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章 讨个公道

作品:华山神门|作者:乐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2-05 16:07:41|下载:华山神门TXT下载
  焱国宣威二十五年三月的春天没有太多花香,太多鸟语,却也格外清爽,舒服。告别了厚重的棉衣,人们开始穿上轻便的长衫,游走于大街小巷,呼吸温暖的春意。春天是自由的!春天的夜也不像冬天那般清冷,那么死气沉沉,此时的夜,开始有了生机,因为蛙鸣,夜显得格外热闹些。

  余宇一直认为这样的夜,才是人间的夜,这样的夜,才是活着的夜。这样的夜,格外适合睡觉!二更鼓响,人们都躺在了自家的床上,做着各种各样甜甜的美梦!

  此时的余宇没有闲工夫去欣赏三月的夜,也不在做梦,他在欣赏一个东西,一个手掌那么大用青木做成的光滑的小牌子,对于材质,余宇不明了,也不想明了,但他认识上面写着的四个字:乾正学府!

  焱国三千载,学府在其上!学府的位置在焱国,乃至在这片天空下,几乎像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学府是焱国人民心中高山仰止的地方。焱国朝中有众多文官出身学府,那里是读书人最梦寐以求的读书圣地,非但可以求得真实学问,还可以直接做官。

  学府同时还是焱国修士人才最为集中的地方。修士,也就是修炼场源的人,是上天的宠儿。其他人都是凡人!他们可以说是站在这个世界最顶端的哪一类人,因为个个修士在凡人看来都是能呼风唤雨之辈,撒豆成兵之人!

  当然了,这都是民间传说,事实是否如此,余宇不得而知!他从十岁起开始习武,之后不久便进入飞虎帮,在这里才了解到学府的无上地位。按照他的理解,在焱国人看来,如果焱国的头上有两个太阳,那么其中一个就是学府了!

  虽然焱国人民不知道学府到底为他们做了什么,但敬畏之情却非常浓重!人们也都是知道一个常识,学府和朝廷是两条并行不悖的平行线,互不干涉,一直共存!

  光着膀子的余宇拿着青木牌子在昏暗的灯光里爱不释手的翻来覆去的看,好像要从那块牌子上看出花来一样,又好像要把这块木头看成金子!

  “嗯”余宇自言自语道“真是块好牌子,就是字写的差了些,不能入我的法眼!”

  又眯着眼看看自己身边的那本《场源引》,脸上的笑容显得格外灿烂。这本书是焱国第一学府,也可以说是天下第一学府乾正学府给余宇的。因为乾正学府的人查出了他有场源,能修行。

  此事说来有些蹊跷!

  余宇本是陌城飞虎帮一份子。这是个听起来很“黑”的黑组织,但事实上,却是白的。因为焱国内,如飞虎帮者众多,都是受朝廷管辖的私人帮派,虽不太受朝廷节制。他们的活计也不是江湖仇杀,霸占地盘收保护费一类,而是帮助朝廷做事,或者是帮军队做事。

  无论是地方衙门口,还是朝中的一些厉害部门,总有些自己不好处理但却非要办妥不可的事,比如暗杀一类,因此这些帮派便有了发展的契机。

  前些时日,乾正学府下到各地的巡视人员来到陌城。主要考察的是军方的年青人资质,看看是不是有些能进入学府,这也是对军方的一种资源倾斜。焱国虽然传承了三千年之久,但战事一直不断,南方,北方,西方都有敌人,军人多年来在各处征战,为国家付出很多。

  恰巧当时飞虎帮协助军方剿灭一个山贼的老巢,余宇也在其中,由于表现突出,一眼便被乾正学府的人看中,仔细探查之下,大喜过望。

  临走前,那人给了他一个青木牌子,和《场源引》这本书,让他先熟悉一下修行是怎么一回事,场源又是什么。

  “虚场境十重,实场境,化场境,这他娘都是什么?”看到这本书的时候,余宇第一个反应:娘的,天书吗?

  完全不懂!

  场是什么,场源又是什么,余宇还没有细看!

  场源,其实就是决定一个人是否能够成为修士的最根本的东西。余宇生活的十几年里,从未和修士打过交道,故此对场源毫无所知!这也难怪,修士是多牛叉的人物,不可能经常出现在类似陌城这样的小城市。

  修士九重大境界,但《场源引》只是入门读物,大致介绍了前三个境界:虚场境十重,实场境,化场境!

  据说九重境界大圆满,便是大道得成,可上天入地,无所无能。此时的余宇自然对此无感,因为他是武者出身,修炼的事,日后再说。

  虽然对这种东西不明了,但余宇对武道的境界却是知之不少。因为他自己就是武道高手,或者说是小高手。

  武道七重境:

  武徒;

  武师;

  武尊;

  武宗;

  武圣;

  武灵;

  武帝。

  年不满十六的余宇每次问飞虎帮帮主党峰自己的武道修为大概到了什么境界上时,党峰都满脸古怪的看着他说“你自己难道不清楚?”

  这事儿余宇还真不清楚,因为他走上武道的路,太过离异了些,功法也有些古怪!他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界定自己的境界!

  此时,余宇没有功夫想这么多事儿!

  按理说,穿越者牛逼,不解释。不过这事儿还要看轮到谁头上。余宇认为自己可能是没有被狗屎砸中的运气,所以没有狗屎运,自己这个穿越者显得格外苦逼了些。听谁说穿越者还会为银子担心?娘的,再骂一句!

  “少爷,你都看了一个时辰了”被窝里,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瘦小的姑娘面无表情道。显然有些生气了。一边说,一边从余宇的身后爬起来,拉了拉就要滑落余宇肩头的被子,没好气说道“我都给你拉了十几次被子了!”

  小姑娘面色发黄,头发也不如何浓密,蓬蓬散散的,没有一丝生气,眉毛稀疏,很淡,显然是天然的,并没有经过后天的加工,并不好看。有一份纯纯的少女气息,但却少了几分姑娘家的娇柔于灵动。一张嘴,两颗洁白的小虎牙却是非常明显,好像是招牌一样,彰显着女孩儿的不同。

  瘦小的身子穿着并不怎么得体的衣服,看上面的走针,手艺着实差了些!她和余宇躺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协调。余宇看上去十五六岁,颇有几分成年人的成熟味道,胸肌硕大有型,八块腹肌十分明显。不算太过魁梧的身子却也霸占了床铺的大部分面积,浓浓的眉毛下,两个不算太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块牌子,脸上露出一股说不出的得意于开心,好像比凭空捡了十两银子来的开心更多!

  女孩儿家年纪尚小,不明就里的人估计会猜想余宇这个天杀的小混蛋简直是人世间最可恶的混蛋,看上去如此瘦弱的小女孩,他都能辣手摧花,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窗外的青蛙在月光里呱呱呱叫的正欢,真是睡觉的好时节,有倒是春眠不觉晓,讲的便是此情此景了!难怪小侍女有些气恼!

  “嗯,这声少爷叫的好,少爷我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