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我的私人劳家卓 > 章节目录 (四四)修后正式版本
    我隔了两个多礼拜没有再见到劳家卓。

    他本人自从担任劳通集团最高领袖之后,较以前更加低调,几乎不再出席任何公开场合,甚至是劳通集团的大型对外活动,他都很少出现在大众范围之内,一般是由苏见或是其他的高层出面应对媒体,苏见在年前升职至亚洲总裁,因为集团现任总执行官是从亚洲总部迁升上去,苏见作为劳家卓手下重臣,算是不负众望地接手了这一颇有分量的职位。

    我没有打过电话给他,心里有一种冷漠的镇定,他在香港想必会有最好的治疗,我所能做的,只能是缓慢安静地打发去每一个日出日落。

    没有办法再专心做任何事情,我闲暇时去图书馆消磨时间。

    那天在阅读室,我看到邻桌一个女孩子,穿着白色风衣扎马尾,桌前堆了大叠过期的报刊和杂志,大约是传媒系的学生在做功课。

    我低头之间看到其中摊开的一份报纸头条,有些暗旧的纸张了,巨大的黑色字体是熟悉的名字配着触目惊心的车祸现场图片。

    我按捺住心头惊跳,对女孩轻声说:“借我看看可否?”

    她微笑点头。

    我取来了当日以及后面几期的数份报纸和杂志,一页一页地翻过,逐字逐句看过去。

    四年前旧事如浪潮席卷而来,我感觉身体里的血液一寸一寸地变凉。

    我怎么会忘记那一天,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那一天——阳光穿不过云层的空旷大厅,我万念俱灰地瘫倒在候机厅的椅子,忍着喉中的欲呕感和锥心的疼痛,经历人生最迷茫混乱的一个午后。

    许多年之后回到故地,同样是一个阴沉的灰暗午后,我终于有勇气面对当年的那个日子,只是我当时并不知道的是,在那一日,劳家卓也经历了人生最苦痛的一个难关。

    报纸并未影到伤者的图片,拍到只是警方到达之后的事故现场。

    纵使是这样,当场残留的血迹和满目刮痕的地面,仍显示出了这场淋漓可怖的交通灾难。

    报纸上有专业人士出来分析,说劳家卓驾驶的卡宴应该是与对向行驶的车辆发生撞击或与同向行驶的车辆发生追尾,车子撞开防护栏翻下了公路,车头右侧受到了强烈的撞击,悬架损毁轮毂、轮胎爆裂。

    整部车子成了一堆豪华的废铜烂铁。

    前面一辆普锐斯的司机当场死亡,劳家卓受伤被送往医院,另外事故还造成了两起连环追尾,所幸并未造成人员伤亡。

    消息一出,举城哗然,且不说如此重大交通事故,更主要的是牵扯其中的当事人是名流显贵。

    大批传媒蜂拥至医院。

    劳通集团调集来的大批保全人员将住院大楼顶层的贵宾区病房层层包围,防范措施滴水不漏,所有当值的医生均三缄其口。

    到了第二天下午,劳通集团迅速召开记者会,警方相关负责人出席交代了事故调查结果,事故主责任在于前面车辆的违规变线,但劳家卓当时的车速超出了最高驾驶时速,应对事故负次要责任;劳通集团亦邀请医院相关人员出席,穿着白袍的主治医师和媒体交待了病情,说劳家卓脊椎挤压受损,但复位手术非常的及时,目前已经已经度过生命最危险的二十四个小时。

    同一日某份报刊的副刊也登出一张唐乐昌携我出境的照片,但照片拍得很模糊,并且当时所有的媒体注意力都被这起交通意外所吸引,所以并无过多此事的报道。

    随着记者会的召开之后,往后的几份报刊看得出,这个新闻渐渐退出了大众的视线。

    我手按在桌面上,深深地吸气,吐气,努力使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我想起来怪不得上次司机说他背痛。

    旁边的女孩子凑过头看了一眼,我正翻到到林宝荣应对记者的一张照片。

    女孩笑笑说:“劳通集团总是能上演最完美的危机公关处理。”

    我略微挑眉望着她。

    她娓娓而道:“即使劳家卓先生将近三个月之后才出现在传媒视线,可是他似乎一直在幕后运筹帷幄,劳通集团营运一切正常,甚至还成功完成了业界近年来最大的一起收购案,劳通花七千万收购了国兴银行在深港的全部资产,劳先生在仕径大道劳通大厦宣布重组计划时——那是劳先生车祸之后首次出现在公众视线范围之内,劳通银行的市值一夜之间增长了近十个亿。”

    年轻的女孩子表情丰富多彩,语气一波三折,最终扼腕发出崇拜的一声长叹。

    我只好客气点点头。

    女孩子有些好奇地问:“你也学这方面的吗,怎么对这个有兴趣?”

    我心底仍有余波震荡,不知道如何作答,只好对她勉强笑笑。

    我将手中的报纸推回,低声说:“谢谢。”

    然后将手中书籍放回书架上,起身慢慢地走下楼梯。

    一直到过了新年才又见到他。

    那一日我从公车下来,天气太冷,我缩着肩膀慢慢地穿过楼层之间的通道。

    楼底下停泊着一辆熟悉的车子,一个瘦高的人影从车上下来。

    他穿着大衣仍看得出明显清瘦的身形,脸上淡得几乎看不出一丝血色。

    我轻声一句:“怎么不到屋里,天气太冷。”

    他瞬间面色都暖和起来:“嗯,不要紧。”

    他来接我一起吃晚饭。

    席间我问过他身体情况,他简单一句没事了带过,我知道他不会多说,也就不再多问。

    吃晚饭后劳家卓开车,穿过灯火流淌的城市,停在繁华的市区。

    他领着我站在在奢侈女装店外,我停下脚步疑惑地望着他。

    劳家卓说:“进去看看,总要试试,才知道你喜欢那件。”

    我失笑地摇摇头:“我不需要买衣服。”

    他略微低头打量我:“我见你总是穿这两件。”

    我平平淡淡地说:“够穿了。”

    劳家卓坚持着说:“映映,我见你以前……”

    我心灰意冷地笑,以前,以前的明亮大屋子,开放式衣橱,少女的样式的衣物配饰鞋子一大柜,料子稍微硬一点点都不要,以前。

    旧时算什么。

    入冬之后我只有黑灰两件棉布外套,其中一件还是emma当年在伦敦送给我的,已经穿了好些年,袖口都磨出了襟花。

    “劳先生若是觉得寒酸,完全没有必要和我一起外出。”

    “我不是这个意思。”劳家卓说。

    我转身走开。

    此事只好作罢。

    次日下午劳家卓外出回来,递给我一个纯白的大袋子,他低声一句:“穿暖一点,好不好?”

    我望着他有些神色不快。

    他又说:“当做新年礼物,收下吧。”

    我只好伸手接过来。

    他面上轻轻一动,竟然是几分喜悦的神色。

    我随手将衣服搁在了沙发边上。

    隔了一周,他再过来,发现袋子原封不动地放在沙发。

    我站在厨房接水煮咖啡,他望了望我,神色一点点地暗下去,但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我若无其事地在家里闲逛,劳家卓也很快收起情绪,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了,他开车载我去百货一楼的超市。

    如果劳家卓是开车载我,一般不用司机,我们外出时徐峰会开着另外一台车跟在后面。

    那天在百货商场的超市,发生了一个意外。

    我跟在劳家卓身后,他穿了一件样式简洁质地精良的暗蓝外套,我离他身后半步之遥,彼此的神态甚至没有一丝亲密,可是当我们提着袋子走下自动扶梯时,迎面而来的一个男子手中突然举起了相机。

    摄影机的咔嚓声音和闪光灯的亮度在熙攘模糊的人潮中显得分外的突兀。

    几乎是在下一个瞬间,劳家卓迅速地拉过我,侧身用他的身体挡住了我的脸。

    徐峰立即走上前去处理。

    劳家卓牵住了我的手,不动声色地快步走开,经电梯进入楼下的停车库。

    我的手被他紧紧地攥在手中,一路疾步拖着我走,一直到了车子跟前。

    劳家卓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随即抬手摸了摸我的头发:“没事了。”

    我还有些混乱的思绪逐渐清晰过来,只觉手中的袋子分外地沉重,再也迈不开脚步。

    劳家卓拿过我手中的东西放入车内,然后拉开车门,扶着我的肩膀让我坐了进去。

    我坐在车内,微微扬起头,再看不到一缕阳光。

    我蜷缩起身体,无限疲倦瞬时涌上心头。

    劳家卓看我神色,有些疼惜地低声一句:“映映……”

    他要伸手过来抱我。

    我直觉地推开他。

    他说:“吓到你了?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我将头抵在车窗上慢慢地说:“回去吧。”

    周三的夜晚,江意浩从学校跑出来。

    我领着他去荔枝角公园吃饭。

    江意浩在饭桌上犹犹豫豫地叫我:“大姐……”

    我握着筷子漫不经心地答他:“说吧,什么事?”

    他讨好地说:“我们乐队期末之前想要做一次校园演出,可是租来的鼓上周被我打坏了,我想买一个好一点的爵士鼓……”

    我瞥了他一眼:“你很喜欢打鼓?”

    他看我一眼,斟酌了一下我的表情,仍是点了点头。

    我问:“是想认真学的那种?”

    他又点点头,这一次很坚定。

    我淡淡地说:“那就买一个。”

    他眸中一亮:“真的吗?”

    我想了想,接着说:“我找个老师给你看看,如果你真的有潜力天分,我不反对。”

    江意浩乐得差点掀翻了手中的杯子。

    “等下——”我强硬地转移话题:“我有条件。”

    “你去上补习班,把以前落下的功课补会来。”

    “还有周末去老师那里练习英文。”

    我恶狠狠地下死命令:“你得上大学,考新加坡,或者国内的,你自己选。”

    江意浩听得神色都焉了,闷闷地说:“好吧。”

    我不动声色地戳一片鱼腩,口气平和:“什么?”

    江意浩马上表决心:“好!”

    晚饭之后我们俩姐弟去了乐器行,江意浩在那一排亮得耀眼的架子鼓前留恋不止,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我凑上前看了一下,标签上价格不菲。

    江意浩真是不知人间忧欢。

    我微微苦涩地笑,我们总算有过用三五司机佣人的日子,江家的小一辈自小优渥惯了,又怎会懂得柴米油盐。

    我总不能委屈了爸爸膝下的这么一个长子。

    江意浩回去上晚自习,我回到家查看手头账户积蓄,我回来以后工作一直不上心,根本没存下什么钱。

    给他买个进口的爵士鼓,送他上高考补习班,再请个老师专门练习英文,一笔一笔算下来都是不小的费用支出。

    待到江意浩读完中学离开本埠,我便再无留在本地的理由,我必须断了自己的念头。

    我翌日开始翻报纸去找工作。

    我应聘了几间公司,最后在一间港资注册的贸易公司做了一名办公室文员。

    劳家卓周末过来时问:“你不是一直不喜欢朝九晚五?”

    我白天对着电子表格太久,此时眼前蒙蒙一片,只懒懒应他一句:“生活所逼。”

    我打了呵欠进去洗澡。

    文职工作薪水太微薄,我很快另找了一份兼职,一个培训机构招聘英文口语老师,一周上两个晚上的课,学校在南大附近,那一天晚上我下课时,在东门外的长街意外见到韦惠惠。

    她穿着冬裙短靴,在一个小店门口买热饮。

    惠惠也很快见到我,她朝着我招手大声地唤:“映映!”

    惠惠身边站着一个男子,穿了件蓝t恤黑棉衣,闻言马上转过身来。

    他打量了好几秒才大步走过来拍我肩膀:“江意映,真的是你!”

    他爽朗地大笑:“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我早已认出他来,他倒是胖了一些,圆脸上的笑容可掬跟以前一样。

    是我们大学时戏剧社的老大,

    那一夜我随着惠惠和老大去了南爵,咖啡座里几个人站起来,竟然都是大学里熟悉的一班同学,他们见到我都略有惊讶,但很快反应过来,争先恐后地上前来热情地掐我胳膊。

    我久未见到他们,看得出来他们毕业后经常见面,聊起彼此近况都是非常熟稔的样子。

    老大大学毕业后回湖南老家呆了半年,决定辞职南下,回到母校读完研之后在艺术学院戏剧系当了一名老师。

    席间他们谈起老大现在领着一批毕业班的学生排演了一个还不错的话剧。

    他们打算在清艺小剧场公演。

    他们的热忱笑容和轻快音调,令我想起当年的欢乐时光。

    后来的一个星期,我们几个旧日老友,陪着老大领着他们班的数十个学生,用最直接传统的方法为即将公演的话剧做宣传。

    那些容颜姣好的年轻人站在文艺酒吧的街道,手中捧着票对着来来往往的路人诚恳地说:“您对话剧有兴趣吗,您愿意支持一下戏剧吗?”

    我一般只要不加班到太晚,都会过来陪他们卖票,惠惠也是。

    然后我们一群人在深宵的小酒馆消磨时光。

    那段生活竟然是我回国之后最充实快乐的一段时光。

    没有挥之不去的梦魇,没有压抑灰色的情绪,我靠双手劳作,自食其力,清朗分明,虽然拮据,但心底无比踏实。

    除去那个人。

    那个人过的寻常生活是如何。

    他在三年前在石澳购入的临海大屋,他在港岛铜锣湾游艇俱乐部上停泊着那艘shineseeker,他斥资千万美金置买的私人商务飞机,莫不是港媒时尚界热衷的谈资,平日里他随手搁在沙发上的手工衬衣,袖口绣着的一排精致字母,他身份尊贵,他富比王侯,却如此不合时宜地停留在我两室一居的简陋世界。

    如今这个人的电话号码显示在我的手机屏幕。

    他沉郁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映映,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家?”

    我走开了几步,轻轻地应:“嗯。”

    那天夜里劳家卓在客厅一直等到我回来,我一身是雨,脚步发虚,可是精神非常满足。

    他取来毛巾替我擦拭头发,我头发衣服都沾染了寒气,他忍不住侧开头低咳了几声。

    我从他手里拿起毛巾站到了浴室里面。

    他手撑在门边细看我面容:“难得见你这么高兴。”

    其实我回来并没有同他说过什么。

    我不了解一个人要有多用心,才能读得懂一个人最细微的情绪。

    两个礼拜之后,《当我在谈论飞翔的时候你在谈论什么》在清艺小剧场首场公演。

    那天我下了班之后赶过来,天空依旧飘着冷肃的绵绵冬雨,剧场外有些老旧的木门口已经有观众陆续持票入场。

    我进去帮了一会儿的忙,半途走出来吸烟。

    出票的圆形窗口旁的宣传墙上,贴着本场演出的大幅海报,我站在屋檐下,略微眯起眼打量起那张图画的色彩和设计。

    标题之下文案写手用了十年前毕业于南大如今已是国内流行乐坛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一支乐队写的歌词。

    灰紫背景色调下,我看到雨打湿的那一行诗歌。

    “时间的旷野里啊/我不怕孤独,有限的青春里啊/爱过你,我已经不朽了。”

    雨水滴落我在眉头,心中涌起无限寂寥。

    我凭着直觉缓慢转头,看到剧场对面的街道,进口的宾士车泊在路边。

    他的背后是一堵灰暗的墙壁,车子的色泽微微映亮他的黑色风衣,他一个人站在雨中。

    司机正从车里走出要替他撑开伞。

    他挥手让徐峰回车里,就站在路灯下静静地看着我。

    我站在对岸,隔着一条街,隔着五颜六色的雨伞,隔着伞下的匆匆行人,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我指间的半截烟都被雨水扑灭。

    半生过往似一场尤涅斯科的冗长荒诞剧。

    不知道站了多久,我听到惠惠在身后叫我名字,她走到我身边,见到劳家卓时略有惊异。

    她低声一句:“他在等你?”

    我对她说:“我马上就回去。”

    我踩着雨水走过,对他说:“你回去吧,我们可能会很晚。”

    劳家卓说:“我可否进去看看?”

    我领着他从侧边的一个入口进去,将他带到在后排的一个座位上。

    这时观众已经基本坐满,灯光暗了下来,暖场的乐队在台上伴着吉他低低吟唱一支民谣。

    我对他说:“你自便,若是不喜可以先走。”

    他头发衣领上染上了蒙蒙湿气,掩着嘴低咳了几声回答我:“你去忙,不用管我。”

    我点点头走下台阶,帮忙给演员换服装,对稿子,维持现场秩序,在后台来回跑动的间隙,经过劳家卓坐着的那个角落,黑暗中只看到一个影子。

    一个影子孤身一人坐在昏黄的小剧场。

    劳家卓何许人也,享尽尊荣的天之骄子,车前置物柜里随手抽出的一张卡片,都是一张世界顶级俱乐部的会员年卡,而如今这个出入无不是奢豪场所的矜贵男人,眉目净淡地坐在狭窄逼仄的小剧场,看着一群年轻的大学毕业生的青涩表演。

    半场过去,我得空绕到他的位置,扶开椅子坐到了他旁边。

    他转头望我,嘴角轻轻牵出一个笑容。

    那个笑容,照亮细微的尘埃,黑暗中划出一道光芒。

    我想起在多年前,他也曾来学校看我演出,那是心里开得出花朵的甜蜜。

    那时我是他侍仗宠爱天真得恬不知耻以爱他为全世界最大光荣的小女孩,那时他是事事以我为重每天下班回来喝完热汤就心满意足年轻英俊的男子,那时多好,世界干净纯粹得如同盛夏树荫下的阳光。

    多年之后我们偏坐在黑暗的一角,无动于衷地看着台上的悲欢离合,而自己的故事,再无人会提起。

    我们在黑暗中一言不发地坐着,直到帷幕合上又拉开,直到热烈掌声响起,演员集体出场谢幕,掌声一遍又一遍反复响起。

    而后散场时灯光亮起,我们随着人流往外走,老大班里一个熟识的学生刚好经过我们身边,笑嘻嘻地说:“映映姐,你男朋友哦。”

    我摇摇头,脸上似笑非笑,不知是否带着几分心淡。

    劳家卓伸手,在黑暗中握了握我的手。

    半夜我们回到家,头痛欲裂,我推开门即扑到洗漱台开始呕吐。

    劳家卓有些吓到了,急忙跟了进来:“映映,怎么了?”

    我掬水扑面,含糊着说:“没事,太累的时候偶尔会这样。”

    这几天我白天上班,晚上上课,深夜还和他们在剧场里,睡得太少。

    他伸手揽住我的腰撑起我的身体,然后轻轻拍我的背,语气里心疼得不得了:“怎么会累成这样。”

    劳家卓待我吐到只剩清水,将我抱回了客厅沙发上。

    我捂着脸瘫在沙发上再也不愿动。

    劳家卓要掰开我的手指:“映映,你脸色不好,让我看看,有没有生病?”

    我将头埋在了膝盖,没头没尾地一句:“我原谅了惠惠,我和她和好了。”

    劳家卓伸手将我拉到他的身边:“嗯?”

    我闷声说:“我不想再背着过去往前走了,太累了。”

    他说:“把它给我。”

    我说:“什么?”

    劳家卓轻低声应我,语气却很坚定:“把你的包袱给我,我带你走。”

    我愣愣看着他,然后笑了笑,心灰意冷的。

    我说:“劳家卓,你回去香港好不好,不要再来了。”

    他沉默,没有接我的话。

    我说:“我要离开这里了。”

    他抬手板起我的脸,手指捏住的我下巴,双眸定定地望进我的目光深处:“映映,告诉我,你还爱不爱我?”

    我怔怔地说:“爱你的代价太大了,我爱不起你,我要的不是你能给的。”

    劳家卓说:“映映,我会处理好,办理手续还需要一些法律过程,我不会让你再受委屈。”

    我说:“我对你离不离婚并不关心,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他某一刻有些微微的疑惑。

    我反反复复地说:“我要走了,我不想再跟你这样下去了。”

    劳家卓眉头拧了起来:“如果我不让你走呢,映映,不要逃避你的心。”

    我根本无法面对他的逼视:“求求你,让我走吧。”

    劳家卓终于受不了,咬着牙强硬地说:“我给你自由,你要我怎么办?”

    他脸上浮出无法遏制的痛楚:“江意映,你不可以再那么自私,遇到事情只懂得逃走,你要我怎样捱过下一个四年?”

    他手深深地嵌入我的胳膊,眉宇之间是怜惜无奈混杂着的郁郁恨意:“你说啊,你让我怎么办?”

    我张开嘴,不知所云地答:“你回香港去,和你太太好好生活,你很快可以忘记我。”

    他仿佛被人当胸重重一击,脸色凋零成一片空茫的惨淡。

    过了许久,他绝望地松开我,侧过了脸,平静之中是徒劳掩饰的疲乏:“我就知道,仅此一宗罪,够我在你面前死足十次。”

    ------------------------------------------------------------------

    please forget the original one.

    歌词引用羽泉2009年7月发表的专辑《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羽泉》其中的一首歌曲:亲爱的。

    其他都是杜撰。

    以上。

    喜欢我的私人劳家卓请大家收藏:我的私人劳家卓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