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 104 章

作品:文学入侵|作者:鹿门客|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5 21:00:29|下载:文学入侵TXT下载
  黄沈城中, 新房内, 红烛映照红纱, 鼠公主正与“驸马”款款而语。

  王勇道:“内核层黄沈城的意像,看起来应该是剧情层里沈小萍身世的投射。”

  “只是李峰作为剧情层的主角, 为什么会出现在内核层里?”

  霍阙道:“他未必就是的主角‘李峰’。”

  王勇皱眉:“霍上校的意思是?”

  霍阙望着纱窗上映照出的李峰影子,微微笑:“那小姑娘,不是还丢了一本书吗?”

  “京州, 不是还有一类异状吗?”

  此时, 新房内忽传悲声哀啼。

  鼠公主悲戚难忍,泪水濡湿了脸上的灰毛:“万望李郎救我城民出生天,万望李郎、救我父王还本貌,小女感激不尽, 拜谢恩公——”

  竟然凄凄下拜。

  李峰忙把它扶起:“公主请起, 先把事情说清楚。”

  灰鼠公主以袖拭泪:“李郎,我父王虽不是我的生父, 却本来也不是这样残暴, 更不是这样的形容, 几年之间,竟模样大改、性情大变。”

  它说着,开了自己的箱笼,竟取了一副压在箱子最底下的画像出来, 展开与李峰看。

  “李郎请看。这是我父王几年之前的模样。”

  李峰一看这幅画像, 便吃惊:这幅画像上画的, 分明是一只白鼠。

  这只白鼠长眉英目, 眼珠黑亮,皮毛微微炸开,没有那么顺滑,甚至有被划开的焦黑的几缕。身着一身盔甲,腰上配着一柄宝剑。

  虽然是鼠模样,看起来却大有顶天立地的豪迈英杰之气,一身硝烟战火里的英雄气概。

  “这......”李峰说,“公主,国王是一只白猫,这却是一只白鼠呀。”

  “李郎,这就是我父王几年之前的模样。”公主说,“几年之前,我父王刚刚推翻了老猫王的统治......”

  “那老猫王是个残暴无度的厌物,盘踞我城中,窃座为王,不耕不作,专以我鼠民为食......”

  黄沈城原名黄粱城,城中居民都姓黄,都是灰鼠。

  而黄粱城的统治者,却是一只老白猫。

  它残暴成姓,日食鼠民一十,连幼鼠都不放过。

  城中民心惶惶,人人只想自保,把其他亲友推上去填食猫王之肚,风气极坏。

  她的继父则姓沈,是外来的白鼠将军,他是一位大英雄,大豪杰,见不得如此情境,便拔剑而起,领着鼠民,推翻了老猫王的统治。带着鼠民们重建家园。

  “我生父是城里的画师,十分仰慕父王的英姿。这幅画像是我年纪还小,他还在世的时候,他作为画师为父王绘制的。”

  “那白鼠将军,怎么会变成白猫王呢?”

  公主垂泪道:“这变化就是从几年之前开始的。父王得到了一面魔镜。这面魔镜据说能照天下英杰模样。父王本是为了选贤任能,才收下魔镜。”

  “谁知道收下了魔镜后,父王被镜中恶鬼引诱,一日日地换容颜,改形貌。移高洁之性,变正直之心。”

  白鼠将军越来越讲“规矩”,性情暴睢,容不得任何人冒犯威严。

  到最后,某一天清晨,白鼠将军醒来一看,自己竟然鼠吻变猫须,身上披长毛,变成了白猫国王的模样。

  而上一任老猫王,就是一只白猫。

  公主望着那一副画像,略略出神:“父王变形后,就下令正式称王了,将黄粱城改名为黄沈城,在全城焚毁了他曾经的画像。只有这一副,随着我父亲死去,母亲嫁到王宫,它作为我父亲留给我的遗物,被我偷偷保存了下来。”

  “从父王变形之后,黄沈城中风气也日益古怪,处处森严,稍有逾越,就可能送命。父王他,他竟也偷偷地吃起了鼠民。一天、两天、三天,城中鼠民的陆续失踪......”

  说到这里,公主再次垂泪:“我父亲,至死都不忘感念父王当年拔生救苦的恩德。”

  “但今天的黄沈城,又与当年的旧黄粱城有什么区别呢?”

  听到白猫国王姓沈的时候,李峰的眉头就不自禁地一跳,他再三打量白鼠将军的画像,虽然画中的是一只鼠,但他总觉得画像当中,白鼠的眉宇间颇有些熟悉之处。

  “不知道为什么,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把父王的变化视作理所当然。”灰鼠公主哀求道:“我所说的都是事实,不信,请驸马随我去到父王的密室看一眼,那面魔镜,就伫立在那里。”

  魔镜!资深者们对视一眼。

  “公主多虑了。”对于这位声音与身世极为类似沈小萍,心地善良的鼠公主,李峰的态度比较温和,“可是,为什么非要我去?”

  “那面魔镜有古怪,除了父王之外,我们本地人连靠近它都不能,一靠近它,它就化成虚影,从我手中穿过去了。”

  “我偷偷向城中的贤者打听,贤者说只有外来者可以触碰它。我父王是上一位的外来者。而如果我们想要打破它,只能等下一位外来客。”

  “而我们城里,近年来,只有李郎你一个外来的。”公主再三恳求,“我只希望你打破那面魔镜,让我父王变回原来的样子!”

  鼠公主的眼睛是人的眼睛,半带哀求地望着他,极黑润。

  鼠公主心地善良,还在白猫王手下救了他一命,李峰从来知恩图报。

  何况他被旋风卷着来到这座城中,就一直迷迷瞪瞪,唯有有一股力量推动着他前行,在耳边回荡着一个极熟悉的声音,叫他去“找镜子”。

  但他在黄沈城里待了不少时间,没有见过一面镜子。

  想起画像叫他莫名眼熟的白鼠将军,想起“找镜子”。

  难道,那个声音说的,就是公主嘴里的“魔镜”?

  李峰略微沉吟,当即答应下来,鼠公主喜极而泣,忙引着李峰避开宫女们耳目,从一侧小门,往白猫国王藏魔镜的密室而去。

  夜色里,飞雪纷纷,他们没有注意到身后已悄然缀了一行人。

  守卫国王书房的侍从,被公主假借理由调开了。

  书房下的密室。天鹅绒的软垫上,放置着一面边缘华美的菱花镜。

  镜檐似幻似真。镜面如水波微微荡漾着,立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白猫,头戴王冠,身披华服。

  它在镜中背对公主与李峰而站,听到响动,回过身来,油腔滑调:“小妮子,你又来了。”

  公主恨声道:“我来了,我来砸烂你这凶灵恶鬼!”举拳砸向镜面,却如碰到幻影一般,穿过了镜面。

  此时,镜中白猫早已转回身来了,它眉目阴鸷,毛发惨白,眼露凶光,与白猫国王生得一般无二,嗤笑鼠公主:“徒劳无功。”

  一旁站着的李峰夹在口袋里的钢笔发出了金光,刺得它在镜中倒退一步,面露悚然:“小丫头,你把什么东西带回来了!快让他走开!”

  它在镜中发出一声刺耳的长啸,密室上方登时响起了盔甲相击声,还有猫国王的吼声和脚步声:“谁?我要把你们通通吃掉!”

  “李郎,快!父王来了!”

  李峰点头,上前一步,伸出手。

  他的手指碰到了冰凉的镜面。

  在他手中,镜子是实体。

  公主面露狂喜。

  镜子试图躲避,却全然无功,白猫骇然地在镜中倒退一步:“你、你是......”

  噔噔噔。

  密室机关被拧开了,石门开启。卫兵和猫国王的脚步声。

  公主忙叫:“砸碎它!”

  悄然隐在一旁的王勇正想出手阻止李峰,却被霍阙拦住。

  霍阙看了李峰口袋里别着的那支钢笔,摇摇头,在四维眼镜频道:【静观其变。】

  砰——

  李峰练舞、行军多年,虽然个头不甚高,力道自然有。他举起镜子,一把掼下!

  咯噔,砰一声,光滑的镜面上现出无数蛛丝一般的裂缝。

  镜中白猫阴鸷的脸,也随着裂缝被分成了数份。它用那两只惨绿的眼睛,穿过镜子,怨毒盯着李峰。

  此时,白猫国王早已扑到,一眼望见那面摔在地上,镜面裂成无数份的魔镜,发出一声惨嚎,惊了随后的护卫。

  它踉踉跄跄地扑上去,想合拢拼凑镜子,但无论如何都拼不起来,手都被扎出了血。

  “逆女!”猫国王颤抖着爪子,始终拼凑不成,便张开血盆大口,眼露凶光,獠牙外露,发出猫类攻击、觅食的声音:“喵——我吃了你!”一口咬向鼠公主的脖颈最脆弱处,要连根咬断。

  李峰一惊,立刻去拉鼠公主,但是他毕竟是人,速度比不过猫类。眼见獠牙马上就要扎穿公主的脖颈——

  铿。金石相击声。

  长戈交叉,挡在了公主跟前。

  猫国王怒目而视那些挡在鼠公主跟前的侍卫:“大胆!让开,我要吃了这逆女!”

  魔镜一碎,侍卫们就仿佛一场经年大梦初醒,望着白猫国王的狰狞神态,泪流满面:“将军,我们是您的战友啊!是当年簇拥着您进城打败老猫王的战友,是当年与您一起在风雪里行军的人啊,您,您怎么变成了这样了?”

  白猫国王张开嘴正要说话,却听头上的王宫一阵轰隆隆的巨响。

  白鼠王后匆忙提裙下来,哭喊道:“王呀,王呀!臣民们打进来了!他们怎么不念您的恩德呢?”

  它一见丈夫,便骇然地倒退一步,似幡然醒悟:“您、您怎么是这个模样?”

  “我是什么模样?”白猫国王向地上镜子的碎片一看,看到了一张猫脸。

  而身前、继女、王后、侍卫,全都一脸骇然地望着它。

  它原先从没怀疑过自己的样子,此时,不由自主地想:我是长这样吗?

  我原来,是长这样的吗?

  *

  赤红闪电已经到了潭州市上空了。

  那些在雷鸣中闪现的透明身影若隐若现。

  轰隆——对准潭州市,第一道赤色闪电迅猛无伦地劈下。

  *

  白猫王起了第一个念头的时候,忽听整个文本世界中一声惊雷大作。

  惊雷起,迷蒙碎,李峰口袋上夹着的钢笔忽地应和雷声而金光大作,它被金光笼罩,竟一点点变形。

  金光散去时,原地没有了白猫王,立在那的是一只一人高的白鼠,长眉英目,眼珠黑亮,皮毛微微炸开,没有那么顺滑,甚至有被划开的焦黑的几缕。身着一身盔甲,腰上配着一柄宝剑。

  它愣愣地望着自己的鼠爪,如梦初醒:“我、我这是?”

  它向前走了几步:“夫人,萍儿?兄弟们?”

  李峰望着白鼠将军恢复真容,却越发觉得白鼠将军眉眼之间,有一股奇异的熟悉感。

  钢笔金光闪烁,李峰越想想起在哪里见过白鼠将军,越觉得头疼欲裂,疼得禁不住保住头弯下腰。

  他一定见过......一定......

  白鼠将军听继女垂泪解释了一切,张目向恩人李峰看去,见他这般,忙问道:“孩子,你怎么了?”

  “咦?”李峰应声抬起头的时候,白鼠将军终于也看清了李峰的脸,爽朗道:“你很眼熟......孩子,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

  第一道闪电劈下的同时,那道闪电里的透明身影没入了潭州市中的另一个维度。

  他是一位豪迈英气的中年军人。

  *

  白鼠将军话音刚落。

  《青春》文本世界之中,黄沈城上空,忽然电闪雷鸣,一道闪电突破了冢蝇的阻碍,终于劈开内核层,直直落在了黄沈城。

  天璇与地转,周围的一切都开始褪色,模糊,黄沈城定格了。

  灰鼠公主、白鼠王后、侍卫都定格了。

  砰,它们凝固成一张碎片,纷纷落下。

  资深者们吃惊地看到,内核层里的意像开始飞速地变化。他们很快就站在了一座雪山之上。

  漫天风雪呼呼地刮,阴云铁灰,大雪封山。

  寒冬腊月,人间里放着鞭炮,有钱的人家穿红戴绿,贴着门帘,喜气洋洋。

  这应该是过年时节。

  一个年纪大约不到七岁的小男孩,骨瘦如柴,身上一件好衣裳都没有,赤着脚踩在雪里,握着一柄沉重的柴刀。冻得嘴唇发青,缩在树下。

  大雪茫茫,人间望去莽莽一片白。地主家的院子里,少爷小姐们围着火炉,在堆雪人打闹,正月新年,红灯笼显得温暖极啦。老爷与夫人插手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

  小男孩羡慕极了。

  他问天上的阴云:爸爸呀,你在天上吗?

  但阴云滚滚,不答人间小孤儿。

  小男孩问地上的冰雪:妈妈呀,你在地下吗?

  但飞雪茫茫,不理红尘苦伢儿。

  小男孩问飞去的寒风:哥哥,你飞去哪里呢?

  寒风瑟瑟,只顾自己孤身去黄泉。

  天渐渐黑了,雪渐渐堆了小男孩的一身,他一动不动了,他的手脚僵硬了。

  小男孩家的后山上,已经有四座坟了。

  他知道,自己将变做第五座了,他不用再被一个人撇在外面了。

  不知过了多久,连与他同感的众人都觉得冷得僵硬了的时候,一双温暖的大手将他从雪堆里抱了出来,一个声音说:“这孩子,怎么快冻死了,还在笑?”

  路过的一小队当兵模样的,头上有红星的。其中一位连长抱起了他,解开自己的衣裳,把这小乞儿生了冻疮的脚,用自己的胸膛暖起来。

  其他战士赶紧取下自己御寒的衣裳,给这小孩儿披上,用雪搓他的手脚,手拉手替他挡风。

  小男孩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一张胡子拉碴的脸,长眉英目,很是豪气,却十分担忧地对他说:“小伢子,你怎么躺在这?”

  “你家人呢?”

  他被紧紧贴在这张脸主人的胸口,热度从心脏处一直传来,心脏在风雪里有力地跳动。

  小伢子渐渐被暖过来了。活了。

  “爸妈和哥不在了......六叔奶奶年纪大,家里也穷...养我......说闲话......我出来砍柴,带回去,他们不说六叔奶奶......”

  断断续续,他们得知他的父亲死于日本人之手,他的母亲被地主欺凌,上吊自杀,他的哥哥做工而死,小弟弟则直接饿死。

  而收养小男孩的长辈也穷,家里人都反对他们多养一张嘴。因此,小男孩一个人出来砍柴,乞讨,想砍几捆柴,讨一点吃的回去,好减轻一点他六叔奶奶的负担。

  他那懂事的样子叫几个年轻的兵都掉了眼泪。

  那搂着他的“连长”,先是一语不发,然后又伸出大掌摸了摸他的肚子:“瘪的。”

  “伢子,我们送你回家去。这样的天,不要再出来砍柴了。”

  他们当真一路把他抱回了六叔奶奶家,又在他胸前放了自己省下来的行军口粮,那连长还搜刮了自己身上仅有的一点值钱的东西,放在了他的手边。

  小伢子在他们要走前,紧紧拽住了他们的衣服:“你们是菩萨吗......”

  连长摸了摸他的头:“不是菩萨。菩萨救不了你和你的父母。”

  “不管你们是不是菩萨,求求你们带我走......”

  那连长叹了一口气,摸着他的脑袋说:“我们现在不能带你走,但是我们会回来的。我保证。”

  他说他姓沈,我们会回来接你的。

  但是,他再也没回来。

  解放后,“李峰”才知道,那年他们那确是去过几个解放军,但是是去查探敌情的。而且没多久就已经牺牲了。

  “沈叔叔”是党员。而党员一向冲锋最前,解放全中国的战争中,往往最先牺牲的就是党员。

  曾经用自己的胸膛暖过一个苦伢儿双脚的沈叔叔,再也回不来了。

  但是,解放军确实回来了。他们回来了。

  *

  黄沈城的意像轰炸炸碎。

  那面魔镜的碎片慢慢地消失,消失。

  李峰终于想起来了。所有的事情,都想起来了。

  他说:“沈叔叔,很多年不见了。”

  从碎片后,从白鼠将军伸了个懒腰,形貌渐渐变成了一位透明的中年男子,长眉秀目,大为英雄气概,站在那挠了挠头,笑容一如既往的豪气:

  嘿,是你啊伢子,我说我咋记得我刚被炸死,咋就到这里来了。原来我死了很多年了。

  小伢子,很多年不见了啊。新中国成立了没有?你现在活得怎么样了?

  沈叔叔牺牲在解放前。

  “李峰”咬住牙,一霎时泪眼模糊。半晌,才一一答道:

  成立了。我都参军很多年了。

  我现在活得很好。沈叔叔。

  *

  文本世界外,办公室中,许久无人说话。

  过了很久,郝主任皱眉:“李峰有六叔奶奶?李峰的父母兄弟是这样死的?我怎么记得这样的身世,是雷锋的。”

  常教授道:“老郝,你还记得我们几年前遇到的代号为‘神话’的文本吗?”

  郝主任自然记得。在那个B级文本里,还诞生了一位特质者张玉。、

  “那个文本是由两个文本碎片融合而成的。因为两个文本碎片的主角,其原型都是哪吒闹海版本的哪吒,以至于两个文本碎片融合,而哪吒成为了其中的共同主角,获得了选择权。”

  “老郝,这一次,除了有一个之外,不是还有一个文本疑似是吗?”

  郝主任被他一提醒,顿时明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他转向贾文豪,推了推眼镜,镜片上闪过一丝寒光:“贾先生,我问那个问题:请您如实回答。”

  “主任请......请问。”

  郝主任盯着他,一字一顿:“‘李峰’到底是谁?或者说,你文里的李峰,到底是以谁为原型的,你的写作目的,是什么?”

  贾文豪只是个文人,但他也在作协里又一官半职,又出身文艺世家,前妻是大作家的女儿。因而在文艺界颇有点势力,想起最近新出的英烈法,知道自己一旦承认了,必然就有个坏事在前面等着自己,干脆下定决心装死,车轱辘话应对过去:

  “我这都是虚构人物,虚构人物。”

  温文尔雅的常教授难得露出尖刺来刺他一回:“哦?那为什么李峰长得跟雷锋一模一样?你在原文里,可是描写说‘他长相圆圆脸蛋,浓眉粗眼,非要认得话,与雷锋一般无二’。”

  常教授见贾文豪缩瑟一下,又翻了翻《青春》,指着一行文字道:“你看,李峰的外号都是‘雷又锋’。”

  贾文豪强自辩道:“李峰比雷锋高多了......”

  “那雷锋参加过工兵团,你文里的李峰也参加过工兵营?雷锋趁休息时间做好事,扶过大妈。李峰也常做好人好事,扶过大妈?”

  贾文豪说:“那、那个时代的战士不都是这样的吗......”

  他死鸭子嘴硬。

  郝主任见他咬死不认,道:“哦,那我们换个问题。看内核层的意像,你文里给沈小萍设置的这个解放后作威作福的继父沈厅长,好像是有原型的?”

  “而且这个原型,好像在解放前就牺牲了?”

  郝主任这个问题问得刁毒,还是踩在英烈法的点上问。

  在场的人望着镜花水月里的那爽朗豪气的沈叔叔的影像渐渐消散,都因为黄沈城的意像,想起了《青春》里是怎样设置沈小萍的继父沈厅长的:

  贾文豪在自己笔下,将其设置为一个出生入死干革命,身负重伤过的革命干部,他原先朴实无华,后来解放后当了厅长,就颐指气使,在家里要保姆,要司机,搞派头,搞等级森严。他的继女沈小萍就在他这种家庭氛围里被压抑成了精神失常。

  “你如此设置是怎么想的,贾先生?”一向好脾气的常教授也终于问。

  这让贾文豪答也是不是,不答也不是,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道:“这个,这个,我是想,那个浩劫嘛!那个时代,打倒权威,侮辱人性,所以,沈先生如果活到那个时代,说不定也会被那个时代扭曲性情......这是艺术应当允许的虚构......”

  郝主任笑了:“艺术当然允许适当的虚构,不过,我也是读过这本书的,作为读者,我有点小小的逻辑上的问题:

  既然那个时代打倒权威,反对等级制。那为什么你要描写沈先生活到了那个时代之后如此作威作福,搞等级制呢?”

  “如果照您的意思,您这本书是在批判那个时代‘打倒权威’、‘反对等级制’的革命狂热。那您为什么又安排设置沈先生成为沈厅长后如此作威作福?”

  “如果沈先生作为老革命,一解放就变成这样,不正是说明那个时代要求继续革命,打倒变质了的沈先生这类干部,是理所应当吗?”

  “您看,你书里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贾文豪从来没有被人这么问过,一时呆了。

  他要是回答刻意把早已牺牲的沈先生设置成沈厅长,就是表明后者。但那不就变成为那个年代洗地了吗?

  贾文豪一向觉得那个时代他这样的文人要为泥腿子服务,还没有特权,是天大的侮辱。何况况......他可是靠卖伤痕文学发家的,人设崩了以后怎么卖书?

  但是他要是说是前者,那就说明:他哪里是想批判那个时代,纯粹就是想侮辱TG牺牲的干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英烈法在那等着他!

  贾文豪打了个冷颤。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回答,都是一场送命题。

  他一向擅长跑路。

  “我、我文协还有点事......”他扯出一个笑容,准备逃跑。

  啪。他被郝主任按住了。郝主任对他笑了笑:“跑什么啊?您是作者,来,坐着啊。”

  笑容不太善意。

  贾文豪挣扎起来:“放开我,放开我,我是美国人,我是美国人,你们没有权力扣押我!”

  “哦,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您早就和一位美国前女特工结婚了,入了美国国籍,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了呢。”

  郝主任说:“可惜,你站在的地方是中国湖南省潭州市。美国的法管不了中国的地。”

  *

  第一座城的意像消散了。

  地上落着一面四分五裂的镜片。

  李峰望着那烟消云散的“黄沈城”,望着跟前惊慌失措的“沈小萍”——意像一散,她就从灰鼠公主的模样,复还了沈小萍,坐在地上愣愣的望着眼前的“李峰”。

  她觉得李峰有点不一样了。但是又想不起来哪里不一样了。

  “李峰”向她伸出手,眉宇间竟然带了一丝怜惜:“起来吧,谢谢你。我送你们回家去。”

  此时,黄沈城烟消云散,眼前无数鼠民也都回复了人模样,只是都如沈小萍一样呆坐着,仿佛偶人。有的是沈小萍生母,沈厅长夫人的模样,有的是沈家的保姆模样,有的是沈小萍异父弟弟的模样。

  “李峰”知道,他们都是无辜的。

  怪物刻意把解放前就牺牲了的沈叔叔设置成这样一位“沈厅长”,本就别有目的。是为了困住污染他。

  这些被掳来扮演相关角色的人类意识,是作陪的牺牲品。

  他伸手一拂,沈小萍的皮囊突然裂开。里面钻出一个小女孩形状的黑色剪影。

  那黑色剪影茫然地自禁锢她的皮囊内飘出。

  下一刻,接二连三,所有的皮囊都开裂了,许多人类的黑色剪影飘了出来。

  “李峰”轻声说:“去吧,都回去吧。”

  它们才反应过来,向他感激地点点头,化作数点金光,向上空飘去。

  *

  想跑路的贾文豪刚被按住,郝主任手边的电话响了。

  驻扎的特殊安全部队说:“主任,陆陆续续有人醒了,包括那个智力受损为六七岁的女学生!”

  *

  内核层中,依旧是黑夜风雪。

  但黄沈城烟消云散。

  “李峰”望着那些光点不见了,弯腰捡起了那面魔镜的其中一块闪光的碎片。

  想起一切的他,再也不见迷惘,目露神光,竟然扫视一圈风雪,便噙着一抹冷笑,极富目的地向下一个内核层的意像走去了。

  众资深者听见霍阙说:“走,我们跟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