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贝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网王—闪耀吧,华丽控! > 章节目录 幸村家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如果没有感觉,过境何必遮掩,连眼角的泪还不肯退。《如果没有感觉》——谢霆锋

    ~~~~~~~~~~~~~~~~~~~~~~~~~~~~~~~~~~~~~~

    幸村家并不大,普通的的楼房,在日本这个人口密度如此高的国家,已经是很好的环境了。

    幸村把门打开后,对着里面说话:“母亲,我回来了,小真也一起来了呢。”

    然后幸村回头对秋言一笑,有些调皮的说:“母亲很想你,差点都要找到学校来。”

    秋言也是微微一笑。回答了一声

    我们只能是这么不相熟的普通朋友么?那么疏远的笑容……

    “小真?真的是你,精市和我说,我都不相信,你终于回来了,变化好多啊”幸子有些不敢确性的看着秋言,手刚要拂上秋言的脸。幸村打断了。

    “母亲,让小真进屋再说吧。都到了这里,还怕他跑了么?”

    秋言有些疑惑的看着幸村,他的心情好像很不错……

    是因为自己没有拒绝他重新成为好朋友么?

    -?-?-?-?-?-?-?-?-?-?-?-?-?-?-?-?-?-?-?-?-?-?-?

    “小真这几年过得很辛苦吧”幸子拉着小真的手,抚摸着,就像母亲久久才见到归来的孩子一样。

    秋言的眼眶有些湿润,原来的身体自由在幸子这里才体会的到他从没拥有过的母爱,所以就算知道……

    “母亲,你看看,都快把小真吓到了。”幸村泡了些茶水,端过来。坐在小真身边。

    “没,阿姨,我这几年还好拉,只是刚开始有些不顺,但是后来就没问题了。”秋言不愿看到这位美丽的女士身上带有一丝犹豫和自责。

    “你的手…”幸子有些诧异的看着秋言受过伤的右手。

    “恩,好了”秋言无所谓的笑笑。

    “这道疤,以前没有吧。”幸子有些责怪的口气。

    “恩,刚去的时候,打工啊,不小心把手伤到的,也是因为这样,医生给我作复健的时候,把原来受过的伤都治好了。而且也因此认识了现在的家人。所以幸子阿姨不用担心的。”秋言不放在心上的语气或许能给这个在愧疚中的女士一点安慰,但是,在一旁的幸村却是听的心惊胆颤。

    本来就受伤到无法握住重物作灵巧的变化,经过再一次受伤,那应该是完全等于残废的。可是,小真竟然……

    复健,可能有他说得那么容易么……

    -?-?-?-?-?-?-?―?-?-?-?-?――?-?-?-?――?-?-?-?

    气氛本来还不错,可是,一看到秋言左手握刀削苹果的时候,幸子突然哭了。

    想到儿子曾经提过,小真把自己练成左撇子(其实女神大人只是提了一下,理解是幸子自己发挥的)。幸子就无法控制眼泪。

    就算有现在秋言的右手恢复的和以前一样这么大的奇迹,就算秋言说现在的家庭很好,就算秋言表现的无所谓不责怪,可是,她自己无法不内疚,这几年来无时无刻不折磨着她的心的那种愧疚感,没有丝毫缓解。

    “幸子阿姨,你这是干什么?别哭啊…”秋言有些不知所措。他削苹果而已,不是洋葱啊。

    “母亲,怎么了?”幸村也是一脸茫然。

    “小真,是阿姨对不起你,5年前要不是因为我们家,你也不需要那么忍气吞声,方池律师可以保证你继续留在真田家的。当年要不是我去找你,你也不会离开……”幸子说完一直的哭。

    当年,在五十岚和真田家压迫下,幸村的父亲工作上受到很大压力。幸子知道后,就去求秋言妥协,承受真田家为了给五十岚家一个交代的惩罚。没想到是直接逐出家族……

    幸村一听就明白了,只有哀伤的笑了,劝说着母亲。

    “阿姨,当时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离开的,我当时已经受不了真田家了。所以不关阿姨的事情”作为已经走过来的人,现在的秋言可以说这种安慰的话。只是当时,被亲生母亲抛弃,又被唯一感受到母爱来源的人选择了放弃。当时的秋言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母亲,请不要这样,小真也说了并没有怪您啊”幸村看了秋言一眼,有些感激。

    “不,不是的,精市,你不知道,小真要离开的时候,让我告诉你,他会在你们见面的地方等你。是我,我害怕你去了,会想要保护小真,当时你爸爸…我们家经受不住那样的压力….是我让你没有办法去找小真的。是我害你这些年这么难过的啊,精市。”幸子觉得自己对不起的还有自己的儿子。今天小真一来,看到小真和自己儿子的互动,就知道,以前的友情回不来了。而自己儿子,精市,如果说当时是小真依赖着精市,不如说这两个孩子是互相依赖吧。小真走了以后,精市竖起的那道隔离墙………

    全是她的错啊……

    幸村一愣,苦笑了下。

    该怪自己母亲么?不。小真离开失踪的第一天他就从真田那里得到了偷偷传来的消息。是他没有去寻找。不然,对他们那么重要的地方他怎么可能放过,不然,他怎么可能错过小真。

    其实是他自己,知道父母的压力,躲在家里说服着自己。

    “阿姨,我,真的不怪你。我现在真的很幸福。所以,阿姨就当以前都没有发生过吧。”秋言扶起哭倒在地的幸子。用纸巾帮她擦干眼泪。

    幸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勉强笑了笑。说了句“我去把晚饭准备下”就离开了。

    精市看着客厅里剩下的秋言,笑了。

    只是,那个笑容为什么看上去在哭?

    秋言什么都没说,他们自己心知肚明。如果幸村肯努力一步,他们不会变成今天这无解的样子。

    -?-?-?-?-?-?-?-?-?-?-?-?-?-?-?-?-?-?-?-?-?-?

    “幸子,我回来了,我带客人回来了,你准备一下。”

    门口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是幸村父亲回来了。

    幸子从厨房出来,正好碰上同样出来的幸村。

    “这位先生您好。”幸子微鞠躬,对这个丈夫带回来的客人也没多打量。

    “老公,那我去多准备一双碗筷。”

    “叔…先生您好”幸村刚准备叫出尊称,可是发现,父亲带回来的客人很年轻。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大。感觉他只是随意的套了件衣服,但是气质却像仙人一般不食人间烟火。嘴唇微微上扬,有些清冷,但是也有些温和。

    年轻男子点头示意过,转头对幸村父亲说道:“幸村先生,不用麻烦了,我们谈完我就会离开的。”

    年轻男子的声音有些淡淡的,给人的感觉却好像不容抵抗。

    幸村父亲有些尴尬,但是又想挽留年轻男子。

    幸村插话道:“父亲,小真今天也来了,正好大家一起吃饭,也热闹些。”

    “是的,是的,拉斐尔先生刚来日本吧。也尝尝我们的家常菜”幸村父亲领着被称作拉斐尔的年轻男子走进客厅,忽略了男子喃喃道的字眼。

    “真……”

    幸村父亲进入客厅,看到秋言,也是感慨万千。但是也不好表示。只是打了个招呼。

    倒是最后进入的拉斐尔看了秋言,目光中有些惊喜,破坏了他原来没有表情的脸。

    秋言看到拉斐尔也非常诧异和惊喜。

    竟然好像忘记了这还在幸村家,就快步把拉斐尔抱住。

    “拉斐尔,你怎么来日本了?怎么都没有通知我。让我和梅菲斯特去接你啊。”秋言个子不高,比178的拉斐尔矮了近一个头。一边抱着一边抬头的模样让拉斐尔有了些笑意。

    “刚到,准备晚上就去找你们的。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拉斐尔有些宠溺的摸着秋言的头发。秋言是天狱里面最小的,虽然有个超级小孩子玛门在,秋言也是他们公认的最疼爱的老幺。

    幸村父亲非常惊讶的看着两个人。连听到动静过来的幸子也是愣在当场。自然没人注意到幸村眼中的难过和压抑。

    以前的秋言不会这么热情的扑上来,但也总是和他很亲密。就像现在的两个人。

    拉斐尔注意到了,随即想起来在来之前梅菲斯特给自己看过的报告。原来,小真以前认识的就是他们。他还真要谢谢他们。否则他怎么可能认识小真。天狱怎么可能在一起……

    -?-?-?-?-?-?-?-?-?-?-?-?-?-?-?-?-?-?-?-?-?-?-?-?

    一顿饭吃的十分安静。

    吃完,秋言拉着拉斐尔站起来。给幸子隆重的介绍。

    “他是拉斐尔,是我现在家庭里面的老二。幸子阿姨不用称呼他为拉斐尔先生的。”秋言拍拍拉斐尔的肩膀。

    “幸子女士,就叫我拉斐尔就可以了。我是小真的二哥。小真经常和我们提起您,他把您当作母亲一般。”就算是这种谦虚的话,拉斐尔淡淡的语气听上去也让人感觉他仿佛高高在上,不过,他着重强调重音的二哥,给他添了一点生气。

    “拉斐尔……又是父亲合作的对象,莫非是天狱的拉斐尔阁下?”幸村略一思考,提出了问题。

    ////////////////////////////////////////////////////////////////

    天狱,近些年兴起的公司。已经部分掌握了全球各种产业。先进的技术(秋言穿越前已经是未来了~)是所有公司合作的对象。掌权人被世人称作天父,而下面几个最常在别人眼中出现的是取自神话中,天堂天使和地狱恶魔的称号。完全符合公司名称,天狱。

    //////////////////////////////////////////////////////////////////////

    小真,现在是在这样的家庭么……

    “是的,我就是天狱的拉斐尔。”拉斐尔作出了回答,然后对着听到合作对象就开始疑惑的秋言作出了解释“这次来,主要是看你,天父也顺便让我和幸村先生所在的公司商议我们马上主打日本的商品。”

    秋言点头表示理解。

    “那拉斐尔,没什么太大影响的话,就不要打压了,就找叔叔公司吧。”

    天狱是每分可能的利益都会努力去获得。秋言的话,会让天狱多投入一部分原来可以通过打压同行迫使幸村父亲所在公司以最低价格同意而不必出的钱投入。

    这虽然对天狱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幸村父亲,这就是他把拉斐尔带回家的主要目的。

    “恩,今天来就是准备和幸村先生合作的。”拉斐尔理解了秋言的意识,也只是把同意合作肯定了出来,表示接受幸村父亲公司的提议。

    既然是你的希望,我们都会帮你完成。以前的事情,我们不插手就是。

    来之前,看完报告,梅菲斯特还讲了这么一句话,原来如此。小真希望自己解决……

    -?-?-?-?-?-?-?-?-?-?-?-?-?-?-?-?-?-?-?-?-?-?-?

    “幸子阿姨,我现在真的很幸福,你也看到了。所以不用难过了。”临走的时候,秋言拉着拉斐尔告别。(不拉着,拉斐尔会摆出高人的欠扁样)

    一直安慰勉强微笑的幸子,秋言注意到幸村父亲的开心和释然,没有看见幸村和拉斐尔的雷鸣闪电。

    “那么,我们告辞了。”秋言继续拉着拉斐尔鞠躬。

    幸村的眼睛离开秋言握着拉斐尔的手,笑着说:“小真以后多来玩,母亲就不会每天都那么想念小真了。”

    好奇怪,幸村的眼神怎么变得有些像面对挑战般兴趣昂然了?

    喜欢网王—闪耀吧,华丽控!请大家收藏:网王—闪耀吧,华丽控!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com)