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2651章 笑的很难看!

作品:我游戏中的老婆|作者:四喜乾果|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5 01:49:12|下载:我游戏中的老婆TXT下载
  “殷兄,里面请!”我侧身,做个邀请的手势。

  殷方客气地摆摆手,说道:“王兄先请!”

  我们两人并肩走进府内。

  边走,殷方也边打量四周,并连连摇头。他幽幽说道:“王兄,这就是你的新王宫?”

  我耸耸肩,笑道:“我习惯叫它王府。”

  殷方叹口气,说道:“好好的王宫,你让给了天子,自己却住在这种鸟地方,有时候,我真是看不懂你。”

  我嗤嗤地笑了,反问道:“我不住在这里,难道还让天子住在这里吗?别忘了,人言可畏啊!”

  是这个道理没错,但殷方认为自己可做不到这一点。

  他话锋一转,说道:“以前我未来过白苗王城。今日亲眼所见,感觉白苗王城可比我想象中要热闹繁华得多。”

  这还得多亏天子夏墟!我心中暗笑,嘴上可不会这么说,随口说道:“自从与蛮邦修好之后,王城一直都很热闹。”

  说话之间,我们两人走进王府的大厅。分宾主落座后,立刻有侍女送上茶点和水果。

  在我面前,殷方没有丝毫的拘谨和做作,他先是拿起茶杯,一口喝干,接着又拿起只苹果,大口啃咬起来。

  我就更是随意了,懒散的侧卧着,笑呵呵地说道:“对了,我差点忘记恭喜殷兄成为青丘族的新王公。”

  殷方悠然一笑,挑起眉毛,一语双关地说道:“这还不是托王兄的福嘛?!”

  说着话。我们两人又心照不宣的仰面大笑起来。

  殷婉在旁听的莫名其妙,但有王兄在场,她规规矩矩的正襟危坐,不敢随便发问。

  我收住笑声,面色一正,说道:“明日参加早朝。你我要当天子的面将讨伐九黎族的事挑明,无论如何也得让天子下讨逆诏书!”

  殷方点点头,边吃着苹果边囫囵不清地说道:“这事我听你的。”

  我侧卧的身子略微抬了抬,问道:“殷兄,你青丘族亲九黎的大臣不在少数,若是对九黎出兵,怕是阻力不小吧?”

  “哼!”殷方冷笑出声,随手将苹果胡向背后一扔,两眼闪烁着锐光,慢悠悠地说道:“在我的部族,大臣的倾向只能有一种,那就是亲我,谁有二意,我就杀谁,谁若胆敢拦我的路,我就灭他的九族!”

  殷方的疯狂,我是见识过的,何况他连自己的父亲都敢害,还有谁是他不敢杀的呢?

  我笑眯眯地说道:“严惩那些不听话、不懂事的大臣是有必要的,尤其是对营中的那些战将,必须得换上自己的心腹,不然一旦前方生变,后果不堪设想。”

  “这是自然。”殷方说道:“王兄尽管放心,我绝不会拖你的后腿。”

  “哈哈——”我大笑,伸手打了个指响,项武和项彪走了出来,两人手中还捧着一面长长的地图,摊开之后,铺在大厅的中央。我缓缓起身,手指下面的地图,说道:“灭九黎之后,以炼山为界,炼山以北归我,炼山以南归殷兄,如何?”

  炼山位于九黎族中部,并不大。更没长到能把九黎族一分为二的程度,我所说的以炼山为界,只是把炼山做为一个标志。

  殷方挺身站起,直接走到地图上,低头看了看,一眼便把用红墨标注出来的炼山找到。

  炼山的位置刚好位于九黎族的中心,北有八郡,南有八郡,恰到好处的把九黎族十六郡平分开来。

  表面上看,我的提议公平合理,两族联手灭九黎,成功之后各分八郡,但是九黎族的王城隽阳位于炼山以北,而隽阳的繁华和重要性是一、两个郡都未必比得上的,何况九黎族的财富也大多积蓄于王城。隽阳归了白苗族,等于九黎族的大部分财富都被白苗族吞占了。

  别看殷方疯疯癫癫的,但他可一点不傻,甚至比绝大多数人都精明。

  他低头沉吟了片刻。突然仰面哈哈大笑起来,回手抽出佩剑,在地图上的隽阳位置狠狠刺了一下,与此同时,他转回头看向我。

  他未说话,但已用行动把自己要说的话表现的很明白了。

  我当然理解他的意思,卧在塌上,慵懒地说道:“隽阳归我,炼山北方六城归殷兄。”

  六城?差不多相当于一个郡。我是用六城来换隽阳一城。殷方眨眨眼睛,觉得这样的条件还算是可以接受。他悠悠一笑,说道:“王兄,你我再做一个约定如何?”

  我笑问道:“什么约定?”

  殷方贼笑着说道:“谁先攻进隽阳,隽阳城内的财富就归谁所有,三天之内,能搬多少是多少,另一边不得插手。”

  虽说隽阳距离白苗族要相对较近一些,但殷方还有是十足的把握能先白苗族一步攻入隽阳。

  他对青丘军的战斗力很有信心,或许青丘族的步兵不如白苗族。弓兵不如九黎族,但青丘族的骑兵可是纵横天下,无人能敌,距离对于青丘军来说,也从来都不是个问题。另外,他麾下有连戈、乌伦两员大将,即便九黎族的第一猛将东方元霸亲自出战,也抵挡不住连戈和乌伦的武力。

  我看着信心十足的殷方,眯缝起眼睛嗤嗤笑了,抬头指了指他,说道:“青丘族骑兵,日行八百,我军将士的腿脚再快,也快不过骑兵的铁蹄!也罢,隽阳归白苗,已算是我占了殷兄的便宜,隽阳的财富归殷兄,就算是你我扯平吧!”

  没等争夺,我倒是先认输了,殷方先是一愣,随即又再次大笑起来,脸上更是得意洋洋。

  我侧头看了看两旁的项家兄弟,二人会意,走上前来。我低声说道:“先把殷婉公主带出去。”

  “是!大王!”

  项家兄弟拱手应了一声,走到殷婉近前,说道:“公主,大王请你先回房。”

  若是平时,殷婉即便听话也得问个清楚为什么要让自己离开,不过今天有二哥在场,她显得老实了许多,只是不解地看了我一眼,随后乖乖的起身,由项家兄弟护送,缓缓向外走去。

  她突然的沉静,令我多少有些不适应,看来殷婉对殷方这个王兄敬畏得很啊!

  见我把妹妹支走,知道我接下来要谈论的事情肯定和殷婉有关。没等我先开口,殷方抢先说道:“王兄,又琴还未成年,我看等行过成年礼后,你二人立刻就成亲吧,我可是急着喝喜酒呢!当然,又琴的嫁妆我是不会少给的,金银珠宝、城邑土地,王兄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我挑起眉毛,金银珠宝青丘族向来不缺,但连城邑土地都可以做嫁妆,说明殷方对这个妹妹爱护得很,那为什么殷婉还如此怕他呢?

  想不明白其中的原由,我也懒着多思,慢悠悠地道:“殷兄,公主年幼。又生性好动,并不适合做我的妻妾,我看这门婚事……以后再说吧,也烦劳殷兄把公主带回青丘族。”

  听闻这话,殷方脸色顿变,堂堂的青丘族公主,又被退婚又被退人,这等于是打他的脸一样,对方若是旁人,殷方恐怕早就翻脸了,但对方是我,他只能把怒火一压再压。

  他深吸口气。沉默了许久,确定自己可以平和的说话了,这才开口说道:“王兄,又琴只是年幼贪玩罢了,等成人之后,定会有所收敛……”

  我含笑打断。‘善意’的提醒道:“公主是殷兄的妹妹,殷兄对公主自然是再了解不过了,她平日里的作为,可不仅仅是贪玩而已啊!”

  殷方老脸一红。我说的没错,殷婉的性格他是再了解不过了,对这个妹妹。他也是头痛的可以,当初我同意这门亲事的时候,他心里都已乐开了花,终于能送走这个麻烦精,他只差没当场放挂鞭表示庆贺了。

  现在我却要把殷婉退回来,他肯哪同意。这不仅关系到青丘族的颜面,更重要的是,殷婉回族,又不知道要给自己惹出多少麻烦呢!他疼爱这个妹妹是不假,但也不愿意在她身上多花费心思。

  他眼珠转了转,说道:“又琴平日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