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章 楔子

作品:网游之王者再战|作者:遗忘之志|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19-12-05 21:10:39|下载:网游之王者再战TXT下载
  “好的观众朋友们,欢迎大家收看2132年第八届联盟杯大赛《帝国崛起》部分的决赛,这也是此届联盟杯虚拟游戏中最后一个项目的比赛。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决赛的场地,嗯......看来是一个丘陵的地形。”

  “因为自从进入淘汰赛开始,所有的地图都是随机生成的,无论是参赛选手,还是作为解说的我们,都只会在比赛开始的时候才会看到地形样貌。”

  “是的,张指导,这也是联盟这些年来不断改进比赛规则的成果之一。”

  “我们这几年一直致力于完善各大比赛规则的公平程度,我相信今后的比赛也一定会……”

  “哦,克鲁希德的队伍出现了!”

  面向全国直播的画面中,几个身影渐渐爬上一个小山坡的坡顶,落日的余晖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阵阵山风也在吹动着他们的衣襟,发出猎猎的声响:“现场响起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喊,他们都是断天之刃的支持者!如果这场决赛他们能够获胜,他们将成为联盟开创虚拟游戏比赛以来的神话!”

  “是的,如果断天之刃的队伍最后得冠,他们将成为联盟历史上第一个包揽所有游戏项目冠军的队伍,而且断天之刃的个人积分将会连续三年保持第一的位置,成为三连冠的第一人……”

  “啊,他们在山顶停下来了!”

  画面中的小山坡顶,席地而坐的五个人表情看上去都很轻松,他们望着山脚下蜿蜒经过的一条土路互相交头接耳,为首的一个身背双手大剑的男子不时地拍着手,主持着讨论的局面:“看样子他们也不打算继续寻找对手,而是在这里直接开战了!”

  “这个山坡的视野还是不错的,守在这里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对手,这样岚山的队伍就很难偷袭到他们,虽然我认为以韩三石的风格,根本不可能制定偷袭这样的战术……”

  “而且他们的心态看上去要比岚山的人放松得多……很多人认为半决赛克鲁希德对江湖的那一场,就已经是提前的决赛了,岚山的总体实力还不如江湖,他们也有资本这样做。”

  “不过我相信韩三石不会轻易放弃,希望他们能够给我们带来一场精彩的决赛。”

  “因为听不到声音,我们也无法得知他们在讨论什么,既然岚山的人也没有出现,看来我们需要陪着克鲁希德一起等一阵了……张指导,关于段天峰的这个队伍的名字来历,不知你是否知道一些内幕呢?”

  “这个嘛……我本人并没有问过他这样的问题,不过我们知道他每次给自己的战队起的名字都不一样,我说一下自己的猜测吧,这些名字的来历……似乎与每个游戏的背景有关,像是《无尽战争》中的‘钢铁前线’,《江湖》中的‘武神’,《费尔斯通》里面的‘王者之剑’……当然这些名字现在都是如雷贯耳了,不过仔细地想一下,好像确实都有一些关系……”

  “嗯,张指导对这些人研究很深啊。”

  “只是猜测,猜测啊,说不定只是他的随性为之,并没有什么规律而已……”

  “哦!导播帮我们切换到了岚山的画面!看来他们马上就要相遇了!”

  鸟瞰的画面中,五个人所组成的队伍从树林中走到了小山坡一侧的下方,然后不约而同地抬头,与山丘上的人互相对视着,议论的嘈杂声在现场观众的人群中逐渐低了下去,所有人静静地看着这最后一战的两队人马,不知过了多久,下方队伍中领头的一个魁梧的壮汉终于从背后摘下了一面黑色的方形金属大盾,然后从中掏出了另一面小号的大盾。寒风的呼啸中,双手持着两面大盾的他几步上前,然后用盾牌相互对撞了两下,发出“咣咣”的两声震响,那响声回荡在山间,渐渐地消失着看不到的荒野远处,伴随着呜咽的风声,仿佛预示着接下来这场战斗的惨烈。

  但山上的人显然不这么想——画面中领头的大剑男子挥了挥手,然后回头说笑了两句,几个队员随后缓缓起身,如同郊游一般从山上走了下来。

  “岚山的人就是岚山,他们非常干脆地同意了这个地方作为战场,而且这种平铺的阵型......看来这场比赛很快就要结束了。”

  “也许吧,不过也不能说他们没有藏的可能,如果有什么杀手锏韩三石之前的比赛中一直没有用出的话,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了。”

  “哦?张指导似乎知道一些内幕啊,我记得你和韩三石很熟,是不是之前……?”

  “不不不,尽管他非常的忠厚,但是这种事情他肯定不会说给我听的。”

  “忠厚?这种词汇也就您敢用在他身上了,要知道……咦,我们先看比赛!絮语流觞已经停下了,她停在山腰上,双手摆出了施法的姿势!”

  “应该是那一招吧。”

  “是的!之前半决赛对阵江湖的时候,他们就是用这一招打了断风雷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过这一招现在已经暴露了,韩三石不可能不防……”

  “岚山的人有动作了!”

  双手持盾的男人后面,一个黑色法袍的人正在走向一侧,然后在山坡上的队伍继续向下漫步的景象中,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类似卷轴一样的东西,魔法的光华随后在对面山坡的后方骤然亮起,紧接着变成了一座黑色流光闪耀的圆形魔法阵,几根长短不一的线条随后在法阵的中间分散、汇聚,渐渐地组成了一个表盘的模样。

  黑色的魔光,是时间魔法的代表色。

  “好了,‘时间加速’已经成型,克鲁希德的成员将会得到巨大的速度增益!”

  观众的欢呼声随着解说员的这句话而轰然响起,位于那名女子手中的巨大表盘也开始快速地旋转,最后与整个法阵共同化作一团朦胧黑光,浸入到山坡附近的五人身上。远远地望过去,五个人就像是被一层朦胧的黑影持续笼罩着,然后化作宛如实质的五道流光,向着人们视觉的前方延伸而去。骤然爆发的俯冲中,位于队伍最后方的一道黑光突然停下,黑色光芒包裹之下的娇柔身影随后双手一挥,然后继续开始了向前的飞驰,而在她后方的天空中,突兀出现的巨大火烧云正在不断地翻滚着,然后将几颗撕裂了天空的熔岩陨石,划着斜线砸向了队伍的前方。

  流星火雨。

  “连施法的吟唱都被缩短到一个令人震惊的程度,岚山这一次真的要遭殃了……啊!”

  欢呼的海洋中,观众的耳边再一次传来了解说员激动的呐喊:“反魔法领域!他们果然留了杀手锏!”

  走到阵型中间的那个黑袍法师将手中的卷轴撕开,然后反手按在了地面上,一道紫黑色的光芒随后在他的双手中间爆发,逐渐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护罩,火红色的流星随后狠狠地砸在了这道升起的护罩表面,却只是发出了一阵细微的波动声,然后就像是石子进入水面一般,在一阵阵的涟漪之中凭空消失了。几道黑色的流光随后也闯入了紫黑色光芒的范围内,原本笼罩在他们身上的魔法也开始迅速褪去,视线难以分辨的流光也开始出现了变化,将属于人的身影逐渐显现出来,他们颇为意外地望了望自己的身体,似乎是有些惊讶于这个结果的出现,随后将对面那几名玩家得逞的微笑,纳入了各自的眼帘之中。

  “反魔法领域是法术等级非常高的大型法术,现阶段还没有玩家能够学会这一技能,也不知道岚山他们动用了什么力量,居然能够将这件稀世卷轴弄到手中……”

  “但是这样一来,赵六安也等同于一个废人了……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战术。”

  “论魔法的能力,絮语流觞肯定是强于他的,所以这个买卖对于他们来说并不亏啊。”

  “但是赵六安是一个骄傲的人,他一定还想着在最高的舞台上与絮语流觞一较高下的,想要让他接受这样的战术……”

  持续响起的解说声中,被称为赵六安的黑袍玩家开始缓缓地向后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两个持剑的盾卫,齐齐地挡在了他们的身前,而在他们的对面,五道人影并没有因为增益的消失而停下脚步,他们的速度虽然降到了普通的程度,但是每一个人前进的步伐却没有因此而停止。似乎是感觉到了对方依旧想要决一死战的意志,为首的双盾大汉冷笑了一声,然后猛地一挥盾牌,发出了自己的第一道指令,而在他们三角阵势的后方,另一个穿着黑色罩袍的身影伸手一拽,然后将隐藏在下面的全身盔甲,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是十方俱灭!韩三石果然还是耍了诈!他们根本没有带治疗职业,这样反魔法领域对他们的负面影响将会降至最低!”

  “他们居然换上了十方俱灭……这一切都是战术计划的安排吗?”

  “骑士加三盾战士……这是最为无理的骑脸战术!虽然这种战术毫无持久力,但他们的爆发非常恐怖!”

  “这将演变成最惨烈的肉搏战!胜负可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分出!”

  观众席再次沸腾起来的声音中,那个全身银色盔甲的男人一声怒吼,手中的战锤也抡出了一个大圆,对着冲在最前方的双手剑玩家一锤砸下:“圣光裁决!十方俱灭正面刚上了断天之刃!这也是岚山的安排吗?”

  “他身上的银光……这是五级的祝福术!”

  “他们互换了一招!十方俱灭只掉了8%的血量。看来在力量的比拼上,十方俱灭并不占下风!”

  “而且他身穿重甲,在防御上有优势……”

  “泰东岳和浮华一世同时用出了盾牌屏障,将剑北冬挡在了旁边!啊……苍云壁垒已经越过了阵线,韩三石的目标是后排!”

  “骑脸开始了!他们的战术是否能成功……就看这一波了!”

  “韩三石已经接近了!虽然牧小样有些许的近战能力,但是与盾战士之间的差距太大,现在又失去了圣言术与真理祝福这些最强的倚仗……”

  “冲锋!盾牌猛击!又一个盾牌猛击!”

  山坡下的战场被漫天的斗气震得尘土飞扬,黄土漫天,虽然两位解说员的语速很快,但还是无法用两张嘴将猛然爆发的战局说得通透圆转,不过这样的瑕疵在已经完全兴奋起来的观众心中已然失去了意义,他们依旧在为自己所支持的一方而声嘶力竭地呐喊咆哮着,仿佛正身处那个虚拟世界之中进行最后一战的人不是什么顶级的职业选手,而是他们这些观战者自己。

  “牧小样没有躲开第二下!他的职业经验毕竟还是太少!”

  “絮语流觞冲上来了!她要干什么,她现在毫无战斗力……”

  “啊!是暗语!苍云壁垒被晕了!”

  “但他的反应很快!他放出了震地猛击!”

  双盾战士跺地的震荡中,一道黑影显现在他的身后,黑色的紧身皮甲将曼妙的身材勾勒的纤毫毕现,同时也将姣好的面容映衬地白皙异常,但此时这个美丽女子的表情中正透露出无情的冰冷,正如此时握在她手中的两柄冰冷的匕首一样,收回敲击之势的她随后旋身一刺,再一次将受伤的双盾战士逼退了出去。

  “暗语对局势的把握果然是一流的,她的及时出现挽救了克鲁希德的两名法系职业!”

  “但是她现在已经从潜行中暴露出来,失去了作为刺客的最大底牌,而且对手是韩三石,她讨不到任何好处……”

  “是的,对方是双盾战士,而且一身板甲……”

  “巨龙咆哮!暗语被震开了……哎?韩磊在做什么?现在是解决刺客的大好机会......”

  “这是……”

  “他使用了大地之怒!”

  巨大的震地声回荡在战场上,将一大片高高的土墙显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即使是透过反魔法护罩的粼粼波光,观众们还是能够看到那无比高大的巨型墙壁,半圆型的墙面随后将混乱的战场彻底分割开来,同时将正在各自为战的对战双方分成了两个部分,簌簌落下的泥屑中,原本可以俯瞰全图的直播画面也无法看到土墙另一侧正在发生的事情了:“这土墙的范围非常广,看来之前他可能还用出了他的阵营技能巨龙之力……”

  “暗语过不来了,看来韩三石铁了心打算先干掉这两个人。”

  “现在看来……暗语之前的那次抉择是有待商榷的,她执意想要救下这两个法系职业,可能正好中了韩三石的下怀......”

  “对,如果她选择去帮断天之刃或者剑北冬,场上的形势可能会不一样,现在苍云壁垒的身上还加持着巨龙之力,牧师和法师情况岌岌可危……哦,真是个漂亮的翻滚,以楼语觞那样的出身,居然也能翻滚的如此漂亮……”

  “快看,暗语冲向了十方俱灭!”

  “这是放弃了那两个人了吗?”

  “弗斯塔德之力!她也要拼命了!克鲁希德希望能在其他的地方将劣势打回!”

  “不……不对,这是幻影!她挡住了圣殿骑士!断天之刃冲过来了!”

  两名解说的大喊声中,手持双手大剑的男子大步流星地冲到了土墙的下方,然后双手将剑举过头顶,在那一刻屏气凝神。

  他一剑斩出。

  轰!

  无声的一剑划破了土墙的表面,却发出了不落于魔法爆炸一般的巨大声响,一道细密的斩痕也随着这一剑刻在了土墙的中间,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扩散,下一瞬,看似坚不可摧的高墙像玻璃一样四散碎裂了,而山坡下方的战场东南,也伴随着漫天的尘土升起而变得一片混乱。

  有两道人影紧接着从尘土中飞出。

  “这是……”

  “是牧小样与絮语流觞!他们被扔出来了!”

  “这么激烈的战斗,他还能做出这么多的爆发动作,看来他的‘意剑’确实非同寻常……”

  “他与苍云壁垒正面刚上了!”

  巨大的金属撞击声中,华丽的双手大剑终于与刻着繁复花纹的古朴盾牌相遇,同时将场外观众席的兴奋叫声,推向了一个新的顶峰:“终于出现了!剑与盾的对决!”

  “这让我想起了《帝国崛起》中弗斯塔德帝国的徽章……”

  “这样的战斗,非常适合用来为联盟杯的最后一战划下句号啊。”

  “不过断天之刃还是退却了,毕竟他的对手还有另外一面大盾……”

  “不对,他转场了,他趁机攻向了十方俱灭!”

  “暗语那边确实很危险,虽然十方俱灭损失了一些生命值,但他至少还是一个圣殿骑士,以一个刺客明面上的实力……哇!”

  “这是……乱舞!”

  “天哪,他在使用乱舞!用双手大剑使用的乱舞!”

  画面上的男人表情平静,眼神专注,但却将手上的大剑挥舞得虎虎生风,仿佛在他手上的只是一根轻盈的鸿毛,原本微微处于优势的骑士玩家被大剑的一连串挥舞劈得连连后退,生猛的画面也将场外观众的热情完全点燃,此时的场外除了他们疯狂的呐喊以外,已经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了。

  “十方俱灭根本不可能接下所有的攻击!他开启了神圣庇佑,但生命值还是要见底了!”

  “这就是没有治疗的下场,虽然在反魔法法阵中带了治疗也没什么作用……”

  “圣光荣耀!十方俱灭的血量突增20%,这是他的最后一搏!”

  “韩三石追上来了!盾牌冲锋!”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突兀地在山谷中响起,那是手握双手大剑的男子返身格挡时发出的声音,而随着他挡住双盾战士冲击的动作,另一面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盾牌也握在了他的手中:“什,什么?”

  解说员与观众齐齐的吸气声里,他扬起着持盾的左臂,然后用力砸了下去。

  “这……这是盾牌猛击!”

  “战神之力!横扫!天哪,我都看到了什么……他在用单手使用双手大剑!”

  “苍云壁垒被逼退了,巨龙之力的持续时间已经过去,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优势……”

  “这是……盾牌冲撞!韩三石被盾牌冲撞打飞了!”

  现场的欢腾声中,临时客串盾卫的男子紧绷着面容,然后拖着自己的大剑与大盾,流星一般地向那个飞退的双盾战士进逼过去,后方随后响起了一声似曾相识的咆哮,将那名男子的目光吸引了回来,他回头一看,只见挣扎着站起的圣殿骑士发出了一声不甘的怒吼,狂奔着从后方冲了上来。

  然后,一个眩晕的标志出现在他的头顶。

  “偷袭!十方俱灭还是放松了警惕!他给了暗语一丝机会!”

  “暗语这种水平的玩家,怎么可能放过这种机会……”

  “断天之刃返身,旋风斩!这是持盾的旋风斩,拥有钝击属性的旋风斩!”

  “十方俱灭倒下了!决赛中的第一个死亡人员出现了,胜利在向克鲁希德招手!”

  “暗语冲向了浮华一世!他们正在……”

  紧致的皮甲身影随后化作一道残光,向着另一个战场驰援而去,手持双手大剑的男子却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仿佛正在等待着什么,昏黄的天空逐渐出现在抬头仰望的男子视野内,犹如即将落幕的一日最后显现在人们眼前的幕布,即将撕扯下这块幕布的男子却是发出了一声叹息,仿佛对即将到手的胜利没有丝毫的欣喜之情。场外的欢呼与解说的分析自然无法出现在他的耳边,但他也知道那个坚如磐石的对手不会轻言放弃,所以在一段时间的等待之后,他也终于等到了双盾战士再次站到他面前的光景,手持双盾的壮汉随后擦了擦头上的尘土,开口对他说了些什么,直播画面中的断天之刃同样回应了两句,然后摆好了战斗的姿势。

  双盾战士同样摇了摇头。

  “泰东岳和浮华一世已经出现了颓势,暗语的加入已经足以改变局势的平衡。”

  “剑北冬能够在两人的攻击下支撑这么久,已经无愧于他‘破天之剑’的称号了,我们都知道他擅长的是进攻而不是防守,能够在两个的攻击下支撑这么久……他的实力已经得到了证明。”

  “岚山的战术已经执行的非常顺利,他们甚至几乎都要成功了,如果牧小样和絮语流觞当时被干掉,那么他们一堆重甲就可以收缩防守,等反魔法领域撤去,再凭借赵六安的魔法支援获得胜利......”

  “是的,以他们两个盾卫、一个双盾战士的组合,或许可以支持很长时间……哦,我们看到另一边的战斗已经分出了结果……”

  “段天峰是怎么做到的,之前的比赛中他并没有用出类似这种打破系统常规的方法,如果在《帝国崛起》这款游戏中可以做到单持双手剑的话,那么其他相同类型的虚拟世界里......”

  “看来……今后虚拟真实游戏中的近战体系,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啊。”

  “事实上这场战斗中,他已经演示了其中一种变化了。”

  “反魔法领域消失了!絮语流觞是否会成为那压死岚山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在施法了!赵六安必须做些什么!”

  “哦,我们看到......”

  所有人体内的血液随着某副画面的出现而凝固了一瞬,然后如同奔腾的河流一般涌向了身体的四周,而属于解说员的激情呐喊,也随着现场同时响起的山呼海啸而高声响起:“岚山的成员认输了!恭喜克鲁希德队!他们取得了这场决赛的胜利!”

  “新的历史诞生了!段天峰包揽了2132年联盟杯虚拟游戏大赛中各项赛事的冠军!这是史无前例的一刻,这是一支毫无疑问的王者之师!”

  画面切换到了比赛选手的房间内,几个人相继从游戏舱中走出,不断呐喊着的他们相互拥抱在了一起,就连两位看上去冷艳如霜的女性都没有在这一刻压抑自己的心情,相互推搡着的他们随后互相祝贺了一阵,接着一起走了房间,那共同排列在一起的身影,紧接着又被门外的山呼海啸所淹没了。

  “比赛双方的队员已经出来了,他们相互拥抱在了一起……我相信岚山的粉丝们也不会气馁,他们的队伍在今天的比赛中同样表现的非常出色。”

  “作为23岁就书写下如此奇迹历史的年轻玩家,段天峰无愧于‘苍穹之峰’的称号,他用他的实力,带领着他的队员们,在《江湖》、《无尽战争》、《斗枪神》等众多游戏中打败了挡在他们面前的所有强敌,站在了巅峰中的巅峰。他们没有行会,没有势力,现在却称霸了联盟!这一刻属于他们!”

  “喔,韩磊和段天峰在互相握手……这也是值得留念的一刻。我们可以在这位驰骋职业界六年的老将身上,看到了坚持和努力,虽然最后没有赢得比赛,但相信他已经拼尽了全力,岚山虽败犹荣!”

  “是的,让我们祝福他在今后的比赛中取得更好的成绩。”

  “哦,我们看到......镜头中的这位是陈天凡,他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相信段天峰在用盾牌猛击拍飞韩三石的那一刻,‘御天之盾’灵魂附体。”

  “他的后辈取得了如此好的成绩,想来他的心中,现在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场下的观众已经冲上台去,将段天峰举了起来,他们在为他们的英雄欢呼。”

  “当然。这是一个属于他们的神话时代,希望......”

  啪。

  荧幕被关掉了。

  这里是一座摩天大楼的二十三层,某个奢华的办公室内,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然后走到了落地窗前。二十二世纪的现代,城市的模样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夜晚的空中,几道光华在摩天大楼的楼体之间来回流转,那是各个楼层中间的空中通道正在黑夜中闪耀着莹色的现代光芒。平息了一阵自己的心情,男人看着充满现代气息的画面,突然举起了双臂,作出一个拥抱的姿势。

  “这就是......拥有的感觉。”

  他长出了一口气,英俊的面容上渐渐浮现出一个笑容:“真好。”

  “董事长。”

  华丽的吊灯悬在客厅的上方,下面则是各式各样充满流体设计造型的家具,充满了科技的现代气息客厅后方,一个柔媚的声音紧接着响了起来,发出这道声音的女子捧着一面透明的光板,推开了一侧的大门某个椭圆形吧台的小门,然后在白色的大理石台面反射着炫目的白光中,走到了那名男子的身后:“比赛已经结束了,董事长。”

  女子的声音与神色都是柔媚至极,甩着波浪般长发的眼睛随后微微地眨了眨,但英俊的西装男子却不为所动,只是看着她点了点头。

  “他们赢了,是吧?”

  “是的。”女子知道他也在看这场比赛,但她还是做出了应有的回答。

  “那么......按照最初的计划执行吧。”

  “是。”

  看到眼前的男人没有什么表示,女子只好点了点头,然后盈盈地一转身,摇曳着身姿走了回去。

  “哼哼哼哼......”

  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微笑,男子坐回到了刚才的座位,然后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再次轻轻地抿了一口。

  “那么,是收获的时候了。”

  空荡的客厅中只剩下他的声音在回荡,宛如恶魔的低语一般渐渐消失在空中,而随之到来的第二天,联盟的官方公告上也突然放出了一条震惊虚拟游戏职业界的新闻。

  断天之刃宣布退役。

  ********************

  “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同样的夜里,同样是另一个华美的办公室,一名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此时正站在宽大的办公桌前方,声音清冷地说道。与之前那个客厅不同的古代之风正彰显在这个办公室的左右,木质的家具和墙壁上围衬着许多绿色的枝条,挂着一些不知名字画的办公室角落,似乎还摆放着一个方形的桌台,整个房间也因此充斥着纸墨的清香中,宛如墨水一样的黑色的长发也如瀑布般地从那名女子的头上倾泻而下,与她身上的白色长裙相映衬,给人以鲜明的对比感觉,坐在女子对面的则是一位中年男子,宽松的大衣此时也正披在他的肩上,但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配上他刚毅的面容,非常容易就给所有看到他的人以严肃的第一印象。

  “我坚持退掉这份婚约。”女子的声音清冷,也使得她的话中夹杂着冷冽的气息:“条件您已经看过了,我相信......”

  “我本来是不会同意的。”

  中年男子严肃地望着对方,半晌之后说出了这样的话,但语气随后也突然软化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和颜悦色的笑容:“但是……你是我最宝贵的女儿,我怎么不会为你着想呢?”

  “而且……”

  他轻拍着手上的一块透明光板,上面的信息文字正在渐渐消失:“今天之后,再也没有段家少爷这个东西了,所以……”

  “我同意你的提案。”

  中年男人看不到的地方,白裙女子紧握的双手骤然放开了,她后退一步,然后鞠了一躬,美丽的黑色长发倾斜而下,挡住了她的面容:“感谢您的宽容,父亲大人,那么……”

  男人挥手的动作里,女子轻盈地转过了身,然后在安静的关门动作中,悄悄地走了出去,她走出大门,走下台阶,走出电梯,走出大楼,一辆悬浮车随着她身影的出现而停在了门口,两个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保镖也从一边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人拿着一件风衣,动作缓慢地披在了白裙少女的背上。

  车门被打开了,她迈步走向车子,皎洁的月光洒在她白皙的脚面上,在黑夜中展现着慑人的魅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在进入车子的前一刻停下动作,然后抬起了自己的头,望向了无数灯光笼罩之下的夜空——二十二世纪的空气质量,显然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但今夜的月光却是明亮非常,仿佛想要将自己的一切都倾泻到俗世之下,她抬头看着那白色的圆盘,似乎是从之前解脱的心情里感觉到了什么,然后伸出了一只同样白皙的手,想要将那道圆盘握在手心。

  “终于......自由了。”

  她叹息了一声,然后无力地放下了手臂钻入车内,悬浮车启动的声音随后渐渐响起,将同样白色的车子送入了刚刚醒来的漆黑长夜之中。

  2132年8月25日夜,新的时代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