣住了,“谁?”

  “去见了就知道了,我保证,去见了他之后,你将会有比现在脑海中所想更好的解决之法。”

  梁家所发生的种种,祁继仁毫不知情。

  下了朝,他叫住卫韫,“殿下,歌儿如何了?”

  “我出来时她还未醒,具体情形要回去了才知道。”

  他上朝时,叶朝歌还在睡着,所以,也不清楚她现在有没有好些。

  祁继仁点点头,“此事……多谢。”

  谢什么,为何而谢,二人彼此间心知肚明。

  卫韫颔首不欲多言。

  “殿下,我是不是坏了你的计划?”祁继仁问。

  “外祖为何如此问?”

  “吕元……”

  卫韫笑了:“不论是何计划,皆是同一个目的,不过提前了些罢了。”

  虽与他最初计划有着很大的出入,且更为麻烦,但目前来说,结果还不错,至于过程还是开始,便没有那么重要。

  祁继仁默了默,过了一会方才开口,“接下来……”

  “接下来……”卫韫冷笑一声,“就看……”

  ……

  卫韫辞别祁继仁回到东宫时,叶朝歌已经醒了,刘嬷嬷正在伺候她用早膳。

  “可有好些了?”

  叶朝歌将口中吃食咽下去,点点头。

  睡了一觉,喉咙的灼烧感明显减轻,虽然声音依旧沙哑,但较之昨日却也见轻。

  “我听说梁家庄子上昨夜起了大火……”

  卫韫净手回来,叶朝歌如是问道。

  闻言,卫韫皱了眉,厉眸扫向刘嬷嬷和司琴敛秋。

  一看这架势,叶朝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笑道:“与她们无干。”

  先前她起来觉得有些闷,便出气透气,正巧听到宫人们私下在议论梁家庄子昨夜大火一事。

  卫韫面色缓了缓,避重就轻道:“倒也没什么,天干物燥着火也是正常,好了不说这些了,你方才说闷,待会我陪你去花园走走。”

  叶朝歌深知其中有蹊跷,只是卫韫不说,她再深究也闹不清楚,索性顺着他的话接下去。

  用过早膳,二人便去了花园,逛了一圈回来后,药也煎好了。

  药中被红尘加了安神的,为的就是怕叶朝歌劳神,故而,每每喝过药,待药效发出来之际,整个人便瞌睡的厉害。

  这不,与卫韫说着说着话,便昏昏欲睡,不一会,靠在他的身上睡着了。

  卫韫轻手轻脚的抱着她躺下,为她盖好被子后便坐于床前,望着叶朝歌略显憔悴的面容,心疼不已,恨不能以身代之。

  这时,刘嬷嬷进来报,南风在外求见。

  卫韫收起心绪,叮嘱其留下看顾,便走了出去。

  “殿下,梁戚果然见了叶宇轩。”

  闻言,卫韫冷冷一笑,“让他们见机行事,记住,叶宇轩要活的。”

  “是。”

  “牛锡山还没有消息传来吗?”

  南风摇摇头。

  “有消息及时来报,切记,此事不得透露于太子妃。”

  待南风应下,卫韫便让他退下了,自己则回去守着他的姑娘,公务他已经暂时交派了出去,任何事都没有他的姑娘重要。

  ……

  将军府。

  “毒已经清了,不过,这几个月要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

  承曦将写好的方子给小丁,“此乃药浴配方,三日一次,三碗水煎煮一个时辰,倒入水里泡半个时辰即可。之后每隔半个月我便来行一次针。”

  祁继仁郑重道谢:“多谢曦琼王。”

  “不必客气。”承曦又道:“说来我倒是好奇,他们怎么中的这丧魂毒雾?据我所知,丧魂毒雾早已失传很久了。”

  “丧魂毒雾?”

  承曦颔首。

  祁继仁皱眉,看向已然清醒的小七。

  后者虚弱说:“属下不知是什么丧魂毒雾,当时属下带着人下去时,看到了一团黑气,闭气不及时吸了口,当时便提不起内力,浑身没劲儿。”

  承曦道:“那不是黑气,那便是丧魂毒雾,你们几个倒是运气不错,据我所知,这毒雾漂浮在空气中,经久不散,若是吸一口,顷刻间便会毙命,无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