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我的私人劳家卓 > 章节目录 (四十)
    第二天我下楼时,那辆香槟色的轿车静静泊在楼下。

    徐峰见到到,从车里出来,朝着我浅浅鞠了一躬:“江小姐。”

    他是劳家卓专职司机,主子都不伺奉了一大早从香港过来。

    我无奈地说:“徐哥,你回去吧,跟他说,让你不必来了。”

    徐峰礼貌地说:“劳先生交代我一定要送江小姐去医院做治疗。”

    我绕开车子朝楼道外面走:“我会去,不用你送。”

    他亦步亦趋跟上来:“江小姐……”

    我回头狠狠瞪他。

    他尴尬地退了几步。

    徐峰开着车一直跟在我搭乘的公交车后面。

    我下车走进医院大楼,徐峰很有分寸地跟在我后面,看着我拿了挂号单,走进了医生办公室,他方转身离开。

    在输液室打完点滴,拿了几盒药片,正准备离开时,护士小姐拿了我的病历卡追出来:“请问是江意映小姐?”

    我停下脚步点头:“我是。”

    小护士在我旁边低声说:“这是你昨天的b超详细检查单,你的子宫有附件感染,最好来做一个彻底的检查。”

    我对着她点点头:“谢谢。”

    我将手中的单子揉成一团塞进牛仔裤后兜,走出医院去换地铁线去城北的寄宿高中。

    学校老师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我,江意浩已经一周没有去上过课。

    奶奶去了新加坡爸爸那里,家里再没人管他,他真是无法无天,这死仔,我在非洲时只要一能和外界联络,第一个就是找他,他还给我装蒜在电话里说一切都好。

    我去到学校,老师对他也非常头痛,明年要高考,可是江意浩完全无心学业,老师跟我委婉提及,家人的关心照看,对于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非常的重要。

    我心里有些愧疚,的确是我疏忽他。

    我按着老师和同学提供的地址,找到离学校不远的一条街道找到一间地下仓库,推开灰扑扑的大门,激烈乐器弹奏声立刻传了出来。

    几个年轻的男孩子站在里面,地上一堆电线和几把吉他,我眯着眼逆光隔着灰尘看了一会都不见他,我被高分贝的噪音吵得心烦,站在门口大声地吼:“江意浩!”

    几个人动作瞬间停顿。

    江意浩懒懒地从架子鼓后面站了起来。

    前头弹贝斯的一个男孩子望着我笑:“小浩,你阿姨啊——”

    我沉着脸对着江意浩:“出来。”

    他头上倒是还是规矩的短发,只不过右边耳朵多了一枚耳钉。

    我转身朝外面走,仓库外的一条阒寂无人的小巷,我倏然转身,双目冒火盯着他。

    他说:“干嘛啊?”

    我说:“为什么不上课?”

    他球鞋在地上蹭,过了好一会才说:“不想上。”

    我恨不得冲上去揪他耳朵:“那你想做什么?”

    他不耐烦地说:“你管我,又不是我妈。”

    我扬起手一巴掌就拍他的头上:“我乐意管你啊——”

    他被我的暴力吓到:“唉唉唉,江意映——”

    我踹他的腿:“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就这样鬼混下去!”

    他毫不客气地钳制住的我手:“反正没人管我,我爱干嘛干嘛!”

    两姐弟在小巷中厮打起来。

    我被他气得头顶都冒烟:“爸爸有没有和你说过,家里没有钱!现在奶奶过去也要照顾,迟一点再接你过去,你就不能好好在这呆几天吗啊!”

    我狠狠骂他:“你自己不会争气一点吗,你是多少岁了!你争气点考上个好点的大学,我挣钱给你去新加坡念书不可以吗!”

    “我不乐意去!”他赌气地说:“我就自己在国内,让他们带着江意翰共享天伦吧,你少管我的事!”

    我尖叫:“你是哥哥!小翰还小,你就不能懂事一点吗?”

    “凭什么他们就该丢下我?都是他们儿子,凭什么他们就带走江意瀚丢了我!”少年恶狠狠地冲着我嚷嚷。

    我提高了声音吼回去:“凭什么你母亲嫁进来时我就活该被送走,我还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寄宿中学读了五年书!”

    他有些愣住了。

    “你还想怎么样,你是长孙,出生的时候爷爷奶奶欢喜得不得了——”我扯着他的衣服怒吼:“家里谁不是宠着你捧着你,你给我他妈玩什么叛逆!”

    江意浩脸上涨红的恼怒散去,他不知所措地看了看我:“唉,你别哭啊……”

    我狼狈地一把抹去了眼中的泪水。

    我们去吃饭。

    在荔枝公园的丹桂轩,我点了很多菜,毕竟还是孩子心性,江意浩很快就忘记了刚刚的争执,挑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吃晚饭我押着他回学校,在学校后门,他走到门卫处,从裤兜中捞出校牌正准备进去,下一刻却忽然转身,他大步走过来粗鲁地伸开手臂抱住我,在我耳边心酸地喊了一句:“大姐……”

    我被他勒得脖子都透不过气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进去吧。”

    他乖乖地答:“嗯。”

    我和他从小到大其实不算亲近,但此刻在这个巨大的城市,却只剩下我们姐弟相依为命,孤独感使得血缘忽然就紧密了起来。

    九月,我记起小姑姑替我预付过的半年房租已经过期了快一个多月,我抽了一天空去银行将房租汇入了屋主账户。

    当天夜里,有一名女子打电话给我:“江小姐。”

    我听见声音有点点熟悉:“你是?”

    “我姓乔,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将房子租给你——”她轻柔地答。

    “哦,乔小姐。”我想起来了。

    “江小姐你不用汇房租给我了,我已经不是房东。”

    我疑惑:“为什么,房子何时转手了?”

    她的声音干干净净的:“嗯,我已经将它售出了。”

    我心里已猜出大概:“请问现在房主是何人?”

    乔小姐在那端沉默了两秒,然后声调仍然是那种妥帖的温柔:“当时特地过来来和我办理过户手续的,是一位姓苏的先生。”

    我挂了电话走进房间,给房租中介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将衣物塞进行李箱。

    第二天下午,我拖着箱子离开了那间租下来半年多,住了不到三个月的房子。

    其实它还算舒适方便,我默默叹了口气。

    深秋细雨飘下,由于时间仓促,我亦没有心情仔细挑选,计程车开进一道窄巷,停在一片老旧的住宅区。

    拖着箱子爬上五楼,夜里我站在阳台上往下看了一眼,满街都是走动的人,街口旁边的菜市场旁边有一个夜市,深夜不时传来酒瓶碎裂的刺耳声音。

    周五的傍晚,我正蹲在厨房的水槽忙着对付漏水的水管,手机在客厅响了多次,我走出看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映映,”劳家卓声音从那端传来,显得有些疲惫:“搬回来。”

    我说:“你不能一再这样干涉我的生活。”

    他声音不是非常有力气,却仍是简短的命令式:“我再说一次,搬回来。”

    我直接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中午,肥胖的女房东过来敲我的门:“江小姐对不起我不能租房子给你了。”

    “为什么?”我昨晚睡得不好,此刻仍然困倦。

    “哎哟,我有个亲戚临时要来住啦,”她胖胖的身体挤进来:“对不起啊,那个押金我还给你好了,你今天就搬出去吧。”

    我看着她虚假的笑,不再说话,回房间合起还未来得及收拾的衣物。

    我搬着行李箱下楼,不意外地看到那辆车子车停在污杂的街口。

    劳家卓见到我从楼上下来,推开车门跨了出来。

    他穿了一件米色休闲西装,上周秋雨下过之后的风有些大,他扶着车门轻轻咳嗽了几声,才朝着我缓缓走来。

    他说:“跟我回去。”

    徐峰识相地上来拿过我的箱子塞进了汽车尾箱。

    他抓着我的胳膊:“上车。”

    我冷若冰霜地盯着他。

    似乎是忍受不了我这样的目光,他放开了我的手,低低一声:“映映……”

    我甩开他的手转身朝街道外面走。

    劳家卓跟在我身后。

    司机只好开着车缓慢地一路跟随。

    走出嘈杂的巷口,走上了街道,我穿过红绿灯,公车在旁呼啸而过,走过一整条商铺,又经过一个小公园,我想得头都痛,但的确已无处可去。

    我在本地已没有什么熟人,小姑姑的房子有姑父那边的亲戚在住,我也不愿惊动她,他们已经担心我担心得够多。

    劳家卓权势显赫,他若是赶尽杀绝,我又能如何挣扎。

    一路越想越暴躁,冷不防磕绊到路边的绿化带,我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劳家卓在我身后眼疾手快地一把扶住了我。

    我终于忍不住,话一出口就带了冲:“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拧着眉也有些焦躁:“回来住。”

    “劳家卓,你到底想怎样?”我冲着他叫:“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放过我?”

    他尽量控制着情绪的沉稳:“不要这样,我买下那间屋子也不过是想要让你方便一点。”

    “你没有必要这样对待自己,这边房子条件太差,还有——”他皱皱眉:“你做的事也太辛苦。”

    我嘲讽地问:“如果我继续做事,你是不是也要买下风尚?”

    他竟然点头,口气很淡:“如果有必要的话。”

    真真是千金之子,我怎能妄想劳总裁懂得人间疾苦,我忽然深深地觉得我们之间的巨大沟壑,四年后的他和我,再无一丝共通之处,这种察觉让我觉得恐惧不安,我朝前面的十字路口走过去,声音已经语无伦次:“我就是这样了,劳家卓,真的,我觉得挺好,我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了,你不用管我。”

    他永远是这样睿智冷静,强硬而冷漠声音传到我的耳膜:“那么我会让你不再这样下去。”

    我脑中发烫,血液乱窜,情绪已经在决堤边缘,我实在受不了他的步步紧逼:“如果你是因为我流着我妈妈的血液,折磨我让你获得复仇的快感——”

    我头脑混乱:“纵然是这样,我也罪不至死——”

    他挽住我的手:“映映,不是这样的……”

    “滚开!”我狠狠地推开他。

    他怒吼一声:“江意映,你何时才学会不那么任性!”

    我尖叫了一声捂着脑袋朝面前冲过去。

    下一秒钟,我感到肩膀被人凶狠地抓住,然后是手臂拦腰而过将我往大力往后一拖。

    几乎是同时,一辆巨大的城市越野车呼啸着碾过我的脚边。

    后面的车流急剧减速,马路上响起刺耳的刹车声和喇叭声。

    我重心不稳往后倒,他来不及扶住我,两个人一起摔倒在路旁。

    耳边立刻传来了劳家卓凌厉的呵斥:“你疯了是吗,你要干什么!”

    我慌乱地回过头,被他眼中惊恐阴森的眸光吓住了。

    司机急忙开了车门,往这边跑过来:“劳先生,你还好吧?”

    劳家卓猛地一惊,恍惚回过神来:“有没有撞到你?”

    刚才跌落时他将我护在了怀中,我从他身边爬起来,感觉到手臂有些火辣辣的痛感,可能擦破了皮,我忍着漠无表情地走到了路边。

    眼角的余光看到徐峰扶起他,他撑着膝盖挪到路旁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站直了身体。

    我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

    劳家卓在我身后说:“先回去住,你照样付我房租。”

    我看见他脸色有些发白,嘴唇的颜色都淡了许多,深蓝色的羊绒线衫下,白色衬衣领口下消瘦的锁骨凛冽。

    我大力搓了搓脸,朝着车子走过去。

    劳家卓在我身前拉开车门,随即略微皱了皱眉。

    后座的一个座位空着,另一个座位堆着几分公文和他的手提电脑,中间还搁着他的一件深色外套,大概是差旅归来尚未来得及收拾,显得有些凌乱。

    后排座位宽敞得跟沙发一般,我坐下去绝对没问题,劳家卓仍是轻声一句:“等等。”

    他牵住了我,转头喊:“徐峰。”

    徐峰过来将东西抱到了前面的副驾驶座。

    一路沉默无言。

    车子停稳时,劳家卓低声吩咐:“徐峰,你先送映映上楼去。”

    我率先跨下车,看到他坐在后座,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

    徐峰客气地对我说:“江小姐,先上楼吧。”

    合上车门瞬间我忽然回头,看到他一直坐得笔直的身体突然轻轻颤抖,他随即抬手撑住前面的座椅,头低下来抵在了手背上,我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只看到了衬衣的领子外露出白皙的后颈。

    我心揪了揪,停下脚步迟疑了一秒,车门已经在我眼前关闭。

    阻挡了里面的一切影像。

    徐峰将送我上了楼,替我把箱子放在客厅然后说:“我下去看看劳先生。”

    我多嘴问了一句:“他干嘛了?”

    徐峰一贯面上有了一丝忧色:“大约背痛。”

    我没有再追问他为何会突然背痛,对他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房间。

    劳家卓大约半个小时候后才上楼来。

    他步子有些缓慢,但脸上看不出任何异常。

    我正在客厅坐着,看到他进来,起身走进房间。

    一会他过来敲敲门,然后走了进来,手上拿着拿着一瓶消□□水,一包棉签:“手哪里擦着了?”

    我刚刚摔倒时手肘擦伤了,脱了外套后血丝从衣服里面渗出来。

    我站起来:“我自己来就好。”

    他在我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把袖子挽起来。”

    我坚持着不肯妥协:“我自己来。”

    劳家卓不再同我废话,直接按住我的手臂,扯起了我白棉t恤。

    下一瞬间,我听到一声很轻的抽气声,他手上的动作骤然停顿。

    仿佛电话断线一般的沉寂,过了好几秒,他才小心翼翼地抚摸过我手臂上的皮肤。

    我手腕上的一道伤痕,并没有很明显,只是因为整个手臂受过烧烫,蟹爪状的疤痕在皮肤上不规则地蜿蜒,乍一看就有些淋漓可怖。

    “这是——”他像是一时透不过气来,缓了好几秒才说:“那次火灾?”

    我没有理会他。

    他勉强深呼吸,然后用棉签仔细地消毒我手肘的一道拉划伤口。

    他低声问:“痛不痛?”

    我语气很淡:“这没什么。”

    他涂好药水,替我轻轻放下袖子,手指轻轻触摸那些狰狞伤痕,自言自语地说:“这么大面积的创口,烧烫伤该是有多么疼,你以前是那么怕痛……”

    话说最后他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我被他过度反应的神情举动弄得很难受。

    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久到那些岁月的记忆都有些依稀,他才来这般深情状,是要做给谁看?

    我直接撸下了衣袖。

    他不舍的目光一次次地看过我的皮肤。

    我不屑笑笑:“劳先生,我的双腿更加奇景可观,要不要让你一次性看个够?”

    劳家卓顷刻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我,那瞬间的神情,仿佛挨了一拳狠揍似的。

    见我的半分讥诮半分冷漠的神情,他抿了抿嘴角垂了眼睫,仿佛已经是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我说:“请你出去,我要休息了。”

    他眉间都蒙上了一层黯淡,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注意伤口不要碰水。”

    他起身时有些艰难,我看着他的背影,瘦削脊背笔直,那种挺直——绷得很紧,仿佛一折就断似的。

    我默默看着他一步一步缓慢走了出去。

    ※※※※※※※※※※※※※※※※※※※※

    请允许劳先生在接受各住的行刑观礼之前缓一缓。

    喜欢我的私人劳家卓请大家收藏:我的私人劳家卓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