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558章 我的老天爷啊

作品:我在古代有工厂|作者:七世狂人|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5 20:29:53|下载:我在古代有工厂TXT下载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bxwxorg找到回家的路!

  台上。

  王琛将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看在眼里。

  都是失望!

  都是摇头不解!

  几乎没有人对最后一个展示有期待!

  在这样一个气氛下,在这么一个情况下,王琛的内心很平静,平静到根本不起任何波澜,是的,当新品发布会进行到这里的时候,其实已经达到了所有的要求,他完全可以尽早收官,然后等待各地订单像雪花一样飘来,但是有些事情必须去做,磁悬浮最大的卖点没有展露出来,怎么能够草草收场?

  开始!

  开始吧!

  最后一个展示项目了!

  今天晚上一定能够做到最完美的!

  王琛转头看向工作人员,轻轻点头。

  下一刻,工作人员们开始拆包裹在上面的帆布。

  一缕银白色开始缓缓出现在人们眼睛里,只是还看不清到底是什么!

  “啊?”

  “好像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重卡?”

  “确实不是,可我看不清到底是什么!”

  “什么?这么大物件不应该是大型重卡吗?不对,不对,好像小一点?”

  “我现在纳闷到底是什么!”

  “估计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看看吧!”

  “但愿来个惊喜吧。”

  “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让我眼前一亮。”

  观众和记者们只看到冰山一角,依旧没有觉得是什么能够造成让人惊喜的东西,因为银白色的东西实在太多,这么大物件,他们也不可能朝着直升机方面联系,一个个全在想到底什么东西是银白色,脑子里也没有这个印象,有什么东西银白色符合展示吗?

  合作伙伴那边。

  丁红花握紧拳头,“不是重卡!”

  李老笑了一下,“小王的心思不是那么好猜的。”

  何明轩疑惑道:“可到底是什么?”

  在后台那边。

  许少爷信心满满道:“要开始了,一定可以的!”

  胖领导还是有些忐忑,女领导也蹙眉,他们真没有想过一款什么磁悬浮汽车能够飞上天空,生怕待会会出安全事故。

  别说他们了,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知道汽车不能够飞,不然的话就不叫汽车改叫飞车了,嗯,虽然有这个名词,但是他们想的和这个名词没有什么关联,汽车能飞?呵呵,除非你把汽车改装成了直升机,在汽车顶上装了螺旋桨,不然的话想要飞无疑痴人说梦,毕竟汽车这么小的物件,不可能像民航飞机、军用飞机一样装置太多东西,就算可以,这里没有跑道、没有飞行指挥,你飞什么飞呀!

  根本不可能的事!

  就在帆布缓慢地上升当中,直升机车身展露的越来越多。

  人们的眼睛渐渐变大,渐渐都隐隐约约感觉出,帆布下是一样了不起的东西!

  和所有人不一样,王琛站在灯光照耀下的展台上面,没有理会先前所有人的质疑,没有去想那些失望的眼神,他只想做好现在!

  这一刻,是他收获荣耀的一切!

  这一刻,他想要全世界的人明白自己煞费苦心研发出一款什么样与众不同的磁悬浮汽车!

  他只想要握住现在,展示给所有人看!

  “现在,我们要展示的是利用直升机航拍,给大家看磁悬浮汽车飞行的过程!”

  略带沙哑的声音有些沉闷,却毫无征兆,同时,包裹在直升机上面的帆布全部被掀开!

  顿时间,全场噤若寒蝉!

  有些兴趣乏乏在聊天的观众表情猛然凝固!

  还有些在调试拍摄器材的记者们动作也戛然而止!

  又或者,就在王琛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当直升机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的时候,全场就瞬时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中!

  安静!

  好似严冬来临一样,万籁俱寂!

  董事长愣住了!

  许总也愣住了!

  普明更是错愕地瞪大眼珠子!

  先前还有些无聊的犯困和失望透顶的观众很记者们,一瞬间全都跟见了鬼一样,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一脸震惊地朝着展台上看去,死死的盯住刚才谁都认为无趣的展示内容,没有一个发出半点响声!

  他们全都傻眼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王琛好似携着一身荣光站在光芒下,那普通的身姿也站得笔直,大气磅礴伸手指着直升机!

  “现在,请直升机先飞行起来,里面的摄像师把摄像机打开,然后我把磁悬浮起开到空中,摄像师会把磁悬浮汽车飞行的完整场景拍摄给你们看。”

  声音不大,许少爷已经在后台指挥着直升机驾驶员启动飞机了!

  太惊人,太震惊,太震撼了!

  或者说,不是震撼,而是反转太大,谁都认为王琛不会给大家展示“飞”的内容,结果却真的要展示,还让直升机航拍现场直播给大家看,这才造成了现场这幅吃惊的场面!

  下面,程琳长大了嘴巴,“小……小琛竟然留了这一手?”

  王保国也一眨不眨地盯着台上王琛傲睨万人,他在担心,担心其他人会再发出质疑的声音面对他儿子!

  这种声音,他从儿子身上看得太多!

  那种嘲笑,他也从传闻中听得太多了!

  他不期盼儿子能表现得多完美,也不奢求儿子能够被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