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0章 无常

作品:神武仙兵|作者:香车宝马|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15:51:37|下载:神武仙兵TXT下载
  第40章 幸与不幸

  谢璧闻听此言,心里更乱了,他该怎么回答?

  诚然,他应该对得起自己的内心,他心里爱的是小师妹紫梅。可是,黄芸对他的爱就一文不值吗?就可以当面拒绝吗?虽然有时直截了当的拒绝好过彼此纠缠不清的误解,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可是,短痛也是痛。有时,接受一个女人并不是保护她,可拒绝一个女人同样也是一种伤害。

  谢璧原来想的是用千年灵芝治好黄芸的内伤,然后远走高飞,再也不与她相见,这也是一种拒绝。可是,此刻他怎好忍心当面拒绝?即便拒绝,也应该是婉拒。他蹙起了剑眉,暗自思忖该如何婉拒黄芸。这时,紫梅却开了口:“师哥,她在问你呢,为什么不回答?!”

  谢璧本就没有想出个合适的对策,听了紫梅的话,脑海里更是茫然一片,他抬眼静静地望着紫梅,那片痴痴的眼光,那眼神中的深情厚意任谁都能看得出,偏偏紫梅看不出。她又问:“师哥,你说呀!”

  黄芸看了一眼谢璧,眼珠一转,接口道:“是呀,璧哥,你欢喜谁就说出来,也好让某些人知道。你不说,人家还真当成了自己的呢,想想都让人脸红。”

  谢璧闻言直是哭笑不得。黄芸知道他与紫梅的往事,还偏要这么说,目的一目了然,可紫梅却不知道,她当然不知道。所以,她固执的问着:“师哥,你到底爱谁?!”

  未等谢璧开口,紫梅又说了下去:“师哥,我知道我们都长大了,有些事再也回不到从前,可我……还是想听你亲口说出来。你说吧,我在听。”

  这一来,问题就严重了。显然,紫梅误会了,她以为师哥爱的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个骚 女人。谢璧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再不说破,可能就再也无法挽回。不过,这正是黄芸所希望看到的。她笑了,笑得春风满面,笑得花枝招展,她风轻云淡的说:“璧哥,你快告诉她吧,虽然人家还年轻,还是个小姑娘,但也不要耽误人家嘛。”

  紫梅看看谢璧,再看看黄芸,突然一顿足:“好,我走!”拔身便朝远处跑去。

  谢璧急了,也是飞身追去。眨眼间,紫梅便停住了脚步,因为她已到了那悬崖边。

  谢璧见状心头突地一跳,急道:“梅儿,不要跳,快离开那里,危险!”

  紫梅回过身,大声说:“师哥,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到底爱谁?!”

  黄芸也追了过去,冷冷地道:“璧哥,让她跳,不就是跳悬崖嘛,谁还不敢跳呀!”

  谢璧满面焦急,道:“黄姑娘,你不要这么说!”

  黄芸哼了一声:“璧哥,你让她跳,我就不信她敢跳,她跳我也跳!”

  紫梅叫道:“我真跳!”

  谢璧忙道:“梅儿,有话好商量,你先离开那里!”

  紫梅急得一跺脚,“师哥,你快说呀,不然我就跳下去,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谢璧该怎么回答?他应该说真话的,不过,看情形,如果他说了真话,黄芸也会跳下悬崖。总不能为了一句真话就搭上黄芸无辜的性命吧,可是,他如果不说真话,看样子紫梅是真的要跳下去了。一时间,他茫然无措。

  紫梅往前跨上一步,叫道:“师哥,你快说呀!”

  “千万不要这样,快停住!”谢璧吃惊不小。

  “师哥,你再不说,我就真的跳了!”

  谢璧看看紫梅,又回身看了看黄芸,这性命攸关的当口,他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个箭步过去,将紫梅拥入怀中,一下吻住了她那香甜的樱口。

  黄芸显是吃了一惊,怔怔地望着激吻的两人,一时间,张大了嘴巴,也像是茫然无措。

  许久,紫梅离开了师哥的怀抱,拢了拢鬓边的几丝乱发,俏面上突然飞上了两朵红云,一副娇赧神情,但秀眸中透着极大的欢愉。这一吻,胜过千言万语,她似乎明白了谢璧的真心。

  黄芸也回过了神儿,猛地一跺脚,脸上带着伤心欲绝的神情,黯然道:“璧哥,我明白了,我再也不会缠着你不放了!”

  谢璧心下微觉歉然,但一时却不知该如何安慰,也许并不用安慰,就这样最好。悄然相遇,悄然离开,就像从未发生过,有过的一切就随风而去吧。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有情人终成眷属,相爱的人终在一起,无缘厮守就再寻幸福。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幸福的人有着相似的幸福,不幸的人有着各自的不幸。很明显,紫梅此刻就是个幸福的人,因为她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她笑着说:“这位姐姐,刚才我不该那样说你,你不会生气吧?”她得到了自己的真爱,满心欢喜,居然叫起黄芸姐姐了。

  黄芸苦涩的一笑:“我不生气,祝你们幸福!”很少会听到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说出祝你幸福之类的话,何况这女人还曾是她的情敌,好像这都不是真心话。但紫梅说的就是真心话,也就是实话,她接着又说了一句实话:“姐姐,你要走吗?”

  黄芸看了一眼谢璧,那一眼的无限眷恋显而易见,紫梅忽然心情又不好了。黄芸没有看紫梅,却是回答了紫梅的话,她幽幽的说:“是的,我的确要走了。”

  这句话说完,黄芸就真的走了。不过,她不是自己走的,而是被另一个人带走的。这个人突然出现了,那样突兀,那么不自然,就像是从地底冒出来的,蒙着面,看不见面目。

  这人二话不说,上前便将黄芸挟在腋下,跟着飞身掠去。待到谢璧回过神时,这人已奔出了数十丈之遥,远远只看见一条细长的人影越行越远。

  谢璧急道:“梅儿,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师哥,你要去救她?”紫梅淡然道。然而,这份平淡的语气里却流露出绝不平静的情绪。

  谢璧回过身,解释道:“梅儿,黄姑娘受了极重的内伤,就算为了道义,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吧?”

  “你救她只是为了道义?”

  “当然。”谢璧抚摸了一下紫梅的香肩,“我爱的人是你,谁都无法替代你,我只爱你一个。”

  “既是如此,你就不要追了好不好?”显然,紫梅并不吃他这一套,尽管这是他的真心话。不过,男人的真心话与虚情假意,谁又能分辩得出,女人自然更分不出。

  “可是,她受了极重的内伤,又被那个蒙面人掳走,若不救她,怕是……”

  “这关你什么事?”紫梅截口道,“你跟她很熟吗?”

  “可……即使初见,也不能袖手旁观呀,有道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本是我们行侠仗义……”没有说完,因为他忽然看见了紫梅眼中的泪水。

  他笑了,苦笑。他苦笑是因为他想不明白,所以他说了出来:“不就是分开一会儿嘛,你至于这么伤心吗?黄姑娘……”

  不等他说完,紫梅便说:“我不伤心,你去吧,你去救她吧。”语声平静,但晶莹的泪水却早已迷糊了她的双眸。

  谁都能听得出她说的并不是真心话。一边是情深爱笃青梅竹马的爱人,一边是路见不平的行侠仗义,一时间,谢璧不知该说些什么,但心里好生难受。他回身望了望那已经快要看不见的人影,霎时间,想起了他与黄芸的初见到相识,一阵阵莫名的伤痛袭上心来。他叹了口气,说:“梅儿,我必须救她,无论哪个女人遇到这种不幸,我都不会视而不见的。但是,我爱你。”

  他刚转过身,便听紫梅说:“你救了她,还能回来吗?”

  “当然,我很快就回来。”

  “可是,你回来还能找到我吗?”

  谢璧倏然回身,剑眉紧蹙,眼神里流露着难以置信的惊讶之色,说:“梅儿,我会去看望师父,再也不会离开无音山了,我真心希望你能在那里等我。”

  这句话说完,谢璧便展开轻功飞奔而去,奔向前方的夜色中,奔向黄芸的人影消失处。

  这一刻,紫梅泪流满面。

  暌别重逢,转瞬间又悄然远去。不管怎样,谢璧还是爱她的,可以说她毕竟得到了她的爱人。可是,我哭泣的双眼,你却视而不见,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紫梅没有在这里等他,等待的结局往往是失去。她不想失去,因为她也是爱他的,要想拥有就只能追求。她擦干眼泪,飞身追去,追向已经快要看不见的谢璧的影子。

  她追赶的也只能是影子。冷风吹拂,枯叶飘零,冷清的夜晚,这一刻,世间万物都氤氲在残月的光里看不太分明,只能辨得出正在远去的那熹微的人影。

  谢璧展开踏雪无痕的绝顶轻功,一掠十丈,不多时,那蒙面人的影子便清晰可见。他大吼一声,如同半空中响起了一声炸雷,直震得人耳鼓作响。与此同时,他伸出食中二指,冲着那人的后背虚点一下,便听嗤地一声锐响,一道劲急的气流从指间射出,犹似电光般直袭那蒙面人的后心。

  喜欢神武仙兵请大家收藏:神武仙兵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kb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