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也留下(第二更)

作品:绝品女婿|作者:君夜无眠|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10 23:45:21|下载:绝品女婿TXT下载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电话里沉默很久,始终没有音讯。

  文诗诗焦急万分,生怕师父出事,她都已经一把年纪,还要经受这种至亲之间血肉相残的痛苦。

  “师父,你没事吧。”

  “我没事,诗诗,到底是怎么回事,宋离为什么会突然对许庆下手,是不是跟你有关?”

  青龙胡乱猜测,虽然不正确,但多少有点关系。

  文诗诗颇为尴尬,摇了摇头。

  “师父,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大师兄向宋离的对头泄露了他的身份,宋离恼羞成怒,突然袭击大师兄。”

  “宋离这孩子怎么这么冲动,就算泄露身份,也不用动刀动枪吧,他们毕竟是有血脉关系的兄弟,诗诗,你看着宋离,一定要全力保护好他,你洪婶收到消息,肯定不会放过宋离,我现在就动身过来。”

  文诗诗身在许家,对许家的情况了如指掌。

  许庆的父亲叫许泉,掌管四圣学院的财政,还算讲理,却极其怕老婆,他老婆洪梅就厉害了,极其护短,这要是让她知道是宋离干的好事,天知道她会干出什么事。

  以洪梅的身份地位,就算灭了宋离满门,都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唯一能救宋离的,只有师父青龙了。

  同一时间,周家。

  周沐雪心情烦躁,来回转圈,海雅坐在一旁,不停的拨打宋离手机,但响了好几声,始终没有人接听。

  沈琴夫妇同样揪心,好不容易回来了,外孙女却被人绑走。

  两人一年只能见到紫萱一次,格外想念,这次回来还给她买了很多玩具,却再也用不上了。

  “沐雪,怎么回事,宋离的电话打不通了。”海雅问道。

  周沐雪停下脚步,一脸诧异的表情。

  “不可能吧,刚才我还打过电话,他说他已经知道了,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不行,我不能等了,我要去找龙幽若。”

  周沐雪相当果断,朝着大门走去,那是她的女儿,是她的命。

  沈琴看了海雅一眼,海雅顿时会意,紧随其后。

  两人直奔绿城别墅,刚把车停稳,就被吓了一跳。

  别墅四周有很多巡逻的守卫,一个个虎背熊腰,威风凛凛,看上去相当的凶悍。

  周沐雪咬了咬牙,开门下车,朝着别墅走去。

  她和海雅刚靠近大门,就有二名守卫过来,骇人的武器直指脑门,态度相当的恶劣。

  “站住,你们两个干什么的,这里是私人地方,严禁乱闯。”

  周沐雪高举双手,环顾四周。

  “大哥,麻烦你告诉龙幽若,就说周沐雪来了,有事跟她谈。”

  守卫打量了一番,冷笑连连。

  “原来你就是周沐雪,幽若小姐交代过,可以让你进去,但是你旁边这位小姐,只能留在外面了。”

  周沐雪点点头,示意海雅留下,这才跟着守卫进去。

  两人一路走到二楼书房,还没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紫萱的声音,听上去相当的开心。

  周沐雪焦急万分,破门而入。

  紫萱正在玩手机,脸上挂着淡淡笑意,龙幽若坐在椅子上,正一脸笑眯眯的打量着自己。

  “幽若,谢谢你替我姐紫萱,时间不早了,我要带她回家看外公,外婆,改天我在谢你。”

  龙幽若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的笑。

  周沐雪紧张万分,试着去抱紫萱。

  一步,二步,眼看着就要抓到紫萱,a5闪电出手,巨大的身躯横在两人之间,仿佛一道巨墙。

  紫萱看到这一幕,再也控制不住,丢下手机,嚎啕大哭。

  “妈妈,我要回家!”

  龙幽若颇为诧异,她以为紫萱不懂事,只知道玩耍,没想到她人小鬼大,刚才的一切全都是装出来,只是做样子给自己看。

  龙幽若上前,抱起紫萱。

  “沐雪,这丫头机灵的很,身为姑妈,我还真的挺喜欢她的。”

  周沐雪咬咬牙,看向龙幽若。

  “幽若,我不管宋离跟你怎么谈的,但孩子是无辜的,你把她还给我,你这样会吓着她的。”

  “沐雪,我知道绑架紫萱很无耻,但宋离对我伯父的成见太深,始终不肯配合,我回去没办法交代,只能出此下策。”

  龙幽若简单解释,把问题都怪在宋离头上。

  “幽若,虽然我是宋离的老婆,但我也不能左右他的想法,这样吧,我愿意留下来当人质,紫萱还小,她需要人照顾。”

  龙幽若相当满意,看向周沐雪。

  “好啊,母女都在我手中,不怕宋离这头倔驴不投降,影雪,把她们两个关到三楼去,严加看管。”

  同一时间,汉州,许家大宅。

  四个女人围成一圈打麻将,吞云吐雾,把客厅里弄的乌烟瘴气,到处都是云雾缭绕。

  其中一人披金戴银,浓妆艳抹,一头酒红色的秀发,土味十足,正是许庆的老妈洪梅。

  她十八岁嫁进许家,二十岁生下许庆,如今也不过四十多岁,皮肤保养的还算不错,丝毫不比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差。

  她没什么本事,唯独喜爱打麻将,偏偏技术太差,十赌九输。

  她刚打了两圈,已经输了三十多万,脸色相当难看。

  众人打的正欢,一名二十多岁的小保姆过来,她看洪梅桌上的茶水不多,便主动给她添水。

  她倒的很仔细,生怕溢出。

  就在这时,下家打出一张六条,洪梅眉头一抖,喜形于色。

  “胡了,清一色!”

  谁知还没等她得意多久,对家淡淡一笑,同样把牌摊开。

  “洪梅,对不起了,我也是清一色,截胡!”

  洪梅看在眼里,心中怒极。

  她不在乎输了三十万,哪怕输了一百万,也不过是九牛一毛,但被对方截胡,这是打牌的大忌,是要走霉运的。

  洪梅心中有火,猛地起身,甩手对着小保姆就是一巴掌。

  “谁让你过来的,我算是看明白了,就是你这个衰鬼把霉运都传给我了,害的我输了一下午。”

  洪梅不解气,又连抽了两巴掌。

  啪啪的声音极响,小保姆的脸上顿时出现掌印。

  “太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看你的茶水不多,所以才过来给你添水的。”

  “翻了天了,还敢顶嘴,谁让你顶嘴的!”

  洪梅火冒三丈,飞起一脚把保姆踹倒在地,在她眼中,这些小保姆根本就不算人,连自己养的狗都不如。

  围观众人哈哈大笑,司空见惯,一个替小保姆说话的都没。

  “洪梅,是不是输不起,这么大火气!”

  “洪梅,别这么小气嘛,你老公掌管学院财务,他的钱,你一辈子都输不光,来,继续打。”

  “就是,别跟这种没用的下人计较,丢了身份。”

  众人七嘴八舌,信口胡诌,明明是洪梅的问题,却反而变成小保姆的问题。

  小保姆心里有气,却又不敢发作,只能自认倒霉。

  洪梅冷哼一声,继续洗牌。

  还没等她摸好牌,手机却响了起来,正是朝阳打来的。

  “朝阳,什么事,阿姨正在打麻将呢!”

  朝阳顿了片刻,鼓足勇气。

  “洪阿姨,别打了,我联系不上许叔,你们赶紧到洛城来吧,老大被人用枪打伤了,子弹贯穿了眼睛,目前还在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