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章节目录 第3562章 体察圣意
    司慕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对于当初算得上是炙手可热的刘越泽突然被皇帝踢出内阁,甚至踢出了京城这件事,官场上也都众说纷纭,甚至,在刘越泽离京之前,他也约着他一道喝酒,问他到底怎么得罪了皇帝陛下,刘越泽却只是叹气,什么话都不说。

    这件事,也成了京城官场上一件不可言说的忌讳。

    但,司慕云也不傻,从那段时间心平公主出事,后宫也接连出事的情况来看,他隐约猜到,刘越泽应该是卷入了后宫的某些事情里。

    而今天,原本只是过来想跟他叙叙旧,却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心平公主。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司慕云顿时沉下脸,看了看公主,又回头看向面色尴尬的刘越泽,刘越泽到底也是官场中人,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说道:“公主殿下……来看看我这个老师。”

    “……”

    司慕云又看了看心平公主,见她的手还放在桌上的东西上,显然是准备帮忙包裹那些东西的,他轻咳了一声,然后说道:“殿下倒是有心,不过,你父皇和母妃应该不知道你私自出宫吧?”

    心平公主低下头,声音都低了不少:“舅父,我只是来看看老师而已。”

    司慕云道:“看过了?”

    “看,看过了。”

    “看过了就回去吧,别让你母妃知道了担心。”

    “……是。”

    心平没办法,只能放开那些东西,低着头默默的往门外走。刚走到门口,司慕云又说道:“我的马车就在门口,你上车等着我,我送你回去。”

    “是。”

    说完,心平便走了。

    两个人一直目送她的背影下了楼,刘越泽才像是松了口气似得,回过头来,只见司慕云沉着脸看着他,他苦笑着说道:“慕云兄,你也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刘某人行得正坐得端,并没有什么不轨之举。”

    他这话,也就彻底的说明白了。

    司暮云走过去关上门,然后回头看向他:“所以,你当年离京,真的是因为公主?”

    刘越泽苦笑道:“公主殿下那个时候还小,不懂事。”

    司暮云沉着脸道:“那现在呢?她还背着人来见你?”

    刘越泽道:“她是来看我这个老师的,毕竟当年教过她一场,她来看我,也算是我们的师生之谊,暮云兄不必如此介怀。”

    司暮云冷笑道:“我介不介怀无所谓,要是让皇上和娘娘知道了,那就不是介怀这么小的事了。”

    刘越泽道:“公主殿下来这里自然是避着人来的,你不说,我不说,她也不说,谁会知道?我已经远在西南了,暮云兄少说一句话,我就不必再被发配到更偏远的地方,我的妻儿也少些颠簸之苦,还望兄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司暮云冷冷的瞪着他。

    另一边,心平有些失落的走出了驿馆,抬头就看见初云趴在门口看着里面,一见她出来立刻迎上来:“公——小姐!”

    心平立刻说道:“舅父来了,你怎么不进来通知我?”

    初云苦着脸道:“这里就一个门,奴婢看到司大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哪里还跑得进来?”

    说着,她又轻声道:“公主,里面——没事吧?”

    心平苦恼的说道:“不知道。”

    这时,她也看见了司暮云的马车,因为之前也去司家府上玩过,所以赶车的认识她,急忙过来行礼,心平也没说什么,只摆摆手,拉着初云上了马车,心事重重的坐在里面。

    驿馆内,司暮云大概听明白了刘越泽的解释,他想了想,然后说道:“这件事,我自然不会到处去说,心平也这么大了,她的名声要紧,说出去了对大家都没好处。你——你早些离京吧,别留在这个是非之地,再生事端。”

    刘越泽苦笑道:“本来就是要走到,没想到她会来。”

    说着,又看向司暮云:“也没想到暮云兄会来。”

    司暮云这才有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还好意思,十几年不见,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还有,你送到舅父府上的那些东西都是些什么?你也不怕丢人?”

    刘越泽笑了笑。

    司暮云接着说道:“还有,你教了心平一场,她还知道来看看你,当初舅父又是如何教导你的,还一手把你提拔起来,你十几年不回京,这一次回京连老师都不去看一眼吗?”

    刘越泽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暮云兄何必明知顾问?”

    “……”

    “那咸菜……我拎进宫的也是这些东西,这些年来,我是真的没攒下什么家底,若真的要我送些贵重东西,那回去的路资都没了。”

    司暮云轻哼了一声。

    刘越泽又接着说道:“我是外地的官员,进京来就只是为了述职,皇上最忌讳京官与地方官的勾结,尤其现在,老师还有个做太子的女婿,为了太子,为了老师,我更要谨言慎行才是。”

    “……”

    “所以,不见是我不对,但不是不义。”

    “……”

    “还望慕云兄体谅。”

    司暮云看了他一会儿,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也缓和了不少,道:“舅父也是这么说的。”

    “……”

    “他看着你送去的咸菜,居然还很欣慰。”

    刘越泽笑道:“老师果然还是老师。”

    司暮云也忍不住笑了笑,自从走进这个房间之后,第一次认认真真,上上下下打量了刘越泽一番,然后说道:“你也开始长心眼儿了。”

    刘越泽笑道:“活到这把年纪,若还没点心眼,那不是白活了?”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说到这里,闲话也差不多说完了,司慕云斟酌了一下,很谨慎的说道:“你这一次进京,皇上跟你说了什么?”

    刘越泽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

    司慕云立刻说道:“行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们一个京官,一个地方官,是不应该私相授受的。”

    刘越泽笑道:“那慕云兄怎么还问?”

    司慕云道:“可是,你十几年都没回过京城,这一次皇上突然把你叫回来,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我们这些,都是离皇上身边最近的,不能不好好体察圣意——”(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