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56章 飞扬跋扈

作品:世子很凶|作者:关关公子|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9-16 09:10:44|下载:世子很凶TXT下载
  诗社中人满为患,数百才子佳人挤在大厅中,小厮不停捧着托盘把诗词送到给几位大儒审阅。

  杨映雄坐在正中的位置,诗稿传阅过来,也会认真摸着下巴端详许久,然后轻轻点头,可能是耳闻目染久了,偶尔也能给出几句评价,引来下方几声恭维。

  金陵知府杜辉是寒门出身,在金陵为官多年也算有些声望,只可惜金陵离吴王太近,离长安太远。在这里当知府,肯定得看吴王的脸色,对于旁边这位暗地里无法无天的杨大员外,还得开口客套几句。

  不过真说在做地位最超然的,肯定是坐在右侧的陆红信,金陵陆氏的嫡长子,不论辈分的话比萧绮还尊贵些。只不过金陵陆氏近些年在朝中不受宋暨重视,家风也向来低调随和,陆红信并没有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座位问题上,和有吴王背景的杨映雄较真儿。

  众星捧月之下,杨映雄面色颇为不错,时而和陆红信闲谈几句。并非是讨论什么,只是单纯的喜欢和陆红信平起平坐交谈的感觉。

  如果不理解杨映雄的想法,可以参照幽州唐家的唐蛟遇见萧绮的反应。堂堂四大剑学世家的家主,被萧绮当狗一样训斥,还得打碎牙往肚子里咽。能和‘萧陆崔王李’这几家平起平坐交流,成就感有多强可想而知。

  正常来说,这种文人的场合,杨映雄在上面坐着等结束就可以了,可今天诗会才开始没多久,下方的一句话,便引起的在坐所有人的注意:

  “听闻许世子也莅临诗会,唐某久仰大名,不知世子可否现身一见?”

  大厅中本来人声嘈杂,但唐百伦在诸多才子中地位很高,声音也大,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说话声,看向了大厅中央。

  听见许不令的名字,杨映雄眼睛微微眯了下,略微琢磨了下,还是露出几分笑容:

  “陆公子,肃王世子今日也到了场?”

  陆红信是陆红鸾的亲哥哥,今年也才三十出头。听见杨映雄的询问,面色随和的回应:

  “家妹照看,不清楚。”

  杨映雄缓缓点头,又把目光移向了大厅中。

  大厅中聚集了四百多人,都是文人打扮,想找个人并不容易。在场的人全听过那三首诗词,前几天南山港杀人的事儿也有耳闻,见许不令今天也在,眼中都露出好奇神色左右寻找。

  萧绮坐在僻静处,见状轻声道:“你自己去吧,我不露面了,”

  许不令手指轻敲椅子扶手,看了看杨映雄:

  “需不需要我为民除害?”

  萧绮轻轻蹙眉,眸子里略显疑惑:

  “怎么除?”

  没有回答需不需要,而是询问怎么除,许不令明白了意思,站起身来,走向了大厅中央。

  “许世子!”

  “参见小王爷……”

  “好俊~……”

  随着许不令从角落里起身,大厅里响起些许嘈杂,不少才女都偷偷摸摸往进靠,想看看大玥的‘昭鸿一美’是不是传闻中那么风姿卓绝。附近的书生则是抬手打招呼套近乎。

  杨映雄目光放在许不令身上,打量几眼,如同长者看待有出息的晚辈般,轻轻点头目露赞赏,不过其中有几分真假,耐人寻味。

  熙熙攘攘的人群分开,许不令来到大厅中央,语气平淡:

  “唐公子叫我?”

  唐百伦抬手行了个书生礼:

  “久闻世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方才我等正聊着世子的几首诗词,皆对世子的诗才叹服。不过世子在长安的时候,曾说过不是自己所写,但能写出来那几首诗词的人,世上也找不到第二个。今日世子既然来了诗会,不如你我以文会友,让在场诸多同窗心服口服……”

  唐百伦把许不令叫出来的目的,自然是较量比拼一番。他本身在江南就才名极大,只是自从许不令的那几首诗词传出来后,便无形中被压了一头。如今既然遇上了,无论如何都得比比,毕竟输了没啥影响,赢了可是名气如日中天。

  在场诸多才子佳人,闻言眼中也露出几分热切,来参加诗会,不都是为了看各大才子明争暗斗各展才学。

  可就在众人满眼期盼,连萧绮也端起茶杯认真打量自己未来夫君的时候,许不令露出了不悦的表情,声音清冷的来了一句:

  “你也配?”

  “……”

  声音不大,语气平淡,全场却是刹那间鸦雀无声,继而面露错愕。

  萧庭耸了耸肩膀,眼神古怪,似是再说:看,我说吧,让你自己找不自在,许不令在长安打过的人,比你见过的都多……

  唐百伦笑容一僵,愣了半晌才确定自己没听错,脸色刹那间涨红。

  不答应就不答应,何必众目睽睽之下这么说话,连个台阶都不给,纯粹是为了让人难堪。

  可唐百伦也不好回应,人家一个藩王世子不讲道理说这话,他总不能怼回去,有辱斯文不说,也玩不过人家。当下只能露出尴尬的笑容,把目光移向了上方就坐的诸位大儒,指望长辈们能开口解围。

  诗社中安静下来,几百号人都是面面相觑。

  上方就坐的十余名文人,表情都不怎么好看,若是换做江南的学子如此猖狂,当场就给撵出去了。可许不令是肃王世子,他们这些教书先生,不是许不令的授业恩师,肯定不好开口管束。

  知府杜辉是官场中人,更不敢得罪肃王,分量也远远不够,当下只能把目光看向了坐在旁边的陆红信。

  陆红信是陆家的长房嫡系,和许不令也算有些关系,陆氏家主不在他这长子是可以管管许不令的,约莫就是一句“不令,莫要放肆。”,这个尴尬局面就缓解了,大家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即可。

  可陆红信不知为何,根本就没去看大厅中央,专心致志品鉴手中的诗稿,和局外人似得。

  陆红信不出来平事儿,场面就顿时僵死了,所有人都把目光移向了坐在正中的杨映雄。

  这次诗会是杨映雄牵头的,又是吴王的大舅子,按理说,应该是有资格说话……

  喜欢世子很凶请大家收藏:世子很凶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kb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